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一十八 順天者逸,逆天者勞
    天威席卷了整片南妖古地,不光是方云這里,身在南妖古地中的任何人都看到了天空中人影,這道人影散發著君王之氣,令所有人都自靈魂深處升起了一種臣服感,簡直要對其五體投地,頂禮膜拜!

     似乎蒼穹下的萬物,皆因他存在,而存在,似乎一切蒼生的存在,都建立在......他存在的基礎上!

     “天??!那是什么?!為何......我有一種要主動臣服的念頭!”

     “修道者順應天意,順應自己,除此以外不會順應任何東西,莫非,蒼穹上的人影......是蒼穹??!”

     “這來自靈魂深處的悸動......我能感覺到!我若跪拜,修為必定能上一個臺階!請受我一拜!”

     所有的人都在這一刻顫抖,虛空中,那模糊的身影傳出意志,這意志形成了一句話,在方云耳邊響起!

     “上蒼之意,古來不可違,蒼天寬你不滅道體之身,你非但不心存感激,還更甚一步,要進一步冒犯上蒼......此番,你臣服下跪,上蒼......恕你死罪!”

     方云聞言,身體居然不受控制的要向前傾,如同蒼穹壓在了他的肩上,要讓其跪伏!

     “啊......??!”

     方云神色猙獰,死死的掙扎,他的膝蓋骨開裂,整個人幾乎要直接跪下!

     在上蒼面前,他的修為如同一個笑話,根本不夠看,似乎蒼天是大海,而他只是一朵浮萍,無論再如何,浮萍都只能隨波逐流,而不是波瀾隨浮萍流動!

     “噗!”

     在重壓之下,方云的膝蓋骨終于被壓得粉碎,他直接要向前傾去,他目眥盡裂,眼中燃起無窮的殺意,他......寧死不跪!

     “順天者逸,逆天者勞!然而我方云在此發下宏愿,你這片天,我決然不順!要我下跪,絕無可能,我方云就算是死......也要站著死!”

     方云竭聲嘶吼著,冷笑著,他狂運修為,雙手抽出兩把青色符文劍,朝自己的雙腳猛然刺下,把自己的雙腳死死的釘在地面上,支撐著自己不跪下!

     “執迷不悟......”

     虛空中的模糊身影似乎失去了所有的耐心,他的氣勢在這一瞬更為狂暴,一個詞語被他輕輕吐出。

     “枯?!?br />
     方云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慘白,生機頃刻枯竭,這些枯竭的生機既非消散于天地間,亦非被消耗掉,而是......憑空消失!根本不知消失到了何處!

     僅僅一息的時間,方云就成為了一句嶙峋的枯骨,只有一層皮膚包裹,血肉都消失殆盡,甚至連眼珠都干枯成了皺縮的扁豆。

     然而,即使是變成這副樣子,依舊能看清方云的神情下,隱藏的不甘!那裂開的的雙唇,微微的抖動著,因為聲帶的枯萎,他只能發出微弱如絲般的聲音:

     “不滅道體的......使命,是將這片蒼穹,殺掉。這個使命,我接受了?!?br />
     話語一出,微弱的即使站在他旁邊都難以聽清,然而,在他說完這一句話之時,另外一股瘋狂的波動,猝然出現在這天地之中!

     此前,天威只讓南地的住民感到了心悸,而這次出現的波動,卻讓天啟大陸上的每一位元嬰期以上的強者,都有深深的感受!

     這陣波動,有別于蒼穹上的天威,有一種截然不同的味道!天威所蘊含的,是一種不容反抗,出言為旨,如君王一般的霸道!

     而這道波動,它瘋狂,無比的瘋狂,似乎全然不甘受限于君王的威嚴,然而這瘋狂中,帶有一種異樣的沉穩,似乎是無人來犯,便是無事,有人來犯,縱使你為君王,也不行!

     而此刻......正是有人來犯之時!這瘋狂之意鋪天蓋地,轟然一動,全面爆發而出,與蒼穹上的天威分庭抗禮!

     這一瞬,天地暗淡,日月無光,虛空顫抖,山河搖曳,眾生驚嘆!

     “怎會如此,這陣波動......怎么會來自那個地方?!”北域,一處懸空的神山山頂處,一道身影盤坐于此,他的氣息穩如山岳,似乎亙古不變,此時他眼中精芒閃爍,朝著南方看去。

     東疆,一位紫衣老者正在打坐,他氣息如海,身旁有電光游走,發出陣陣爆響,此時,他緊閉的雙眼驀然開闔,面色凝重,周身的電弧越發璀璨!

     “這波動中的氣息,老夫絕對不可能將其忘掉,此前就察覺南地方向有非比尋常的波動......然而未曾想到,現在那個地方,居然也出現了強烈的波動......”

     這一瞬,南地的景象,呈現一派漆黑!所有人都在顫抖,此前感受到天威壓力的那幾名南地強者,在此時也是驚悚不已!

     這陣波動,令人顫抖,原因無他,只因發出這陣波動的地點......赫然是夷荒!

     “蒼穹?你蒼穹算個甚!”

     一道滄桑如經歷萬古歲月的聲音從夷荒之中傳出,帶著滿滿的怒氣,更帶著一種目空一切的輕蔑,絲毫未將蒼穹的存在,放在眼里!

     南妖古地中那道模糊的身影,在這聲音響起之時,劇烈顫抖起來,頃刻之間,就消散在了這天地之中!

     方云頓時感到渾身一輕,不再有絲毫的束縛,他目光一閃,直接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大把丹藥,吞入了口中!

     他的丹海幾乎干涸,然而此時卻在這些丹藥的幫助下,緩緩恢復著,他冷冷的望著天空,雖然他修為低下,但不知為何,夷荒中傳出的波動與聲音,他卻聽得清清楚楚!

     天宇中,那天威的氣勢,在此時也變得更為熾烈,面孔更是傳出怒吼,似乎要對那夷荒進行懲戒!然而回應他的,只是一個充滿霸道的字。

     “滾!”

     夷荒之中傳出的那道波動,在這一瞬猛然加劇,直接蓋過了穹頂上的那人臉!這一瞬,那人臉的表情帶著深深的狠毒,直接往下望了一眼。

     “你們護得了他一時,而我......卻會殺他一世,直到他被我殺死為止!之前被他逃了,現在又有你,你們現在可以出手相救,但一次又一次,你們護得住他嗎!”

     “這......就不容你來操心了,滾!”

     怨毒與不甘之色,在那面孔中出現,然而他的氣勢,卻如流水般不斷的消散,任他掙扎,都無半點作用,最終,天威散盡了!

     那夷荒中出現的波動,也在此時漸漸的平息下來,南地的大陸,在此刻終于露出了微光,這微光漸漸擴散,最終擴散到了整片南地,整個南地在這一刻,終于恢復了明亮。

     許多人抬頭朝著穹宇望去,眼中露出迷茫,他們只知道天威君臨了南地,卻不知南地的天空為何灰暗,更不知天威為何散去。只有少數人,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救命之恩,我記下了,我方云日后若有機會,定會加倍奉還!”

     方云的面容已經漸漸有了些許血色,他神色感激,弓下身子,朝夷荒的方向重重的一拜。

     那遠方,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那滄桑的聲音再度傳來,語氣中帶著玩味。

     “你先把天威克服了再說吧,奉還恩情,實在是言之過早??!哈哈哈哈......”

     數月后,因果道湖的湖面,掀起道道波紋,方云一個猛子從中穿了出來。此時的他,神采奕奕,氣魄逼人,氣沖霄漢,如同有一尊火爐藏在他的體內。

     “筑基中期,我能感受到自己修為的增強與此前相比,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且那天威抽走我的生機,居然無形之中成全了我,讓我體內新生的血肉,堅韌程度也遠勝此前!”

     方云輕聲自語,他緊緊抓住雙拳,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似乎在感受著久違的外界。

     “我在湖內,大概待了一年半,如今的我,憑借修為之力,就能與筑基巔峰之人分庭抗禮,若配上我這堪比體修的肉身,還能反壓筑基巔峰一頭,那兩名邱家修士,最好祈禱別被我看到?!?br />
     言罷,方云朝著因果道湖湖面看去,卻只能看到一片無瑕的虛空,湖面上根本沒有自己的倒影,如那因果道湖所說,他是這片蒼穹的“果”,故此無法映照出他的未來......

     方云將手伸入儲物袋內,摸出一條魚,這條魚通體金鱗覆蓋,魚頭竟是與真龍有幾分神似,像極了傳說中的龍魚!

     相傳龍魚乃是淬煉神識的極品,無論怎樣的神識,在龍魚的作用下,都會得到或多或少的提升!

     “這條魚,最好在我神識升至極點時,再去使用。因果道湖......你也救了我的性命,我在此承諾,這片蒼穹,總有一天會允許‘果’的出現!”

     安寧如鏡的湖面,這一瞬居然自行出現了漣漪,似乎在回應著方云的話。

     他嘴角上揚,那霸道的筑基中期修為,在此刻轟然散開,四十丈半徑的神識在此時直接爆發,而后他拖起一道長虹,朝遠方轟轟而去。(未完待續。)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