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十章 獠牙
    “方云,你不要跟丁易開戰,一會在擂臺下你直接認輸就好!”

     方云腦中不斷回響著這句林安的傳音。故此他果斷的放棄了比賽,聽從了林安的勸告,因為他認為林安不會害自己,而且他已經具備了秘境之旅的資格,無須再去爭什么。

     此時,觀眾們一片不滿,大家都沒想到方云如此干脆的就放棄了比賽,謾罵聲,戲謔聲傳出。

     “林安師兄謙讓了一番,將方云送入決賽,這方云居然戰都不戰!”

     “虧的林師兄還惜才,讓你獲勝!你這算什么!吾輩修道之人焉能臨陣脫逃?”

     方云置若罔聞,他相信林師兄不會害他,而那丁易確實也令他感到有問題,他收起《練體總綱》目光隨意向臺上掃去,丁易的笑容已然斂去!

     而后丁易似乎注意到了什么,臉上再度擠出微笑,但這微笑看起來十分不自然,根本就是皮笑肉不笑!那虛偽的笑容下,似乎藏著一道兇影,隨時有可能竄出,將人生吞活剝!

     光是被丁易看著,方云便感到膽寒,這丁易十分善于偽裝!平日里那股瀟灑隨性的氣質,居然完全是他的偽裝,那面具之下藏著的......赫然是惡魔般的兇煞!

     “接下來就沒我們的事了,走吧,我們山下的洞府中見面?!?br />
     林安那動聽的聲音再度出現在腦中,方云聞言,再也不敢愣著,他并不想逗留,周遭也盡是謾罵聲,于是他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了此地。

     山下,方云的洞府中,林師兄與方云面對面坐著。方云疑云滿面,丁易與林安之間絕對發生過什么,方云贏了林安,還收了她的禮物之后,丁易簡直就像是變了個人似的。

     “我知道你問題很多,我來一一為你解答,你先不用說話?!?br />
     方云一驚,點點頭,表示洗耳恭聽。林安伸出玉手,解開了發束,墨黑的青絲披下。

     “首先,我是女兒身。你先別急著吃驚,我由于某些原因,在宗內隱藏了自己的性別,而那丁易估計是從他爺爺那得知我的真身,在門生考核前夕,約我出來飲酒。而我喝下了他給的濃茶之后,感到修為受限,竟是被禁錮住了修為。他便露出了丑惡的獠牙,妄圖非禮我,我險些遭劫,關鍵時刻,斷塵長老救了我一命,還殺掉了他那個狗奴才,龔老!”

     方云的嘴巴已經張大得快要碰到地上了!原來林師兄真的是女兒身,而且還與丁易發生過這等事情!這丁易仗著宗主暫時不在,且自己的爺爺是宗門大長老,便要對宗主的關門弟子下如此毒手!

     林安頓了頓,接著說道:“昨晚與你偶遇,是因為我心情不快,而且好久沒穿過女裝......就想在比賽前穿一穿,然后出來透透氣,你拿出丁易的酒葫蘆時,我本已心生警惕,然而你那大大咧咧的樣子強行卸下了我的警惕。我根本就不想與那丁易交手,所以本就想故意輸給你,但你最后那一拳讓我提前認輸了......”林安說著,別過頭,美眸中似乎又閃過羞澀之色。方云也回想起那時候的一拳,似乎碰上了什么不該碰的東西。跟著尷尬起來,林安紅著臉再次說道:

     “我沒想到丁易居然就因為我送你一件禮物,就直接盯上了你。我想他肯定是計劃比賽一開始就將你的下巴打碎,讓你根本無法投降,而后狠狠的蹂躪你,他賽前那怨毒的眼神,被我察覺到,于是我就匆忙提醒你認輸?!绷职蔡岬蕉∫椎拿謺r,神色中就會出現厭惡與惡心。方云全都看在眼里,看來林安與丁易之間可以說是絕對的撕破臉了。這也難怪,畢竟丁易可是對林安做了那種人神共憤的事啊。

     “多謝林師兄,不!是林師姐,是你一聲提醒,才讓我免遭一劫?!狈皆聘屑さ恼f道,他覺得自己真的受了林安很大的恩惠。

     林安則是柔和的笑了笑,這純真而美艷的笑容簡直要把方云的魂都勾出來了。

     “你會有此一劫本就是因我,我提醒你是應該的,你斗不過那丁易的,總之你一定要多加小心那丁易。在宗內,丁易還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殺人,但此番前去秘境,你有些危險了?!绷职舱Z畢,起身就要離去,然而方云卻連忙留住林安,林安疑惑,不知方云還有何事指教。

     “林師姐,能教我神念傳音嗎......”方云不好意思的說道,因為神念傳音實在是太基礎了,連這個都不會其實是很可笑的。

     而林安的確也有些無語,但仔細一想,方云確實出生平凡,沒機會學這些東西是正常的,于是她再次坐下,耐心的去指導方云如何利用修為,將聲音傳入對方的腦海中,直至深夜才離去。

     林安走后,方云躺在木床上,仔細的回憶這段時間的生活,再過幾日,他就能夠踏上回家的路了,這一次回家,不懂還會不會回到這里,在赤陽宗他雖然只待了兩個月左右,但是卻也發生了不少事情。就此離去,他居然有些心生不舍。但他的思鄉之情立刻又占了上風,即使不舍,他也要回去看一看。他想著想著,慢慢的進入了夢鄉......

     一夜無話。

     第二天,筑基弟子的門生考核開始,而這都已經與方云無關了。筑基門生考核的主持人并不是斷塵長老,方云便登門拜訪了斷塵長老。

     在斷塵長老的居所外,方云俯下身子鞠了一躬,屋內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

     “不必多禮,進來吧?!?br />
     進入屋內,斷塵長老就在那坐著,看上去不茍言笑,他那略帶渾濁的眼眸中,露出了對方云滿意的贊許。

     “你表現的很好,不枉我讓你進入宗內,三日后,我們將啟程去往絕踏山脈。而這,是你門生考核第二名的獎勵。昨日你走的太快,沒來得及給你?!?br />
     一朵五色花,出現在了斷塵長老手中,花有五瓣,共生五色,赤,黃,藍,綠,橙。五瓣花相互映襯,有一種別樣的神韻,似乎憑著這五色,就能演繹出萬紫千紅之色,端的就是一個艷麗。這朵花絕非凡品,方云接過此花,細細觀察起來。他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此花好像能夠改造他的身體!

     “此乃五行相生花,五朵花瓣寓示著五行,生生對應人的五臟,服用此花,有錘煉五臟,增強肉身之效?!睌鄩m長老那無喜無悲的聲音響起。方云聽后大感興趣,他眼下正好需要增強肉身,這多花可謂是雪中送炭。

     “多謝斷塵長老......”

     “我還沒說完呢,此花功效絕佳,可惜成效太慢,因為人的五臟是十分脆弱的。往往需要一年,身體才能完全吸收其內精華?!?br />
     方云一聽,瞬間像漏了氣似的,這成效也太慢了吧,需要整整一年??!不過也聊勝于無,他再次謝過斷塵長老,約定好三日后的清晨在旭陽山腳下集合后告辭。

     方云帶著五行相生花回到了洞府,他將花瓣磨成粉末,更助于身體的吸收,這也是《練體總綱》上介紹的使用天材地寶的一種方法。

     他將粉末服下,這粉末進入腹中后,他的漆黑丹海居然吸力爆發,將本該在體內擴散開來的粉末,全部吸入了丹海內,方云頓時目瞪口呆!

     “你你你......你這個強盜丹海,瞎吸收什么??!你不是只會吃道則符號嗎!怎么現在開始跟我搶東西吃了!快吐出來!”

     然而片刻后,丹海毫無反應,方云急了!開始運轉修為,丹海翻騰起來,他要將那些粉末逼出來!忽然間,那丹海上空的漆黑霧靄開始抖動,一部分霧靄進入了丹海中,而后再次出現時,這片霧靄輕微的染上了五色!方云的丹海一直很奇怪,而丹海上空一直盤踞著奇怪的霧靄,方云一直不知其作用。

     這漆黑霧靄挾著五色,在方云體內擴散,經過了方云的五臟,他感到五臟劇烈晃動,而后他噴出一口污血,這污血帶著惡臭,這乃是他臟器吸收的后天濁氣,此刻被他排出。當黑霧完全經過五臟后,五色褪盡,方云感到自己神采奕奕,他內視自身,五臟變得更加強壯,他的身體本就被改造過,根基十分結實,如今五臟再一次經過錘煉,他深吸一口氣,而后猛的吐出,洞府內竟像是刮起了狂風!

     “臟器變化好大,這霧靄莫非有完全吸收天材地寶精華的效用?!”方云知道,《練體總綱》上有記載,身體吸收天材地寶,一般只能吸收二成的精華就差不多了,天材地寶成效越慢,則身體吸收的越多,這五行相生花就是如此。而現在他的五臟如獲新生,這顯然不可能是成效慢,且就算真的吸收二成精華也不可能有如此的功效,那只有一種解釋,他丹海上空的霧氣能夠助他吸收天材地寶!

     方云此前從未服用過鍛煉肉身的東西,如今他實力可謂是提升了一大截,他的修為沒有變化,但是由于肉身得以強化,他所能發揮出的力量更強大了!

     他目光灼灼,期待著三天后的秘境之行!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