<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九十四章 你知道了?
    方云與傅宇,分別埋伏在了這懸崖之下,與那懸崖二十丈外。

     “33特殊丹海是不能靠筑基丹來進行突破的,不知這傅宇突破筑基時,是如何突破的,他的隱匿能力居然能與我不相上下!這跟修為無關,可以算是一種絕技......”

     方云在那土堆中靜靜地埋伏,他內心驚訝,那傅宇的隱匿能力絕對不在他之下,甚至那化作一灘血直接沉入巖縫中的隱匿方式,其手段之高明,尤在他的隱匿手段之上!

     方云聚精會神,散出微弱到幾乎能忽視的神識,默默的感受著外界的動靜,但卻根本無法發現哪怕一丁點傅宇的行蹤。

     為了不被發現,他只能探出微弱的神識,搜尋實在無果后,他只能作罷,若是他散出的神識再強一些,一定會被傅宇發現,他可不覺得現在的自己能打贏傅宇。

     方云只好默默的沉寂在土石之下,慢慢的等待那兩名修士將鳳生帶來,屆時他只需要坐山觀虎斗即可。

     時間就在這漫長的等待中悄然流逝,南妖古地的太陽永不落下,自然無法根據天色來判斷時間。

     方云以外界的時間為尺,進行著掐算。外界的時間約莫過了八日后,懸崖附近總算傳來了動靜。

     方云感受得到,有一股重壓驀然降臨此地!

     在他神識中,出現了一位身段曼妙,翩若驚鴻的女子,她眉目如畫,膚如凝脂,青絲如瀑,眉心處有一道血紅的印記。

     她一襲紅衣,鮮艷卻不刺眼,她氣質脫俗,彷佛不食人間煙火,如謫仙般高高在上!

     方云心有所感,此人的名字呼之欲出,她,必定是名動南地的鳳生!

     方云感受到的那股重壓,顯然是來源于鳳生,對方根本沒有運轉修為,只是無意的站著,居然就能散發出如此驚人的重壓!

     “鳳生姐......徐楓與智遠就是死在了這懸崖上,但我們無能,只能看著他們死,甚至連他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br />
     在那鳳生一旁,還有兩位修士,其中一名女修哭著鼻子,委屈的訴說著,楚楚可憐,令人有一種要保護她的沖動。

     另一名身材瘦小的男修,亦是皺著臉,神情痛苦,似乎根本不愿意回憶起之前的事情。

     鳳生聞言,看了一眼懸崖上的四色花朵,她雙瞳剪水,一雙美眸就如畫上去的一般,此時她默默地盯著那朵花瓣,神色自若。

     一旁的兩名修士,心情忐忑,因為他們現在......是在親手將鳳生推入陷阱!

     他們必須這么做!在逃離了此地之后,他們本想一去不復返,然而一天過后,他們驚恐的發現藏在自己眉心內的血印,居然自主變大了一圈!

     隨后第二天,那血印再次壯大,他們直接被嚇得心驚膽戰!

     他們意識到,事情果然沒有他們想的這么簡單,那傅宇說了十天,就是給了他們十天的時間,他們的命,只有十天的長度!

     想到這,那女修渾身顫抖,越想越難過,越想越委屈,將鳳生推入陷阱中,她一定逃不過商盟的清算,而不這么做,她現在就要死......

     似乎是發現了這女修的異常,鳳生溫婉一笑,伸出玉手,摸了摸那名女修的頭,用她那如天籟般的話音說道:

     “紅、綠二老就不該偷偷的跟著我進入深處,現在走散了不說,還害的你們經歷如此情景。

     這朵花害得那二人喪命,無論如何我都要將它取下,你們就在此等候吧?!?br />
     那名女修被鳳生如此對待后,眼眶完全的濕潤了,鼻子一酸,直接大聲哭泣起來!

     鳳生與他們一同來此,與其說商盟是拍他們來輔助鳳生,不如說是派鳳生來保護他們。

     一路上就只有她與鳳生兩名女修,鳳生沒有擺任何天驕的架子,一路上將她當成妹妹對待。

     且鳳生靠那與生俱來的趨吉避兇的本事,在古地內多次提前察覺到了危機,拯救了她的命,可以說鳳生是她的大恩人!

     然而此時她卻為了自己把鳳生推入陷阱,鳳生在這最后的關頭,還對說出如此暖心的話,如同一把刀直直的插在了她的胸口上,令她心痛如絞!

     她隨即就決定不顧一切的對鳳生全盤托出,只為了圖一個念頭通達,她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鳳生步入陷阱!

     她剛打算傳音,卻發現自己的修為被牢牢的禁錮住了,顯然是傅宇已經有所防范,不讓她以修為傳音!

     她看了一眼巖石地,又看了一眼鳳生,目中有一抹壯烈之芒閃過,她打算直接開口,用嘴說出一切!

     然而一旁的瘦小男修卻是有所察覺,他可是十分愛惜自己的性命,當下就想阻止這名女修,讓她住嘴!但是鳳生在此,他卻不敢有太大動作。

     那女修不顧一切,此時已經話到嘴邊,即將說出!

     “好了,訴苦的話,等我下來再說,現在你什么都不必說?!?br />
     鳳生將她修長白皙的食指輕輕點在了那名女修的紅唇上,溫柔的告訴她什么都不必說出,在她眼中,充滿了睿智之色。

     那名女修一驚,心中一動,點了點頭,乖巧的閉上了嘴,但眼神中依然充滿了對鳳生的擔憂。

     鳳生言罷,身型一飄,自原地消失,再一看,她人已出現在了那崖坡上百米處!

     整個崖坡呈現一個斜三角形的形狀,她本可以一跳三百米,但在空中沒修為的情況下,她無處借力,受到妖獸襲擊的話,她難以做出反擊,只能束手就擒!

     她從容不迫,一步一步的向上走著,步履流暢,完全無懼可能隱藏在附近的妖獸!

     然而這附近一片寂靜,似乎根本沒有妖獸,她在百米以上時,就已經失去了修為,但卻遲遲沒有受到妖獸的攻擊。

     而就在她走到三百米高度時,感覺腳底一震,她直接向后退去,在她原來站立之處,巖石崩碎,有一頭妖獸直接從巖石中沖出!

     這頭妖獸的身體為長條形,沒有四肢,如同蟒蛇,但卻身披鱗甲,沒有雙眼,卻有著密密麻麻的小洞點綴在它全身,這些都是它的耳朵,有聽音辨位之用!

     妖獸出現后,立刻大吼一聲,以示威嚴!其身上有修為波動,但卻不高,只有筑基初期。無怪它之前遲遲沒有沖出,赫然是它修為太低,對那鳳生產生了恐懼!

     但鳳生都來到它頭上了,再不出現實在是說不過去!此時它張開血盆大口,周圍的妖氣滾滾而來,被它吸入口中,形成為了一個暴躁無比的能量球!

     鳳生無懼,雙臂大開,如同鳳鳥大展雙翅!明明沒有使用任何修為,卻讓人覺得有一頭鳳凰在其身上飛起!

     她迅捷出手,在那妖獸噴出能量球之前,她就一步猛踏,身型驟然向前一閃。

     轟!

     一掌轟出,那條白皙的藕臂居然爆發出了無盡的偉力,帶著凌厲駭人的殺機轟轟而去!

     這一掌勢如雷霆,直接擊在了這頭妖獸的下顎上,直接將其下腭打出一個凹陷!

     “嗚!”

     那妖獸下腭被迫咬合,將那能量球含在了口中,那能量球本就暴躁無比,現在被這么一鬧,直接在那妖獸口中爆炸!

     “噗!”

     那妖獸急忙開口,釋放口中的沖擊,以此來減輕那能量球爆炸所造成的損傷!

     然而它還是被炸滿嘴爛肉,體內嚴重出血!若非妖獸生命力遠超人類,此時必定已經死去!

     它惶恐萬分,立刻回縮要鉆回巖石內,鳳生再次擺出進攻姿態,雙臂大開,狀若神鳳,再是一掌狂暴揮出!

     然而......攻擊的目標,卻不是那逃竄的妖獸,而是她的身后!

     在她身后,一道驚天血光自那崖坡的百米處猝然沖出!

     兩百米的距離被其剎那跨越,血光瞬間成為一道人影,此人面容俊美,長發飄飄,一身黃衣,赫然是傅宇!

     此時傅宇一拳轟出,力量狂暴,似乎能一拳打穿蒼穹,其力重如山岳,陣陣勁風揚起!

     這霸道一拳,直接迎上了鳳生的那驚艷一掌!一拳一掌,如兩道神鐵般,轟然碰撞在了一起,逆天震響振聾發聵!

     道道波動從他們碰撞之處蔓延而出,將四周的氣流全部吹散!就連南妖古地特有的堅硬石土都開始震動!此時那鉆入地底的妖獸正在瑟瑟發抖,直接再次鉆入更深的巖層中!

     “你發現了?知道我在附近,依然走了上來?是因為你的體質,使得你提前察覺到了危機嗎?看來是我大意了?!?br />
     傅宇看鳳生竟能未卜先知,提前出手,防止自己的偷襲,森森的說道。

     鳳生莞爾一笑,傾國傾城,真乃一笑百媚生,她輕聲說道:

     “我的體質特殊,確實能夠趨吉避兇,但是,方才我并未感覺到任何危機,看來就憑你,對我還無法構成威脅啊?!?br />
     傅宇聞言,臉色立刻變得猙獰起來,甚至連披下的發絲都輸了起來,一毀之前的俊美容顏!

     眼前這個女人,居然敢看不起他,就連他那高高在上的哥哥都未曾對他說過這樣的話!

     “好膽量!我倒要看看你有幾分本事說出這樣的話,我傅宇什么女人沒治過,我會親手調教你,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未完待續。)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