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八章 特殊玉簡
    “幫忙?”

     方云驚疑不定,不知丁易這葫蘆里到底賣著什么藥。而他只見丁易真的掏出一個葫蘆,甩手扔給了方云。

     “這里面的酒,若你喝下三口不醉,我便將這個贈予你,希望對你的修煉有幫助?!倍∫渍f罷,手中出現了一枚玉簡,這枚玉簡通體火紅,表面印著一頭神鳥,特殊的靈氣波動從上散發而出。

     “這枚玉簡,乃是金烏殿的特殊玉簡?!?br />
     方云聞言吃了一驚,他現在正是需要這玉簡的時候!接著他看著手中的葫蘆,再看看那特殊玉簡,想到喝就喝,果斷的揭開葫蘆塞,倒頭就是一口,然而,他只感到葫蘆中的液體流經喉嚨,直入腹中,沒有絲毫反應,就如同喝水般,不咸不淡,毫無味道。他皺了皺眉頭,看到丁易依然面帶微笑看著他,手中的特殊玉簡閃閃發光。

     “這就是葫蘆中的酒?”

     “你已經喝了第一口,還差兩口?!倍∫纂S意的說道,示意方云接著喝第二口。

     再是一口灌下,方云細細品味口中的液體,依然如淡水般無味,這就是淡水!難道說丁易是給自己送財來的?方云實在想不明白,丁易到底是打著什么算盤,但面前的好處,不要白不要,于是方云拿起葫蘆,灌下了第三口。

     咕嚕。

     然而這一次預想中的平淡感并沒有來!第三口酒剛剛入口,方云就感覺自己吞入了一團火焰,整個口腔被點燃了!而這火焰順喉而下,在他腹中劇烈燃燒,他的胃猛地抽搐起來,腸子開始劇烈蠕動,他臉上開始出現潮紅,腳底漸漸打飄,隨時可能會癱倒,這簡直就像是一次性喝了幾十壇烈酒,然后突然間后勁爆發一般。

     好烈的酒!

     方云的意識漸漸的模糊,他感到十分的不妙,而丁易此時笑意更濃,輕輕開口說道:

     “此酒,乃五稻酒,由旭陽山上的五大極品稻子發酵九九八十一天后釀制而成,寶貴無比,但卻也濃烈無比,三口下肚,無人不醉。而飲酒者,卻能在迷醉時進入半明悟狀態,更易明悟大道,所以此酒又名悟道酒??上s因人是醉的,悟出來的道,事后也未必會記錄在心......”

     丁易看著滿面潮紅,步履闌珊,醉醺醺的方云,笑著搖了搖頭。而后手一翻,便要將特殊玉簡收回儲物袋內。

     “嗯?”

     一只手突然伸出,抓住了丁易的手腕,而后迅速的抽走了他的特殊玉簡,丁易連反應都來不及作出,就看方云樂呵呵的抱著這枚特殊玉簡,他此刻看起來滿面健康的紅潤,步子矯健,一切正常,完全沒有醉的樣子,讓丁易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問題。

     “丁師兄今日指教之恩,方某在此謝過,三杯已過,恕方某無法奉陪。再會!”

     方云言語鏗鏘,話語堅定,邁著輕盈的步子逃也似的走掉了。而丁易卻在原地吃驚的看著方云的背影,隨后再度微笑。

     “這個方云,真是有意思,看起來非同一般,今日也算結下了一個善緣,回落月亭吧。不過好像忘了什么......嗯?!我的酒葫蘆!方云這小賊把我的葫蘆拿走了!不過好像也不算偷也不算搶......”丁易苦笑著,實在是哭笑不得,他將酒葫蘆給了方云之后,被方云突然恢復正常嚇了一跳,一時間竟然是忘了拿回酒葫蘆,就這么讓方云逃走了。

     .............

     方云此時站在金烏殿的大門口,那天那位老頭竟是沒瞌睡,眼見方云走來,笑瞇瞇的說道:“我道是誰來了?這不是那個想偷跑進去的小毛賊嗎?進步還挺快啊,這么快就從練氣一層到了四層,不過不是我說你,你這點修為來此真的是浪費時間,勸你多去木樁陣,八卦宮去練練吧?!?br />
     方云一聽,心中尷尬,不過也沒去怪老者的哂笑,畢竟老者雖在嘲笑他,卻是真心的給他好的建議,但方云需要的不是去低階區域......

     “這枚玉簡能修煉多久?”

     方云拿出特殊玉簡,老者原本輕蔑的表情頓時一滯,捧起玉簡吃驚的望著方云。上上下下的將方云看了個遍,直叫方云起雞皮疙瘩。

     “這是級別最高的金烏殿玉簡!幾乎不會發給內門弟子,就算在核心弟子中都是難得一見的賞賜,你一個練氣四層的小破孩怎么來的!”老者神色嚴肅,因為他實在不相信方云這樣的人會擁有這種特殊玉簡。方云卻是不卑不亢的回答:

     “我現在趕時間,玉簡是真的話你就該讓我進去,你不需要知道是怎么來的,只需要知道他現在是我在使用!”

     老者一驚,臉上掛起了憤怒的顏色,方云不過一個內門弟子,區區練氣四層,居然敢不把他放在眼里?!他在此守門不代表他地位低下,但他隨即卻無奈的搖搖頭,他確實沒理由阻止方云進去,修仙界不會有這么多規矩,玉簡是他拿出來的,那就是他在使用,如何來的根本不重要。

     “此乃最高級別金烏殿玉簡,持此玉簡,任意進出金烏殿,時長不限?!?br />
     這次輪到方云大吃一驚了,他口干舌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任意進出,時長不限?!這簡直一下從地上飛到了天上??!他雙手顫抖的接過玉簡,飄飄然的走進了金烏殿。心中不斷的感激丁易,覺得丁易是個超級大好人。

     “那烈酒流入腹中,不久后就被那灰色丹海平復掉了,否則我還真要醉倒了,不過我害怕那丁易反悔,就拿著葫蘆逃走了,下次要還給他?!?br />
     方云想著,面朝金烏石板,打坐下來,等待著道則進入他的體內。

     一條條大道法則組成的鎖鏈,進入到了方云體內,這一次方云并未看到如上次一般的幻象,這些大道法則玄奧無比,就這么落在了方云的丹海上,被黑色石頭猛地一震,全部碎開,但由于這些道則層次太高,無法一震就完全碎裂,這些道則碎片就在方云體內沖撞起來,但方云修為的提高,也使他的肉身更為強大,他硬生生承受住了這沖擊,而后黑石再震,這些道則碎片散落四方,更為碎裂。

     一枚新的金色符號,在方云丹海上緩緩升起,與那另一枚金色符號融合在了一起。而后再是一條秩序鏈條進入方云體內,一枚又一枚的金色符號出現,算上上個月那一枚符號,方云已經獲得了八枚金色符號。此刻,再是一條秩序鏈條飄來,第九枚符號,瞬間凝成!

     一時間,方云丹海上空居然金光四射,這光甚至透過了他的身體,照射了出去,將整個金烏大殿找的透亮,四周的其他人被這閃光照得雙目刺痛,一些在打坐中的人也被強行弄醒。這光芒照在石板上,石板上空似乎出現了一頭神鳥,此鳥雙翼大張,生有三足,它睥睨天下,一呼一吸之間,能讓云層晃動,天地顫抖,而它卻并不如何的威嚴,更多的卻是代表著自由的......大自在!

     “這道光是怎么回事?!天空中那只鳥是金烏?!”

     “不對頭!它缺少與天同在的威嚴!給人的感覺卻是更空靈了!”

     “這里面發生什么事了!這道光是什么?!”

     在金烏殿門口的老頭趕忙走進了金烏殿,然而憑他的修為,居然也看不出這金光是有哪兒發出,只能看清天空中的一頭神鳥!四周的人也是如此情況,大家紛紛懷疑起,是否是石板突然生出了異變。

     現在唯一在打坐狀態中的,只有方云了,他雙目緊閉,丹海上空,九枚金烏符號合一,正在慢慢的與他的丹海融合,但卻融合的無比緩慢,他的丹海開始沸騰,不斷的翻騰,似乎融合這金烏符號十分的困難,他的丹海,發了狂似的向外擴張,變為之前的八倍大小,然而這一次,卻沒有出現皺縮,丹海還在擴張!眼看就要擴張到了十六倍。

     咔咔咔。

     丹海到達十六倍時,終于從邊緣開始崩潰,不久后丹海完全崩潰,再次重組,一片死灰無比的丹海,再次出現在了方云的丹田中。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