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十九章 神鳥!
    “鐺鐺鐺!”

     陣陣金鐵相接之聲傳出,虛空中有道道青光閃現,方云手持常青符文劍,與邱殤的長刀接連碰撞數十下,刀光劍影令人眼花繚亂。

     “咻!”

     刀劍互拼后,邱殤一個回旋,一把匕首從他懷中探出,直鎖方云眉心而刺,方云一晃,堪堪躲過這一刺,但側臉卻被刀刃劃破。

     方云眉梢一挑,雙手持劍,橫劈縱砍,大開大合,與邱殤劇烈搏殺,他修為運轉間,臉上的劃痕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自愈了。

     “你的恢復能力當真了得!看來要真的擊敗你,必要對你造成重創!”

     方云的恢復能力使邱殤心生忌憚,他向后跳去,在空中揮出一道狹長的刀芒,方云以劍格擋,卻被刀芒的沖擊力逼的后退半丈。

     邱殤站在遠處,猛然揮出數道刀芒,刀芒劃破空氣,發出刺耳的破風聲,封鎖了方云所有躲避的路線。

     方云無懼,左手抬起,一串串密密麻麻的符文涌現,一頭半許長的恐狼憑空撲殺而下,恐狼向前猛沖,方云緊跟恐狼,帶著常青符文劍向前突圍。

     數道刀芒在恐狼的沖殺下,被毀滅殆盡,而恐狼也被這幾道刀芒擊的四分五裂。

     方云如疾風般沖出,朝著邱殤橫劈一劍,帶著橫掃千軍之勢,卷起勁風陣陣,長劍青光璀璨,青色劍氣四散,將邱殤整個人鎖定在內,完全不允許他逃脫。

     邱殤瞳孔一縮,氣勢陡然崛起,抬起長刀,身后有獸影憑空出現,赫然是一頭猛虎,猛虎怒吼,吼聲振聾發聵,虎爪高抬,挾萬鈞之力覆壓而下,與符文劍激烈碰撞。

     “轟!”

     虎爪蓋世無雙,一掌拍散了青色劍氣,壓制了常青符文劍,符文劍青光開始暗淡,方云被這一掌之力拍得氣血翻騰,但卻被他立刻壓下!拼修為,方云還是略遜邱殤一籌。

     然而此時驚變突起。青色劍氣猶如原上綠草,常青不滅!那些被拍散的劍氣再度凝聚,化作片片鋒利的刀刃,攻向邱殤!

     邱殤皺眉,腳步一錯,向一旁閃去,左手揮動匕首,左搖右擺,著匕首仿佛一顆蛇頭,它吐著蛇信,猛的咬向前方的劍氣,在它的猛咬下,劍氣再一次被崩碎。

     然而符文劍發出青光,有微風拂過,那些劍氣再度凝聚!

     “這是......常青劍意?你將常青劍意領悟到了這種地步?!”

     邱殤看到那青色的劍氣猶如青草般不滅,當即認出這是常青劍意。

     常青劍意并不稀奇,只是一種很常見的劍意,做為劍客幾乎人人都會去修行這種劍意,邱殤也親眼見過。

     這種劍意就是令劍氣猶如青草般,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劍氣散后而又再凝!

     雖說常青劍意會讓劍氣如青草般常青野火燒不盡,但哪里會如方云的劍氣這般夸張,接二連三的再度凝聚!這哪是野火燒不盡啊,分明是野草不怕火!

     邱殤當然不可能知道,常青劍意作為一種道則,被銘刻在道珠中,方云不光將其完全吸收,還融會貫通,將這常青劍意歸一,創造出了只屬于他的“永恒”劍意!

     面對接連不斷的劍氣攻擊,邱殤被打出了真火。他抬起左手,匕首在虛空中劃出一張復雜的圖案,再用右手長刀一挑,這圖案瞬間化為一頭巨象,巨象沖著劍氣長吸一口,將其吸入體內,而后將其鎮壓在體內!

     方云吃驚,這邱殤的刀法,又是虎,又是蛇,現在又來一頭象,各有其特點,不知下一個會出現什么。

     邱殤抬頭,雙目如狼,他猛然發難,將左手的匕首甩向方云,方云輕輕一擋,金鐵交接之音傳出,匕首應聲而飛。

     邱殤沉著臉,整個人頓時多出了一份難以言喻的狂野,他猛踢擂臺,直接將擂臺的磚塊踢的翻起。而后再利用反沖力向前沖殺,長刀劃破長空,發出特殊而震耳的聲響,仔細聽去,如獅嘯天!

     邱殤氣勢如龍,一把長刀帶著獅吼猛劈而下,方云瞳孔皺縮,邱殤氣勢盛烈,令方云一時不敢纓鋒,他有心躲閃,奈何邱殤速度太快,方云只好舉起符文劍,以劍硬撼邱殤的長刀。

     獅吼如雷,刀劍相交,強烈的震動透過長劍傳來,方云虎口瞬間被震的開裂,有赤霧噴出。

     邱殤大刀縱橫,大開大合,連連劈下,招招凌厲,刀刀致命!刀光交錯間,還伴隨著猛獅怒號,實在嚇人。

     面對目不暇接的刀芒,方云只能被動防御,他看此時看清邱殤的面容,心中一凜。

     邱殤已經完全不似一個“人”,他眼白翻起,眼中只有白色,嘴巴大大張開,滿口尖牙,嘴角還帶著零星的唾液,活脫脫是一頭猛獸面容!

     方云連連擋下數十招,虎口徹底裂開,雙手被震的麻痹,就在這時,邱殤終于表現出了一絲倦怠,刀光滯頓一瞬,方云目如鷹隼,剎那間就抓住了這一絲空檔。

     他青劍一旋,刺向刀身,將長刀擊向一側,一條鬼手突兀探出,透過一切有質有形之物,直穿邱殤的身體。

     然而令方云大驚失色的事情發生了,鬼穿心穿過邱殤的身體,居然自行崩潰,方云甚至還受到了反噬,大口吐血向后倒退。

     鬼穿心,完全無效!

     “吼!”

     似乎是被鬼穿心激怒了,邱殤高喊,這哪是人的叫聲,簡直如山中百獸齊鳴!一股激蕩的聲波傳遍四方,震得觀眾席上的人紛紛心神轟鳴,驚魂不已。

     聲波鉆入方云耳中,這感覺就如同之前邱殤的那一聲冷哼!

     “定!”

     方云不可能在同一個地方絆倒兩次,他神識一凝,心神一定,就抵御住了這擾人心神的聲波。

     “靈魂攻擊失效,看來這邱殤已經完全將主魂自封,所有行動完全是依靠本能,簡直就是真正的野獸!”

     方云低語,容不得他發呆,邱殤再度殺來,刀風呼嘯,卷的方云衣衫破爛,皮開肉綻,他屏氣凝神,將修為運轉到極致,完全放棄攻伐,而是專心致志的進行防御與躲避。

     “咚!”

     邱殤一刀劈砸在擂臺上,竟是砸出了猶如狂獅爪擊一般的痕跡。邱殤面目猙獰,全然沒有之前的俊美。

     方云突露空檔,被邱殤抓住機會,一刀突刺,剜下方云右肩一大塊肉,幾乎要將他整條右臂卸下,霎時血染長空,血肉橫飛!

     方云目光陰冷,他受到重創的同時,也沒放過重創邱殤的機會,他左手持著血靈針,猛的一劃,將其大動脈整根劃破,殷紅的血液如泉般噴涌而出,還伴隨著噴氣之音,瘆人至極!

     修士的生命力非于常人,即使大動脈被劃破也不會直接死亡,但這也是極大的創傷!

     “天??!這簡直不是在挑擂,而是在死斗!”

     “這個青年,即使敗給了邱殤也足以自傲了,傳聞二十二層的擂主與邱殤私下斗過,就是輸在了邱殤的‘萬獸刀法’上!”

     邱殤怒吼,全然不顧自己的傷口,野獸在重傷垂死時,并不會退卻,反而會越戰越勇,越拼越猛!

     目前的邱殤就是如此,刀光帶著一片片刀芒,打得方云雙臂發軟。

     “噗!”

     就在這時,方云的身后突受攻擊,一把鋒利的匕首插在他的后心處,赫然是之前邱殤甩出的那柄匕首,這匕首居然自行發威,偷襲方云,刀尖距離他的心臟僅有一寸距離!

     一口逆血從方云口中沖出,就是這么一個空檔,他被發狂邱殤的刀芒瞬間籠罩,倉促間,他舉起符文劍進行格擋,那劍身卻在密密麻麻的刀芒中破碎,四分五裂,隨后方云胸口被連劈數刀!

     方云大口吐血,他前后受擊,傷勢重到了極致,百忙之中,他竟然主動上前,迎向刀身,整個人帶著成片的鮮血被擊飛而出。

     這是目前最明智的做法,方云在失去青劍,身受重傷的情況下,首要的就是要與邱殤拉開距離,主動被擊飛,是最快的方法!

     戰斗已經進行到了最后階段,觀眾們的熱情已經被點燃,本來還有一些位置空著的觀眾席,現已座無虛席,變得擁擠無比,甚至有的觀眾站在過道和走廊中,有很多人聽聞此處戰爭激烈,都紛紛來此觀戰,吶喊助威。

     “好樣的!這小子險些被碎尸萬段,這下他應該主動跳下擂臺了?!?br />
     “和邱殤打到這種地步,他夠厲害了,有好幾次我都覺得他可能會贏!”

     所有人都認為方云的敗北已經注定,保住性命才是關鍵。

     方云身負重傷不假,但他的眼神也無比的堅毅,他還沒有輸!

     就在這時,四周溫度陡然上升,空氣變得灼熱滾燙,光線都在這一刻被扭曲。

     方云的左手上,有一片火海降下,火海中,有一顆神樹,神樹上棲息著一頭蓋世神鳥,它生有三足,渾身纏繞著盛烈的神焰,帶著一種與生俱來的無上威嚴!

     火海落在擂臺上,邱殤沒有絲毫害怕的感情,只剩下本能,他舉起長刀就向前殺去,殺氣全面爆發,這一刻,神鳥似乎有感,驀然睜開了眼睛!

     一聲難以形容的鳥鳴響起,邱殤聽聞鳥鳴,居然瑟瑟發抖起來。

     金烏作為天空的君王,作為百鳥的至尊,自然也算一代獸尊!邱殤只剩下野獸的本能,自然能辨識出金烏這一聲鳥鳴所帶有的無上威嚴,那是屬于獸尊的無上威嚴,不容任何冒犯!

     邱殤下跪,五體投地,朝著神鳥頂禮膜拜,這一瞬,全場轟動!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