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章 山中危局
    “方首領!這邊也有死斗過的痕跡,慢著?!這是.....半截獸王的殘肢!是奇襲猿的右臂!”

     絕踏山脈不斷傳出悶響后,方古一行人便在協商后決定稍微深入一些一探究竟,而越是走向山脈深處,越會出現獸王間搏殺所留下的痕跡。短短一刻鐘的時間,他們已經發現了三處痕跡,甚至此刻還發現了奇襲猿的一條手臂。

     “值了!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但是光是這一條手臂的臂骨就能制成上好的武器!弟兄們,那詭異的響聲越來越大了,繼續往前說不定十分危險,但卻也代表著或許會有天大的造化等著我們!甚至......或許會出現完整的獸王尸!敢不敢一同向前!弟兄們!”

     聽到完整的獸王尸體,眾人們皆是倒吸一口涼氣,獸王尸一身是寶,若是尚未流失精華的獸王骨,熬煮出的骨湯用來浸泡身體,能令人骨頭更加堅韌,筋肉更加強??!若是讓孩童浸泡,更是能穩固根基,提高習武天賦!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雖說傳聞中,絕踏山脈深處有不可想象的存在,但畢竟是傳聞,在巨大利益的誘惑下,所有人都選擇了繼續前行,一探絕踏山脈深處!

     而此時,在眾人們都看不到的千里高空上,赫然有數十道人影直立于虛空中,這些人影皆是長衫道袍,仙風道骨,若是方古他們在此,定然會驚呼神仙,這些人神色冷峻,此時在空中似乎是在對峙。

     “諸位道友,此山乃在我楚家領地范圍內,此刻爾等在此,未免有些不太厚道吧?這樣吧,諸位若是肯就此撤走,我楚家他日必將上門以厚禮答謝。我楚祥在此向各位承諾!”

     說話的是一位鶴發童顏的紫杉老者。此刻他雙眼微瞇,對著眾人陪笑道。四周的眾人,除了楚家的人,聽到這楚祥的話皆是眉頭一皺。

     “楚祥!什么叫你們楚家的領地范圍內?你們楚家不過是離此地較近罷了,此地就成為你楚家的地盤了?你莫不要以為你仗著修為高就可一句話將我們打發走!”

     “天降異寶,見者有份,你楚家莫不是要獨吞?”

     在場的眾人毅然拒絕如此輕易的就撤離此地,仗著人數上的優勢,與楚祥爭論起來。

     此地共有三十四人,其中與楚祥一樣的紫袍人只有九人,其余二十五人皆來自其它勢力。若楚家先動手,定會被其它勢力群起而攻之,而其它勢力的人亦不敢先動手,畢竟他們只是暫時的合作,并不能真正的互相信任。

     名為楚祥的老者此刻也收斂了笑容,面色陰沉的望著四周的其他人。他修為雖高,卻也沒高到能無視人數的地步,若是動起手來,他雖能脫身,但卻不能保證跟著他的其他八人平安無事。且此地更有一項令他不敢出手的因素……

     “既然諸位道友執意要公探此地,我楚家也不好拒絕,但老朽提醒一句,此地離夷荒不過千里,越高的修為在此能使用的時間越短,筑基之下修為沒有限制,但老夫稍微動動筋骨還是沒問題的。諸位道友不要貿然出手,以免自誤?!?br />
     語畢,周圍空氣的溫度都似乎降了幾分,這幾十人,對楚祥口中的夷荒二字深為忌憚,這也正是他們誰都不敢動手的最大因素,且若貿然出手,楚祥瞬間爆發修為也會令他們難以應付。

     “那么諸位道友,楚家先行一步?!?br />
     楚祥說罷,化作一道長虹,帶領其余八人向下飛去,四周其余的人也紛紛向著絕踏山脈中心飛去。

     而方古一行人,并不知道這天上的一切,正緩緩向著山脈深處走去,而這一路上,他們發現了不少獸王的殘肢斷臂,甚至還收獲了一頭獸王的上半身,這令眾人雙目赤紅,越發篤定走下去會有更多更大的造化,連沉著冷靜的方古,此刻都無法保持面色平靜,而隊伍中表現的最平淡的,卻是方云。方云本抱著英雄情結,期待著跟眾人來一個群戰獸王,最終獲勝的情景。而一路走來,戰沒戰成,卻直接收獲了獸王的殘尸,方云畢竟沒真正打過獵,并不知死斗兇險,所以此刻也不把這天降的造化放在眼中。

     天色漸暗,皎月懸空,眾人升起火把后,一步一步的接近著絕踏山脈的深處,那如心臟鼓動般的響聲,響徹天際,隨著眾人的接近,此時已無比清晰。

     “天哪!我.....我沒眼花吧?你們快看四周!”

     隊伍中似乎有人發現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驚呼起來。眾人向四周望去后,每人目中都閃爍起貪婪之芒,更是有人跟著一同驚呼起來,一直走神的方云打了個機靈,連忙四處張望起來,周遭......赫然躺著一具具獸王的完整尸身!

     “這是......這是閃電豹的尸身??!腿骨完整的保存了下來!這是最堅硬最精華的部位??!”

     “萬纏蛛!它肚子里的蛛絲做成衣服可是比獸王的皮還要堅韌??!”

     “這...這類野獸從沒見過!一定是很靠近絕踏山脈深處的獸種!太驚喜了......”

     眾人簡直像是一群乞丐進入到了皇室的寶庫中。其中任何一件寶物都值得他們賣命千百次,而此刻這些寶物他們卻能全部收入囊中。這叫他們如何不興奮?如何不癲狂?而就在這些人興奮于他們手中的獸王軀體時,驚變......突起!

     噗嗤!

     一頭看似已經死去的雷猿,突然蘇醒,一拳轟出,打碎了它身旁一人的腦袋,剎那間,骨屑飛出,腦漿伴隨著大量鮮血濺射四方。雷猿舔了舔手中的腦漿,仰天大吼起來。吼聲如天雷,在每個人耳邊炸響,離得近一些的兩人,被這一吼之威,吼得七孔流血,仰面一倒昏死過去。

     在場的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呆了,但眾人好歹都是老獵手,不多時便整理好姿態,拔出武器聚集在了一起。

     “這雷猿還沒死!但它好像受了不輕的傷,方首領!我們是不是該......”

     話只說了一半,說話的人便被眼前景象震撼住了......雷猿震天一吼過后,周遭許多獸王的“尸體”都活了過來,眼下眾多獸王正睜著血紅的雙目盯著眼前的眾人,令他們全都背脊發涼。一對對大開的血瞳,在這夜色的映襯下,如同一團團血色的鬼火,方古看出,這些獸王,或多或少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可面對這十幾頭獸王,即便是受傷的,也令他滿是灰心,提不起任何反抗的意志,光是那頭雷猿,在起身的一瞬間就一拳打死了一個,一吼震死了兩個,何況此刻蘇醒的獸王,有十幾頭之多......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