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一夢成果
    “天劫......沒有降下?!”

     因果道湖周圍,所有人都看到了方云墜入湖中這一幕,然而方云落湖,預想之中該出現的天劫,卻沒有出現!

     “怎會如此?對于知曉未來的人,蒼天不是一定會降下懲戒么!這家伙跳入湖中,怎么可能看不到未來!”

     “難道他落湖的瞬間,已經死亡?因果道湖并非閉上雙眼就看不到其中景象!即使雙眼緊閉,也一定會感受到湖中那未來的軌跡......”

     “死亡......這是最有可能的結果?!?br />
     因果道湖旁,所有人都在猜測著方云的下落,然而思來想去,他們都認為方云是死了。

     那刀疤臉面色陰沉,方云在落入湖中之前,將他的鎖鏈奪走了,雖然最終他還是將方云逼死了,但那根鎖鏈,也隨著方云進入了湖中,不可能再拿回來了。

     “唉,還是別管這位小兄弟了,我們現在自己都顧不過來呢......你們說南妖古地內,還有多少妖族存在?”

     “在這南妖古地內,妖族少說還有上千名,沒想到他們居然持有金丹期法寶,古地中心人族修士被偷襲之后,已經四處逃竄?!?br />
     “唉,現在是人族修士人人自危之際,趕緊去找一些地方躲起來吧?!?br />
     ............

     因果道湖湖底,方云不知道自己的周圍到底有什么,他聽到了一聲聲模糊低語,卻不知是誰在說話,他看不到,世界中,沒有一絲色彩。

     方云渾身上下,都沒有一絲一毫的知覺,他默默的運轉著修為,治愈著自己僅剩半邊的身體。

     在王毅的陣法中,他的黑海奪走了大量精純的生機,此時這些生機被他一點一點的吸收。

     “但......還是看不到,感受不到,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跳入了湖中,此時的我......還活著嗎?”

     方云在心中想到,身體不斷傳來痛感,使得他對于疼痛已經完全麻痹,不再有絲毫感覺。

     他的耳邊,不斷傳來陰沉的低語,聲音沙啞刺耳,如九幽下的鬼魅哭嚎,又如煉獄中的厲鬼嘶吼,令人心驚肉跳,毛骨悚然。

     “是誰......到底是誰在跟我說話?!?br />
     方云在湖中開口,但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聲音是否傳出,耳邊的低語依舊沒有任何停歇,不斷的刺激著他的耳膜,他想要無視這低語。

     然而這低語卻如穿心利劍,直接傳入他的腦中,無論如何,他都無法真正將其無視。

     方云頭腦嗡嗡作響,他看不到,感受不到,這些低語聲一刻不停的在折磨著他,侵蝕他的心智,似乎不將他弄到精神崩潰就永不停息!

     他開始發怒,下定決心要完全屏蔽這份侵擾,他運轉修為,自毀掉了自己的聽覺神經。

     然而,低語卻沒有絲毫的停止,悲哀的哭嘆聲不絕如縷,方云頭腦脹痛,他覺得自己,或許已經瘋了......

     “這片湖,沒有底嗎?我究竟下沉了多久了,這躁人的低語聲,越來越清晰......”

     也不知過了多久,方云此時已經處于崩潰邊緣了,那低語聲不斷襲來,他的身體不斷的下墜,卻遲遲落不到湖底。

     “嗯?”

     恍惚間,方云發現自己居然能夠看見了,而自己此時,卻也不在湖中,更不在湖底,他處在一座平臺上,四周是一望無際的云海,在這平臺邊緣,有一位一身蓑笠,漁民打扮的人正在拋灑魚竿。

     “這背影......有點眼熟?”

     方云走近一看,此人正是他父親,方古!此時的方古,拿著魚竿,放在云海中,一旁的魚簍子空空如也,什么都沒有。

     “爹!是你嗎!”

     方云正色問道,他有很多問題都搞不清楚,要詢問他的父親。

     “爹?別給我扣帽子,你由一股殘念而生,又怎會有父有母?”方古撇了撇嘴,開口說道。

     “什么意思?”方云不解。

     “冥土,早已覆滅,即使冥子那家伙功參造化,堪比蒼天,卻也無法力挽狂瀾,方云,你可知道你為何而出生?”

     “為何出生......?人可有權選擇如何出生?生于天地間,不就是一種必然?”

     “非也,不滅道體傳承已斷,天地間不可能再出任何不滅道體,而你,卻降臨在這蒼穹之下,你生于此,并非蒼穹的抉擇,而是真道的定數!對你而言,不存在絲毫必然!”

     方古嚴肅的說道,這些話語聽在方云耳中,卻令他大吃一驚。而后方古接著開口,聲音無喜無悲:

     “我并非你父親方古,我是因果道湖的意志,世間有因,就會有果,然而蒼天卻不允果的存在,于是變成了只有因,卻無果,所謂因果道,卻變得毫無因果道的樣子?!?br />
     “你究竟在說什么,我根本不明白,對我而言沒有必然?這究竟是什么意思?”

     “十幾年前,你降生于世間,為這個世間,帶來了最終的‘果’,于是天地大亂,不就之后,你就能體會到何謂大亂了?!狈焦磐耆珱]有回答方云的話,幾乎是在自說自話。

     “因果道湖,映照不出你的果,因為你就是這片蒼穹的‘果’,你到目前為止,我的存在也不被這片蒼天所允許,所以我需要你,我告訴你南地即將要面臨的‘果’那就是人族,被妖族完全覆滅,最終南地再次變為妖地,南妖古地,是起點,接下來的事情,我不能再說了?!?br />
     方古說完,抖了抖手中的魚竿,一條大魚被他憑空釣了起來。

     “拿去吧,這條魚,算是我在你身上種下的‘因’,希望能夠結成善果......”

     方云聽的莫名非常,正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又回到了湖中,似乎方才的一切,都是幻覺。

     然而他卻發現,自己已經能夠視物,在他面前,憑空出現了一條大魚!這瞬間,他終于聽清了耳邊的低語,究竟在訴說著什么,那話語帶著一種祈求,很簡短,只有一句話:

     “逆天之人,誰都能相信未來,只有你,不能相信......”(未完待續。)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