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十五章 郝戰!
    次陰法則道珠?!方云一聽,瞬間來了精神,百靈法則是低階的萬靈法則,同理,次陰法則是低階的太陰法則,在等級上,次陰法則可是要高于百靈法則??!

     他若是吸收了次陰法則,說不定能夠直接令體內的魘沖破境界,一舉筑基!方云急不可耐,直接開口詢問:

     “前輩,您真的能弄到次陰法則道珠嗎?!若是可以,我愿意付出很大的代價!”

     方云眼神熱切,充滿期待的看著李波,李波干咳一聲,故作神秘,而后他輕聲說了一句:

     “我現在就能拿出來?!?br />
     接下來,他當著方云的面,取出一個漆黑的玉盒子,盒子剛剛接觸空氣,四周的溫度驟然下落,陣陣陰氣在周遭忽隱忽現!

     方云表情呆滯,如同傻掉了一般,他直勾勾的盯著面前的盒子,心臟狂跳,他感受到了一種悸動,一種渴望!

     那是從靈魂深處升起的本能,想要吸收這盒子中的東西,這是他不滅道體對道則所具有的一種本能,就如同見到獵物的餓狼一般!

     且他丹海中的魘,在這一瞬,開始發出難聽的嘯叫,如同鬼哭狼嚎,這卻并非哀鳴,而是興奮至極的嘯叫,魘感受到了次陰法則的存在!

     方云情不自禁,將手漸漸伸向那漆黑的盒子,想要觸碰一下那盒子。李波見狀,忙將盒子拿開,碰都不讓方云碰一下,可謂是吊足了方云的胃口。

     方云無奈的收回他的手,隨即小心翼翼的開口道:

     “前輩,之前晚輩言辭上多有得罪,如今給您賠罪了,這顆道珠,什么價錢我都能付!”

     誰知李波一擺手,對方云道:“太陰法則本就高深莫測,遠比萬靈法則晦澀,這是三十年前老夫偶然獲取,可惜憑我的體質不適合修行陰系法則,這樣吧,我不收你靈石,你發下道誓,答應以后為我無條件做一件事即可?!?br />
     李波言罷,方云卻皺起了眉頭,道誓可不是隨意就能發的,若是違背了道誓,可是會影響到自己的修為的!修為越高,收到的影響就越是明顯。

     若是他發下道誓,豈不是不能拒絕李波的任何要求?甚至叫他終身為奴,他都必須遵從!想到這,方云對李波笑了笑,拿出自己的名牌,遞給了李波,然后說道:

     “這顆道珠,雖然珍貴,但還買不了我的命,我名牌上的靈石隨意你劃,即使全部劃走也可以,但要我發下道誓,免談?!?br />
     李波無奈的擺擺手,只見他手指在方云的名牌上劃了幾下,而后就將名牌遞回,而后居然十分爽快的將名牌與盒子交到了方云手中。

     方云一怔,他以為最終的結果是李波把名牌退回,交易取消,沒想到李波居然直接將道珠交給他。

     “老朽知道你這個小娃不好惹,看那對你起歹意的修士最終什么下場就能看出來了,老朽不要你發道誓,只需要你隨意承諾一下,以后對我的一個要求,你會多加照顧就好,如何?”

     李波笑盈盈,那笑容將他老臉上的皺紋都擠在了一起,加上他瞇著眼睛,那表情實在能用猥瑣來形容。

     方云心道這李波若是有求于自己,最可能的便是與錢有關的事情,這李波可是為了錢什么都做得出來,甚至還把自己的擂臺主給賣了,將其推到風口浪尖上!

     想到這,方云有些不悅,畢竟沒有人在知道自己被賣了以后,還會覺得開心的。

     之后他瞥了一眼自己名牌上的靈石,居然只少了一千萬,方云心中立馬有一盞紅燈亮起!李波只劃這么點靈石,肯定不可能是大發慈悲,一定是放長線釣大魚,想賺一筆大的!

     想到這,方云已經有九成的把握確定,這個老滑頭肯定又想把自己賣了!而且恐怕不是賣一下就了事了!

     方云有心發怒,但是他感受到手中那枚道珠的分量,心中躊躇,當即咬牙說道:

     “知道了,以后若是有什么能幫忙的,方某定會照顧一二。不過......”

     方云頓了頓,他觀察著李波的表情,心想不能如此簡單讓對方得逞。

     “我要求請假半個月!”

     ............

     翌日清晨,天空泛起魚肚白,南地通天塔在驕陽的照射下,顯得越發高聳挺拔,雄偉壯觀!

     通天塔內,方云在自己租賃的石室中盤膝而坐,在他面前擺著那漆黑的玉盒。昨日,他與李波爭執了一番,之后李波總算同意他休假半個月,因為方云要吸收這次陰法則,必須要一定時間才能完成。

     方云深吸一口氣,昨夜他為了能盡快恢復,又吃下一顆一轉丹,再經過一晚上的調整,他的狀態已經恢復至巔峰,他正屏氣凝息,要將自己調整到最佳狀態。

     片刻后,方云取出道珠,他沒有急于將其弄碎。而是直接吞下,落入丹海之中,魘猛然從丹海中沖起,探出枯敗的手臂,一把抓住了這顆道珠!

     魘乃極陰極怨環境中誕生出的生物,天生能使用極陰之氣,但不代表天生能掌握極陰法則,還是要靠自己慢慢的將修為修上來,所以這次陰法則對于魘來說也是彌足珍貴!

     魘對道珠中的次陰法則進行著深層次的感悟,感悟道珠并不似方云吸收道珠,不會消耗其中的道則。

     魘本就是突破筑基在即,如今只差一個契機!就如人類修士突破筑基需要筑基丹一般,此時一縷縷極陰之氣自他身上散出,遍布了方云的丹田。

     方云立刻感到自己的腹部有一種極寒之意出現,一股寒毒向外擴散,沿著經脈,要去損害他的身體。

     方云運轉修為,使用金烏所具有的至陽法則化作一層薄膜,阻隔了這些陰氣。方云雖不能完美掌控至陽法則,但是將其簡單的運用,還是做得到的。

     魘身上散出一陣又一陣的修為波動,時而如怒??駶?,驚浪三千尺,洶涌澎湃,時而如森森古冢,寧靜而詭異,毫無大動靜。

     漸漸的,魘的氣息越來越強大,似乎有一把鎖,在這一刻被他擊碎,而隨著鎖被擊碎,有一扇大門在緩緩開啟,這是他的修為之門!

     “就是現在!”

     方云眼神果斷,他轟然運轉修為,瘋狂的涌入那次陰法則道珠當中,道珠顫抖不已,頃刻間就爆炸開來!

     有了之前的經驗,方云可謂是輕車熟路,一把青劍刺出,劍氣籠罩道則秩序,朵朵蓮花覆蓋,將道珠中釋放的道則完全覆蓋,絞碎,而后再使用萬法將其籠罩。

     不一會,他丹海上空出現了九枚漆黑如墨的符號,九枚符號在丹海上浮沉,魘的修為在在這一刻徹底爆發,這九枚符號的出現,直接令他的修為之門完全開啟!魘在這一刻,徹底完成了筑基!

     這九枚符號所含的大道韻律繁奧至極,魘沐浴在這道則的流光下,直接筑基,若是吸收這九枚符號,方云定是如虎添翼。

     但方云心里清楚,這并非結束,他此前吸收常青劍意以及金烏符號時,都是九枚符號合一,如今這九枚黑色符號自然也要九枚合一!

     有了先前的經驗,方云這一次九符合一變得十分順利,但是這個過程卻遠比之前緩慢,畢竟次陰法則,比常青劍意法則不知道繁奧了多少倍。

     時光流逝,也不知過了多久,方云從打坐中睜開眼睛,他已將九符合一,一枚深奧復雜的符號出現在方云丹海上空,這是他除了金烏符號之外吸收掉的最復雜的符號了!

     符號始一出現,便烏芒大綻,伴隨著冷戾的陰氣,這陰氣險些沖破方云布下的陽性防護罩!

     魘在這烏光之下,氣息更是強大了幾分,居然一口氣突破到了筑基中期,修為直接蓋了方云一頭!

     方云長舒一口氣,這枚漆黑符號總算是被他融合而出,接下來他只需要吸收即可,就在這時,一陣嘈雜之音傳來。

     “方云!你給老朽出來!”

     李波急切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這石室雖簡陋,但其中是有隔音陣法存在的,李波的聲音能傳進來,肯定是因為他與租賃石室的管理人打了招呼,關掉了他房間內的陣法。

     方云蹙眉,起身就要上前開門。即使是斗技場負責人,沒有重要理由,是不能輕易的闖入別人的租賃室的,畢竟不光是他斗技場要做生意,其他地方的人也要做生意,所以李波只能在門外乖乖等方云。

     石門開啟后,露出了李波那焦急的表情,李波看到方云第一眼,就恨不得上前把方云一巴掌削死!

     “渾小子!你說好請假半個月,現在都二十天了!還好老朽我引導輿論說你被罵的心靈受創暫時不敢見人了,否則......哎呀,說漏嘴了?”

     李波也是被怒火沖昏了頭腦,想要訓斥方云,口不擇言,還好周圍沒有其他人,否則必然要讓李波明名譽掃地。

     “二十天?!好吧,那我現在就去擂臺?!?br />
     方云神色如常,應該說就好像沒聽到李波說后半段似的,直接從容的走出了石室,朝斗技場走去。

     李波愣在原地,他以為方云聽到自己說漏嘴后,肯定會十分生氣,誰知人家跟個沒事人似的,真事耐人尋味。

     其實李波做的缺德事也不是一件兩件了,方云早就麻木了。

     “哎呀,怎么這么濕,嗯?這...這是?”

     李波突然發現自己的腳底有一些積水,這些積水是從方云的房間內流出的。

     李波朝內看去,他注意到,方云的房間內溫度很低,還有陰氣纏繞,石壁上鋪滿了薄薄的霜花,現在石室打開,其中的霜花開始融化,于是變的濕漉漉的。

     “這小子......難道掌握了次陰法則?”李波滿臉震撼,他循著方云走過的路徑看去,眼中閃動敏銳之色,他發現方云踏過的每一寸地板,居然都散發著絲絲縷縷的寒氣!

     現在的時間正好是清晨,方云來到了斗技場內,他開始做起了熱身運動,現在那枚次陰符號已成,只剩吸收了,吸收的過程也需要花費一些時間。

     方云有心再請幾天假,不過他休息了二十天,再不來此真的說不過去了。

     “嗯?二十五層斗技場又開了,那家伙還沒長記性?”

     “被我們摧殘得不敢出現,如今以為風頭過去了又再度出現了?”

     “兄弟們,走!我們接著去會會方云這無恥小人!”

     大伙見到二十五層擂臺居然再次開啟,先是一驚。短暫的驚訝之后,直接有人站出來,嚷嚷著要再度去聲討方云,大家的情緒一下就被帶動起來了。

     不得不說,人總是會有“盲從”心里,即使是修士也不能免俗,在幾個領頭人的帶領下,許許多多的人都朝著二十五層走去,聲勢浩浩蕩蕩!

     二十五層斗技場,時隔二十日,再度火爆起來!二十五層人滿為患,斗技場門口被人擠的水泄不通!

     “方云......就是這家伙擊敗了邱殤嗎?前段時間忙于修煉與戰斗,沒空來此,現在邱殤又不在,不妨今天就來會會這方云吧,至于工作就翹了吧?!?br />
     二十五層外一位身著勁裝的青年,他眼中有戰意燃燒,他在人群中毫不起眼,但是看到他的人,紛紛主動給他讓路,似乎他的身份十分不一般。此人直接走入斗技場,找到了觀眾席上李波。

     “讓我登記一下對戰吧,我叫郝戰!”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