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五章
    溫存過后,眼見窗外天色已暗,裴陌便提出回宮。

     秦染身上還穿著醉花閣女伶的輕薄小衫,實在不方便出門,裴陌沖門外垂手聽候的小侍吩咐道:“去對面的綾羅居買一套錦緞羅裙送過來?!?br />
     小侍應了一聲,當下腳不沾地的連忙去辦。

     不多時小侍送來衣物,裴陌將秦染攬入懷中,白皙修長的手指自她鎖骨處開始解開扣子,絲滑輕薄的外衫從秦染光滑白皙的肩頭滑落,好似若有若無的羽毛在挑弄著她的鎖骨與肩膀,

     許是因為羞澀,許是因為情動,秦染被裴陌的舉動惹得渾身一陣酥麻,低垂眼眸無意識的盯著裴陌游走的雙手,呼吸不由得逐漸粗重。

     裴陌察覺到懷中人身子軟癱緊貼在她胸膛,雙手環住秦染的腰肢,替她換上裙子,動作時指尖輕輕劃過秦染平坦緊實的小腹,在肚臍上緩緩轉了一圈,秦染握住她的手,臉上像著了火,轟的一下徹底紅了。

     裴陌原本只是打算替秦染換掉身上衣物,心里并未有逗弄她的念頭,可此時被秦染抓住雙手,才驚覺游走在秦染身上的動作有些曖昧,想抽出手,卻又被秦染緊緊握住不放。

     裴陌勾著唇,不禁有些無奈笑道:“染兒一直攥著我的手,我還怎么幫你換衣服?”

     “你、你,”秦染面紅耳赤的扭頭看裴陌,一句話說的結結巴巴,“你要換衣服,好好換,別、別亂動手動腳……”

     話未說完,屋外忽然傳來一陣騷動,醉花閣眾人莫名其妙的開始歡呼高喊。

     裴陌和秦染對望一眼,俱是面露不解。

     裴陌替秦染裹好外衫,輕聲道:“歡呼聲好像是大堂傳來的,出去看看?!崩厝镜氖?,將她護在身后一同出去查看。

     醉花閣大堂人聲鼎沸,閣中上下起碼有九成的人聚集在這里,津津有味的看向大堂中央的舞臺。供女伶們彈琴跳舞的舞臺上此時正有一位身形飄逸的女子舞劍。

     平日看慣了女伶們千嬌百媚的柔軟舞蹈,乍一看臺上女子英姿颯爽,蒼勁有力的劍舞反倒顯得十分新鮮,與眾不同。臺下觀眾看得賞心悅目,不禁連連拍手叫好,

     “咦?這不是我二姐嗎!這又唱的是哪一出?”

     秦染跟在裴陌身后往舞臺前面湊,熟知裴陌身份的小侍們見狀連忙讓開一條道,沒了擁擠的人群遮擋視線,秦染一眼便望見了臺上引人注目的女子正是她二姐秦箏!

     秦箏身穿一身火紅色緊身長裙,勾勒出玲瓏有致的凹凸身材,手中長劍挽了一個劍花,衣袖兩旁的飄帶隨著動作飄逸甩出,猶如蝴蝶一樣輕盈優雅。

     想不到向來吊兒郎當,游手好閑的秦箏還有這么一手絕活,裴陌看的專注,伸出雙手也跟著觀眾們鼓了鼓掌,低聲對秦染勾唇笑道:“這還用問?秦箏會在醉花閣里登臺舞劍,不是為了白千凝還能為了什么?”

     “白千凝?”秦染還不知道二姐什么時候有了這樣一位心上人,好奇道,“名字真好聽,想必人也十分漂亮吧?”要不然怎么有本事把她那放蕩不羈的二姐迷的暈頭轉向?

     裴陌抿著唇輕輕一笑,朝臺下某個角落里挑了挑眉。

     秦染循著裴陌的視線看去,看到觀眾席中坐著一個皮膚白皙,面容精致絕美的美艷女子,神情淡漠的看著秦箏在臺上矯若游龍。

     秦染觀察了白千凝半晌,不解的向裴陌問道:“那白千凝長得如此美艷無雙,恐怕是我二姐單相思,一廂情愿的喜歡人家吧?”看那樣子白千凝似乎不是特別喜歡秦箏,至少不像她和裴陌那般親密。

     秦箏和白千凝的過往秦染并不知曉,自然也不清楚白千凝是外冷內熱的性子,表面上冷若冰山,內心實則柔軟。裴陌一時半會解釋不清,只是輕笑著揉了揉秦染的腦袋,溫聲道:“倒也不一定是單相思,感情這回事只有當事人心里清楚?!?br />
     在眾人的贊嘆聲中,秦箏舞完一段劍舞,掃了一眼臺下觀眾,看見白千凝坐在不遠處并未半途中不耐煩的離開,眸光一亮,長劍挑起之前買的鮮花,攏成一束運起內力送到臺下。

     白千凝驟然被鮮花撲了滿懷,滿臉驚愕,還未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事,秦箏便大大咧咧的從臺上沖下來。

     “千凝?!鼻毓~拉起白千凝捧著花的手,目光灼灼的盯著她水潤瑩亮的眸子,柔聲道,“我以前混蛋,對你做過不好的事情,那是因為我太愛你了,只要你出現在我的視線里我眼中就容不下任何別的東西,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那些前塵往事白千凝早已不在意,她心中對秦箏并非無情,只是秦箏總擺出一副你就是老子女人的蠻橫模樣,才惹得白千凝生氣,倔強的不肯承認對秦箏動了心。

     今日秦箏竟然因為她隨口提出的要求,放下堂堂二公主的身段在醉花閣登臺表演,一改往日的驕縱蠻橫,溫言軟語的使盡渾身解數哄她開心,弄的白千凝心里一陣小鹿亂撞,感動不已。

     神色微微一愣,白千凝垂眸看著手里姹紫嫣紅的鮮花,半晌才回應道:“都過去了,我不怪你?!?br />
     采用溫柔攻勢出乎意料的順利,秦箏忐忑的要蹦出嗓子眼的心終于落回肚子里,隨即執起白千凝的手單膝下跪,乘勝追擊道:“我會對你好一輩子,不讓你吃一點苦,受一點屈辱。白千凝,我愛你,嫁給我好嗎?”

     白千凝聞言驚愕,秦箏貴為一國公主,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而她只是一個家道中落,淪落青樓的風塵女子,論出身是萬萬高攀不起皇親國戚的。而秦箏竟然不顧尊卑有別,當著大庭廣眾之面如此誠懇的求親。

     意想不到,卻又喜出望外,白千凝呼吸一窒,秦箏見她呆滯在原地許久沒有動作,捧起她的手背溫柔的落下一吻,白千凝最后一道防線被這個舉動打破,猛然撲到秦箏懷里,哭得淚眼迷蒙,語調中帶著感動和興奮的哭腔:“秦箏,我答應你!”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