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九章
    察覺到朝中大臣們對自己的態度忽然起了變化,秦染原本七上八下的心這下更加緊張不已。

     她不過是一個不受寵的公主,雖然出身高貴卻一直沒什么地位,當初不是裴陌力爭,她恐怕連站在這朝堂上的資格都沒有。

     如今女皇重病在臥,無疑是給了舉國上下一道晴天霹靂,這些常年醉心于權勢斗爭,最會拉幫結派,趨炎附勢的大臣們一個個比鬼還精,表面上裝作毫不知情,其實心里都清楚。

     秦國皇位恐將易主,即將要改朝換代了。

     秦染偷偷的嘆了一口氣,緊張而專注的觀察著朝上眾臣的表現。

     裴陌走到群臣之首的位置上,隨即便有大臣出列,向裴陌發問道:“內宮傳聞女皇陛下病重垂危,無法主持朝政,然而國不可一日無君,臣懇請裴相聽取眾臣之意,盡快推選出代理朝政的合適人選?!币环捳f的正義凜然,好一派憂國忠臣的模樣。

     僅是傳聞而已,眾大臣尚未聽過御醫診斷之言,竟然連懷疑不曾有,便懇求推舉新人主持朝政,裴陌在心里冷笑一聲。

     故意問道:“哦?許大臣可有舉薦人選?”

     “能代理朝政的自然是皇室血親,女皇眾多子嗣中,大公主秦蓉,三公主秦月皆參政議政多時,臣建議裴相從兩位公主中選擇一人?!?br />
     原本站在百官后排的許大臣往前走了一步,群臣紛紛轉頭側目,許大臣毫無怯意,高聲將方才的話又重復了一遍:“臣建議裴相從兩位公主中選擇一人,代理朝政!”

     朝堂之上,有一部分大臣也隨即站了出來,同許大臣一起高聲懇請裴陌。

     呵,大公主秦蓉、三公主秦月?裴陌神色淡然的望著后面越來越多出列的大臣,像黑曜石一般墨黑而深不可測的雙眼掃過這些大臣的臉上,不動聲色的將這群愚蠢的大臣一一記下。

     秦國尚未到真正統治者更替的時候,擁護大公主、三公主的黨羽便如此沉不住氣,主動跳出來暴露自己的野心,公然拉幫結派威脅她。

     一幫跳梁小丑,能成什么氣候?

     裴陌負手在后,氣定神閑的踱步走到許大臣身邊,群臣目光全集中在裴陌與許大臣身上。

     “自從皇夫毒害女皇一事敗露,女皇下令嚴查此事之后,長公主秦蓉便不知所蹤,連續幾日不曾露過面。敢問許大臣,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長公主又如何代理朝政?”

     裴陌低沉冷清的聲音于一片寂靜中響起,語氣雖然不威嚴森冷,卻透出一股讓人從頭寒到腳的冷意。

     許大臣在裴陌氣勢逼人的壓迫下,梗著脖子一句話也說不完全:“這、這……臣以為……以為……”以為了半天,也沒以為出個所以然來。

     就在眾人倉皇無措之時,剛立了赫赫軍功歸來的將軍陳逸突然站了出來,接著許大臣的話繼續往下說:“長公主秦蓉不知所蹤,還有三公主秦月,如此也不用大費力氣去推選,便由三公主暫時代理朝政。裴相若是覺得三公主經驗尚淺,無法一人承擔此重任,可再由眾大臣從朝中推舉出一位能臣,輔佐三公主?!?br />
     不禁順理成章的替許大臣解了圍,推選三公主上位,還莫名加了一個攝政大臣之位。

     陳逸這頭披著人皮的狐貍果然精明,給了三公主黨派一個順水人情,那些黨羽還能不識趣?接下來必定高喊,全力舉薦陳逸當這個攝政大臣,進一步掌控大局。

     果然不出裴陌所料,陳逸話音剛落,方才還跟個啞巴似的許大臣立即躬身高喊道:“陳將軍所言極是!以臣之間,不如由陳將軍輔佐三公主,保我大秦江山穩固如山!”

     其他人會意,紛紛附和道:“陳將軍為人剛正不阿,能力卓越,實在是國之棟梁也!臣也舉薦陳將軍!”

     裴陌抿著唇沉吟不語,既看不出不滿情緒也看不出憤怒之意,等支持陳逸的大臣們呼聲漸低時,才輕笑一聲,緩緩搖頭道:“長公主在女皇出事后便四處藏匿,不敢出面,恐怕與女皇中毒之事牽連不淺,若真是這幕后黑手,長公主豈不是謀逆作亂之徒?犯下如此滔天大罪,不僅不問罪還安然無恙的把持朝政!此事傳出去恐怕會被天下人恥笑,笑我大秦百官全是雞鳴狗盜之輩!”

     一番言辭夾槍帶棒,震得朝上群臣俱是冷汗直流,無人敢再出言反駁。

     裴陌接著冷哼道:“三公主秦月涉及買賣官職一事,早已被女皇貶去邊外,同樣也是戴罪之身,如何能坐上這萬尊之位?”睨了一眼象征著至高無上的權力的龍椅。

     “裴相所言甚是?!闭驹诎俟訇犖橹幸恢睕]開口的御史站了出來,“朝中有參政資格的皇子公主寥寥無幾,現下除去長公主和三公主,只有二公主秦箏和五公主秦染,裴相可是想推薦五公主?”

     御史說話一向直來直往,猜到了裴陌和秦染親近,定會舉薦她,倒也不忌憚裴陌,直接說了出來。

     裴陌勾著唇睨了御史一眼,也不再繞圈子,大方承認道:“五公主雖參政時間不長,卻也是皇族血脈,對于朝政之事稍微有所了解,而且從未犯過大錯。相比起長公主和三公主,五公主秦染確實是最佳人選之一!”

     “然而,”話鋒卻一轉,沉聲道,“五公主終究資歷尚淺,年紀又小,能力不足以管理整個國家,我想舉薦的是,二公主秦箏!”

     話罷,當即轉過身,踱步走到站在隊伍中間的秦箏跟前,單膝跪下,行禮道:“臣裴陌懇請二公主暫代朝政,主持大局!”

     裴陌與大臣們爭辯許久,秦染在一旁緊張的捏了把汗,尤其是陳逸站出來時,生怕表里不一,陰險狠毒的他會中傷裴陌,卻未料到裴陌出其不意,竟然將局勢驟然扭轉,向她二姐行了一個臣子禮,當即嚇得怔了怔。

     秦箏也沒想到裴陌會將如此重要的事推到她身上,險些跳起來大罵裴陌你又坑我!卻看見裴陌穩穩的跪著,認真程度似乎不是在開玩笑,心中頓時了然,順著裴陌的意思沉聲道:“裴相的提議,容我再考慮考慮,還請起來說話,不必行此大禮?!毙睦飬s有些暗爽,不可一世的裴陌也有跪我的一天。

     剛想上前將裴陌攙起來,陳逸又忽然出言打斷,一手扶在佩劍上,怒氣沖沖的朝裴陌走來,雙眼通紅,怒視著裴陌與秦染二人,指責道:“裴陌!你說長公主涉嫌謀害女皇,又說三公主品行有缺,看來不過是為了捧秦箏上位的罷了!朝中誰不知道,二公主秦箏平日和你關系匪淺,她坐上那萬尊之位,手握大權,豈不是相當于你裴陌在背后攝政,操控大局!”

     “這一切,都是你勾結秦箏,妄圖染指皇位所演的一出戲!”

     陳逸偽裝極深的和善與剛正此時終于寸寸破裂,怒不可遏的針對裴陌道。

     裴陌聞言冷笑,直視著陳逸,毫無一絲心虛恐慌:“我裴陌愿以裴家先祖之名起誓,此生只會效忠于女皇,對皇位膽敢有半分念頭,必將遭天打雷劈,死無葬身之地!”

     一旁無辜被卷入的秦箏也冷笑著,呵斥道:“陳逸你莫要血口噴人!你既說我與裴陌勾結,有何證據?空口白牙,無賴無辜!哼,說不定你還與三公主秦月勾結,串通好了騙取皇位!”話鋒一轉,順勢潑了陳逸一身臟水。

     陳逸氣結,“二公主也請拿出證據,莫要冤枉微臣!”

     “論年齡資質,秦箏身為二公主,本就比三公主有資格,為何越過二公主偏偏推薦三公主上位?”裴陌冷哼一聲,反問陳逸,見陳逸莫口難辨,又沉聲道,“長公主莫說是行蹤不明,即使在場,她的父親謀害女皇及其子嗣罪證已經落實,難保不會以權謀私,縱容她父親逍遙法外。為了避嫌,秦箏代替她上位合情合理?!?br />
     裴陌振振有詞,旁觀的大臣們心里盤算一番,也覺得裴陌說法更加可信,不少人紛紛站出來贊同道:“不論是情理還是法理,確實應該由二公主上位!”

     贊同裴陌的人數眾多,偏向于陳逸的一方勢單力薄,雖心有不甘卻找不到任何理由反駁,只能保持沉默,看著裴陌擬旨,任命秦箏暫代女皇之職,處理宮中大小事務。

     宣完旨,裴陌望著殿下心有不甘的陳逸,勾著唇輕笑道:“二公主剛坐上女皇之位,恐怕武將中也會有人非議不休,希望陳將軍從旁協助,幫助二公主打消他人非議?!?br />
     一聽這話,陳逸仿佛感覺到裴陌在諷刺自己,又似乎在警告自己不要在軍中挑起風波,捏緊拳頭,不甘心的冷冷應了一聲:“微臣遵命?!?br />
     大權交接塵埃落定,秦箏正式掌控全局,裴陌朝端坐在龍椅上的秦箏使了一個眼色,秦箏隨即會意,輕咳一聲,點了幾個大臣的名字命他們前往御書房議事,瞥了剩下的人一眼,威嚴道:“退朝!”

     退出的大臣恰好是之前站出來力挺長公主與三公主的黨派。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