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十一章 奉天城
    崩潰的虛空通道中,一道人影在幻彩萬道的流光中沉浮,這流光,方云在第一次穿越虛空通道時就見過。而他之后幾次通過虛空通道都十分穩定,不見任何流光出現過。

     “看來越是不穩定的虛空通道,就越會出現如此流光?!狈皆扑闹?,九彩的流光不斷隱現,看起來美麗無比。

     “噗!”

     方云驀然噴出一口鮮血,周遭的流光艷麗繽紛,卻也蘊含著巨大的擠壓之力,對方云造成了無比強烈的擠壓,這擠壓在程度上遠超他的第一次穿越!

     且方云體內還有數條紫色小蛇,正在惡毒的摧毀他的生機!這正是那股紫色電弧,方云真可謂體內外兩面受敵。

     “都到這一步了,區區幾道電弧,幾條流光就想要我的命?”

     方云臉色一沉,眼神不屑,他轟然運轉修為,額頭上青筋凸起,他居然以自己的筋脈為導線,引動那體內的電弧聚集在腹部,劈向他的丹海,魘深深藏于丹海之下,不敢露頭。

     紫色電弧突破方云丹海上空的黑霧,徑直劈入那漆黑丹海中,直接將原本已經十分凝實,即將變為固體的丹海劈的四分五裂,方云逆血攻心,渾身有鮮血噴出!

     方云衣衫染血,但卻露出勝利的微笑,即使丹海殘破了,但他好歹成功的將電弧滅掉了!

     而他身體一頓,腹部似乎有一團火在燃燒。他體內那四分五裂的丹海,開始互相融化,而后在其中居然出現了一條又一條游魚!使他的丹海猶如真正的蒼海一般!

     雷電寓示著毀滅,但毀滅也是新生的開始,曾有古人言,混沌初開之際,世界只有無邊的大海,一道雷霆自九天之上劈落,劈入了茫茫滄海之中,生命始得誕生!

     方云驚奇不已,這些游魚為了他的丹海增添了一絲生命神韻,他的修為并未提升,但他總覺得這些誕生的生命會有一些妙用!

     “崩!”

     他的臂骨突兀的裂開,劇痛傳來,雷電雖被他覆滅,但他依然處在流光的擠壓中,重壓將他的臂骨都壓裂了。有一道流光離他越來越近,幾乎要貼到他身上。

     “這些流光只是臨近,我都會感受到重重的壓迫感,那豈不是一縷流光就可壓塌山岳,這道流光貼到我身上,我必死無疑!”

     方云艱難的挪動身體,與那慢慢接近的流光擦身而過,他的一部分身軀被擦成了血泥。

     方云看著重傷的身軀,苦笑起來,他幾乎對傷痛已經麻木了。他的身體狀況已經愈發差勁,簡直隨時都有可能不省人事,但他若在此時暈倒,必死無疑!

     就在此時,方云突然發現,四周的流光越來越密集,如同天羅地網般,望著這漫天的流光,方云沉默,這條虛空通道已經要徹底的崩潰,這些流光或許就是構成虛空通道的元素。

     流光充斥了整個世界,這條通道崩潰在即,居然開始劇烈的搖晃起來,方云焦急萬分。

     “難道我要隨著這條空間通道一并化為烏有?!”

     不容方云多想,他看到了一個光點,這道光點是由一條又一條的流光交叉在一起而形成,有陣陣傳送之感從其中傳來,方云瞳孔放大,仿佛看到了希望,立刻挪動身子,朝那光點移動而去。他不知道這光點代表著什么,但此時他只能抓住這唯一的救命稻草。

     但光點只維持了幾息時間,就隨著流光的分散而消失不見。

     “這些流光在不斷移動,所以這光點并不會一直維持......”空間的搖晃感越發強烈,方云卻在這一刻冷靜了下來,他仔細觀察著四周的流光。

     “就在那!”

     方云雙眼一亮,他發現了一處方位,這處方位上,有百道流光互相逼進,眼看就要交錯在一起,方云傾盡全力,向那一處移動而去。

     “嗡!”

     一道光點出現,亮度遠勝之前的光點,還發出嗡嗡之聲。方云想也不想便往光點里鉆去,做完這一切,他感到天旋地轉,沉重的傷勢早已耗光了他所有精力,進入光點耗盡了他最后一絲力氣,他緩緩的閉上了雙眼,昏迷過去。

     ............

     奉天城,這是一座凡人的城鎮,城中行人絡繹不絕,車水馬龍,因此處乃是奉天國的國都,眼看今年又是一年開科之年,不少書生都趕著進城考試,沿街的客棧酒樓也都迎來了旺季。

     眼下正值秋分時節,天氣漸漸轉涼,秋風瑟瑟,落葉紛紛,夜間少有書生外出,生怕科考前,受了風寒,耽誤了考試。

     這一天,一位名叫葉儒的書生終于趕到了奉天城,然而他找遍了整個奉天城,價格低廉的客棧早已住滿,他身上的盤纏并不充足,住不起高價酒樓,無奈之下,他只好出城,去尋一些郊外人家借宿。

     在葉儒出城前,他踩到了什么,險些摔倒,他站穩身子后,一道恭敬的聲音傳來。

     “這位爺,賞口飯吃吧?!?br />
     葉儒這才發現自己踩到了一個乞丐用來乞討的破碗,而這乞丐身上布料單薄,時不時有秋風拂過,將其吹的瑟瑟發抖。葉儒輕嘆一口,心想乞丐也是怪可憐的,科考前,就當為自己積積善德,于是將一些盤纏放在碗中,遞給了乞丐。而后繼續向城外走去,留下了在原地看著盤纏發愣的乞丐。

     奉天城外,還是有著不少人家的,每戶人家都有青煙升起,說明家中有人。

     “滾滾滾,哪來的要飯的,我們這沒地方住?!?br />
     然而當葉儒敲開一個茅屋的門,卻被屋內的人厲聲趕走。他連連敲了十幾戶人家,得到的回復都是如此。

     “唉,世態炎涼,我就不信這附近沒有我葉儒的落腳之地?!?br />
     葉儒搖頭感嘆著,他出身窮苦,自幼苦讀,立志成為一方大儒。

     當他看著娘親日漸枯黃的瘦臉,還有父親那慢慢彎曲的背影,他越發堅定了自己的志向,一定要考取一個功名,好讓二老安度晚年。

     現在已是傍晚,葉儒還在尋找住所,他想起過路的考生好像有提過,奉天城郊外的城外山上有一處破廟,葉儒內心無奈,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去破廟落腳。

     破廟中總流傳著很多傳說,許多狐妖都喜歡棲息在破廟中,等待來往的書生,有書生出現時,她們就會以絕美的外表去迷惑書生,然后趁機吸干書生的陽氣。

     但現在也顧不得那么多了,傳說畢竟是傳說,也不見得真實,他邁著步子向城外山走去,而他走著走著突然停下了腳步。

     “天??!”

     葉儒走到山腳下,被眼前的情景嚇壞了,腿肚子都在發抖,整個人腿一軟癱倒在了地上。山腳下,有一個少年,他渾身淌血,兩條小腿從膝蓋處齊齊斷開,胸前一大片血肉模糊,甚至能看到他正在跳動的心臟。

     此人自然是重傷的方云,他鉆入的光點,乃是一處空間節點,可以說他運氣實在是不錯,進入空間節點中,他立刻被傳送至此處,并沒有再受更大的傷害。

     “這個少年......心臟還在跳動?!受了這樣的傷還能活下來?!”

     葉儒大感震驚,他一介書生哪見過這種情景,此時他渾身顫抖,有心逃跑,但是他的內心卻在不斷掙扎。

     “我自幼苦讀,深知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的道理,如今見死不救,那我多年苦讀與那些目不識丁的粗人有何區別?”

     葉儒慷慨激昂的說道,隨后他不再猶豫,從包袱中取出一些布條,簡單的幫眼前的少年包扎了一下。

     而后他口中說道:“小兄弟,撐住啊,我這就帶你找戶人家安頓一下?!?br />
     葉儒背起方云,搖搖晃晃地朝著剛剛那幾處人家走去,他打算先找一處人家安頓方云,自己在進入城內去尋找郎中,他擔心重傷的方云無法承受長時間的搖晃,可能會加重他的傷勢。葉儒背著方云來到了一戶人家門口,他滿頭是汗,連忙叩門。

     “誰啊,敲這么急,怎么又是你這要飯的,你身后的是......”

     “這位大哥,此人身受重傷,可能是被什么人襲擊了,能不能......”

     “崩!”

     未等葉儒說完,屋內的人就關上了木門,其中還傳來惡毒的咒罵。

     “你小子趕緊帶人走,要死別死我家門口,否則我把尸體拿去喂狗!”

     葉儒臉色蒼白,但他沒有放棄,挨家挨戶的去叩門。

     “快滾,你要是讓這家伙死在我們家門口,我把你也一起打死!”

     “這都要秋收了,怎么還有人登門送死尸啊,晦氣,趕緊走趕緊走!”

     葉儒敲遍了所有的人家,得到的回答都是如此,還有人甚至直接裝作不在家,但屋頂分明有炊煙升起......

     “現在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連一向淳樸的農人都是如此,我若當官,定要改變這一現狀!”

     葉儒痛心疾首,他在來奉天城的一路上,也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很多人都將麻煩事置之度外,不肯對困難之人伸出援手?,F在,他更進一步的體會到了世間冷暖。

     人心冷漠,葉儒只好背著方云朝奉天城走去,而就在他剛入城的時候,卻聽到有人呼喚他。

     “這位爺,您是遇上了麻煩嗎?”

     葉儒一看,此人竟是他出城時遇上的叫花子,然而葉儒此時內心焦急。沒空搭理這個叫花子,而這個乞丐倒是眼尖,看到了葉儒背上的方云。

     “這位爺,您一定是外地來的,人生地不熟,我帶您去全奉天城最好的郎中那,保證能救活你背上的小兄弟?!?br />
     葉儒一聽,心想在理,這個叫花子雖然是要飯的,但到底也是奉天城的本地人,于是他示意叫花子帶路。

     在叫花子的帶領下,葉儒來到了一處普普通通的民居前,他不禁皺起了眉頭,此處哪里會有全城最好的郎中,這個叫花子不會在糊弄他吧,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

     可這叫花子卻是咧嘴一笑,對著民居吆喝幾聲。一個不耐煩的聲音從中傳出。

     “北枳,你又來討吃的了?”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