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九章 闖關
    赤陽宗,東疆七大仙宗之一,主修功法至陽至剛,霸道剛烈,其宗弟子肉身經驕陽千錘百煉,強悍無匹,宗內大多為男性弟子,全宗上下幾乎沒有女性存在。

     此時方云,正坐在阿富的茅屋中,這茅屋環境簡陋,一張桌子兩張椅子,還有一張舊床,以及一個破爛的爐灶。這么一座簡陋的茅屋,在旭陽山腳下,還真給人一種苦修的感覺。

     阿富正滿臉興奮的清點著儲物袋中的物品,袋中空空,一顆靈石都沒有,然而卻有一個小瓶子,赫然是一瓶丹藥!顯然是大漢用全部家當換來的。此時阿富捧著藥瓶,興高采烈,轉頭望向方云。

     方云在一旁把玩著一把長劍,愛不釋手,十分喜愛。在深山中長大,他從未見過如此鋒利的鋼質劍刃。

     看著方云這沒見過世面的樣子,阿富哭笑不得,他可是親眼見識到了眼前這位“土包子”的強悍,而后他想了想轉頭看向方云。

     “你叫方云對吧?沒想到凡人竟然也能有如此強大的肉身,你要不要拜入我們赤陽宗,修行仙術,從此做個神仙?”

     方云聞言先是一愣,而后狂喜,抓著阿富的肩膀大聲確認:

     “我也能做神仙?從此飛天遁地長生不老?對了,阿富你也是神仙?”

     阿富無奈的笑了笑,開口說道:“我們修士,就是你們凡人口中的神仙,而修士修為有強有弱,修為至強者,飛天遁地長生不老,天下之大無處不去得,修為至弱的......就像我和你今天毆打的那個惡霸劉虎一樣?!卑⒏徽f到這苦笑了一聲,若不是一直遭受打壓,他的修為其實早就能超越劉虎。

     “他叫劉虎???你今天是因為我的原因被他揍,以后他要是還來,我接著揍他。你說我也能做神仙,要怎么做?”方云緊握雙拳,骨節發出噼里啪啦的彈響聲。

     “赤陽宗的山門能夠測試天賦,只要天賦過關,便能走過山門,山門共有七道,每千丈設一道,每道門之間有萬階石梯,走過第一道門,便可成為雜役弟子,留在宗門內打雜,過第二道,便可成為外圍弟子,第五道為內門弟子,第六道為核心弟子,七道全過則會成為長老親傳弟子!”

     阿富認真的望著方云,在他眼中,方云的天賦絕對是上佳,僅憑肉體凡軀抗衡練氣二段的劉虎,若非親眼所見,一定會覺得是在吹牛,而赤陽宗以練體之法聞名東疆,方云肉體恰好十分強大。如此天賦,去闖山門,說不定能闖過五道之多!

     方云欣然接受了阿富的建議,決定去闖山門拜入宗內,他并不知修仙路有多難,他實際是在擔心和自己分別的父親,一想到那穿越虛空的兇險,他就對父親憂心忡忡。若是能夠飛天遁地,或許就能將父親尋回......

     方云在阿富的茅屋中住了一宿,第二天在阿富的陪同下,來到了旭陽山腳下第一道山門,旭陽山高聳入云,巍峨壯觀,抬頭望去,云霧繚繞,肉眼難以望到頂峰。一級級石階自那云霧中伸出,直延伸至山腳下。任何人直面此山,都會自然感到一股壓迫感。

     一道巨大而斑駁的山門呈現在了方云面前,而四周還聚集了很多人,并不止方云和阿富,這些人似乎都是一些散修,意圖拜入赤陽宗。

     嘭!

     一道能量碰撞的聲音傳出,一個散修經過第一道門時,直接被一道看不見的屏障彈開了,可見此人天賦不足,沒資格拜入赤陽宗。

     “怎會如此!我不遠萬里來到此處......結果連第一扇門都無法通過嗎?!我不服!”

     他站起來再次沖向山門,在他經過山門時,一道耀眼的紅光驟然出現,帶著殺機,將此人重重的擊飛,頓時血染長空,這位散修胸口被擊的血肉模糊,甚至能看到森森白骨。顯然是山門傳出了警告,闖關的機會,僅有一次......

     每年到赤陽宗山腳下的人絡繹不絕,但真正闖過山門的人卻少之又少。甚至連一個雜役弟子的名額,都爭取不到。那個被山門擊飛的散修,此刻目眥欲裂,仰天吐出一口鮮血,無奈的懊惱,似乎事實過于殘酷。

     方云心軟,欲上前慰問,卻被阿富一把拉住。

     “方云,你以前都是在山中長大,這些事或許見的不多,但你上前慰問只會徒增他的悲哀,隨他去吧?!卑⒏粺o奈的嘆道。

     方云聞言,打消了慰問那位散修的念頭,而后目光如炬,大步朝山門走去。周圍人看到方云自信的樣子,都來了興頭,一個個盯著方云,欲看清其修為。

     “這小子自信的樣子不像虛張聲勢??!但為什么感覺不到他的修為呢?”

     “我也感覺不到他身上有任何的靈氣。莫非他在這個年齡就達到了極高的境界?”

     路人說話間,方云已踏入第一道門,然而就在他踏入的一刻,一道無形的屏障出現,要將方云彈開!

     無法過關!

     觀眾們都哂笑起來,唯獨阿富吃驚無比,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方云居然會連第一道門都無法闖過?而就在此時,方云皺了皺眉頭,硬生生的要踏入山門中,艷麗的紅光再次閃爍,殺機驟然涌現,一股冰冷的氣息鎖定了方云的每一個毛孔,使他避無可避!眼看方云就要遭劫,卻見他揮動右拳,一拳轟出,直接將紅光打得潰散開來,頓時山門傳出咔咔怪聲,似乎是在悲鳴,而后殺意退卻,紅光衰弱,陡然消散在天地中,還伴著陣陣白煙升騰而起,那一道看不見的屏障也就此消失。

     現場瞬間鴉雀無聲,所有人皆是瞠目結舌,似看怪物般的看著方云。如此過關的方式,他們還真是第一次見!方云從出現起就不斷讓阿富吃驚,他本以為已然習慣,卻不曾想方云再一次將他嚇傻!

     “山門發起攻擊的時候,可是會動用超越闖關人三個小境界的力量??!”

     “剛剛難道是我眼花了?我看到他沒動用任何修為,光憑一只拳頭就打散了紅光?”

     周圍的人議論紛紛,方云只是凡人,毫無修為,就算比他高三個小境界也不過練氣三層而已,一樣是練氣初期的力量,對方云而言構不成什么威脅。當然,就算他們想破頭皮都想不到眼前的人居然是凡人。

     闖過第一道門,方云燦爛的笑了笑,雙手插腰,怡然自得。

     “果然我的天賦很適合修煉!這山門直接讓我通過了!”

     周圍人啼笑皆非,這小子明明是強行闖過,此刻卻不要臉的說是山門允許他通過!但看那樣子卻根本不像裝的,是真的以為山門認可了他!他是真傻還是真不要臉?!

     而阿富卻忍不住笑了出來,他了解方云是什么德行,估計是真的以為自己的資質受到山門認可了。

     而方云樂呵呵的再次向前,開始踏上第一級階梯......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