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零二章 齊府風云 二
    齊志成見到齊志明這副樣子,嘴里嘟囔了幾句,不敢再說什么。雖然他對老大這個家主多有不服,但只要齊志明坐在這家主之位一天,他就得向齊志明低頭一天。齊家的族規可不是鬧著玩的,跋扈如他也不愿被安上一個對家主大不敬的罪名,從而被趕出齊家。身為天南齊家的一份子,自然清楚天南齊家四個字的分量。一時之間客廳陷入了沉寂,這讓齊玉萱的三個哥哥和四個堂兄弟坐如針氈,渾身的不自在。

     就在這時,齊府管家福叔走進了客廳,來到齊志明身邊輕聲說道:“老爺,五小姐他回來了?!?br />
     頓時在場的眾人有如貓聞到了腥味,兩眼放光,紛紛把目光投向了齊志明。齊志明睜開了雙眼吩咐道:“福叔,你讓玉萱來客廳一趟?!?br />
     “好的,老爺”福叔應了一聲,出了客廳,很快眾人就聽到了一陣輕脆的腳步聲,由遠及近。

     饒是齊玉萱早有心里準備,見到客廳里的陣仗還是被嚇了一跳,特別是眾人目光灼灼的盯著她,讓她不由幾分心慌。齊玉萱深吸一口氣,運轉上古冰鸞血脈,清晰很快冷靜下來,脆聲叫道:“爸,二叔、三叔、四叔、五叔?!?br />
     見過五位長輩,然后又跟三個哥哥和四位堂兄弟打過招呼后,才在她四哥下首坐下。齊玉萱剛一坐定,齊家老二齊志遠已經“呵呵”笑道:“玉萱,真是越來越標致了,不知將來那家小子有如此好福氣,能夠娶到玉萱侄女。

     齊玉萱微微一笑道:“二叔過獎了,比起玉欣姐侄女差遠了。聽說玉欣姐已經有心上人,不知是那家的少爺能夠有如此好福氣?”

     齊志遠跟齊志明雖然是親兄弟,但跟齊志明嚴重的重男輕女不同,齊志遠顯得更開明,基本上能夠做到對兒女一視同仁。齊玉萱口中的玉欣姐,是齊志遠的次女齊玉欣,比齊玉萱年長五歲,也是釜山市有名的大美女,追求者甚眾,很得齊志遠喜愛和看重?,F在聽齊玉萱提起,齊志遠笑道:“你堂姐的事情八字都沒有一撇,還早呢。倒是你,我聽你爸說那個趙天宇跟你關系不錯,他是不是對你有意思???”

     齊玉萱聽到齊志遠說起趙天宇,不由臉上閃過一絲羞澀的紅暈。自從那天之后,她和趙天宇的關系是迅速升溫,雖然沒有做過出格的事情,但牽牽小手,偶爾摟摟抱抱,親個小嘴,卻是有的。齊玉萱雖然出身世家大族,卻一向潔身自好,這已經是她目前所能夠接受的極限。

     齊玉萱的四個叔叔都是人精,見到她臉上的表情,那還不知道怎么回事,當下相互用眼神交流一番,然后仍然由齊志遠開口說道:“玉萱,再過兩個月,咱們天南齊家十年一度的家族大比就要開始了。今天我跟你三叔、四叔、五叔過來就是想跟你爸商量一下,如何應對此次家族大比。你也知道,憑你哥和你堂兄弟幾個的能力,此次家族大比希望真心不大,為此二叔我也甚是焦慮。這不剛好聽說你手頭上有一批你哥他們急需的萬年寒冰,你回來之前我跟你爸他們正說這事來著。玉萱,二叔知道你也很為難,但為了咱們釜山齊家,二叔我不得不厚著臉皮問你一句,這萬年寒冰你還能不能再弄幾塊來?”

     聽了齊志遠的話,要不是齊玉萱知道她二叔的為人,還真的會以為他是一個一心為家族殫精竭慮的人。不過她二叔既然這么說,作為晚輩齊玉萱也不好太過駁他面子,當下微微一笑道:“二叔,您這不是為難侄女我嘛。您也知道這萬年寒冰可是難得的天材地寶,誰也不會輕易放棄。要不是趙天宇用不著這么多,加上他也急需其他一些修煉資源,才拿了出來想換一些有用的東西,否則你侄女我連這七份都沒有。二叔您想讓我再弄幾塊,侄女我真的是沒有辦法?!?br />
     齊玉萱的話一出,齊志遠還沒說什么,那齊志成卻是不樂意了,滿臉不悅之色的說道:“玉萱,怎么說你也是我們齊家的人,是我們齊家將你養大,怎么現在讓你給齊家做點事,就推三阻四的。都說女生外向,你跟趙天宇的事情八字都還沒有一撇呢,怎么胳膊就往外拐了?!?br />
     齊志遠一聽事情要遭,這個老五狂妄自大,口無遮擋,有些話自己心里清楚就行,是能夠拿出來在大庭廣眾之下說的嗎?果然齊玉萱的臉色立馬變了,原本笑盈盈的,變成了面對外人時的那副冷若冰霜的表情。齊志遠不由惡狠狠的瞪了齊志成一眼,然后和顏悅色的對齊玉萱說道:“玉萱,你別聽你五叔瞎說,你也知道你五叔平時就是這樣大大咧咧,口無遮擋的人,你別往心里去?!?br />
     聽了齊志遠的話,齊玉萱臉色稍微緩和,淡淡的說道:“二叔,四叔這話侄女可真的承受不起。齊家對侄女的養育之恩,侄女沒齒難忘,如果可以,我也想幫咱們齊家多弄些萬年寒冰。只是這件事情真的不好辦,畢竟我跟趙天宇也不過是同學關系而已,我也不可能叫他把萬年寒冰多給我一些?!?br />
     齊玉萱知道如果自己開口向趙天宇多要兩塊并不難,但她知道自己這些長輩們的德性,如果自己答應給他們弄一塊,他們肯定會得寸進尺要兩塊,有了兩塊想三塊,有了三塊還想要更多,所以她寧愿一口咬定無法辦到,絕不會輕易答應他們。

     “五妹,你這話就有些妄自菲薄了。憑你的美貌和智慧,要搞定一個平民出身的小子,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只要你肯開口,我不相信那個趙天宇會對你的話無動于衷”見到齊玉萱一直推脫,從未開過口的齊玉萱大哥齊向天坐不住了,作為釜山齊家的嫡長子,如果有多余的萬年寒冰,他是最有希望得到的。

     “大哥,你把我當成什么人了?”齊玉萱心中一陣膩歪,不悅的說道。對于這個大哥她可沒有任何好感,別的本事沒學到,倒把父親齊志明投機取巧的本事學了個十成十。

     “好好好,算大哥我說錯話,大哥向你道歉。不過這一次無論如何,你得幫大哥一把,大哥我卡在初級武者巔峰已經半年多,如果有塊萬年寒冰,大哥就能夠在家族大比前晉級中級武者初階,到時候說不定就有機會在家族大比中取得前五的成績”齊向天知道自己這個妹子的脾氣,連忙低聲下氣的說道。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