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十七章
    進了御書房,侍女們端上茶水瓜果,女皇擺手屏退了一眾侍女,指了指身旁的軟椅溫聲道:“今日朕只想以普通母親的身份與你們二人聊聊,就不必再遵循什么禮數了,過來坐吧?!?br />
     “是?!迸崮昂颓厝緫鸵宦?,在女皇身邊落座。

     女皇偏過頭仔細瞧著秦染,微不可聞的嘆了口氣,開口時言語中竟有些許自責:“朕當年抱你時你還尚是個襁褓中的嬰孩,沒想到一眨眼染兒便長這么大嫁為□□了?!?br />
     秦染自幼便不受女皇寵愛,雖是親生母女一年到頭卻見不到幾次面,自然也談不上有多親近,驀然聽到女皇如此關切的語氣,不禁瞪大了眼睛呆呆的望著女皇:“母后......”

     女皇放下手中的茶杯,拉起秦染的手,像一個擔憂女兒的母親一般低聲道:“朕這些年故意冷落你并非出自本心,實在是宮中人心險惡,傾軋斗爭不斷,你父君早逝,朕若是對你表現出重視寵愛之心,只怕會惹來旁人嫉恨,引起無妄之災。染兒,你可怨恨朕嗎?”

     秦染憶起小時候被大公主秦蓉和三公主秦月欺負侮辱的委屈,說不曾有過怨氣是假的,可轉念又想到正是如此才得到裴陌無時無刻的貼心照料,卻又無從恨起。

     況且她是活過一世的人了,重生前坐在女皇之位上,受到諸多牽制與脅迫,甚至逼死了自己心愛的人,自然懂得權力斗爭之中有多少身不由已。

     眼眶中淚水打滾,秦染哽咽道:“女兒明白,這都是為了我好,怎么會怨恨呢?!?br />
     女皇聞言微愣,沒想到秦染這般懂事,心里甚是欣慰,點了點頭笑道:“好,好孩子。你到底是朕的親生骨肉,試問天下有哪個母親不疼愛自己的孩子,染兒能原諒母親,母后很開心?!?br />
     女皇望著秦染日漸清秀成熟的小臉輕嘆一聲,眸中閃著一抹久違的溫情,她自知中了碧沽之毒時日無多,在這最后的日子里母女二人能夠冰釋前嫌,已是沒有什么遺憾之處。

     思及碧沽之毒,女皇原本沉浸在天倫之樂的臉上劃過一抹狠厲,隨即望向裴陌沉聲道:“朕將染兒交托給你,你可得盡心護她周全?!?br />
     在一旁沉默許久的裴陌聞言沉聲道:“即便陛下不說,臣也會盡心竭力?!?br />
     驟然聽到一向內斂淡然的裴陌說出這般主動又情深意切的話,秦染不禁小臉微微一紅,把先前吃醉花閣老板娘的醋都一股腦拋到了九霄云外。

     從御書房出來,秦染一掃低落陰霾的心情,嬌俏粉嫩的小臉上雖然沒有明顯眉飛色舞的神情,然而裴陌看得出來她比來的路上開心許多,至少不會再盯著路邊蔫黃的野花強說漂亮。

     裴陌嘴角勾起一抹幾不可聞的輕笑,輕輕揉了揉秦染的腦袋,“咱們很久沒出去逛逛了吧,索性下午無事,不如出宮轉轉?”

     出嫁之后秦染可自由出入皇宮,現下二人新婚燕爾,恰好朝中又沒什么事,裴陌便想帶秦染出去散散心,免得老憋在皇宮這方圓之地胡思亂想。

     秦染聞言扭頭去看裴陌,卻因為裴陌尚未收回手掌,她抬起頭時溫熱的唇瓣擦過裴陌的手掌心,干燥溫暖的觸感伴隨著她噴灑出的濕熱呼吸,不禁讓她想到之前將手覆在裴陌唇上時的感覺,秦染頓時愣了愣神,一雙水潤的眸子直勾勾望著裴陌。

     原來親吻心愛之人的掌心也會令人心跳加速啊。

     見秦染微微愕然的樣子,裴陌溫柔的捏了捏秦染的小臉,難得享受起此時兩人間的溫情氣氛,將秦染往自己懷中擁了擁,眸中滿滿都是暖意,“回玉笙閣收拾下,我帶你出去,恩?”。

     “好?!鼻厝緥汕蔚狞c點頭,拉著裴陌回玉笙閣換便裝。

     換過便裝,二人乘了馬車相攜出宮,城中集市繁華熱鬧,秦染看著街上人來人往,攤販們擺出各種各樣的小玩意叫賣,便棄了馬車拉著裴陌從街頭一路逛到街尾,這頭買了糖葫蘆吃得正開心,那頭又鉆進了雜耍藝人的攤前觀看,裴陌緊扣著秦染的手指以免走散,旁人看來這二人十足是一對恩恩愛愛的小夫妻。

     吃過各色小吃,秦染又蹲在泥人攤子前研究老師傅捏泥人,一團彩泥被老師傅東捏捏西搓搓,不一會兒就成了一個栩栩如生活靈活現的小人。秦染看得有趣,指著一旁神色淡然的裴陌對老師傅笑道:“能不能幫我捏個這般模樣的?”

     老師傅仔細瞧了瞧裴陌,見眼前女子身形頎長,清逸絕倫,隨即樂道:“這位姑娘捏出來必定比我這攤子上所有的泥人都好看?!闭f罷挑了幾團彩泥開始在手中迅速揉捏起來。

     裴陌雖然不愛這孩童才玩的幼稚玩意兒,卻不忍攪了秦染的興致,陪著秦染停在泥人攤前,讓老師傅一邊打量一邊捏。

     二人都是容貌出挑,氣質非凡的美人,這一駐足便吸引來不少路人的驚艷目光,臨街而建的酒樓上更是有不少食客湊到窗邊看熱鬧。

     剛從邊外剿匪回來的陳逸此時正與偶遇的舊友在酒館里喝酒聊天,見酒館臨窗的食客紛紛把頭伸出窗外看著什么,不禁也好奇往下一看,卻不想竟看到談笑風生,十指相扣的裴陌秦染二人。

     秦染喜歡裴陌,而裴陌對秦染也有意陳逸是知道的,只是裴陌與秦染身份有別,裴陌又不是外放之人,因此陳逸從來沒有見過她們二人在外面如此親密的樣子,看到此情此景不禁有些疑惑。

     見陳逸蹙起雙眉盯著樓下面露不解之色,同桌的同僚也順著目光望去,看見裴陌夫妻笑道:“那不是裴相與五公主嗎?夫妻倆可真是恩愛??!”

     “夫妻?”陳逸睨了同僚一眼,看似饒有興致的問道。

     同僚輕笑一聲道:“你出使邊外今日才回來,不知道秦染與裴陌二人大婚之事倒也正常,她們昨日剛完成大禮,女皇親自指的婚?!?/div>

本站只收錄已完結小說,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站內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積極配合“凈網2017”專項行動,共同抵制網絡淫穢色情信息,一經發現,立即刪除。歡迎舉報!
/侵犯版權/色情舉報/郵箱:ybducoom#gmail.com(#換成@)
sitemap.xml sitemap.txt 熱門搜索 人間正道 All Rights Reserved.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