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二章 我的魚沒了!
    方云從打坐中蘇醒,他已完全掌握了鬼穿心與冤魂劫,他心有所感,在他心頭處,有一股氣息纏繞,他知道這是修成鬼穿心的現象。

     “方云,你修煉完了?是不是發現根本學不會???”林安在一旁拿著一顆丹藥上下打量著,發現方云已經醒來,隨即挖苦方云,畢竟太自信覺得自己什么都能學會并不是好事。所以她想打擊打擊方云。

     “額......不太順利,不過這秘法確實很玄妙,我打算留著以后慢慢參悟?!狈皆茢D出一個苦笑,不動聲色的把玉簡裝入了自己的儲物袋內。

     “你還真是屢教不改,你還是早點清醒吧,秘法雖好,卻不是所有的秘法都適合你!”林安見方云那樣子,只能無奈的輕嘆一口。

     “林安,你拿著的那枚丹藥是什么?”方云看到林安手中攥著的丹藥,好奇的問道。

     “這個嗎,此丹名為筑基丹,屬于冥刀宗其中一名弟子,看來他是打算從這出去后立刻筑基?!绷职步忉尩?。

     這一次的秘境之行,最大的造化就在于那空間秘法,可惜楚祥的突兀出現,幾乎讓所有人都后悔來此秘境,這秘境造化稀少,資源匱乏,這些年輕俊杰們都是想著能參悟完整的空間秘法,參悟一點是一點,才進來的。

     “原來筑基還需要丹藥的輔助?”方云吃驚的問,他本以為只要修為足夠,突破筑基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并沒去了解過詳情,沒想到居然還需要丹藥。

     林安猶如看異界人一般看著方云,不懂說什么好,但她還是回答道:“筑基就是體內丹海轉化成基臺的過程,所謂基臺,就是人修煉的最基本的臺階,也稱作靈臺,道臺。只有基臺出現,才能說明一個人真正的開始步入修行的正軌!筑基丹就是幫助修士,在體內筑起基臺!”

     方云聽的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然而他體內的漆黑丹海已經越來越凝實,他有預感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片丹海,會化作漆黑的大陸。根本不需要筑基丹。

     “林安,是否有人不需要筑基丹就可筑基?”方云問向林安。

     “我聽說是有的,師尊曾經告訴過我,似乎變異的丹海,是不需要筑基丹的,應該說即使用了筑基丹也不能筑基,只能靠著自己筑基?!绷职舱f道。

     方云的丹海,無疑是變異的丹海,他可從沒聽說過誰的丹海會和他一樣的,但是聽林安的話,似乎變異的丹海有很多種,于是他小心的問道:“那宗主有沒有告訴過你,有哪些變異的丹海呢?”

     “變異的丹海我聽師尊說,只有三種,一種是完全由紫氣構成名作紫云丹海,這種丹海使人天生近道。還有一種由血氣構成,名作赤血丹海,擁有這種丹海的人,注定要走體修之路,第三種......只是傳說,那就是丹海漆黑一片,完全沒有其他顏色,宗主說,這樣的人,注定會夭折......”

     方云的心臟狂跳起來,丹海漆黑一片,第三種丹海說的不就是他嗎?注定會夭折?這是什么意思!

     “注定會夭折?這是為何?宗主有告訴過你嗎?”方云壓下自己吃驚的情緒,安靜的問道。

     “宗主說,這樣的人,在這個時代,已經找不到了,擁有黑色丹海的人,只有一個弱點,那就是修煉速度奇慢無比。但是境界一旦上來,幾乎同階無敵,難尋一敗,與這種人生在同一個時代,就會被壓制得無法崛起。正因為太過于強大,所以遭天妒,使得擁有這種丹海的人,統統消失掉了?!?br />
     方云聞言,內心劇震,他知道問什么冥子要與天道開戰了,那是因為他們這一個族群,都要被天道滅掉??!而他也知道為什么這個體質修煉速度會極慢,原因是他根本無法參悟天道!而且再多的靈氣都于他無用處。

     他需要的是道則,還不是普通的道則,必須是經過那黑石頭加工過的道符。但那顆石頭已經飛走。而他體內沉睡著的那枚道符,是冥子給他的,他發現自己去參悟那枚道符,居然也能提高境界,這確實是使得他能夠修煉了,但速度無比的緩慢就是了。

     “方云,你在發什么呆呢?”林安問道,方云瞬間回過神來,笑著表示自己沒事。

     方云奪取的五個儲物袋,其內的東西已經全部清點完畢了,冥刀宗那兩名弟子,各有一顆筑基丹,其他還有幾口寶刀,以及一些丹藥,這些對方云用處不大。

     天鬼宗三人的藏品,都是一些陰氣很重的丹藥,一看就知道是用來滋養亡靈的,方云只是留下了戾天儲物袋內的骷髏頭,以及那天鬼玄通的玉簡,其他東西他全都讓給了林安,供她自行挑選。

     “距離離開這里還有不短的一段時間,也不知道現在秘境中的情況如何了?!狈皆朴崎e的說道,這逍遙廬就只有這么一小塊地方,要修煉的話,他們都已經是快要筑基的人了,突破到筑基,出去后肯定會沾染詛咒。

     “林安,之前我就很好奇,為什么你要女扮男裝呢?這樣一直藏著,也不能與誰來往,不是很累嗎?”方云忽然想到這件事情,便問向林安。

     林安聞言,眼神黯然,緩緩開口:“告訴你也無妨,我其實是并不是東疆的人,而是北域林家的人,十年前,林家一夜之間被突然滅掉,林家上下幾十萬人,無一幸免,就連外出執行任務的人,都全部死亡。而我也本該死去,但是林家所有長老與我父親聯手,將我送了出去,我舅舅是個凡人,據說是因為他沒有任何修煉天賦,所以只能做個凡人,居然沒人去追殺身為凡人的他。年幼的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我只知道父親封印了我九成的主魂,然后告訴我,不要忘了自己是林家人。我的舅舅雖然是凡人,但是卻十分精通修仙界的各種規矩,那時,我們碰巧遇上了赤陽宗的宗主,蕭瀚,他曾于林家交好,得知林家浩劫后,將我帶走,收做了關門弟子。之后他卻告訴我,我需要隱藏性別,不為別的,而是為了我自己的命?!?br />
     林安說完,那深邃的眸子中流露出了思念的感情,她已經沒有家了,所以當她第一次見到方云的時候,才會與方云有一種心心相惜的感覺。

     方云默默的聽完林安的敘述,他忽然覺得自己比林安幸運很多,至少,他不是在一開始,就失去了一切。如今他也想起了自己的父親,他想著父親如今是否平安。

     “林安,原來你女扮男裝的背后擁有這么多的隱情......但你剛剛說你九成的主魂都被封印了,豈不是說你的天賦一直在被壓制?!”

     林安卻是更加黯然:“天賦高又有什么用呢?身為凡人的舅舅沒有被追殺,說明與我們家族為敵的存在,對凡人沒興趣。如果我們都沒有修煉天賦,父親和母親,現在都會相安無事......”

     方云感到自己失言,連忙住嘴,不再多言。而林安也不想說什么話,這件事一直以來都是她心頭的刺,她那時雖年幼,但卻能清晰的記得,父親那時候心痛不已的表情,以及顫聲對她說的“不要忘記自己是林家人”。

     林安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夠回到北域,親自查處當年滅掉林家的人,于是林安去請求蕭瀚解除自己體內的封印,希望能夠修煉的更快更強,然而卻屢遭蕭瀚的拒絕。林安雖然知道,封印她的主魂,同時也是封印了她的氣息,讓她不會被仇家追查到,但她實在是著急啊......

     逍遙廬中,仿佛籠罩著一層烏云,有綿綿的細雨,從烏云中飄下,令人難免泛起惆悵之意,游子更思鄉,失去家的人......更渴望家。

     “加油吧,林安,死去的人已經回不來了。真的要復仇,也必須自身強大才可。否則就會像我一樣差點萬劫不復啊?!?br />
     方云想起第一次與楚天的沖突,被楚天幾個回合就打入了海中,誰知黑海卻反過來成就了方云,令他修為暴漲。

     林安卻是一愣,她也是想起了那時候被仇恨沖昏頭腦方云,無視任何實力的差距跑去挑戰楚天,最終被楚天暴打。若非是她出手相救,方云可能就真的沉入海底了吧。

     “對啊,有你這個愚蠢的例子做前車之鑒,我當然不會蠢到自己沒實力就去找人復仇啦!”林安毫不留情的挖苦到,方云笑著撓了撓頭。

     “我的父親,現在還不知道在哪一個角落,說不定現在他正過著寒苦的日子。唉......”方云擔心的哀嘆道。

     此時,一處不知名的村口,有一片池塘。

     “哎!上鉤了!哈哈哈哈哈!今天還是我方古釣上第一條大魚......啊...啊嚏!哎呀我的魚沒了!”

     “瞧把你得瑟的,再得瑟一個看看?噴死你!”

     “老方啊,釣魚的時候你能不能安靜點!每次你這么一嚷嚷,魚都被你嚇跑了!”

     方古竟是在一個凡人的村落里與其他人悠閑的釣著魚。

     “肯定是誰在背后罵我,害我打噴嚏,反正今天老規矩,釣魚最多的人有賞錢?!?br />
     方古再次拋竿,魚鉤落入了水中......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