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六章 追與逃!
    漆黑的世界中,一位少年衣衫襤褸,極為狼狽,他的右手死死的抓著左臂,不難看出他的左臂已經從臂肘處斷開,此時他正全速奔跑著,那斷臂的傷痛對他來說放佛只是輕輕的磕碰。

     在少年身后,一名更為狼狽的老者拖著殘破的身軀,搖搖晃晃的飛著,這老者氣息強大,卻紊亂不已,可見他修為運轉,出了問題!

     老者的飛行速度,比少年要快上一線。他們之間的距離雖遠,卻在慢慢的縮短。

     “不妙......看現狀,我根本無法堅持到黑海邊,就會被楚祥追上!”

     方云全力奔走,肉身之力爆發到了極致,他不斷壓榨自己的潛力,他雙腿肌肉不自然的隆起,他不計任何后果,只想著逃脫,因為他身后,有一尊死神在索命!

     “小畜生......老夫要追的你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楚祥沙啞而又蒼老的聲音響起,他抬手射出一道神芒匹練,卻因距離太遠,打偏了。

     楚祥劇烈咳嗽,自身的狀態也是極差,那道靈魂漩渦的威力,換做任何一個普通的筑基修士,都是觸之必死!楚祥修為高絕,受傷最重,卻不致死,若是他打坐靜養一日左右,傷勢也能大致痊愈,然而他實在是等不及了,龍獅心實在太重要了!

     一老一少的追逐再持續了小半日左右,這秘境地盤也不小,方云要跑到黑海邊,至少還要跑三天!

     “啊......”

     方云發狂,他正面挨了楚祥一拳,傷勢本就不可忽視,且他強行使用筑基才可用的冤魂劫,燃燒了大量的精血,現在還在進行這超高負荷的奔跑,如今他雙唇發青,面無血色,似乎體內的鮮血差不多要流干了!

     “這樣下去,我根本就不需要擔心被追上了,因為在楚祥追上之前我就會死!”

     方云目中露出了對求生的執著,這份執著,在他當初穿越虛空通道時,也出現過!方云的骨子里,隱藏著一種偏執!他猛拍儲物袋,取出了一大把丹藥,這全都是之前林安交給他的,有林安自己的,也有天鬼宗與冥刀宗眾人的,他根本不管這些丹藥是什么,一大把丹藥直接被他塞入口中!

     方云的臉上隨即浮現出一抹病態的潮紅。

     “黑霧!給我全部吸收!不管是不是天材地寶!”

     方云面色癲狂,目中偏執之色愈發強烈,他傳出意念波動,要讓黑色丹海上空的黑霧強行將這些丹藥短時間煉化吸收!

     漆黑丹海上,黑霧震顫,將密密麻麻的丹藥集體包裹,強行的提煉藥力,而后分出一股又一股帶著斑駁色彩的霧氣團,送到方云渾身各處。

     “蠢貨,如此吞服丹藥,你這是在自取滅亡!”

     楚祥臉上露出難看的笑容,這笑容充滿了戲謔,他在嘲笑著方云大口吞服丹藥的行為!

     果然,方云吞服的丹藥效果不一,藥理藥性截然不同,此刻被藥力被強行提煉出來,不同的藥力之間相互碰撞,在方云的體內劇烈反應起來!丹藥在這反應中,赫然變為了毒藥!猛烈的藥力,在方云體內橫沖直撞,破壞著方云的器官。方云情急下吞下大量的丹藥想要恢復體力,卻是起了反效果!

     “嘔!”

     一陣猛烈的惡心感沖上了方云的咽喉,方云大口嘔吐,一灘黑血夾雜著一些未消化的丹藥被嘔出。方云的身體更加虛弱了,他眼神渙散,瞳孔失色,一雙腿早已失去所有知覺,但他速度不減,此時他能做的只有狂奔!

     “這個小畜生,意志力倒是不錯,假以時日,必將后患無窮,今日老夫定然要滅了他!”

     楚祥搖搖晃晃的飛著,眼中的兇光更濃。他再度放出兩道匹練,其中一道從方云的右肩上擦過,劃開了他肩上的衣服,他的右肩多出了一道口子!

     然而預想中的鮮血直流并未出現,方云肩膀開裂,但是他體內的血液幾乎都流干了,即使皮開肉綻,也只是留下絲絲血跡。

     方云似乎根本沒注意到自己的肩膀被劃破,依然如故的奔跑著,宛如機械一般。那肩膀的傷口深入白骨,而他卻望都沒望一眼,如同這肩膀根本不是他的一樣!

     楚祥震動,方云的毅力,簡直超乎他的想象!他知道方云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肩膀受傷,而是已經完全無暇顧及自己的肩傷了,一心只想著活命!

     方云神色冰冷,他只看得到前方的道路,他的視野中再無其他,他要逃脫,他一心想著要逃脫,他要......活下去!

     方云體內,那黑霧震動到了極致,那些不同的藥力依然在互相沖撞著,在方云體內大肆的破壞。

     方云的生機越來越暗淡,他感到自己的身體如同綁上了千萬噸的水泥,自己的眼皮,足足有萬斤重,但他始終都沒停下過腳步!

     有道是,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堅忍不拔之志!倘若一個凡人擁有強到極致的意志,甚至能激發自身潛能,就地成仙!

     在方云那強烈的求生欲望,以及那不屈的意志的產生了影響,他漆黑丹海中有一物,開始悸動!

     是冥子所賜下的那枚符號!這枚符號開始傳出絲絲悸動,那黑霧在悸動下,停止了劇震!那些互相對碰的丹藥能量,也紛紛停止了反應。

     黑霧開始緩緩擴散,擴散到了方云身體中的每一個角落,而后所有的丹藥能量都融入了這漆黑的濃霧中,竟是在霧中實現了互相的融合!

     融合后的能量,精純無比,且完全沒有劇烈反應,黑霧如同跨遍方云全身的河道,這精純無比的能量在河道中形成了一條河流,徑流到了方云的全身,漸漸愈合他的內傷。甚至他的斷肘,都在這一刻有愈合的跡象!

     恍惚間,方云感到自己的雙腿恢復知覺,他的臉上開始出現了血色,不再如之前一般蒼白!

     “這是......”

     方云眼神不再渙散,瞳孔中有精芒乍現!似乎有生命之風吹過了他的四肢百骸,直接把他那將息的生命之火吹的再度燃起!

     方云的生命力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恢復,雖未恢復到巔峰狀態,但也恢復了大半,他至少不會由于奔跑的消耗而死亡!

     “這小畜生,好像恢復了?!難道說是那些丹藥起了效用?!”這一瞬間!楚祥臉上寫滿了懵字,他完全不敢相信方云那樣吃藥,能夠治療自己的傷勢?!且就算方云走運,那些藥碰巧都不互相沖突,能夠融合,但他身體能夠吸收的如此之快?!

     “這小子身上恐怕有秘密!”

     楚祥要殺方云的理由,瞬間又增加了一個,他窮追不舍,即使方云恢復了體力,但速度上確實已經達到了極限,不可能再快了,照這么下去,最多再過一日,楚祥就會徹底追上方云!

     “臭老頭,就連我爹揍我的時候都沒追我追那么遠!你小時候一定是被你爹一直追著打吧!”方云恢復體力后,第一件事就是嘲弄楚祥。

     楚祥聞言,老臉扭曲,方云居然還敢出言調侃他,實在是氣的他七竅生煙!

     “我決定不馬上殺了你!我捉到你之后,要將你抽魂煉髓,折磨百年!”楚祥歇斯底里,他已經決心要將方云折磨的生不如死,最后再將他挫骨揚灰!

     方云也明白這么一直跑不是長久之計,他再次猛拍儲物袋,從中飛出一把又一把寶刀,這些刀朝著楚祥飛去!

     “爆!”

     寶刀集體爆開,在楚祥面前炸裂,然而楚祥眉頭都沒皺一下,任憑這些寶刀爆破,他繼續飛行。這些法寶自爆居然不能傷到楚祥身體分毫!

     “防御力真高......”

     方云蹙眉,這些法寶的自爆,對楚祥來說,當真是如同撓癢癢一般,方云思緒飛轉,他必須阻止楚祥對他進行追擊,哪怕只阻止幾秒鐘也好!

     方云甚至還想過用儲物袋作籌碼,以引爆儲物袋來威脅楚祥,因為楚祥還認為龍獅心在方云的儲物袋中,當他試著要去引爆儲物袋時,卻發現憑自己的修為根本無法引爆儲物袋,這儲物袋居然比普通法寶還要穩固!

     “天??!我怎么這么弱??!只能如此了?!?br />
     方云決心賭一把!他儲物袋內還有一物,他并不知其確切用法,但是他心中自有打算。

     方云將儲物袋內的法寶一次性全部拿出,刀劍橫空,密密麻麻,朝著楚祥飛射而去,這些刀劍在觸碰到楚祥身體的那瞬間,集體爆開,鐵屑紛飛,碎片四射,如此多的法寶同時爆開,楚祥還是被稍稍阻滯了一瞬。

     漫天的碎屑退去,一顆血紅的骷髏頭突兀出現在了視野中,鮮艷無比!其上裂紋密布,有陣陣能量從裂紋中沖出,楚祥一驚,停下了身形,抬手擋在了身前。

     “轟!”

     這顆骷髏頭猛然爆炸,發出了驚天聲響,卻沒有揚起任何塵埃!但楚祥身形卻猛然顫抖起來。

     “可惡!又是靈魂攻擊!赤陽宗的弟子開始修煉靈魂了?!”

     楚祥擋下了這骷髏頭的自爆,并未受傷。他靈魂本就受損,面對靈魂攻擊,他若不小心防范,則會傷上加傷。

     然而楚祥這么一頓,卻耽誤了至少十息的時間,方云已經消失在了視野中。只能用神識去感應方云的修為。

     “小畜生......好膽量,我真想知道你還剩什么手段?!?br />
     楚祥再一次提速,追擊方云而遠去......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