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十三章
    話罷,裴陌抽出身旁一個侍衛的貼身長劍,雙眸深沉隱約透出一股肅殺之意,矗立在百官之首,面對陣前大軍毫無畏懼,漠然道:“皇族禁衛軍聽令,未得我與二公主手諭擅闖皇宮者,殺、無、赦!”

     平穩緩慢的語調猶如咬金斷玉,擊打著在場所有人的心頭。

     “微臣遵命!”

     禁衛軍齊聲高喊,士氣登時高漲,錚錚鐵骨氣勢竟壓迫得叛軍不由自主后退一步。

     原本驚恐萬分,雙股顫顫的群臣見狀,雖仍然面無血色,冷汗直流,卻也被裴陌傲立在千萬叛軍之前挺拔無畏的身姿所鼓舞,當即停止了騷動,以林御史為首的幾位心性耿直的大臣,紛紛站出來,出言譴責長公主秦蓉。

     “身為皇室長女,卻勾結外人企圖逼宮篡位,簡直是大逆不道,不忠不孝!枉你受天下百姓跪拜!”

     “賊女!假使你攻破皇宮,登上帝位,我等絕不會低頭臣服,寧可一死以葬大秦!”

     中氣十足的呵斥辱罵聲在皇宮大門處回蕩,其言語越到后面越激憤,簡直可以用不堪入耳四個字來形容。

     秦蓉貴為長公主,出身超然,位高權重,從小到大不僅朝中重臣對她畢恭畢敬,就連皇親國戚見了她也得禮讓三分,何時受過這等被人踩在腳下踐踏的侮辱?

     在她拉攏的江湖能人異士面前顏面掃地,高傲且不可一世的秦蓉登時面露兇光,怒不可遏的抽出馬上掛的箭矢,彎弓搭箭,鋒利的箭頭對準依舊痛罵不止的林御史。

     兇狠毒辣的一箭,直取林御史眉心!

     鏘——

     金屬碰撞聲突兀響起,秦箏及時揮劍一擋,將秦蓉那支殺氣深重的箭矢打落在地。

     不屑的輕笑一聲,秦箏悠然騎在馬上,仿佛她此時正慢悠悠的行駛在大街上看美人,而并非身處兵刃相見的戰場中,嘖嘖有聲道:“我還以為大姐年歲比我大,武功也一定比我好呢??磥硎聦嵅⒎侨绱?,大姐這些年光長了歲數,卻絲毫未增進武功和長腦子!”

     被側君所生,出身低她一頭的秦箏冷嘲熱諷一番,秦蓉只覺羞辱不堪,忍無可忍,徹底被怒火燒紅了眼,怒吼一聲,揚劍指揮著身后大批江湖人馬:“今日我必將血洗皇宮,一個活口也不許留!秦箏、裴陌,我誓要將你們挫骨揚灰!”

     一時間皇宮內馬蹄雜亂,殺聲震天。

     秦蓉帶領著她在江湖中集結著的殺手死士,和她多年苦心經營的強勁勢力在皇宮中大開殺戒。

     早已埋伏好的皇族禁衛軍此時突然殺出,裴陌立即翻身上馬,和秦箏一左一右,指揮著禁衛軍從兩旁突襲,成夾角之勢,將秦蓉的人馬團團圍困住。

     雖然裴陌領兵有術,加上女皇留下的禁衛軍全是精銳,可謂軍中佼佼者??汕厝匾环饺笋R眾多,足足有五萬大軍,又都是武功高強的習武之人,不論招式和內力,光從人數而言,一萬禁衛軍也必須以一敵五才有大獲全勝的可能。

     秦蓉這一步走得甚是決絕,大有不奪取到皇位誓不罷休之意。

     裴陌凝神靜氣,全身心投入到和秦蓉的生死對戰中。

     秦蓉于馬上和裴陌短兵相接,兩把長劍交錯碰撞,火光四濺,秦蓉尋準角度朝裴陌肋下狠狠刺去一劍:“我這五萬兵馬,就是一命耗一命也能將你那區區一萬人耗死!”

     “裴陌,你此仗必輸!”最后一句說的咬牙切齒,看來秦蓉實在是恨透了裴陌。

     話音剛落,刺向裴陌的長劍忽然一輕,秦蓉難以置信的看見裴陌將她手中的劍斬成兩段,深厚的內力從斷刃處傳來,震得秦蓉手腕劇痛,不得不松開手中一半斷劍!

     “我答應過秦染,絕不只身一人尋死,秦蓉你未免太過自大!”

     裴陌露出輕蔑一笑,正欲趁勝追擊,忽然一個使長刀的江湖武士飛身擋開她和秦蓉,長刀招招都兇狠十足,似乎要將裴陌從中劈成兩半才肯罷休。

     那武士替秦蓉爭取到逃脫的機會,秦蓉倉皇逃回自己這方人馬的中心,見裴陌被一眾武功高強的武林高手圍攻,便趁此時機,改變行軍布局,五萬人馬登時又重新變得井然有序,一時間竟然占了上風。

     一劍挑斷其中一個高手的右臂,秦箏也殺紅了眼,氣勢洶洶的提著劍協助裴陌斬殺包圍著她的眾多高手。

     赴死的人越來越多,裴陌秦箏二人殺完一批又接著撲上來一批,若是再耗下去,只怕不停歇的車輪戰會將她們拖死在這些江湖殺手手中。

     裴陌一把抓住秦箏衣領,將她整個人提起來,腳尖在馬背上一點,憑著深厚輕功逃出眾多殺手的包圍圈。

     稍微緩過一口氣,裴陌看著秦箏背后被劃破的衣裳,神色嚴肅憤怒,語調冷靜道:“秦蓉招攬的江湖人確實厲害,加上她親自培養出來的軍隊,依我看光用禁衛軍恐怕應對不了多久?!?br />
     秦箏聞言眉頭緊緊蹙起,沉吟片刻反問道:“除了硬拼,殺出一條血路,你還有什么好法子?”

     裴陌沉聲應道:“我的想法就是殺出一條血路,你忘了我們手中還有一千死士嗎?”

     一聽到那一千死士,秦箏恍然大悟:“我這便去調動死士加入戰局,你先替我頂著!”

     話罷,一個轉身踩上裴陌肩頭,運起輕功飛離戰場。

     裴陌心中記著曾經與秦染許下的承諾,即使以一敵十,戰至精疲力竭之時,仍然強撐著,手中長劍從未碰地。

     敵人的鮮血從白森森的劍刃上流下,正在裴陌快到強弩之末時,秦箏帶領一千精悍死士殺入,所到之處猶如砍瓜切菜,將敵人瞬間劈開,勢如破竹。

     這一千死士就像殺人機器一般,不知疲倦,不畏傷痛,手中兵刃永遠不停歇,一起一落間便又斬碎一個活生生的人。

     饒是見多識廣,殺人如麻的江湖殺手,見到這般恐怖的殺人手法,也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害怕的手都微微顫抖,差點握不住劍。

     原本氣勢恢宏的軍隊瞬間土崩瓦解,顯露出頹敗的沮喪之氣。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