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四章 戰白羽
    一股凜冽的的殺氣,從白羽身上爆發,漸漸向四周蔓延,阿富感受到這殺意,直接嚇得雙腿發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方云示意他先回洞府,阿富猶豫了一下,還是躲入了洞府中。

     “你雖為內門弟子,但終究也就練氣一層,不要以為我白羽好欺負,我雖為外圍弟子,卻是站在外圍弟子頂點的人,此番門生考核我必定成為內門弟子,我勸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速速將丹藥交出?!?br />
     白羽早已收斂了笑容,此刻他面如寒冰,目光如劍,看他那副樣子,大有一言不合便動手殺人之意。

     “白兄,不好意思,丹藥我真的吃光了,要不你等我再有丹藥的時候,再還你吧?”方云面露真誠,認真的說道。

     白羽聞言,面露兇色,一拍儲物袋,立時飛出四把長劍,帶著寒光襲向方云,那飛劍的目標,赫然是方云的四肢!

     方云面色凝重,他感受到這白羽,乃是練氣五層的修為,他屏氣凝神,靠著過硬的肉身之力,連揮兩拳,擊落了兩把飛劍,而后一個側身空翻抓住了另外兩把飛劍的劍柄,落地后他想都不想,直接向著白羽暴沖而去。他清楚,他修為不如白羽,只可能憑借強大的肉身與白羽一戰。

     而白羽同樣清楚這一點,方云成為內門弟子的方式實在是令他不想出名都難,于是白羽身形猛然間后撤,雙手掐決,冷笑一聲揮出兩道無比鋒利的風刃,襲向方云,緊接著再蓄力點出一指,射出一道神芒匹練,直瞄方云右眼。

     方云瞳孔驟縮,白羽的攻擊可謂是陰險無比,招招直奔要害,無比兇狠。他被風刃逼的不得不倒退而去,接著向后翻滾,險而又險的避過第一道風刃,風刃飛到地表,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刀痕,觸目驚心。

     而第二道風刃剎那接近,眼看就要削在方云身上,他再次暴退,抬手擲出一把長劍,與風刃對碰,長劍立即碎裂飛出,風刃的威力也隨之下降不少,然而余威掠過方云左肩,還是帶起一蓬血雨。而方云此刻正是力竭時,一時半會還不能再次發力,一道神芒匹練迎面而來,避無可避!他趕忙以靈氣護體,雙臂擋在面前。

     嘭!

     神芒匹練在方云雙臂處爆開,震得四周塵埃四散,這道神芒將方云雙臂炸得生疼。若不是骨頭夠硬,可能已經斷裂開來。

     噗嗤!

     金鐵入肉的聲音傳出,方云的腿上傳來劇痛,此時赫然有有兩把寒光閃閃匕首插在了他的大腿上,鮮血如注的往外冒,顯然是白羽趁著他剛剛為了防御神芒匹練,視野被蒙蔽,趁機發起了攻擊。強烈的痛感傳遍全身,大腿的傷使得方云幾乎要跪下。

     眼看著方云已經失去行動能力,再是一道勁風猝然刮起,兩道鋼鐵尖刺憑空襲來,刺入了方云的左右兩肩,腥紅飆射,血濺當場!方云負傷,身形不穩,半跪下來,他雙目圓瞪,緊盯著面前那外表俊美脫俗,內心卻狠辣如鬼的白羽。

     白羽正冷笑著,提著劍一步一步的向方云走來。

     “你身為內門弟子,我雖不敢取你性命,但是我卻能讓你生不如死!”

     語罷,他來到了方云身前,一劍刺下,在方云的大腿上再次留下一道口子,然后緩緩的攪動長劍,方云的大腿被攪動得血肉模糊,他的額頭滲出一粒粒汗滴,但卻咬緊牙關,絲毫沒有嘶喊。只是他看向白羽的眼神,越發的冰冷。

     “骨頭還挺硬的嗎?一聲不吭,區區練氣一層罷了,我倒要看看你能夠撐多久!”

     白羽手中升起一簇火焰,而后大笑著將這團火緩緩靠近了方云被劍插著的傷口,方云感受到了這火焰所蘊含的恐怖高溫,這白羽竟然是要將劍燒成鐵水,而后就這么將鐵水留在方云的體內!以此手段來不殺方云,卻讓方云生不如死!

     這樣的折磨手段,實在是惡毒至極,方云想到了之前的劉虎,他居然開始覺得劉虎并不是多么的混蛋。而那白羽慢慢蹲下,抓著火焰,緩緩的接近了自己的傷口,就在此時,方云嘴角上揚。寒聲道:

     “終于等到你離我這么近了?!?br />
     白羽聞言,臉上笑容戛然而止,卻看之前射進方云左右肩膀的鋼鐵尖刺,居然并沒刺穿肩胛骨,生生的被擋在了肩胛骨外!還沒容他多想,方云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住了白羽的后頸,將全身的力量灌注在手中,雙臂青筋暴起,將白羽的面部猛然朝大地撞去,緊接著不等白羽有任何反抗,他果斷賞了白羽一記肘擊,直擊面門。一顆顆血泡,從白羽口中冒了出來,他滿面的塵土混雜著鮮血,看起來十分可怖,他目中充滿狠毒,自他修道以來都未曾受過這種待遇,被人抓著脖子摩擦大地!他此刻也不管方云是不是什么內門弟子!火焰再次從他手中升起,伸手朝方云貼去,這是要以術法將方云直接擊殺!

     方云神色冷峻,看準時機,瞬間出手,將白羽兩只手腕牢牢抓住,向上舉起,使其手上的火球無法對方云造成絲毫威脅,而后用額頭朝著白羽的面門猛地砸下!

     白羽被砸的口吐血沫星子,他那張俊美脫俗的臉蛋,如今變得如夜叉般丑陋,他面露瘋狂,咬牙切齒,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這一刻的他完全沒有理智可言,他一定要殺了眼前的這個人!

     咔嚓!

     白羽竟是強行一扭,將自己被抓住的右手手腕骨頭強行扭斷,以此掙脫了方云的左手,而后他用扭曲的右手,甩在了自己的儲物袋上,一顆珠子從他儲物袋中飛出,方云從這珠子上感受到了強烈的生死危機!

     “怎么樣!方兄!此乃瑕珠,其中蘊含著混亂無律的法則,與這片天的大道規則相悖!一旦釋放其中的混亂法則,就如同滴水入油鍋一般!雖只是低階的混亂法則,但是威力殺你足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瑕珠,其實就是煉制道珠時的失敗煉制品,所謂道珠,則是一些大能為了讓后輩更好的感悟道則,而將天道刻錄在珠子內,刻錄失敗,則會轉變成蘊含混亂規則的瑕珠!這樣的瑕珠雖不能拿來參悟,但是爆炸起來威力無窮。

     白羽此刻已然瘋癲,放出了保命用的殺手锏,如此近的距離,他會與方云同歸于盡,可他為了能殺掉方云已經不擇手段......

     而方云卻露出了奇怪的笑容,這笑容看的白羽一驚,方云此時顯然是想起了在金烏殿時,體內黑石崩碎大道法則的情景,黑石連金烏石板上高深無比的大道法則都可崩碎重組,那眼前這低階混亂的法則豈不是更不在話下?

     而后他張口一吸,便將這瑕珠吸入了腹中,任其釋放那混亂的法則秩序,而他腹中的黑石果然抖動起來,將瑕珠中的混亂法則全部崩碎殆盡,而后將其重組成了一個簡易的符號。

     白羽此刻被方云嚇愣了,他不敢相信方云直接將瑕珠吞入腹中,更不敢相信方云......居然沒事?!而他還在發愣時,方云一拳轟在了他的頸脖上,直接將他的頸骨打斷,而后猛的再揮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將他心臟震的幾乎瞬間停止跳動。使他猛吐一大口血,而后倒在了地上,雙目空洞,面目猙獰,衣衫染血,氣息奄奄,最終他緩緩合上了雙目,停止了呼吸,生機寂滅,當場死亡。

     方云拔出大腿上的匕首,以及雙肩的尖刺,緩緩的起身,看著白羽的尸體,他內心復雜,可以的話他真的不想殺人,即便是白羽這種人渣。但是當面吞下瑕珠實在過于招搖,若是白羽傳出,他肯定會被人懷疑身懷重秘。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無奈間,他殺掉了白羽,這是他第一次殺人。

     “練氣五層真的是很厲害啊,這一回若不是白羽輕敵靠近我,而我又取巧,恐怕已經被白羽廢掉了吧?!?br />
     取下白羽的儲物袋后,方云回頭,發現劉虎早已斷氣。他搖搖頭,而后挖了兩個坑,將白羽和劉虎葬下,起身回到了洞府......

     遠處的虛空中,一道人影矗立,赫然是斷塵長老,他一直在觀察此地。此時他輕輕的捋了捋胡子,看著方云的身影笑道:“人雖傻了點,但關鍵時刻卻不會退縮,是個好苗子?!币詳鄩m長老的眼力,顯然看得出方云身上有秘密,但他并不認為一個后輩的秘密會有多大,所以并不在意,于是贊嘆了方云兩句后身形一閃,消失在了虛空中。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