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零九章 力挽狂瀾!
    “就憑你一個筑基小修士也能行動?!怎么可能!”

     見到方云絲毫不受元嬰氣息的影響,輕易掙脫了自己的束縛,王毅大吼,面色瘋狂,居然出現了他預料之外的事情,使他無法忍受!

     虛空中被禁錮著的人,看到方云此時居然能夠自由行動,無一例外都是心頭一震,能在元嬰氣息下不受影響的筑基修士,怎么可能存在!

     然而王毅此時再如何驚訝,也無暇顧及方云,因為當下最大的威脅來自于鳳生釋放的巨型鳳爪!

     這巨鳳之爪突破一切阻隔,王毅掐決,他的雙手已經被腐蝕殆盡,幾乎完全成為了白骨!白骨向前猛推,打出道道印記,要禁錮這鳳爪!

     然而這鳳爪只是微微顫抖,赤光爆發,熠熠生輝,盛烈奪目,一圈圈火光,自那鳳爪上生出,使其氣勢節節攀升!

     王毅的禁錮,在這一爪之下,顯得毫無意義,如同笑話一般,鳳爪瞬間突破禁錮,抓向王毅,勢不可擋!

     王毅瞬間喋血,眼中露出猙獰,這鳳爪將他的禁錮沖破,使他這里遭受反噬!

     眼前的鳳爪帶著滔天的威勢,強悍來襲,片片火光燃燒蒼穹!

     強烈的生死危機,自王毅心頭驟然升起,他有預感,這記鳳爪若是打實了,這具肉體,怕是會瞬間被燒成飛灰!

     然而這時候更要命的是,方云已經殺到了他的身旁,還取出一座編鐘,此乃道戟神鐘!

     方云運轉修為,道戟神鐘華光流轉,寶光燦烈,在方云一念之下瞬間分解,直接化為一副甲胄,覆蓋在了方云身上!

     輝煌的金光將方云襯托出一種非凡的氣質,他目光炯炯,寶相莊嚴,如同蓋世戰神!而他的氣勢,也在這一刻攀升到極致!

     王毅蹙眉,方云居然擁有假丹法寶,且這品質,居然還不低!這使他面臨的危險再增一重!

     前有巨鳳之爪威脅其生命,后又要防范方云的偷襲,可謂是腹背受敵,他臉色逐漸冰冷。

     “只要我承受住這爪擊,你這個小修士就等著被我打碎靈魂,占有身體吧!既然有新的身體,那現在這副皮囊是否受損已經不重要!”

     王毅雙手抬起,伸出食指,用力點在了自己的兩處太陽穴上!他面色瞬間漲紅,氣勢瞬間崛起,如同一尊王者!他顯然是使用了某種傷身至極的秘法!

     而后王毅伸手一抽,取出一支大筆,瞬間劃出千百道墨痕,形成密密麻麻的“封”字,這些封字組成了一枚更大的“盾”字!

     轟!

     鳳爪毫無花俏的擊打在盾上,神光艷艷,熾熱盛烈的溫度從這神光中擴散四方!

     火舌暴躁的飛起,如同一條條火龍一般飛出,恐怖的溫度甚至將周圍的巖石烤成了巖漿!

     巨盾顫抖,王毅不計后果的燃燒著神力,巨盾得以與這一爪死死的抵??!

     雙方的持續對碰,爆發出陣陣偉力,這些偉力皆由王毅承受,巨大的壓力使他渾身顫抖,大口吐血!

     他渾身的死氣源源不斷的出現,腐蝕著他自身,那本就殘破的身體,在這一刻變得更為不堪,死氣如決堤般從他體內噴射而出!

     方云雙眼如鷹,目光銳利,抓住了機會,直接在這一刻將大戟砸下,勁風狂暴,如同一座山岳轟轟壓下,似乎只要被這桿大戟擦中,無論是誰都將粉身碎骨,尸骨無存!

     王毅閃電轉身,將大筆橫在身前,硬抗這一戟,大戟神威不俗,所向披靡!

     巨大的消耗使得王毅狀態變得極差,且他那秘法本就是在透支力量,方云的巨力令他雙臂顫抖,硬生生的將他砸的向下凹陷!

     虛空中眾人似乎感覺自己的禁錮有所松動,然而這元嬰氣息過于恐怖,依然在壓制著他們的力量,即使禁錮有所松動,他們也不具備掙脫的資格。

     “噗!”

     王毅再度噴血,他身后的大盾已經殘破不堪,但終究是擋下了鳳生的驚天爪擊!

     王毅邪笑一聲,吐出一道血沫,血沫瞬間燃燒,一股神力爆發而出,方云側身閃躲。

     而后王毅持筆一抖,將方云的大戟抖開,緊接著他猛力向前一捅,毛筆的筆尖在這一瞬居然堅如金鐵,刺在了方云的胸甲上!

     這甲胄畢竟是假丹法寶,抵住了這一刺,王毅自身雖能強行破開南妖古地禁制,但卻無法帶入金丹法寶,這支大筆也只是一把假丹期的法寶而已!

     雖然擋住了這一刺,但強烈的震感依舊是傳遍了方云的渾身,他瞬間被震的氣血翻騰!

     “憑你這樣的筑基初期修士,也敢與我爭鋒?!”

     王毅暴吼,而后他口中念誦模糊的咒語,手中大筆被他當成近戰神兵,猛烈揮擊,大開大合殺向方云!

     方云無懼,他已看出,對方的修為,在不斷的變弱,且對方的身體幾乎已經全部枯萎,憑現在的他,具備與對方一搏的資格!

     “當當當!”

     陣陣響聲不絕于耳,如同有人在不斷的敲打著神金巨鼓,王毅并非體修,即使境界高過方云,肉身也難以壓制對方,甚至由于他過度消耗,此時還隱隱約約顯現出了頹勢!

     方云避過突刺而來的大筆,一番回旋后,將大戟如鞭子一般甩出,戟鋒發光,銳利非凡,切割空氣,王毅瞳孔驟縮,向后暴退,立刻抽回大筆回防這一擊!

     啪!

     大戟抽打在筆上,發出與金鐵交接全然不同的聲響,這聲響反而更像是鞭打之音!

     王毅瞳孔一縮,踉蹌后退,兩條白骨手臂被這一擊震得咔咔作響,憑肉身,他不如方云!

     但修士斗法......不是光靠肉身就行了!

     王毅口中咒語已經誦念完畢,他獰笑一聲,一指點出,方云頓時感到毛骨悚然,一種奇異的力量侵襲了他!

     這一刻,方云眼中的世界開始了劇烈變化,所有的赤紅之色,在這一瞬竟然消失殆盡!

     世間是由三種原始色彩所構,這三種色彩,應對了三生萬物之意,生出了萬紫千紅!

     而紅色,便是這三種原始色彩之一!隨著紅色消失,整個世界的顏色也隨之一起改變!

     黑色由于缺少紅色,變為綠色,藍色由于失去了紅色,變為了綠色!

     方云感到頭腦轟鳴,天旋地轉,世界的色彩發生了異變,令他感到頭腦一陣刺痛!

     但眼下王毅還在不斷的退后,試圖拉開距離,為了防止對方再使出什么術法,方云強行穩定精神,一股作氣,無視了這股異變,向前沖殺!

     王毅此時依然在念誦咒語,方云心頭一顫,一種不祥的預感從他心中升起,隨著王毅的誦念越來越快,這種不祥的感覺越發使他心驚,他腦海中頓時生出一個念頭,必須打斷對方的誦念!

     方云的頭腦依舊轟鳴,一時要拉近王毅與自己的距離,顯然不易!

     他臉色一沉,當即沒有任何遲疑,瞄準王毅的眉心,抬手就是一個猛子,將手上的大戟暴投而出!

     大戟爆發強光,劃破虛空,突破了一切阻隔,發出嗖嗖的破空之音,爆射到了王毅跟前!

     王毅無懼,方云這一舉動并未令他感到以外,他的誦念并未有絲毫的停頓,一番急速掐決后,雙手合十,大戟瞬間被他禁錮在虛空中,無法寸進!

     “爆!”

     然而就在此時,方云目光狠戾,果斷吐出一個音節,赫然要引爆這件假丹法寶!

     大戟發出熾熱盛烈的強光,周圍的虛空都被這強光所籠罩,剛猛的能量不受控制一般從大戟中噴涌而出。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間,王毅面色大變,他沒想到方云這里居然如此果斷,抬手就要采取措施,卻于事無補!璀璨的光芒瞬間籠罩了他渾身上下每一個毛孔......

     轟!

     響聲震天動地,火光凌厲驚人!瘋狂的氣流伴隨著暴亂的沖擊波席卷八方!

     這可是假丹期法寶爆炸所帶來的沖擊,虛空中只能看到大量的煙霧,那處于爆炸中心的王毅,生死未卜!

     “你們還在等什么!此時不離開那座牢籠,更待何時!”

     方云朝著虛空中所有的修士大吼,那些修士如夢初醒,此時他們明顯的感受到那元嬰氣息開始變弱,一個個猛咬舌尖,燃燒精血,玩命似的飛出大陣的范圍!

     鳳生面色蒼白,毫無血色,她渾身修為已經枯竭,強行對抗元嬰氣息,釋放出驚世一擊,她幾乎燃燒了所有生機。

     此時四周的修士一個接著一個與她擦肩而過,她露出苦笑,自己修為枯竭,已無力飛行!

     一旁的黎元恰好飛過此地,看到鳳生這副有氣無力的樣子,瞬間反應過來,開始顯得躊躇。

     “發什么呆!要死也不要擋路,鬼知道那個家伙會不會活過來!”

     一道顫抖而尖銳的聲音傳來,一位修士滿臉瘋狂,叫囂著前方的黎元,叫他讓路!

     黎元聞言一愣,轉頭看看鳳生,又看看遠方虛空中被爆炸揚起的煙霧,一咬牙閉上了眼睛,無視了鳳生,如打了雞血一般向前狂飛!

     鳳生此時已經意識模糊,已經無法準確判斷周圍發生了什么事,她并不知道黎元棄她而去,只覺得自己身體很沉,幾乎就要向下墜落,就如同一株殘破的血色曼陀羅。

     “鳳生姐!我來救你,頂??!”

     就在這時,一道尖銳的聲音響起,瀾葉瘋也似的朝鳳生飛來,一把抓住了鳳生,看到鳳生的樣子,她滿眼通紅,之后背著鳳生不顧一切的向前飛遁!

     她瘋狂的飛著,而后突然一愣,她看到了遠方已經飛出大陣范圍,正在大口喘息,如同在慶幸的黎元!

     “黎元......他怎么會在那里?難道他對鳳生姐見死不救?!”

     然而沒等瀾葉多想,煙霧中傳出恐怖的動靜!

     “桀桀......你們一個都別想跑......一個都跑不掉,全是我的養分!”虛空中,煙霧直接被震散,露出了一道人影,與其說他是人影,不如說其人不人,鬼不鬼。

     在場的所有人,看到煙霧散盡后,王毅那恐怖的樣子,皆是心驚膽戰,就連方云看到后,都一陣心悸。

     王毅半邊臉已經被炸的完全破裂,露出森森白骨,右眼的眼珠被一根血管吊著,連接著他的眼眶。

     那頭骨上赫然有一個黑色的大洞,其中的人腦還清晰可見,血液伴隨著腦漿如注的流下,他的身體本就枯萎了大半,現在被炸的渾身血肉模糊,一根根肋骨全部裸露在空氣中......

     此時已經看不出王毅是喜是悲,因為他已經沒有臉了。

     尋常筑基修士,受到這種程度的傷害,絕對是當場斃命,大羅神仙都難以救回,然而此時王毅還保持著生機,只因,這副身體根本就不是他的!

     “給我死!”

     王毅聲音沙啞,大聲叫喊,再度釋放他的元嬰氣息!

     虛空中的人們再一次被這氣息壓制,除了方云外,所有人都受到了嚴重的影響,修為之力生生被削弱了七成!

     大地之上,陣法轟鳴,道道光束亮起,此時瀾葉匆匆的來到了陣法邊緣,她是最后一名逃出牢籠的人,在她之后的所有人再一次的被禁錮在牢籠之中!

     “撲哧!”“撲哧!”

     道道血光亮起,慘叫聲此起彼伏,在那牢籠中的所有人這一刻全都被血光籠罩,這血光乃是陣法之光,被血光掠過的人,都在瞬間被碾成了齏粉,化作血霧!

     凄厲的慘叫聲不絕于耳,血腥味撲鼻而來,令人心寒!人族修士大概逃出了二十名左右,妖族無一出逃,全被困在了牢籠之中!

     看著大陣中的人如同一顆一顆血紅的氣球般爆開,方云雙拳緊握,這一幕實在是過于殘忍,他渾身的甲胄綻放光芒,直接拖起一道長虹,朝王毅撲殺而去!

     王毅注意到了方云,冷哼一聲,無喜無悲,一腳猛踏,居然自己踏入了自己的陣法之中,使方云止步于陣法之外!

     “待我從這出去,再殺你們也不遲!你叫方云是吧!你有種!雖然不知道你為何完全不受元嬰氣息的影響,但是我給你個忠告!

     想活命你就趁現在不顧一切的逃出這里,否則......我將你奪舍之后,會讓你生不如死!”(未完待續。)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