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七章
    秦箏聞言思慮半晌,裴陌這樣的安排確實是目前最容易施行的,點了點頭,“我這就去聯系,敵方在暗我方在明,你也要當心?!?br />
     原本以為宮中只有皇夫一方的勢力,不料半路殺出一股如此狠辣陰毒的敵人,裴陌輔佐秦染上位的計劃恐怕困難更加重重。

     裴陌點點頭,目送秦箏在夜色的掩映下出了宮,便急忙趕去了宮中大牢。

     皇宮深處陰暗潮濕的角落中,許久沒像今夜這樣燈火通明,不時傳出鞭打和厲聲呵斥的聲音。

     裴陌走進大牢刑堂,便一眼看到了坐在軟椅上一手扶額,閉目深思的女皇。

     皇夫渾身是血,雙手被捆懸吊在女皇跟前,身上的衣裳被站在一旁的獄卒手里的鞭子抽打成一條一條的碎布,顯然已經受刑多時。

     察覺到有人走到身旁,女皇緩緩抬起頭睨了裴陌一眼,隨即微不可聞的嘆了一口氣,語氣中夾雜的無奈與痛心道:“皇夫已經認罪,承認下碧沽之毒加害與于朕?!闭f罷,望了狼狽不堪的皇夫一眼,眼眶微紅,眼神之中七分是憐惜不舍三分是痛恨怨憤。

     “你既然恨朕,毒害朕一人便罷了,為何牽連無辜將手伸到朕的六皇子身上!”女皇目光微沉,臉上劃過一抹狠厲,低喝道,“朕身為一國之君,雖不能專寵一人,可這些年來亦待你不薄,你不僅辜負了朕的一番情意,竟還想絕朕子嗣!”

     女皇眾多子嗣中,當屬六皇子秦澤向來聰慧討人喜歡,本是女皇最喜歡的孩子,如今秦澤慘遭毒手,女皇順理成章的認為是皇夫報復她的手段之一,心底殘存的一絲情意登時成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自嘲的冷笑一聲,痛心疾首道:“說!你是受了何人指使?如實招來,朕念在多年的情分上還能法外開恩,留你一命!”

     皇夫聞言,睜開因為鮮血流進去而模糊的猩紅雙眼,怨恨的怒視著女皇,質問道:“你可記得當年你我剛認識之時,那位經常伴隨我身側的溫婉女子?我與她自幼相識,青梅竹馬,早早便許下了婚約,今生今世不離不棄!”

     “都是因為你!”皇夫驟然怒吼,若不是雙手被捆住,恐怕要沖上前去將女皇撕碎,“為了一己私.欲,強行拆散我們,將我困在皇宮這牢籠中與她天各一方,我怎能不恨你!”

     說到此處,皇夫渾身發抖,竟然不知不覺的落下淚,“我與她分離一年后,她因為思念我所以假扮成宮女混進宮來想見我一面,卻被你發現,派人秘密將她處死!你以為你下令封口,將此事隱瞞下來,我就不知道?你心狠至此還有什么顏面問我為何恨你!呵,這些年來,我沒有一天不想你死!為她報仇雪恨!”

     女皇得知背后的真相,神色微愣,沒想到這么多年過去還不能令皇夫釋懷當年的往事,不禁苦笑道:“你終究還是放不下她,所以要置我、置我的皇子于死地?可碧沽之毒下法獨特,你整日被困在皇宮之中,難以接觸到這類毒物,又是從哪兒得到的?這背后定是有人教唆!”

     皇夫聞言一驚,咬牙不肯吐露半分。

     原本就怒火中燒的女皇,被皇夫抵觸的情緒再次惹惱,猛然起身,一掌狠狠拍在軟椅扶手上,將軟椅拍的四分五裂,大怒道:“敬酒不吃吃罰酒!來人??!將這叛徒收押大牢!”話罷,一甩衣袖,轉身對貼身太監吩咐擬旨,廢除皇夫的頭銜,定他謀逆犯上之罪,擇日處死!

     裴陌在一旁觀看了許久一直插不上話,待女皇震怒過后,本欲上前說幾句話,卻被女皇極力克制的咳嗽聲打斷。

     “陛下!”

     裴陌見女皇咳嗽聲愈發劇烈,身形有些搖晃,連忙一手攙扶住。

     女皇面色蒼白如紙,捂在唇上的手掌指縫間溢出一絲猩紅,靠在裴陌身上竟然因過度咳嗽昏厥過去。

     裴陌登時一驚,眸子變得凌厲異常,扭頭對隨侍太監沉聲道:“還愣著干嘛?快傳御醫!”

     看著女皇因昏厥被送回寢宮靜養,裴陌暗道糟糕,皇夫被嫁禍之事已成定局,無力回天,讓她的安排布置不得不做出改變。

     握住一直貼身藏著的龍靈玉佩,裴陌沒來得及跟秦染交代聲便連夜出宮。

     前世陳逸成為鳳君后,私下招兵買馬,意圖謀反□□,裴陌重生后為了提防此事重演,在陳逸領兵篡位時能有與之抗衡的能力,花費重金在宮外征集精銳暗衛,費盡心思培養成自己的暗中勢力。

     再加上擁有龍靈玉佩,可以掌控整整一萬的皇族禁衛軍和皇室精心培養的一千精銳死士,裴陌現在手中能夠動用的兵馬足夠為她接下來的計劃做萬全準備。

     思及此,裴陌微微安心,命人備下快馬,馬不停蹄地趕往醉花閣與秦箏匯合。

     醉花閣中,秦箏已經將事情告知寧青城,寧青城在京中扎根多年,除了經營著京城中第一歌.舞.妓.坊,還暗中培養著屬于自己的情報探子,經過多年擴張,現在京城內部最大的消息系統便掌握在她手中。

     寧青城不論在京城中還是在江湖上的強勁勢力,都令人不可小覷。

     這也是裴陌在危機時刻,第一個想到她的緣故。

     寧青城得到裴陌的吩咐,當下便調動手下的情報網為她徹查此事背后隱藏的人物,秦箏急著如熱鍋上的螞蟻,在白千凝屋子里轉來轉去,一會兒抓耳撓腮一會兒煩躁嘆氣,“唉,都不知道宮里現在是什么情況,你的探子怎么還不回來!”最后這句話是對寧青城說的。

     寧青城端坐在桌前,一手捧著熱茶慢慢喝著,滿臉不耐煩的睨了秦箏一眼道:“這才派出去多久?哪兒能那么快就查到了?”

     話音剛落,屋外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秦箏和寧青城對望一眼,以為是探子回來了,連忙喊小侍將人帶進來。

     不料一開門,進來卻是裴陌!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