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八十章 尋求庇護
    通天塔二十五層一戰,在座南地通天塔掀起了一場驚天巨浪。方云以他神勇無敵的身姿,為自己正名,就連那擁有王者威嚴的郝戰都敗在了方云的手中,此前關于方云的一切謠言,都不攻自破!

     而一戰之后,郝戰身上,王者威嚴不復存在,所謂王者威嚴,并非個人氣質,而是一種百戰百勝之后自然出現在身上的氣息,只要戰敗,王者威嚴便會消失,轉移到勝者身上。

     郝戰當了如此長一段時間的擂臺主,好不容易積累起來的一點王者威嚴,如今全部便宜了方云,但是他并未記恨方云,正如當初輸給邱殤一般,郝戰就是個戰狂,眼中只有戰,他發誓自己會再次出現,再次挑戰方云!

     方云名聲鵲起,成為了南地通天塔的焦點人物,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他,許多勢力從四方出現,開始調查他的背景,意圖拉攏他。

     之后有人查出,方云原本是東疆的人,因得罪了一些人,大半年前來到了南地,并不屬于任何勢力,人們不關心方云之前是什么人,來自哪里,他們只關心方云有沒有歸屬的勢力,確認沒有之后,許多勢力都在暗中出手,想要拉攏方云,將其綁在自己家族的戰車上!

     至于仇家什么的,這些勢力反而沒那么在乎,那些仇家難道還能越界來追殺方云不成?且方云一介筑基小小的筑基修士,能捅出的簍子應該不會太大,總不能捅破天了吧?

     這些勢力對北域三修的事情一無所知,畢竟天啟大陸區域與區域之間平日里由于界壁的使然,并不好交流,且如今南地對東疆的青銅大門似乎出了問題,這使得消息的傳輸變得更為閉塞了。

     許許多多的實力開始給方云送禮,甚至為他準備了道侶,各個長得花容月貌,卻被方云斷然拒絕。

     然而無論怎么拒絕,這些勢力都不死心,依然契而不舍的討好方云。

     但之后,南地商盟居然也開始拉攏方云,這直接斷絕了許多勢力的念想,畢竟方云就在南地通天塔,南地商盟可謂是近水樓臺先得月,最主要的是,南地商盟太強大了!

     無數人艷羨眼紅,南地商盟可是南地首屈一指的大商會,被南地商盟拉攏的天驕,注定會崛起,因為他們會得到享不盡的資源,南地商盟絕對不會拉攏無用之人!

     圣安城,邱府內,一處練功房中,邱殤盤坐虛空,他裸露著上半身,展現出完美無比的肌肉線條。

     “方云......”

     邱殤緩緩開口,一圈圈強悍的氣息從他身上散出,他此時的修為赫然是筑基中期,突破修為后,他自然不再是擂臺主了。

     邱殤目光如炬,在他眼中有戰意燃燒,他要不斷的變強!總有一天,他會親自去找回自己的場子!

     在練功房外,一位貴婦滿臉的擔憂之色,她早已知道了邱殤身上所發生的事,她本想不顧一切的殺上通天塔,為邱殤報仇,然而邱殤卻對她說,他的恩怨,他自己了結。

     貴婦疼愛邱殤有加,經邱殤如此一說,頓時斷絕了她要殺上通天塔尋找方云的念頭,但是她看邱殤如此痛苦,心如刀割,心中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于是她傳下指令,瞞著邱家家主,做了一些不為人知的安排......

     曾經關閉的二十六層再次開啟,邱殤卻已不再是擂主。成為傳奇擂臺的二十五層斗技場,自從經歷郝戰的挑戰之后,就再也沒有開啟過,傳聞擂臺主在忙著做其他的事,這擂臺必須為他留著!

     而在通天塔第二十五層,卻經常能看到一個腦子不好使的壯漢,他逢人就樂呵呵的道:

     “你們在討論方云?這小子,我跟他可熟了,我們教過兩次手,兩次我都惜敗于他,幾乎就差一招......還是半招來著?”

     “好啦好啦,大家散了吧,陳莽這傻大個又來這吹牛了!”

     “哎!別走啊,我還沒說完呢......”

     大伙看到了大漢,都一哄而散,而大漢似乎還沒盡興,追著散場的眾人遠去。

     ............

     方云一戰成名,出風頭有點過頭了,這使方云開始略微擔心起來,現在隨意一個人都知道他是誰,那從東疆追殺而來的邪童,豈不是隨意就能追到自己?

     “難道還是我氣勢太盛惹的禍嗎,或許我該故意認輸......”方云開始發起牢騷。

     “不對!既然踏上了修仙之路,就不能示弱,即使是認輸亦不可!否則不斷的退讓,膽小如鼠,這類心態,不如自廢修為做個凡人來的好!”

     方云搖搖頭,堅定了自己的信念,他一直認為在弱肉強食的世界中,絕對不可認輸,否則示弱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而后方云又再度想起他陷入危機時,靈魂深處傳來的一聲輕嘆,當時沒那么多時間供他查看,但戰后他第一時間檢查了自己的神魂,沒發現任何異常!

     雖然那聲輕嘆令自己免除了危機,但是誰若是知道自己身體里有什么特殊物品存在,都會感到不好受。

     “莫非,我真如北域三修所言,主魂被人封印,而他們真的解開了我的封???”方云不禁陷入沉思,這種知道謎面猜不出謎底的感覺實在不好受,何況這謎底還與自己的身體有重大關聯!

     “北域三修說十幾年前我在北域,那時候我才兩歲,兩歲的我,哪來的本事去覆滅林家啊......”

     方云細細想著北域三修說過的話,提起林家,方云想到了一道曼妙的身影,那身影風華絕代,艷麗奪目,那是......林安。

     “若是我修為提高后,一定要親自去調查北域林家覆滅的真相!”方云認真的說道,如同發下道誓。

     他想起北域三修曾說自己與北域林家的覆滅有關,還想起了那虛空裂縫前,唯一相信自己的林安。心中不由愁腸百結,他知道林安最在意林家的事情,但是在面對是否懷疑時,林安沒有任何遲疑,直接選擇了相信。

     方云輕嘆一聲,他發現自己對林安很是思念,這種感覺十分奇怪,不過他也沒多在意。

     “東疆,暫時是回不去了,但只是暫時罷了,屆時,不論是為了我,還是為了林安,我都要查清楚十幾年前的事情!”

     方云眼神堅毅,那些把他從東疆逼走,險些害死他的人,他最終都要一個個上門討債,一一進行清算!

     就在這時,方云的房門傳來一陣叩門之聲。方云想也不想就直接無視,這兩天找他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南地商盟在表態要拉攏自己后,好不容易清閑一會,居然又有人要找上門來,他可不想再去開門了。

     “方云,錢大人找你,你開開門吧!”李波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這低級石室真是造孽,每次都有人能夠賄賂這的負責人,暫停我的隔音陣法,改天我住最貴的,讓你們在門外等著!”

     方云不堪其憂,打開了石室,門口站著李波,此時正一臉猥瑣的看著方云,方云沒搭理他,直接走了出去,他知道要去哪里找錢大人......

     通天塔一百四十一層,站立著三道身影,分別是錢凌與萬燭,在他們面前的人,自然是方云。兩位通天塔的大人物顯然是在接待方云。

     方云雖然嫌煩,但是到了這里,總要不能隨意放肆,于是一臉的恭敬,根本看不出他之前有多么煩躁。

     方云目光一凝,他隱隱能從這兩位前輩身上感受到極其危險的氣息,尤其是是那赤發老者,他看似慈眉善目,但身上的氣息居然完全蓋過了錢凌!

     “不知此人與楚祥相比,誰更厲害......”方云在心中想到。

     此時萬燭正在細細的打量方云,那渾濁的老眼中,不時有精芒明滅,似乎要將方云看透般。片刻后,他緩緩開口:

     “招待你來此,老夫的目的你也清楚,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你加入我們南地商盟,我們可以庇護你,讓你免遭東疆仇家的追殺。但同時,你也需要為商盟做一些事情?!?br />
     赤發老者語畢,眨了眨眼,瞳孔中有陣陣波動,似乎能夠看透方云的渾身。

     方云沉吟,他來到南地的初衷,就是要躲避追殺,若是能得到南地商盟的庇護,他當然是求之不得,但是這赤發老者眼中傳出修為波動,分明是施展了什么秘法,他與老者對視的時候,竟有一種從頭到腳被看的一清二楚的感覺!

     看來這赤發老者要仔細探查自己,以防自己加入南地商盟會有什么其他目的,想到這,方云心念一動,并不躲避他的目光,反而順著赤發老者的目光,坦誠開口:

     “謝過前輩,既然大家都知道了,那晚輩就直說了,晚輩在東疆出生寒苦,乃是凡家子嗣,之后僥幸被赤陽宗選中。

     但兩年前晚輩進入夷荒秘境找尋龍獅心時,下手過重,殺掉了楚家一名俊杰,楚家勢力強大,不可抵擋,我沒有后臺,赤陽宗不可能為了我而得罪楚家。

     之后我慘遭楚家追殺,但我不斷的逃亡,九死一生,最終成功逃到了南地!”

     方云沉著無比,說的話大部分為真,少部分為虛,他故意避開了北域三修的那部分,沒有露出半點不自然。

     萬燭聽聞方云的回答,點了點頭,他沒看出方云的心境有所動搖,他確實使用了一種術法,這術法能探明說話的人說出的話是否是自己的真實想法,準確度為九成,這方云看來沒有說違心的話。

     從他的角度看來,方云把逃亡的過程說道輕描淡寫,幾乎是一帶而過,看來是不愿多提自己是如何逃脫的,這其實并不重要,萬燭也不在意,他微笑看著方云,語言凌厲的說道:

     “哼!楚家的人飛揚跋扈,自從千年前出了個楚祥,整個楚家都變了,我們商盟與其談生意都會屢屢發生摩擦,說實話老夫早就看不慣那楚祥的的霸道了。

     原本我們對你是起了招攬之心,現在老夫卻對你本身起了興趣。你加入后,我們必定不會虧待你!

     這是你的新名牌,有了它,你在通天塔內,會有許多方便?!?br />
     方云接過赤發老者遞來的一枚金色令牌,這枚令牌沉甸甸的,上面寫著自己的名字,靈石的數額與原本的名牌一摸一樣,方云心念一動,掏出原來那枚令牌,狡黠的笑了一聲:

     “前輩,兩枚名牌上都有靈石,也就是說我能刷兩次了?”

     赤發老者聞言哭笑不得,開口對方云解釋:

     “你刷了其中一枚令牌,另外一枚的數額也會跟著減少,不要想著投機取巧?!?br />
     方云聞言,略顯沮喪,這時候,錢凌突然開口:

     “眼下,我們有一件事情需要拜托你,你的天賦足夠,我們需要你進入即將開啟的南妖古地!”

     方云一愣,他并不知道南妖古地是什么地方,之前在妖帝山,豬弋也從沒向他介紹過。

     “南地,乃是天啟大陸妖的發源地,南妖古地位于圣安城與萬妖窟的中間地區,傳言這是南地妖族最原始的據點,其存在年代不可考量,此地具有禁制,千年一開。

     南妖古地開啟時,會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只允許練氣修士入內,第二階段則是筑基,第三階段便是金丹期。每過一個階段,其中的地區便會出現關閉或開啟的現象。

     你將得到第二階段的進入名額,第二階段,南妖古地的地區會完全開啟,屆時會有許許多多的寶物出現,這些寶物無論是對我們,亦或是對妖修的修煉都大有裨益?!?br />
     方云沉默,錢凌告訴自己南妖古地內的好處,絕非無心而為,他直接開口問道:

     “南妖古地對修為有限制,那么你們找我,必然是要讓我幫你們找尋何物?”

     “聰明!先別著急,簽下這份道誓契約,再好好談也不遲,契約內容很簡單,不能泄露我們接下來談論的任何內容!”

     方云接過一枚玉簡,其中記載著道誓契約的內容,確實只有不能泄露秘密這一條,他稍稍遲疑一會,再三確認沒有問題后,便簽下了契約。

     錢凌笑了笑,直接拿出一張地圖。

     “這是我們商盟一次又一次的進入南妖古地所繪制出的地圖,雖然每一次南妖古地開啟時,地貌都會有一些變化,但這份地圖還是能具有八成左右的準確度!

     我們要你取的東西,就在南妖古地中心處,我們在那埋下了能助你一臂之力的東西!只要你能取到......我記得你應該很喜歡道珠吧?!?br />
     錢凌話鋒一轉,然后取出一顆道珠,這顆道珠一出現,周圍的虛空似乎都在這剎那扭曲,方云深吸一口氣,他體內的修為瞬間不受控制的暴走!

     “此乃......虛空法則道珠,虛空法則作為高級法則,實在是難以銘刻到極點,這顆道珠,是兩萬年前,天啟大陸第一強者幽所銘刻,他離開天啟大陸前,總共銘刻了四顆,其中一顆,就落在了我們南地商盟手中。

     你若能取到那中心之物,我錢凌在此發下道誓,定會將此道珠交予你手中!”

     此言一出,方云心潮澎湃,這顆道珠若是被他吸收了,再假以萬法使用,屆時恐怕在他面前的所有天驕,都會成為一個笑話!

     但是方云又再次想到,對方居然愿意以如此珍貴的道珠交換,那他要取的物品,究竟會多么的珍貴?!

     “南妖古地第二階段開啟,大概是在半年到兩年時間內,這張地圖你收好吧,南妖古地開啟時,我會親自找你。切記,不能告訴任何人?!?br />
     方云接過地圖,眼中閃過一抹精芒,他突然問道:

     “即使我天賦再好,半年到兩年內,怕是也不能再修為上取到太大的建樹吧,為何不找筑基巔峰的人呢?”

     此言一出,錢凌皺了皺眉頭,而萬燭卻是在一旁輕笑幾聲,開口道:

     “因為我們需要你的天賦,你現在的能力不重要,你需要的只是時間而已,這次的造化,就當我們的一次禮物吧!”

     方云聞言,也跟著輕笑兩聲,心中不置可否,但表面上還是對兩位前輩畢恭畢敬,謝過之后,方云告退。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