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十七章 初生牛犢不怕虎
    通天塔內,筑基初期的斗技場,并不只有二十五層一層,二十一層到三十六層的斗技場都只針對筑基初期,二十五層的斗技場,由于半路殺出個方云,導致長期擂主之位暫時空缺。

     一般來說,每個擂臺都會有一個長期擂主,有長期擂主的擂臺,要入場或者挑戰都需要繳納相應的費用,但相對的,設立的賭局獎勵也會更為豐厚。

     做長期擂主也是好處良多,通天塔每個月都會給予長期擂主巨額的保底靈石,除此之外,長期擂主為通天塔掙到的靈石越多,得到的額外靈石也越多。

     而一旦擂臺主的境界超越了擂臺的等級,或者擂臺主辭職不干了,那這個擂臺的擂臺主之位就會空出。

     如二十五層,便是空出了擂臺主,而每一層的擂臺都會有一個負責人,由他們來決定新的擂臺主是誰。

     ............

     通天塔二十七層斗技場內,一名身著紫色貂皮大衣的冷艷女子站立擂臺上,她紫發飄飄,冰肌玉骨,眉目中有一種攝人心魄之意。但她身上卻無時不散發著一種冰冷,令人不自覺的感到寒冷。

     她站在那就如同一朵嬌艷而又清冷的紫薔薇,艷麗奪目,引人入勝,又卻人于千里之外。

     這紫衣女子,手持一把未出鞘的長劍,一把黑色斷劍分成兩截,橫擺在她身前,斷劍上還有流光閃爍,可見這把劍甚是不凡,然而還是斷為了兩截。

     斷劍前,一名灰袍男子半跪在地,低著頭喘著粗氣,渾身上下盡是劍傷,衣衫襤褸,狼狽不堪。

     不難看出這是紫衣女子擊敗了這名男子,且是碾壓式的擊敗。

     “這可真是一匹黑馬,這女子區區筑基一層的修為,卻終結了那筑基三層董劍鳴的二十二連勝?!?br />
     觀眾席上,一名男修雙目放光,露出驚喜之色,他就是這一層的負責人,二十七層同樣也沒有長期擂主,董劍鳴已經連勝二十二場,他原本打算在今天的決斗完全結束后再找其簽約,然而這名紫衣女子卻橫空出世,以摧枯拉朽之勢擊敗了董劍鳴。

     “你叫什么名字,是否有興趣成為我們的長期擂主?!?br />
     那名男修含笑向著紫衣女子走去,而這紫衣女子只是冷冷的看了男修一眼,紅唇微張。

     “莫痕。有興趣?!?br />
     一道動聽卻又清寒的聲音從她口中傳出,她惜字如金,只說了五個字,便不愿意再多言。

     那二十七層的負責人也并不在意紫衣女子的態度,只是樂呵呵的一笑,便轉頭面向身后的觀眾們。

     “好了,各位貴賓,今天歡迎你們的到來,二十七層擂臺的擂臺主誕生了,今天暫時關閉,明天二十七層入場將會收費,但是賭局的獎勵將會更為豐盛,屆時,還請各位多多捧場!”

     二十七層的負責人向著在場的觀眾們說道,觀眾席上的許多人都還沉浸在輸錢的痛苦之中,畢竟董劍鳴可是連勝了二十二局,然而風云變幻,孰能未卜先知?這紫衣女子猶如天降神兵,二十個回合內就擊敗了董劍鳴!

     但這些觀眾也都不是第一次來通天塔了,自是知道這的規矩,無奈歸無奈,卻也都紛紛起身,走出了斗技場。

     然而還有一個人,一直沒起身,如同受了天大的刺激一般,他坐在觀眾席上瑟瑟發抖。

     “怎么會這樣!筑基初期的斗技場,沒有擂臺主的就只有二十五層與二十七層了!這個女人居然先我一步把那董劍鳴擊敗了!這叫我怎么賺錢??!天啊天??!”

     方云在觀眾席上抓耳撓腮,愁眉不展,完全沒有注意到整個斗技場只剩下他一個人,直到二十七層的負責人拍了拍方云的肩膀,方云這才如夢初醒,他滿懷歉意的干笑一聲,便匆匆忙忙的跑出了斗技場。

     出了斗技場,方云依然臭著一張臉,他本想來此也贏一次,從而獲得高額的報酬,他不敢回二十五層去再贏一波,修仙者一般都能過目不忘,他要是再回去贏一次,肯定會被那二十五層的負責人認出。

     而被認出后,他日后與其他人比賽,賠率必然會降低,這樣他根本賺不到什么錢。

     “回二十五層再贏一局,必定會被二十五層的負責人看出端倪,影響我以后決斗的賠率,這樣的話倒不如索性招搖一回,狠狠賺他一筆!”方云慢慢思索,而后他目光灼灼,拿出自己的名牌,果斷去到了二十六層......

     “二十六層入場需要繳納十萬靈石,下一場比賽,押擂主十招內制敵,賠率一點九,百招制敵一點七,百招以上二點三?!?br />
     二十六層斗技場的賭局莊家宣布著下一場比賽的賭局賠率。

     “我看吧,擂主連續四局都是百招內制敵了,這一局怕是依然會如此,就押百招內制敵,穩!”

     “你胡說!連續四局都是百招內制敵,這一次就不該再押百招,說不準是十招呢?我看就該押十招!”

     莊家周圍,有很多修士在斟酌,討論如何去押寶,他們議論紛紛,眾說紛紜,討論了半天卻也沒爭出一個結果。

     一位面容清秀,臉上稚氣未脫的青年從人群中擠出,他來到了莊家面前,略微思考下,將自己的名牌遞給了莊家。

     “我賭擂主落敗,三百一十萬靈石。其中十萬是我的入場費!”

     青年語調不高,但他所說的話卻是言簡意賅,此處頓時萬馬齊喑,鴉雀無聲,眾人七嘴八舌議論在這一霎完全停歇。就連莊家都愣了一下,他懷疑自己的耳朵,居然有人賭擂主落???

     賭擂主落敗,雖說不是不能賭,但是這種事發生的概率極低,通天塔內的擂主還是非常有含金量的,少有擂主會落敗,這些擂主可是通過一次次的連勝贏上來的,在實力上,有專門的負責人進行考證。

     且若是被人發現哪一層的擂主實力較弱,定然就會被各路挑戰者瘋狂的上門挑戰。實力不濟的,定然保不住那擂主的寶座。

     “一般賭擂主落敗的都是準備去挑戰擂主,而后買自己贏,難道這個愣頭青就是下一個挑戰者?”

     “這下有意思,這小子看起來也就十六歲上下,那擂主邱殤今年貌似也就十九歲,也算旗鼓相當?!?br />
     “你傻???哪能光看年齡,那邱殤可是比這小子高兩個小境界。這小子可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br />
     短暫的沉寂之后,周圍的修士又找到了新的討論話題,通通在道長論短,對眼前的青年嗤之以鼻。

     這個青年自然是方云,二十六層擂主敗北的賠率是十!但這錢可不是這么好賺的!

     擂主邱殤的實力可謂是深不可測,一般來說他的對手能在他手上撐多久,完全是看他心情而定。

     他的家族效忠于南地商盟,而他作為富二代,從小就能享受最好的修煉資源。

     邱殤十五歲筑基,而他將通天塔當成了自己修煉的場所,從筑基二層就開始在此守擂,如今他已經筑基三層,守擂一年半以來,無人能撼動其擂主地位。

     “有趣,有人賭我敗北么?”

     一位身著黑衣,身材修長,腰間綁著一把長刀一把匕首的俊俏男子在擂臺上負手而立,他就是邱殤,四周觀眾們的的喧鬧聲很是清晰,他聽到了有人在賭自己的敗北。

     聞言后,邱殤嘴角上揚,喃喃了兩句,便不再說話,只是目中有兇光閃爍。

     很快,擂臺賽的中場休息時間結束,邱殤下一場比斗的挑戰者也站上了擂臺,自然是方云。

     臺上的兩人四目相對,方云神色肅穆,嚴陣以待,完全不敢大意,他面對的對手可不是前兩日連擂主都不是的陳莽,而是一位實實在在的強大擂主。

     “就是你,賭我會輸么?”

     邱殤從容開口,語氣上看不出絲毫戰前的緊張。

     方云老實點頭,很干脆的就承認自己賭了對方的敗北。

     “有趣?!?br />
     邱殤瞇著眼睛,臉上露出微笑,而后他再度睜眼,眼中兇光毫無保留的呈現,一股駭人的氣勢瞬間在他身上崛起,氣勢之大,甚至有一股暴風以他為中心,鋪天蓋地襲向八方!

     強烈的氣勢甚至沖擊到了觀眾席,有的人一個沒注意,居然被這股氣勢沖的向后仰翻!

     方云瞳孔皺縮,這邱殤比他想象的還要強大,且似乎對自己賭其敗北極其不滿,激戰,一觸即發!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