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六章
    得到白千凝的應許,秦箏原本神色緊張的臉上瞬間開出一朵絢麗燦爛的大喇叭花,抱著白千凝興奮的轉圈。

     多虧了裴陌先前的一番提點,她才敢捅破窗戶紙,成功抱得美人歸!

     思及此,仍舊興奮的抱著白千凝不撒手的秦箏抽空朝觀眾席中掃了一眼,看看裴陌還在不在醉花閣中。

     余光瞥見裴陌正混在人群中對她抿唇微笑,秦箏登時想拉著白千凝過去給裴陌道一聲謝,卻發現裴陌身邊多了一個身形熟悉的女子,那女子從裴陌身后露出半張嬌媚小臉,朝秦箏輕聲喊道:“恭喜二姐!”

     可不正是她五妹秦染!

     見原本應該在皇宮里的秦染莫名其妙出現在醉花閣,秦箏登時好奇心大作,想過去問清楚事情原由,卻看見裴陌朝她使了一個眼色,頓時反應過來這里龍蛇混雜,不是說話的地方。

     半摟著白千凝,送她回屋子。

     再出來時裴陌已經備好馬車在醉花閣外等候,秦箏大步流星的跨上馬車,指著秦染開門見山道:“秦染,你丫給我老實交代!你怎么偷偷跑出來了?還忽然出現醉花閣這種地方!你說你一介弱質女流,長得又這么清純俏麗,不怕在醉花閣碰到什么流氓歹人嗎?”

     說到一半,見裴陌勾起唇角望著她,一副皮笑肉不笑的德行,秦箏才驚覺自己多管閑事了。秦染跑到醉花閣來,教訓也該是她裴陌教訓才對,裴陌既然沒動怒,她也沒什么好指責的。

     秦箏頓了頓,輕咳兩聲,恢復她平時流里流氣的樣子,一手搭在馬車上對秦染露出挪揄的笑容,調笑道:“我看你也不像是喜歡花天酒地的人,該不會是偷聽到裴陌來醉花閣喝酒,所以偷偷跟過來抓奸吧?嘖嘖,好一出小娘子打翻了醋缸,親自來醉花閣追回妻主的戲!”

     秦染聞言微愕,連忙垂下腦袋,不自覺的偷偷摸了摸自己開始滾燙的臉頰,我吃醋吃的這么明顯嗎?

     察覺到秦染欲蓋彌彰的小動作,秦染瞪了眼睛不可思議的驚呼道:“不會吧!你真的跑出來抓裴陌的奸!快說,快說,是不是寧……哎喲!”話未說完,險些脫口而出的那個名字驟然化作一聲痛呼。

     秦染氣鼓鼓的斜眼狠狠瞪著秦染,見她張了張口,以為她還要再說下去,裙底下踩在她腳上的腳加重幾分力道,杏眸含威的瞪著秦染,毫不客氣的反擊道:“你還有臉說我?不知道是哪位公主在京中第一歌舞.妓.坊的臺子上又是舞劍又是送花,向花魁求親呢!大庭廣眾之下也不害臊!”

     秦箏滿不在乎的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自夸自擂道:“怎么樣?有沒有被小爺帥氣瀟灑的身姿迷倒?”

     “很一般,也就街頭賣藝的水準?!鼻厝緡K嘖搖頭。

     秦染氣結,“好你個秦染,真夠牙尖嘴利的!”

     掙扎的把腳從秦染腳下抽出來,秦箏往裴陌身邊湊了湊,委屈道:“裴陌你也不管管?!?br />
     裴陌卻神色淡然的輕笑道:“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這是你自己捅的馬蜂窩,我怎么幫你收拾?”

     秦箏翻了一記有些不屑的白眼,“你們夫妻兩個就知道欺負我孤軍奮戰,哼!等我娶回了白千凝,要你們好看!”說這氣話時完全忘記了白千凝性格溫婉,根本不會和她一樣叉著腰破口大罵。

     二人一路上不停拌嘴,笑笑鬧鬧,好不熱鬧,就連冷淡內斂的裴陌都時不時插上一兩句話,噎得秦箏大呼誤交損友。

     回到宮中,天色已然昏暗,馬車行至宮門口,守門的太監忽然攔下三人,躬身問道:“車里坐的可是裴陌裴相?”

     平時進出皇宮一向自由的裴陌還是第一次被攔在宮門外,隨即便明白恐怕宮中出事了,沉聲道:“公公有何要事?”

     那太監急促道:“六皇子秦澤沾上劇毒,現下性命危在旦夕!女皇急招裴相面圣議事!”

     “什么!”秦染和秦箏二人一同驚呼道。

     皇宮中權利斗爭已久,不同派系之間為了斗倒對手無所不用其極,可急功近利到下劇毒毒死皇子尚是本朝頭一遭,秦箏聯想到有人在背后指使皇夫毒害女皇,驚覺這背后的陰謀比想象中的還要可怕,不禁雙眉緊緊蹙起,沉聲道:“等等,裴陌我和你一起去?!?br />
     裴陌點點頭,命玲瓏護送秦染回玉笙閣,叮囑了一句注意安全,便和秦箏一同由太監領著前去見女皇。

     裴陌走到一半,發現太監領的路不是前往御書房,拉著因為擔憂弟弟而急沖沖的秦箏停下,詢問道:“我記得這條路似乎是通向宮中大牢的,公公為何帶我們前往大牢?”

     秦箏也察覺不對勁,睨了那太監一眼。

     那太監解釋道:“裴相又所不知,太醫查出六皇子身中劇毒后,女皇勃然大怒,命宮中侍衛捉拿皇夫?,F在皇夫正囚禁于牢獄中由女皇嚴刑拷問?!?br />
     此言一出,秦箏更加焦急,恨不得當下飛去大牢剁了皇夫那吃里扒外的叛徒!

     裴陌卻雙眉緊鎖,心中隱隱有些懷疑,皇夫韜光養晦花了整整十年時間給女皇下碧沽之毒,按理來說應該不會如此沉不住氣,一時沖動謀殺皇子??峙率怯腥说弥怂齻冏凡橄露镜闹碌南⒑?,索性一不做而不信,毒死秦澤,對皇夫進行陷害。

     猜到這一層可能性,裴陌心思流轉,不禁聯想到近日在悅西湖被刺客追殺之事,若幕后黑手與毒害皇子的是一伙人……

     拉著火冒三丈的秦箏,裴陌在她耳邊低聲解釋一番自己心中的猜想。

     秦箏聽了裴陌的分析,隨即冷靜下來,將個中關系和線索理清了一遍后才驚覺自己差點中計,磨牙道:“好一個一石二鳥的毒計,既能拔掉我六弟這個繼承人又能鏟除皇夫一方的勢力?!?br />
     又低聲問道:“你可有應對的辦法?”

     裴陌沉吟片刻,隨即沉聲道:“宮中藏在暗處的敵人太多,我在此施展不開手腳,你去召集屬于我們派系的眼線調查此事,再尋個借口出宮聯系寧青城?!?/div>

本站只收錄已完結小說,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站內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積極配合“凈網2017”專項行動,共同抵制網絡淫穢色情信息,一經發現,立即刪除。歡迎舉報!
/侵犯版權/色情舉報/郵箱:ybducoom#gmail.com(#換成@)
sitemap.xml sitemap.txt 熱門搜索 人間正道 All Rights Reserved.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