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八章
    見裴陌風塵仆仆趕過來,秦箏臉上劃到一道大事不好的驚愕,忙問道:“你不是在宮中大牢陪女皇審訊皇夫嗎?怎么突然跑出來了!”

     裴陌蹙起眉頭,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嘆了口氣道:“我去晚了一步,皇夫已經招供了一切。我本打算向女皇進言,重新審查六皇子中毒之案,可女皇因為傷心過度而咳血昏厥了?!?br />
     “你說什么?!”秦箏險些嚇得一蹦三尺高,咋咋呼呼道:“我母皇竟然咳血昏厥?要不要緊?”沒想到事態會發展到如此嚴重的地步,一貫大大咧咧的她也隱約有些愁云滿布。

     裴陌搖頭,“送回寢宮安排了御醫照顧,具體什么情況還不明確?!?br />
     一聽這話,秦箏咬牙切齒,“若是讓我查出策劃這一連串毒計的幕后黑手,我定要剝他的皮!抽他的筋!再剁碎了拿去喂狗!”

     裴陌沉吟不語,似乎在沉思,寧青城睨了秦箏一眼,皺眉道:“好了,嘴上罵的再兇又有何用?不如安靜的坐下來,聽一聽裴相下一步有什么計劃?!?br />
     秦箏聞言,深深呼了一口氣,收斂起怒氣,一撩裙擺大馬金刀的坐在桌前,抬頭問裴陌道:“派出去的探子還未回來,現在我們什么消息都得不到,就像無頭蒼蠅一樣亂轉,該如何是好?”

     裴陌在秦箏對面落座,望著秦箏目光灼灼,沉聲道:“不,我手中還有一樣東西可以穩住局勢?!痹捳f到此,點到為止。

     寧青城何等精明利落的人,當下便反應過來裴陌和秦箏二人要商議秘事,屋子里不方便有外人在場,攏著袖子掩唇輕笑一聲,笑道:“說了這么多話想必你們也口渴了吧?我和白千凝去為你們準備一些茶點?!?br />
     拉著一直默默坐在一旁陪伴秦箏的白千凝出了屋子。

     待二人腳步聲越來越遠,秦箏方問道:“你手中還有可利用的?”

     裴陌從袖中掏出龍靈玉佩,見秦箏看著玉佩露出不解之色,解釋道:“擁有此塊龍靈玉佩者,可以掌控整整一萬的皇族禁衛軍和皇室精心培養的一千精銳死士。既然計謀無法應對,不妨動用武力解決?!闭f到最后一句時,語調中充滿殺伐果決之氣。

     龍靈玉佩只傳于下一任帝王,因此掌握玉佩便可調動皇族禁衛軍和精銳死士這一秘密,秦箏并不知曉,一聽這話,當即滿臉詫異之色。

     “敵人躲在皇宮暗處也無妨,我們可以反將一軍,利用禁衛軍控制住整個皇宮,將他們困在我們手中?!?br />
     裴陌攤開皇宮的布局圖,與秦箏開始商討如何將這一萬禁衛軍分布開,不引人注意卻又天衣無縫的駐守在皇宮的每個角落里。

     “六皇子已遭毒手,恐怕下一個不是秦染便是你的父君?!迸崮暗?。

     秦箏在紙上劃了幾筆,“剩下還未調動的死士便分散開來,著重保護五妹秦染和我父君,再留一部分守在女皇寢宮附近?!?br />
     過了三更,裴陌還沒回到玉笙閣中,秦染心急如焚。

     她知道宮中發生了大事,原本以為只是和往常公主們之間嫁禍陷害的普通斗爭一樣,以裴陌的能力追查到下毒之人,便不需要花費多大心思就可扳倒對手,可今夜似乎十分反常,女皇召見裴陌后,宮里不僅一點動靜都沒有,裴陌深夜不歸竟連一句交代的話都沒帶給她。

     這不是裴陌一貫的作風。

     難道裴陌碰上了連她也覺得很棘手的事情?

     望了望門外,玲瓏守夜挺立的身影投映在門窗上不曾走開,秦染趴在床頭幽怨的嘆了一口氣。

     可惜玲瓏寸步不離的跟在她身邊,讓她沒辦法偷偷溜出宮去找二姐秦箏商議幫忙。

     懷揣著這份擔憂的心情,秦染一夜無眠。

     第二天天剛亮,裴陌終于處理好宮中一切布置,拖著一身疲憊快馬加鞭回到宮中,剛走近玉笙閣便看見秦染坐在大廳里等她。

     “怎么起的這么早?”裴陌看了一下仍然有點灰蒙蒙的天色,上前揉了揉秦染像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的腦袋。

     秦染抬起有些憔悴的小臉,拉著她的手道:“我擔心你,母皇召你去怎么去了一夜?”

     裴陌聞言,驟然想到病重的女皇,將昨夜的事簡略的告知秦染,沉聲道:“也不知女皇現下病情如何,要不我們一起去看看吧?!?br />
     秦染點頭。

     二人到了女皇寢宮,御醫還專心致志的伺候在臥榻左右,整夜不曾離開。

     看著女皇面色蒼白的躺著,手臂上扎滿了針灸用的細針,秦染緊張的問道:“我母皇什么時候能醒來?”

     御醫見她們二人出現在身后,連忙躬身行禮,隨即支吾道:“陛下......情況不容樂觀,臣用了許多法子都不見成效,恐怕陛下此病藥石無靈?!?br />
     一聽這話,二人俱是一驚。

     嘆著氣從女皇寢宮出來,裴陌發現秦染有些神情恍惚,前幾日還生龍活虎的女皇陛下眨眼間便纏綿病榻,這一變故來的太過突然,換了裴陌心里也不太好受。

     握著秦染袖子底下的手,裴陌在她耳邊柔聲道:“現在不是傷心難過的時候,女皇陛下病危,我們之后的路恐怕會更加坎坷?!?br />
     若是女皇陛下一病不起,皇宮中定會為了爭奪皇位再次展開新的權利斗爭,到時候,朝堂上的格局也會隨之影響而發生變化。

     舉國上下,都將重新改頭換面。

     誰能成王,誰是敗寇?就看這接下來的角逐。

     思及此,裴陌望著身旁曾經立下誓言要用一生一世來守護的愛人秦染,發出了一聲微不可聞的輕嘆。

     重活一世,你我仍舊在這權利的漩渦中無法抽身,這難道便是冥冥中早已注定的天命?

     回到玉笙閣休息一夜,第二日一早,女皇陛下病危的消息如長了翅膀一般迅速傳開。

     群臣得知此消息紛紛聚在議事殿內商量代理朝政的事宜,當裴陌攜秦染走進議事殿時,大臣們登上鴉雀無聲,目光一一落在秦染身上。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