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七章 丁易
    時間一晃而過,距離方云手刃白羽,已經過了三周的時間,而方云在不小心毀掉白羽的石砌房之后,就將門口的守門二人組嚇壞了,以為是白羽得罪了什么人,如今殺上門來了。但方云滿是灰塵的從廢墟中走出后,直接將二人給放了。畢竟方云連殺掉白羽這樣的人渣都會良心不安,可見他心靈清澈無比,自然不會過于為難兩個守門的。

     可方云如此舉動,加上白羽的銷聲匿跡,讓他沒過多久就在外圍弟子中出名了,人們紛紛說方云有大氣魄,俠義心腸,單槍匹馬殺上白羽的住所,放倒了白羽住所處守門的二十人,卻不殺之,而后與白羽大戰三百回合,二人皆是戰的油盡燈枯,而方云卻陡然仰天長嘯,渾身長出長毛,揮手間便揮出一道風刃,將白羽攔腰切斷,而后將白羽活剝生吞,最終毀了白羽的住處......

     ............

     旭陽山上,第七層山一處亭中,一位紅衫少年手捧一部古書,一手提著一個葫蘆,面朝驕陽,瀟灑的坐著。

     “丁易少爺,這就是您要的那個叫方云的畫像與資料?!币晃磺嘁吕险吖碜?,雙手獎方云的畫像與資料遞給了眼前的少年。

     “有勞龔老了,此人便是方云嗎?看著倒不會覺得有多么器宇不凡,他便是斷塵長老破例收入宗內的弟子,對嗎?”少年捧著畫卷,開口詢問。

     “是的,少爺,此人日前貌似以練氣四層修為斬殺了練氣五層的白羽?!?br />
     少年聞言先是一驚,而后面色如常,緩緩開口問道:“那白羽在外圍弟子中混的風生水起,若非天賦不夠,早已成為內門弟子,在練氣就能越階戰斗的人可不多,因為剛踏入修道,彼此差距并為拉開多大。此人能越階斬殺白羽,依靠修為的可能性不大,聽聞他以凡人之軀強闖了山門。有意思......”

     “少爺的意思是此人擁有核心弟子般的天賦?”老者抬頭問道。

     少年微微一笑,捧起先前的古書“此人肉身天賦怕是只遜林安一籌,林安為了低調,闖山門的時候便只闖出了跟我一樣的成績。他是我見過最可怕的天才,實際上他在練氣一層就能靠純肉身之力闖過七道山門?!?br />
     老者面色一驚,顯然是為紅衫少年的話語所訝異,山門考驗為了能準確測試出弟子們的天賦,禁錮之力會逐層劇增,到了第七層,那禁錮的強度已然達到了筑基的高度!筑基之力,居然會被一個練氣一層之修憑肉身強行闖破?!若真如此,那林安簡直就是妖孽!

     “走吧,龔老,古語云:百聞不如一見,我們去拜訪這位方云,我對他有些興趣?!?br />
     ............

     方云這段時間也聽聞了自己的傳聞,他實在是不知道要如何傳,才會把他和白羽的事情傳的如此夸張。最近,每每有外圍弟子見到他,都要叫一聲“方師兄好”,令他無奈,不過他也并不很在乎這傳聞就是了。

     這三周的時間,方云都用來實驗自己的力量,他的灰色丹海著實不凡,蘊含著的修為之力遠超其他練氣四層,他此刻所表露出來的氣息給人的感覺是練氣四層,然而他一旦動手,幾乎能跟最尋常練氣七層匹敵,須知,練氣四層只屬于練氣中期,而練氣七層已然是練氣后期的領域!但是籠罩在丹海上那層濃濃的霧靄,方云還尚未開發出它的功效。

     “距離門生考核只有一個月了,沉浮在我丹海中的低階符號遲遲不與我的丹海融合,那枚金烏符號亦是如此。難道說丹海融合這些符號,要一次性融合一組,而非一個?”

     方云內視自身丹海,他本以為那些低階符號或者那枚金烏符號,經過時間的洗禮,會漸漸與他丹海融合,然而卻事與愿違,特別是這枚金烏符號,方云得到它差不多有一個月的時間,卻絲毫沒有與方云的丹海融合哪怕一絲。

     “嗯?一個月?”

     方云似乎想起了什么,不一會他就回過神來,他是上個月中旬進入的金烏殿,如今是月初,也就是說他又能夠再入一次金烏殿了!想到這方云興奮起來,立刻整理一番,打開洞府就要出門。

     而剛一開門,他便看到門口站著一位紅衫少年,這紅衫少年腰間還掛著一個取酒的葫蘆,與他那還略有些稚氣的臉龐格格不入,但他透露出的氣質,卻給人一種放蕩不羈,風流倜儻的感覺。方云注意到了紅衫少年腰帶上那別致的花紋,那是一道一道熾熱的火焰熊熊燃燒,這火焰間還懸浮著一顆紅色的太陽,這是赤陽宗的標志!這帶標志的衣物,是不允許隨意穿戴的,也就是說這位紅衫少年在赤陽宗地位尊高,至少也是某位長老的嫡系子嗣!

     “閣下光臨寒舍,不知是碰巧路過,還是有何貴干?”方云先一步開口,拱手說道,他平時雖大大咧咧,但該認真的時候,他并不會輕易出岔子。

     紅衫少年微微一驚,目中露出贊許之色,同樣拱手道:“我名為丁易,聽聞道友天賦驚人,心生結交之感,特來拜訪,不知道友可否賞臉一敘?”

     丁易!方云心中一驚,此人在赤陽宗內被稱為筑基之下最強之一。且為大長老丁真的嫡孫兼親傳弟子!這樣的地位,會想去結交一個內門弟子?方云驚訝的同時卻是不知,宗內已將他越階斬殺白羽的事跡傳的沸沸揚揚。方云全力出手,就能夠撼練氣七層之修,所以他以為,傳聞說他練氣四層斬殺練氣五層并未有什么不妥的。

     丁易面帶笑意,注視著方云,卻是要將方云看透一般。方云苦笑道:“原來是丁易丁師兄,真是怠慢了,失禮之處還望見諒,而丁師兄肯賞臉來此,寒舍卻拿不出什么好東西來接待,且不同于丁師兄天賦絕頂,我等修煉需要大量的時間,這次實在是不太方便接待丁師兄?!狈皆期s著要去金烏殿,若出現的不是丁易而是其他人,他必然會連招呼都不打直接拍屁股走人了。別浪費什么時間了,我還要為門生考核做準備??!他腹誹到。

     “哦?既然如此,那就改日再敘,不過若是修煉方面,丁某亦能略幫一二......”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