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十三章 深海內
    冰冷,枯寂,方云的身體在這黑海中緩緩下沉,他渾身都使不上力氣,他面如死灰,似乎死亡對他而言并不可怕,或者說在他看來,他早就死了。他的思緒停止旋轉,唯一使他放不下的,便是他的父親了。四周的冰冷漸漸侵蝕著他的身體,使他對時間的感官變得遲鈍無比,也不知沉了多久,他感到十分疲倦,想要睡一覺,于是他緩緩地合眼。

     就在此時,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視野當中,方云的體質十分強大,即使在無光的水中也能看到不短的距離。這道身影突兀的出現,令方云內心刺痛,他看到那身影渾身無傷,顯然不是與人拼斗落入海中,那只能有一個解釋!她是自己跳進來的,是為了救他!

     方云渾身顫抖,虎藤村對他而言十分重要,但他失去了。他想到林安如此關照自己,這種時候還主動跳海救他,他不希望林安死!他不希望自己身邊的人再一次的消失,虎藤村的滅亡已經令他嘗遍了周圍人消失的苦!方云想著,渾身修為開始運轉起來,這片黑海居然自始至終都沒有吸收過方云的修為!而在方云運轉修為后,他隱隱的感覺到,這片海竟是與他體內的漆黑丹海共鳴起來!

     方云在這黑海中,竟是開始能夠呼吸起來,且行動自如,如同在地面一般!一股股冰涼的感覺鉆入他的身體中,竟是修復了他的傷勢,而后這冰涼的感覺深入他的身體,進入腹中,他的漆黑丹海,竟是變得更加凝實起來。但他沒有閑工夫來管自己的丹海如何了,他奮力的朝著林安游去,林安此時似乎還保留著一點意識,她發現方云不但沒事,還來到了她的身邊,不禁放下心來,然而她自己的情況卻是不容樂觀,沒有修為的她,無法在水中長久閉氣,眼下,她快要暈過去了。

     “林師姐,我過去溺水時,我爹曾教過我一個在水中救人的方法,多有得罪了!”方云對林安傳音,林安不知道方云要做什么,而后方云居然將臉貼近了她,用自己的唇印上了她的紅唇,這讓林安實在是羞愧難當,她可從沒與人做過這種事情!她開始發出“唔!”的聲音,想要去掙脫方云,然而她卻驚奇的發現,方云給她灌了一口氣,她能夠借助這口氣進行呼吸!但如此旖旎的行為,令她的臉部開始慢慢發燙,她特意在心中告訴自己,這都是為了活下去。于是也不去反抗方云,甚至還稍微的配合起了方云......

     方云將唇貼緊了林安的紅唇后,竟是生出一種水乳交融的感覺,一時間忘了他倆還在海中,就這么慢慢的保持著這個姿勢向下沉去。而四周的黑海,不斷地將冰涼的感覺注入方云的體內,他不曾注意到,他體內的漆黑丹海越來越凝實,凝實到了一定地步之后,他的丹海終于開始擴張開來。方云的漆黑丹海出現后,就從沒擴張過,只是會越變越凝實。

     此刻他體內的漆黑丹海開始漸漸地擴大,比原先大上了一倍不止!丹海的大小以及是否凝實,是判斷一個人修為高低的最直觀現象?,F在看來,方云之前的修為居然還遠遠沒達到極限!自打那黑石飛走后,他也沒法去將道則轉化成特殊符號,靈氣也不能提高他的修為,這便導致了他修為止步不前!但如今,這片漆黑的大海,竟然在提升他的修為,這對方云而言無疑是天大的造化!

     一股恐怖修為之力在他身上蔓延,林安雖沒有修為在身,卻能感受到方云此刻的恐怖氣息,方云在這黑海內能夠使用修為已經使她感到奇怪,此時方云的修為還在慢慢的攀升,這令她花容失色!方云在這一刻,也感受到了自己體內的力量正在不斷地涌出,而在那黑海的最深處,似乎有什么東西在召喚著他!

     “冥土最后一縷火苗,你過來......我賜予你,只屬于不滅道體的最后的造化?!?br />
     一道滄桑如萬古般古老的聲音傳來,召喚著方云,“不滅道體”與“冥土”再一次的被提及,這令方云想起了那一塊黑石,他心向神往,想要去到那最深處看個究竟!隨即緊緊將林安抱在懷里,朝著那黑海的最深處緩緩游去。

     ............

     大陸上的青年俊杰們,已經開始分頭行動,去各尋造化,丁易心中暗罵林安,居然為一個蠢貨自己也跳入了海中,目前赤陽宗的人就只剩下了他一個。他在林安跳海后,想也不想立刻遁走,不敢逗留,只剩他一個人的話,任何勢力的人一起上,都能將他擊破。此時他來到了一處戰場中,短劍殘甲遍地,還有不少法寶殘片,鑲嵌在土地中,地表坑坑洼洼,甚至還有許多裂痕,此地定然是爆發過驚天大戰,就連這如此堅硬的黑土地都承受不住,被打的碎裂開來,但奇怪的是,四周始終不見一具骸骨。

     丁易心生疑惑,若此地是戰場,為何不見骸骨,難道還有人會將這些骸骨一具一具的安葬?若是如此,問題又來了,如果骸骨被安葬了,那么這些骸骨的敵人去哪了?安葬骸骨的時候,不可能將敵人的骸骨一起安葬吧?但此地分明是完全不見一具骸骨,就在丁易思考時,他身后一具殘破的盔甲開始站起,手持銹劍對著丁易砍來!

     “咣當!”

     丁易瞬間轉身,眼疾手快,對著鎧甲的胸口一拳砸下,將鎧甲打的四分五裂。而后陣陣黑氣從碎成幾塊的盔甲上逸散而出,灰飛煙滅。丁易蹙眉,這個地方陰氣很重,這些盔甲經過漫長歲月,誕生出了簡單的意識,化為了鬼盔,若是如此,此地或許會存在一尊......鬼王!

     丁易舔了舔嘴唇,擊殺鬼王,或許會得到鬼丹,這可是養魂的好東西,煉制成丹藥后,效果更是絕佳,他從這出去后也要踏入筑基了,將會誕生神念,一顆鬼丹正好能夠滋養他的神念。而后他目露貪婪,開始搜尋起這片區域。

     而這戰場的另一邊,是一處墳地,楚天正領著其他兩名楚家俊杰,慢慢的搜索此地。此地為墳地,卻居然沒有任何鬼魂出沒,至少他們尋找了很久,沒有出現過任何異樣。楚天沉吟,他知道有一種傳說,為“九魔一魘”!也就是說世間,能誕生九尊魔,都未必能誕生一尊魘!九尊魔的兇厲也遠不及一尊魘,然而一尊魘若是誕生,萬里內,鬼怪不存!在這陰氣如此重的地方,完全不見一尊鬼怪,實在是不符合常理,莫非是此地的陰氣,誕生了一尊魘?!

     然而楚天卻不如何害怕,即使真的誕生了魘,也不過是練氣境界,他在同境界內,不會懼怕任何生靈。且擊殺了魘,好處也是良多,若能夠奪取魘的魂力,那他從今以后也能繼承魘的特性,那就是萬里內,鬼怪不存!楚天目露精芒,期待著與魘的一戰!

     然而楚天沒走多遠,眼前赫然出現了三具干枯的死尸,楚天俯下身子,仔細檢查,這三具死尸是道劍宗的人,他們渾身精血被吸了個精干,沒留下半點。

     “呵呵,看來我的猜測沒有錯,魘極其喜歡生人精血,這三具枯尸已經死了一段時間了,魘估計已經不在附近,我們要找遠一些了?!背炻冻鐾跽甙愕奈⑿?,他身后兩名楚家的人看到枯尸都紛紛膽寒,而楚天居然還笑得出來,他倆對于楚天,越發的敬畏起來。

     而后楚家三人,開始在這片墳地展開了地毯式搜索......

     ............

     方云不知自己游了多久,他一直循著腦海中那道聲音的來源,不斷地向前游動,好在四周的黑海正源源不斷的給他輸送著力量,使他不會感到疲倦。他再次游出很長一段距離,林安被他抱在懷里,保持著接吻的姿勢,保持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此時,黑暗中驀地露出了一點霞光,其中有一尊神王,他寶相莊嚴,圣神不可侵犯,方云看不清他的面孔,但他有一種感覺,這個人就是那時候他所看到的......冥子!

     “你......來了!你的不滅道體,已經修成。從此以后你將不入天道之內,不會淪為道奴,可惜我真身已經不知所蹤,無法為你護道,但我將送你一場造化,今后的路......靠你自己?!睖嫔o比的聲音再度響起,方云聞言一驚。那道身影袖袍一揮,一枚漆黑無比的符號突兀出現,而后進入了方云體內的漆黑丹海中。

     “這枚符號,你當下無法融合,但你卻能通過感悟這枚符號來提升修為,這補足了你無法感悟天道提升修為的短處?!闭f完后,冥子揮一揮手,方云感到一股大力襲來,但卻沒對他造成任何傷害,而是將他慢慢推向岸邊的方向,冥子這是在送他上岸!四面八方的海水,此刻瘋狂的將力量注入方云的身體中,似乎是因為方云即將離開,而要送方云最后一場造化!方云體內的丹海不斷地壯大!目前已經大到了原先的十倍大??!方云渾身充滿了力量,他此刻依然是練氣修為,他體內的漆黑丹海已經凝實至膠質!當這丹海完全凝實之后,將會化為大陸!大陸的出現,便是踏入筑基標志!

     片刻后,方云被送上了岸,他上岸第一件事,就是松開了抱著林安的手,然而......林安似乎還沒注意到已經不需要借助方云來呼吸,雙唇依然緊緊地貼著方云的嘴,方云尷尬無比,然而過了一會,林安似乎注意到了什么,立馬紅著臉推開了方云,站了起來,將頭轉過一邊。方云在原地也是面頰發紅,不知說什么好,雖說是為了救人,但他畢竟是親了林安......

     一男一女,在黑海岸邊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