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五章 戰劉昱!
    方云以十分驚艷的方式,打出了自己的威嚴,人們看著趴在臺下,被方云揍得半死不活的桂聰,一時間驚聲不絕,這次考核中,丁易與林安可謂是大放異彩,與他們對戰的弟子,都是被一招敗退。同樣驚艷的最多再加上核心弟子王之昂,與內門頂峰人物劉昱,但眼前的方云是何人,也能一招制敵?那桂聰甚至連術法都未曾使出,就被亂拳打爆。

     “我想起來了,他是內門新秀,方云!攀登的時候我見過他,他也是一步百階!”

     不知是誰提了一句,在場的人紛紛恍然大悟,方云最近還是引起了不少波浪的。只是還沒真正的在眾人的目光前驚艷過一回,凡軀闖山門入宗雖強大,卻沒強大到宗內皆知的地步,如今他瞬間擊敗練氣九層巔峰的桂聰,著實引起了眾人的反響。

     場內的觀眾們都大呼起方云的名字,歡呼的大部分都為外圍弟子,因為方云斬殺了白羽,使得他在內門弟子中很受尊敬,如今方云再創佳績,他們當然要為方師兄助威!

     方云在臺上開始害羞不自在,他不過是受人挑撥,年少輕狂的回擊了而已,并沒有想著要出名,于是他竄下擂臺,找了一顆樹躲起來,不再去引起他人的注意。

     方云成功晉級十六強,之后陸陸續續再進行了幾場比賽,丁易,王之昂,劉昱等人相繼勝出。第二輪淘汰賽落下帷幕,眾人再一次獲得了半個時辰的休息時間。當對戰名單再一次公布時,方云看著名單,神色漸冷,目露霜芒。

     方云對劉昱!

     方云想起了與自己公平一戰,最終卻慘遭偷襲而不得不退場的黃昆。黃昆最后那不甘的眼神,那掙扎的神情,以及那豪爽的身姿都歷歷在目。而劉昱那一番偷襲,甚至還會對黃昆的經脈造成損傷,留下隱患,影響其日后的發展。簡直陰毒至極!所以他無法饒恕這劉昱!

     方云開始在人群中搜尋著劉昱,卻不知劉昱是躲了起來,還是恰巧去了別處,如何尋找都尋不到。方云索性也不去尋找,開始閉目養神,打算以最好的狀態迎接即將到來的戰斗。

     半個時辰結束,新一輪的淘汰賽再度打響。第一場,便是方云對戰劉昱。

     方云跳上了擂臺,直面臺上的劉昱,那劉昱身高九尺,身材消瘦,渾身都冒著冰冷的氣息,他用冷酷的目光盯著方云。方云以森然的目光回敬,將鐵拳握得青筋冒起。

     “比賽開始!”

     咻的一聲,方云如鬼魅般出現在了劉昱的身后,一腳蹬出,踢在了劉昱的膝蓋后窩,劉昱半跪在地,而后方云抓起劉昱右手腕,一記手刀轟然劈在了他的肘關節上,頓時這條手臂,直接以一個詭異的弧度扭曲開來。方云如一頭人形暴龍,攻勢洶涌,他將劉昱抓起,如雨點一般的拳頭落在了他的身上!

     劉昱自始至終未曾有過任何還手的機會,在方云怒濤般的攻勢下,他就是一個沙袋!只能任方云暴打!方云怒號著,每一拳都含著萬鈞之力,勁風呼嘯,如猛虎在咆。

     轟!

     劉昱被方云砸在了擂臺上,砸的青石磚塊裂痕出現,深深的凹陷下去,整個擂臺傳出震動。須知,擂臺是經過陣法固定過的,就是為了讓弟子們隨意出手,不必擔心擂臺的損害。

     方云踩著劉昱的頭,神色冷漠,若非規定不可殺人,他必定會了劉昱的命!他一開戰便雷霆出手,令劉昱連使用幻術的機會都沒有。

     而此刻,驚變忽起!劉昱突然伸手抓住了方云的腳,方云一驚,還未來得及作出任何反應,就被劉昱奮力一扯,整個人重心不穩,眼看要摔倒。而后他雙手一撐,甩開劉昱的手,向后翻了幾個跟頭。這才抬起頭來仔細觀望劉昱。

     劉昱已經緩緩的起身,而他渾身上下除了些許的塵埃外,并無絲毫異樣,他竟然完全沒受傷?!

     “不可能!這劉昱莫非是比林安還強大?被我如此攻擊卻毫發無傷?!”方云滿臉不可思議,心生詭異,仔細的觀察起劉昱的動向。

     劉昱朝著方云輕輕走了過來,整個人清冷無比,方云看著他,心潮涌動,甩出一道風刃,風刃去勢洶涌,劃開虛空,直奔劉昱,一擊將劉昱攔腰斬斷!血液噴涌,發出滋滋聲響,而后劉昱如同時光倒流般,血液回流,上身與下身粘連,恢復到了原來的樣子,連一絲傷痕都看不見。

     方云沉默,而后冷哼一聲,他四處查看,周遭除了他與劉昱,已無半個人影存在,所有的弟子包括執行官,都如同蒸發了一般。他意識到了自己,已經中了劉昱的幻術!然而從對戰開始時他就將渾身感官都立起,自己怎會毫無察覺就陷入幻術?方云思緒運轉間,劉昱已經近身,竟要與方云近戰搏殺,方云顧不得是否是幻境,隨即揮拳與劉昱搏殺起來。

     拳腳相加,劉昱與方云竟然打的難分難解,不分軒輊!方云一記掃堂腿踢出,劉昱亦是以掃堂腿回敬,兩腿相撞,傳出悶響,他們轉眼間已過招數十下!劉昱以肉身硬撼方云,針尖對麥芒!再戰百招之后,方云戰到發狂,揮動雙拳,鐵拳如兩座磨盤般壓下,將劉昱打的粉身碎骨,鮮血伴著碎骨茬子飛出,染紅了四周。然而相同的一幕再次出現,劉昱再一次如時光倒流般恢復了,鮮血內斂,碎骨重組,肉身完好無損。

     方云蹙眉,如此與劉昱打下去,他遲早被消耗而死,必須想辦法掙脫幻境。然而他連自己如何陷入幻境,何時陷入都不知道,該如何去脫離?他可從未了解過幻術的知識,一方面是使用幻術的人并不多見,另一方面是他剛踏入修仙界不久,知識不可能太豐富。

     方云沒有思考的機會,那劉昱已至方云跟前,撲殺方云,他奮起迎擊,兩人拳頭碰在了一起,拳風獵獵,吹的兩人衣衫飄動,方云的手臂被震的發麻,他吃驚的看著劉昱,眼前的人與先前的劉昱簡直判若兩人!力量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

     劉昱一言不發,滿臉冷酷,不斷的揮拳,虎嘯生風,方云戰意昂揚,兩人戰到了白熱化。

     轟!

     一聲巨響后,兩人分開,方云指骨開裂,鮮血直冒,而劉昱的拳頭更慘,一雙拳頭破爛不堪,虎口早已完全崩裂,鮮血淋漓。然而片刻后,劉昱的拳頭再一次恢復原狀,他抬頭冷酷的望向方云,依舊是一言不發。

     方云沉吟,劉昱不斷的恢復傷害就罷了,但每一次恢復之后,都會比上一次要強大,他的拳頭隱隱作痛,而劉昱再次恢復,定然會比上一次更加強大。這么下去,他必敗無疑。

     然而劉昱根本不讓方云有任何喘息的時間,一息之間,就來到了方云跟前,速度之快,連方云都無從反應,他只感到自己的頭如同撞上了一座大山,之后他噴血飛出,劉昱爆發,窮追猛打,方云只好再次迎擊。

     然而劉昱強悍至極,打的方云節節敗退,方云怒吼,勉強抵住了劉昱的攻勢,然而劉昱還是穩占上風,死死的壓制了方云!

     劉昱雙臂一震,直接將方云震的大口吐血,方云被打出了火氣,內心震怒!漆黑丹海在他體內瘋狂運轉,他渾身陡然爆發出一股驚天氣質,彈開了劉昱,漆黑的丹海開始沸騰,狂暴的修為之力在方云身體中運轉,他猛然向前踏出一步!

     一步落下,虛空禁錮,一只無形大腳出現在了劉昱上空,恐怖的威嚴鋪天蓋地,大腳緩緩壓落,劉昱以強悍的肉身頂住了這降臨的大腳,而后方云眼中露出狠戾,再次一踏,大腳壓力劇增,如五指山一般壓落,不可抵抗!劉昱瞬息被碾壓碎成齏粉!

     而后方云眼中冰冷的寒意并未減弱,他猛咬舌尖,噴出精血,再度運轉修為,向前重新踏出一步,這并不是降神步的第三步,而是方云強行再提修為,再度踏出的降神步第一步!兩組降神步力量重疊在一起,驚天的氣勢排山倒海,擴散八方,方云如一尊魔神,披頭散發,怒吼咆哮,他并未就此停止,而是再度踏出一步!

     擂臺上的固定陣法在這一刻,再也支撐不住,整片擂臺以方云為中心,向四周轟然崩潰,方云的降神步威力本就不凡,遠超練氣九階。如今兩組降神步的威力重疊,席卷整片區域!忽然,虛空中出現了裂痕,這片區域如同要崩潰一般,蒼穹開裂,山體破爛。一切的一切,都在這一瞬化為烏有。

     方云猛然睜開眼睛,發現自己還在擂臺上,自身毫發無傷,周圍的一切完好如初,周圍的弟子們都在觀眾席上抱怨,似乎是在說他們怎么還不開打,一旁的執行官沉默不語,而他眼前,劉昱面色蒼白,似乎比賽前蒼老了幾十歲。他嘴角溢血,眼中充滿了恐懼,看向方云的眼神如同是在看一頭厲鬼!

     看來他剛剛與劉昱一直站著沒動過,他陷入了幻境,無法移動,而劉昱要維持幻境,也無法移動。周圍的觀眾都在抱怨,卻是不知方云在夢中的神勇。

     “你怎么會強到這種地步......竟是強行......破開了我的幻境,沒有任何取巧......”劉昱向前跪下,此刻他的狀況糟糕無比,他甚至連站著的力氣都沒有了。他的幻境被方云強行破開,于是他受到了反噬,渾身筋脈都斷裂了不少,如今他強撐著一口氣沒有昏過去。

     “看來你在比賽開始之前,就已偷襲我了吧,我還記得賽前我尋找你的身影,卻無法尋見。應該在那時我就中招了,你還真是卑鄙無比,比賽尚未開始,就用幻術攻擊了我?!狈皆泼魑?,冷冷的望著劉昱。他不知道任何破解幻術的方法,只能用絕對的力量強行沖破,只能說,他與劉昱的差距,無法用偷襲彌補。

     劉昱苦笑,他敗得一塌糊涂,居然在賽前偷襲,都能輸給方云,他清楚了一件事,眼前的人,是一個妖孽!注定要在宗內崛起。而后他再度噴出一口鮮血,不甘的倒地......

     方云制勝!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