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十三章 殺雞儆猴!
    月明星稀,整片南地被夜幕籠罩,在南地西部的一處盆地內,沒有一絲一毫的靈氣,卻有濃烈妖氣沖天而起,這里是萬妖窟,一處祭壇上,有一位半邊黑臉半邊白臉的人盤膝坐于虛空之中,身上有陣陣妖氣傳出。

     他緊閉雙目,好像在進行著什么儀式,在祭壇四周,有密密麻麻的妖修,圍繞著他,這些妖修面色緊張,目光充滿希冀,似乎那祭壇上空的妖,系著他們的希望!

     隨著那祭壇上的妖修運功的時間越來越久,虛空中有一朵朵妖蓮生出,妖蓮攝人心神,尋常凡人若是看上一眼,靈魂便會脫體而出,被這妖蓮勾走!

     祭壇上那妖影的氣息節節攀升,四周的妖氣開始猛然躁動起來,如同沸騰的油水一般。那一朵朵妖蓮也在不斷劇震。

     “嘭!”

     那妖影附近的妖氣開始發生輕微的爆炸,他猝然睜開雙目,目中有強光爆發,強光盛烈至極,刺目不已!

     “無常大人......”

     周圍的妖修在這一瞬間緊張到了極致,似乎他們的儀式進行到了最后階段!

     “噤聲!還差最后一步就能找到了!”

     祭壇上空的妖修驀然開口,他無比專注,雙目眼角處有條條青筋暴起,片刻后,兩道鮮血自他眼角流下,鮮血灑在虛空中,釋放出了暴戾無比的妖力,險先傷及四周的妖修!

     光是血液都能蘊含如此狂暴的能量,這妖修的修為之高深,可見一斑!

     “啊......還差一步!明明還差最后一步......噗!”

     似乎是儀式失敗,這尊妖大發雷霆,滿臉不甘,但是依然無奈,即使憑他也無法力挽狂瀾,瞬間一口妖血噴出,妖血如雨般灑落,群妖大驚失色,向四周躲去,不敢觸碰這鮮血,如避蛇蝎!

     而那祭壇上空的妖修,噴出鮮血后,也不需要誰去攙扶,他擦拭著嘴角的血液,將頭抬起,眼神瘋狂,似乎不找到他要找的東西,誓不罷休!

     “十日后,再次進行儀式,勢必要找到九齒妖帝耙的最后一枚齒,一次不行,就十次,十次不行,就千次!”

     他對著四周的群妖大聲吼道,而后伸出手掌,攤開后,其中露出八枚鐵齒,四周的妖修看著這八枚鐵齒,眼中都不可避免的露出了貪婪。

     這八枚鐵齒散發著專屬于妖的無上氣息,一看就是至寶,居然與那豬弋手中的鐵齒有著相同的氣息!

     這一晚,南地通天塔頂端,一位正處在打坐狀態的身影,睜開了雙目,他似乎心有所感,喃喃自語道:

     “這南地,作為天啟大陸妖的發源地,本就不適合修士修行,如今世道又要不太平了?!?br />
     隨后他再次閉上雙眼,也有一些身影,在南地的其他地區,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之后這些身影又再次沉吟。

     ............

     數日后的一個清晨,二十五層擂臺照常開啟,方云當了幾日的擂臺主,差不多習慣了擂臺主的感覺,但是能跟他站在同一高度的人確實不多,這幾日連一場能讓他拿出七成實力的戰斗都沒有。

     此時他在臺上百無聊賴,滿是倦乏,甚至打起了哈欠,因為他的對手實在是無法激起他的戰意。

     約莫十戰之后,一位女修上場,她表情復雜,眼中閃著忽明忽暗的光芒,方云蹙眉,這女子他有些印象,是那些對他有敵意的女子之一,但是卻沒上場過。

     “這是你的報應!我沒有做錯!”

     這女子上臺后,說起了奇怪的話語,而后她丟出一個黃色小匣子,匣子打開后,一股絕強的氣息出現,陣陣刀光朝著方云刮來,還伴隨著獸咆低吼!

     方云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吃驚不已,刀光讓他感到了威脅,他當機立斷,手中青光爆射,他左右手同時發力,一口氣抽出兩把常青符文劍!

     他橫斬縱砍,散出道道劍氣,他的青劍迎上了一道刀光,而后他肌肉隆起,雙臂一震,便將刀光震碎,之后他如法炮制,連連發力,震碎一道又一道刀光。

     這些刀光威力絕倫,居然是堪比當日邱殤的攻擊,好在數量有限,刀光并不多,沒能真正威脅到方云,但他還是在激烈的碰撞中,被擊得氣血翻騰。

     他抬起頭,目光驚疑不定,他直勾勾的盯著那名女子,然而那名女修丟下匣子,便自己跳出了場外,方云根本沒有機會與她進行對弈。

     女修上場后說出的奇怪的話,以及那丟下匣子就直接遁走的舉動,顯然是計劃好的,這令方云滿臉狐疑。

     片刻的中場休息之后,一位男子也上臺了,他表情也是些許的復雜,讓方云感到不對勁,之后這男子首先出招,與方云連連戰了幾個回合,卻被方云漸漸壓制,而后這男子開口大喊:

     “我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是你罪有應得!”

     這男子忽然拋出一個黑色匣子,匣子與之前那名女修拋出的實在是非常相像,方云警惕十分,剛打算拔劍防御,這黑匣子忽然直接爆炸,那名男子也被爆炸波及,頓時血染長空,他渾身噴血飛下了擂臺!

     方云在爆炸的瞬間運轉修為,要護住自身,然而時間倉促,他根本來不及做出多強的護盾,這護盾如同紙一樣被爆炸穿透,方云雖肉身無雙,但也被炸的皮開肉綻,雙腿淌血,雙臂更是血肉模糊,但好歹是護住了要害。

     方云冷冷的看著擂臺下被炸的半死不活的男子,那名男子顫抖著身體,從儲物袋中拿出一顆丹藥,立刻服下,他的傷勢居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

     在這一刻,方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就真的是與陳莽一個智商了,有人在故意找他麻煩!

     這位男子,與之前那位女修,都是早已計劃好,要以那匣子來攻擊自己,一擊之后,就直接遁走,不論結果!

     至于是什么人,他心中大概有些猜測,一開始的刀光帶有獸咆,絕對是“萬獸刀法”的刀光,被人以手段封入匣子中。這么做顯然需要極高的修為,至少要金丹期!筑基期不具備那么高的修為之力,不可能有手段將這刀光封印。

     邱殤使用的就是邱家祖傳的“萬獸刀法”,這么說來,必然是邱家的長輩們看他打贏了邱殤,現在要為邱殤討回公道,簡單來說就是邱家人在護短!

     方云運轉修為,黑色丹海怒濤轟鳴,他的傷勢在瞬間就恢復了。方云不動聲色,目光輕輕的朝四周飄去,他感受到,觀眾席上有一道特殊的目光一直在盯著自己,這絕對不是錯覺!

     此時,觀眾席上一位黑衣男子,正滿臉輕蔑的看著方云,他的身份乃是邱家家族內的一位總管,邱家家主的妻子趙夫人對他下令要查清四少爺邱殤在通天塔發生了什么。

     一番調查后他大概清楚了原委,他決定立刻報告給趙夫人,但與他關系匪淺的一位家族名宿卻讓他暫時不要稟報,要讓方云嘗到惡果之后再去稟報,給趙夫人一個驚喜。

     這位名宿雖不敢在通天塔內造次,但是要找一個筑基小輩的麻煩對他來說還是很簡單的,他將大量自制的匣子交給了總管,再派他去蠱惑那些對方云有敵意的人,還給他們一定的好處,讓他們帶著匣子前去找方云的麻煩。

     那名總管坐在觀眾席上,他盯著方云,打心底的看不起方云,然而他突然發現方云的目光與自己對上了,但轉眼間方云就將目光移開,繼續看向其他地方,這令他稍稍蹙眉。

     “他發現我了?區區筑基初期的擂主也有能力發現我?不,應該是巧合,他在四處張望罷了?!?br />
     這總管是不會知道,方云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對他產生了嚴重懷疑,心中判斷有九成的可能性就是此人在惹事。

     他看了那么多人的眼睛,只有此人在被他看到后,神情有了些許變化,這是心中有鬼的最直接體現。

     轉眼間,下一場比賽再度打響,又是一位神情怯懦的男子上場,方云知道,他們是害怕自己的匣子威力太大,把自己也波及,所以才害怕,畢竟這匣子只能用一次,他們先前肯定沒用過。

     這些人雖然對自己有敵意,但方云本不想去多管什么,畢竟對方也沒做什么出格的事,他也不是什么嗜殺之人。

     可如今對方使用的攻擊手段,已經很過分了,若是尋常筑基初期挨上那么幾下,早已身負重傷,這說明對方已經對自己起了殺心。

     想到這,方云臉色微沉,他平日里是比較和善的類型,但是并不代表他不清楚修仙界的生存法則,相反他的遭遇使他對修仙界的殘酷理解的比誰都透徹,那就是......弱肉強食!

     “你們已經對我起了殺心,不管是多么小的殺心,也依然是起了。在弱肉強食的法則中,將獠牙對準獵物的時候,也要做好被其他獠牙狩獵的準備?!?br />
     方云輕語,這一刻的他,毫無之前的困乏之感,再也不是之前那個百無聊賴打哈欠的他,他眼中精芒明滅,氣勢在這一刻轟轟而起!

     他猛踏一步,瞬間從原地消失,那名表情怯懦的男子一愣,還未等他反應過來,一顆拳頭就從虛空中轟出,拳頭上有一頭鵬鳥呈現,這是他從邱殤那贏來的“金鵬拳”!

     拳風猝起,方云在這一拳砸在了那男修的下顎上!

     “噗!”

     那男修的下巴直接被方云一拳轟的粉碎,血肉橫飛,向四面濺射,這一刻,他暫時喪失了說話的能力!

     “嗚......嗚嗚!”

     那名男修悲鳴,通天塔有規則,不可對已經認輸的人繼續追擊,而方云上來就打碎這男修的下巴,就是阻止其開口認輸!

     他赫然是要殺雞儆猴,告訴那些對他起歹意的人,自己并不是軟柿子,令人想捏就捏!

     方云抽出常青符文劍,瞬間刺出數十劍,與邱殤一戰,方云一劍都沒能刺到邱殤身上,所以這劍的隱藏屬性并不為人所知,那名男修身上忽然多出了數十道青色口子,這些口子不斷的向外淌血,且還在漸漸擴大!

     男修驚恐萬分,他伸出顫抖的手想要探入儲物袋內,方云哪里給他機會,符文劍消散,他直接抓著男修的雙手,使勁一捏。

     “咔嚓!”

     骨頭粉碎的聲音瞬間傳出,男修無法說話,卻傳出了沙啞的嗚咽之聲,嗚咽聲撕心裂肺,聽起來慘烈至極,無比瘆人!

     方云還在追擊,他雙手一扭,直接把那男修的手腕來了個三百六十度回轉,碎骨直接戳破了手腕的表皮,殷紅的鮮血瞬間噴出。那男修幾乎要在劇痛下休克,他劇聲嗚咽,涕淚直流,眼中露出深深的恐懼!

     “這......這方云瘋了不成,這么去虐待挑戰者?”

     “天啊......這是我見過最兇狠的擂臺主,實在太殘暴了?!?br />
     四周的觀眾們看到方云如此行徑,不由得瑟瑟發抖起來,一般的擂臺主都是點到為止,這方云簡直是要趕盡殺絕??!

     二十五層的負責人此刻也在蹙眉,他畢竟也是金丹期老怪,之前那兩波挑戰者,讓他也看出了一些端倪,覺得對方是來故意滋事,方云此番出手,也有他的理由,但是負責人首先要以斗技場的利益為重,方云虐待挑戰者傳出去也不好聽。于是他傳音方云。

     “小子!差不多就行了,你這么虐下去,指不定多少人會害怕,傳出去影響也不好!”

     “我是擂臺主,在這擂臺上,是我說了算!且只要此處給出的收益夠高,挑戰者自會絡繹不絕,吾輩修士豈能不知富貴險中求之理?”

     方云毫不猶豫的頂撞了負責人,而那負責人聽聞方云此言,有些愣神,這小娃的脾氣還挺大,不過方云最后一句話提醒了他,他若有所思,似乎想到了什么更好的賺錢點子,于是默許了方云,但還是提醒方云不能出手殺人。

     方云也自知分寸,他接連出手,將那男修提起,而后猛拍其側身,令其向一側倒去,方云探出左手,抓取那名男修的腳跟,一根紅針在其右手出現,方云果斷將紅針插入男修腿中而后用力一挑!

     一蓬鮮血飛出,方云將那男修一條腿的腳筋挑斷,而后他雷霆出手,再度挑斷另一條腿的腳筋,最后一記鐵拳轟在那名男修的腹部,轟的他大口吐血,徑直飛出了擂臺!

     那名男子四肢癱軟,如死狗般趴在地上,他早已暈了過去,一身白衣早已成為了一身血衣。觀眾們紛紛膽寒,許多對方云抱有敵意的人都在這一刻瑟瑟發抖,他們知道,這是方云的警告,警告他們不要把他當成軟柿子,想捏就捏......

     而在觀眾席上的那名總管,看著那被方云虐的體無完膚的男子,也是啞口無言,對方居然連扔出匣子的機會,都沒有!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