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十一章 勢均力敵 (求會員點擊)
    “比賽應該已經沒有懸念了,上古血脈覺醒者根本不是平常的武者能夠相抗衡的,可是為什么我的心里總覺得趙天宇沒有這么容易被打敗的呢?”第六感超強的張如風看著場中倒地不起的趙天宇,不知為什么就是覺得他肯定能夠站起來,這種沒有由來的感覺讓張如風不由皺起了眉頭。

     聽著場上裁判的報數聲:“1、2、3……”,張如風的這種感覺變得越來越強烈。果然就在裁判數到8的時候,趴在地上的趙天宇突然手臂動了一下,等到裁判數到9的時候,趙天宇一屁股坐了起來。然后在身形已經恢復正常的王高峰吃驚的目光下,趙天宇一邊站起來一揉著腹部表情略帶痛苦的說道:“真的好痛,你這招叫什么?居然讓我來不及防守?!?br />
     王高峰吃驚過后,心中的戰意重新燃起,裂嘴笑道:“我是上古巫族血脈的傳承者,前幾天剛剛覺醒,目前我只會這一招,我叫他‘巨人變身’。處于‘巨人變身’狀態的我,無論力量速度還是元力都將大幅增加,恢復速度也將出現倍增。你的確很厲害,居然能夠接下我這一招。但是我要奉勸你一句,如果我在‘巨人變身’狀態下使用霸王拳,我的實力將再次大幅增加。但是由于我還不能熟練變身,變身狀態下我的控制力將出現下降,也就是說我打出去了,就很難收住手,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把你給打死了。如果你害怕現在認輸還來得及?!?br />
     趙天宇興奮的說道:“我的字典里沒有‘認輸’這兩個字,我不怕對手強,只怕對手太弱,打得不過癮。我有預感,只要打到你,我的實力將再次得到提升。來吧,戰吧!啊……”

     隨著一聲吶喊,趙天宇的氣勢迅速的向上提升,四周的破碎的青鋼石紛紛脫離了地面,向上慢慢的漂浮起來。那邊王高峰也不甘示弱,身形迅速膨脹,一股不小于趙天宇的氣勢從他身上傳出。兩股強大的氣勢很快攪在了一起,夾雜在其中的石塊頓時被擠壓成了肉眼幾乎不可見得粉末。

     “這兩個變態”場下的張如風不由吞了吞口水,這兩股氣勢實在太強大了,相互擠壓摩擦,連站在場下的他都感覺到強大的氣流在快速的流動,帶起一陣陣狂風,吹得他的頭發和衣服都唰唰作響。

     在場上做裁判的中年男老師,看著場中央氣勢不相上下的兩人,也是暗暗的驚駭道:“這還是中學生嗎?這等實力都快趕上我了,難道我真的已經老了嗎?跟不上時代了嗎?”

     “這是怎么回事?他們的氣勢怎么可能這么強大?”比賽結束后原本準備回教室的齊玉萱和柳月也被五號場地的這兩股驚天動地的氣勢所吸引,趕了過來,在張如風和陳俊兩人旁邊站定,好奇中帶著驚駭的問道。

     張如風扭頭看了齊玉萱和柳月一眼,此時的他根本顧不上欣賞兩大女神的美麗,情緒有些低落的說道:“很明顯王高峰是個上古血脈覺醒者,有這等實力并不奇怪。讓我沒有想到的是趙天宇居然也有這等實力,可以跟王高峰向抗衡而不落下風?!?br />
     不怪張如風情緒低落,一直以來他都是以追趕李浩天作為自己的目標,沒想到有一天他會給別人趕上并超過。每個天才都有屬于自己的驕傲,張如風也不例外,當有一天這份驕傲被打碎時,心中的低落在所難免。

     “是他”雖然印象不深,但齊玉萱還是認出了王高峰的對手趙天宇,正是前幾天晚上在力量測試間撞見的那個男孩子。當時趙天宇對她視若無睹,讓她心里還好一會兒不高興,沒想到再次見到對方居然是在這賽場上,更沒想到他的實力居然這么強。

     “你認識他?”齊玉萱的話雖然說的很輕,她旁邊的柳月卻是聽了個正著,不由好奇的問道。作為跟她并列十三中兩大女神的齊玉萱平時對男人是從來不假顏色,沒想到也有男生會引起她的注意,不由得又對場中的趙天宇多看了幾眼。在她的眼中趙天宇長得一般,屬于耐看型,不過全神貫注的趙天宇有著一種特別的魅力,讓人印象深刻,看過一眼就不容易忘記。

     “不,不認識”齊玉萱搖了搖頭說道。

     “哦”柳月顯然不相信齊玉萱的話,用曖昧的語氣哦了一聲。

     “真的不認識,前幾天晚上我見過他一次,所以有點印象?”不知怎的一向不愛說話的齊玉萱開口向柳月解釋了一句。

     “晚上?”柳月一聽心中頓時起了八卦之心,然后暗暗腦補了一番后,曖昧的笑道:“你們居然約在晚上見面了,什么時候好上的?”

     “啊”齊玉萱頓時被柳月說得羞紅了俏臉,趕忙辯解道:“才不是你說的這樣呢,我跟他真的沒有任何關系?!?br />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會把你們的關系告訴任何人的,你不用緊張”柳月相信齊玉萱說的都是真的,只是見到平時對人冷淡的齊玉萱居然也有這么小女人的一面,不由忍不住笑著調戲道。

     “不跟你說了,快看比賽吧”齊玉萱知道越描越黑,干脆不理柳月,專心看自己的比賽。

     此時場上的形勢發生了變化,經過一番比拼,兩人的氣勢已經升到了頂點,幾乎在同一時間兩人向對方發起了攻擊。

     “砰砰砰……”拳對拳,腳對腳,從地上打到空中,從空中打回地上,從中央打到邊上,又從邊上打回到場地中央。不時勁氣相撞,火花四射,打得是難分難解,看到觀眾是大呼過癮。不過“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落在張如風等人眼中又是另外一番情景,只聽柳月說道:“現在場上的形勢對趙天宇有些不利啊,擁有上古巫族血脈的王高峰已經在力量上壓過了趙天宇一籌,速度上雖然差了一點,一力降十會,王高峰可以說是已經立于不敗之地?!?br />
     “我跟你看法恰恰相反,我覺得場面有利于趙天宇。別看王高峰現在似乎壓著趙天宇打,可是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王高峰這樣的狀態不可能持久,如果再不能拿下趙天宇,他必輸無疑?!睆埲顼L顯然并不贊同柳月的看法。

     “沒錯,我不相信使用血脈力量沒有任何限制,別看大黑?,F在勢不可擋,等到他達到極限之后,必敗無疑”陳俊不愧是張如風的好兄弟,兩人的看法出奇的一致。

     “玉萱,你認為呢?”柳月見得自己的觀點得不到張如風兩人的認同,不由向齊玉萱問道。

     齊玉萱認真的說道:“張如風和陳俊說得沒錯,上古血脈的使用并不是毫無限制的,據我所知,以王高峰初級武者的實力,這種狀態能夠持續十分鐘就不錯了,而且打斗的激烈程度越強,持續的時間越短,以目前比賽的激烈程度,我覺得王高峰能夠堅持七八分鐘就到極限了。我好奇的是這個趙天宇到底是什么怪物,居然能夠僅憑身體的能量死死的扛住王高峰不要命般的攻擊?!?br />
     “我們懷疑他是特殊體質‘元力絕緣體’”張如風說道。

     “元力絕緣體?”齊玉萱和柳月聽了不由一楞,對于“元力絕緣體”她們自然是聽說過的。不過結合趙天宇的情況,她們不得不承認張如風說得很有道理,在這么激烈的比賽中趙天宇沒有道理藏著元力不用的,除非他沒有元力或者沒有來得及提煉元力。憑著趙天宇初級武者巔峰的實力,沒有來得及提煉元力,這可能嗎?反正她們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