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十二章 二十五層的新擂臺主
    方云與邱殤的巔峰對決,就發生在昨日,短短幾個時辰的時間,方云的名字與畫像,就傳遍了整座通天塔,甚至圣安城內許多關注通天塔的人,都知道有一個方云橫空出世,在通天塔筑基初期的擂臺上大放異彩。

     本來莫痕空降二十七層,二十個回合內敗退準擂臺主董劍鳴也是驚艷無比,但比起方云,那真可謂小巫見大巫,董劍鳴畢竟還沒成為真正的擂臺主,他的實力究竟如何,只憑之前的二十二連勝并沒有辦法精確看出。

     但是邱殤可是從筑基二層開始,就一直在做擂臺主,接受挑戰無數,敗盡各路高手,方云出現前,他未曾一敗。甚至還有傳聞二十二層擂臺主都曾敗于他手。

     這樣的實力,這樣的戰績,使他一直都是筑基前期境界中的一個神話!

     所以方云擊敗邱殤,這含金量遠比莫痕二十個回合敗退董劍鳴要高得多,甚至可以說是根本沒法比!

     方云可以說是名聲鵲起,風頭穩穩的壓住了莫痕。

     而此時的方云,卻是在二十五層,尷尬的面對著一位灰衣老者,灰衣老者上下打量著方云,橫眉冷對,他怎么可能不認識方云,就是方云,害得他二十五層十余天沒有擂臺主,他最近賺到靈石,無疑是好幾個負責人之內墊底的。

     “你這個小娃還真是能耐,老朽我那天看你只是筑基一層,也沒見你使出什么力氣,就沒怎么懷疑,以為是你取巧贏的陳莽,沒想到你這個小娃子還深藏不露,小小年紀如此壞心眼,長大指不定要禍害多少人?!?br />
     方云撓撓后腦勺,有些怪不好意思的,不知如何去應答灰衣老者的話,要不是為了賺取靈石,購買道珠,他怎么會如此高調的來此與人斗法。

     而灰衣老者盯著方云,要將方云盯個徹徹底底,方云感覺極其不自在,在這老者的目光下,他似乎沒有絲毫秘密可言。片刻后,老者驀然開口:

     “小子,你師承于哪個道統,你這樣的人不可能默默無名,越兩個小境界擊敗邱殤,雖然聽傳聞說是你使用了連你自己都無法控制的法寶,才勉強獲勝,但你再不濟也能算與他戰了個平手,說吧,你師傅是誰?”

     灰衣老者死死的盯著方云,老臉使勁向前湊,幾乎要貼上方云的臉了。

     被這么近距離但貼著,方云實在不自在,但他早已料到自己擊敗邱殤定會名聲鵲起,被人們所關注,早已編好措辭,以防打探,于是他神情莊嚴,眼神肅穆,開口說道:

     “不瞞你說,家師......”

     “算了!管你是誰,只要你能好好的擊敗來此的挑戰者,為我賺錢就好,現在老朽的業績真是慘不忍睹,都是你這個小娃子害的!”

     灰衣老者似乎是故意想整方云,方云剛欲說話,就被老者抓住時機打斷,還略帶玩味的看了他一眼。

     方云的心中此刻簡直有萬匹野馬踏泥而過,不過隨后他也釋然了,老者不想問,他還不想說呢!

     之后老者拿來了一份道誓契約,上面記錄了成為擂臺主所要遵循的條條框框,方云大概花了半刻鐘的的時間,就將其閱讀完畢,再三確認無誤后,他發下道誓,定會遵守契約?;乙吕险咄瑯影l下了道誓,承諾遵守契約。

     就這樣,方云成為了通天塔二十五層的擂臺主,上任第一天,二十五層斗技場便是生意火爆,門庭若市,人們擠爆了二十五層斗技場的門口。

     畢竟大家都想看看越階擊敗邱殤的人,究竟是什么樣的,而二十六層今日暫時關閉,因為邱殤不光是肉體上受了重傷,心靈上更是遭到了極大的打擊。

     傳言中,方云打敗邱殤,是借助了外物,因為有人親眼見到方云被自己召喚出來的神鳥攻擊,險些遭劫,但是對邱殤來說,敗了就是敗了,他不會給自己的失敗找任何借口。

     而邱殤的沉淪,使得許多站在邱殤這邊的人都為邱殤打抱不平,這些人多為女性,邱殤外表俊美,實力強大,使許多年輕貌美的女修都對其芳心暗許。

     雖說挑戰中并不禁止使用外物,但若是外物起到了決定性作用,那就會被人所不齒,成為眾人抨擊的對象了。

     且通天塔內的規則有明文規定,若是使用了過強的外物,被負責人判斷出是在故意滋事,負責人有權力直接出手,將其擊斃。

     那一天,全場都看到了負責人出手,只不過出手不是在針對方云,而是去救下邱殤,而后筑基初期斗技場的總負責人錢凌突然降臨二十六層,方云就成為了二十五層的擂臺主。

     這讓力挺邱殤的人心中憤慨,在他們看來,方云已經使用了過強的外物,但是負責人卻沒出手將其擊斃,多半是看到錢大人出現,想給錢大人一個好印象,來不及出手擊殺方云。

     于是這些人越想越來氣,在他們瘋狂的腦補下,方云已經十惡不赦,于是他們私底下決定好好教訓一下方云。

     此時方云也迎來了他今日的第一個對手,此人一上臺,方云就認出了他,來人便是陳莽。

     “小混賬,靠外物贏了邱殤很光彩是吧?通天塔有規定,敗者十日內不可再次參加斗技,今天老子剛好能參加,你就出來了,看老子今天就替天行道,鏟除你這個不要臉的小賊?!?br />
     陳莽一上臺就是惡言惡語,他面目猙獰,眼中布滿血絲,神情可怖,可以看出他對方云的怨念已經深到一種無以復加的地步了。

     他緊緊的抓住鐵拳,其上有青筋凸起,額頭上更是能夠看出明顯的暴筋,他身上本就無比壯碩的肌肉,此時更為夸張的隆起,古銅的皮膚在光線的照射下,就如用最堅硬的鋼鐵鑄造而成。

     陳莽骨節震動,傳出滾滾雷音,他果斷出手!他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把巨槌,巨槌咋一看,少說有千斤之沉,陳莽揮動起來,卻如同在揮動自己的雙手一般輕盈。

     巨槌晃動,猛然一砸,巨槌在接近方云面前時,驀然放大十倍,將半邊擂臺籠罩,隔斷光線,一大片陰影覆蓋了方云。

     四周觀眾驚呼,這一記巨大無比的流行槌看起來實在霸氣側漏,氣勢磅礴,威力絕倫。這陳莽還算有點實力,在通天塔內混的時間也不短了,就是腦子笨了一些。

     那些視方云為眼中釘的人在這一瞬開始起哄,目中露出期待,希望陳莽能夠重創方云,一些狂熱的女修更是大呼邱殤的名字,叫陳莽加油,讓方云嘗到一些教訓。

     陳莽一愣,他在通天塔混了這么久,從來沒有女人為他吶喊助威過,此番那些女修這么一喊,陳莽瞬間就像打了雞血一般,無比賣力,那巨槌的重量如同再次加重。

     “怎么樣!毛頭小子,有女人為爺爺加油,你有么?”陳莽滿臉得瑟,春風得意,似乎在這一瞬間,向方云尋仇都不是多么重要了。

     方有些無奈,他身形一閃,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巨槌猛砸,將擂臺上的石磚砸的稀巴爛,塵埃猝起,漫天飛舞。

     下一秒方云如鬼魅般出現在了陳莽一側,陳莽來不及驚訝,就感到左側身軀連遭重擊,他大口咳血,手一松,整個人飛了出去,那巨型重槌也恢復了原先大小,陳莽直接落在了擂臺外,挑戰以失敗告終。

     這陳莽的實力比起邱殤,差的可不止一星半點,方云雖不能說是真正擊敗了邱殤,但至少也能算與其戰了個不分軒輊,且如今他修為突破,這陳莽想找茬實在是不值一哂。

     有許多親自目睹昨日方云那一戰的人,對方云還是很欣賞的,特別是有仔細的人注意到方云在修為上有所突破時,紛紛驚呼起來。

     “這小子,昨天還是筑基一層,今天就直升二層了,看來昨日一戰,感悟良多?!?br />
     “雖然最后好像是憑借外物,贏得不算光彩,但能以筑基一層力拼筑基三層的邱殤,實在是后生可畏,且那邱殤可不是一般的筑基三層啊?!?br />
     陳莽輸給方云后,似乎還是沒明白自己余方云的差距,在臺下破口大罵,怒斥方云卑鄙,用下流的手段將他打出擂臺。

     而后他膽怯的向四周張望,發現那些為他助威的女修,此刻居然看都懶得看他一眼,頓時抓狂起來,怒不可遏,他把這些女修的態度轉變,歸結在方云身上,他恨不得將方云挫骨揚灰!

     方云實在是懶得搭理他,縱使陳莽在一旁越罵越兇,他全當成狗吠,這陳莽的智力比他想象中的還要略低一籌。

     之后,第二名挑戰者上臺,這名挑戰者是一位女修,長得也算標致靚麗,身材凹凸有致,她上臺后,怒瞪方云,顯然也是邱殤的愛慕者。

     “無恥之徒,用卑鄙手段贏了比賽,看本姑娘削死你!”

     這女修一上臺便大放厥詞,而后她居然不使用任何武器,直接揮拳上前,要猛揍方云,方云越發感到無奈,他聳聳肩,一指隔空點出,一只鵬鳥從其指尖飛出,直接帶起一場風,刮向那名女修,未曾等其有所反應,就被一陣逆風吹出了場外。

     她怔怔的站在臺下,一臉茫然,當她望向方云時,目中敵意未減,但已經多了一絲忌憚,她很清楚的認識到自己與方云的實力差距簡直能用天壤之別來形容,這方云還是有些本錢的。

     之后上場的人,都沒有對方云抱有那么深的敵意,那些對方云抱有敵意的女修們似乎發現了方云并不是那么的一無是處,于是暫且將敵意壓制。

     就這樣,方云無驚無險的度過了擂臺主生活的第一天,他擊敗了所有的挑戰者,他若想的話,這些挑戰者都會被他一招擊敗,但是二十五層的負責人卻對他傳音,叫他放水,不要總是一招制敵。

     方云這才知道,為什么邱殤要說他若想,一招就能將那些敵人打敗,原來是帶有一些暗箱操作的成分在內,但是道誓契約上有說過,不能泄露通天塔的秘密,所以便沒人說出。

     “真是無奸不商?!?br />
     方云在心中腹誹,不過他也不太在意,畢竟現在他也是在為自己掙錢。

     就在此時,圣安城中,一處偌大的府宅中,有一間密閉的房屋,屋子沒有任何窗戶,只有一扇大門,平日里此處是陳放一些雜物的倉庫。

     在這倉庫外,站著一位風韻猶存,渾身貴裝,雍容華貴的婦人,貴婦面前站著兩位身著麻衣,家仆打扮的人。

     貴婦滿臉憂色,她問向兩位家仆:“殤兒昨日從通天塔回來后就一直待在這里沒出來過嗎,他就不肯道明原因?”

     兩位下人苦著臉如實稟報:“回稟趙夫人,四少爺實在是倔的很,一回來就直接來到這,且看他那一身傷,我們早已安排了上佳的療傷丹藥,他卻連看都不看一眼?!?br />
     貴婦沉吟不語,眼中露出濃濃的疼愛,她若是想,隨時都能強行破開這倉庫的門,但她不會去這么做,因為邱殤是她的驕傲,她也一向溺愛邱殤,所以邱殤不想見人,她絕對不會去打擾,但是她還是要去查明發生了什么。

     “你們倆安排下去,馬上與通天塔二十六層的包義聯系,問清楚殤兒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之后回來向我稟報?!?/div>

本站只收錄已完結小說,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站內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積極配合“凈網2017”專項行動,共同抵制網絡淫穢色情信息,一經發現,立即刪除。歡迎舉報!
/侵犯版權/色情舉報/郵箱:ybducoom#gmail.com(#換成@)
sitemap.xml sitemap.txt 熱門搜索 人間正道 All Rights Reserved.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