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三章
    “公子這邊請?!?br />
     那桃紅裙裝女子媚眼流轉,輕輕挽上秦染的手,腰肢款擺的將她領到了寧青城對窗的屋子里。

     醉花閣雖然是煙花之地,紙醉金迷之所,可內部陳設卻絲毫沒有艷俗銅臭的氣息,布置華麗卻不失風雅,反倒像個別致雅居,不愧為京城第一。

     秦染拘謹的坐在天字號包廂內手足無措,雖說她是活過一世的人,算不上涉世未深,可重生前她貴為一國女皇,整天忙于朝政,莫說嫖.妓就連出宮微服私訪都鮮少有。方才在門口擺出吊兒郎當的紈绔姿態是學了她二姐秦箏三分,進來之后接下去該做什么心里一點底都沒有,是以冷漠的端坐著不敢有任何動作,以免暴露身份。

     一旁陪侍的醉花閣女伶為她斟上一杯酒,纖細素手執著碧玉酒杯像白玉蘭花一般微微翹起,雪白妖嬈,似乎還帶著誘人馨香。輕薄紗袖半掩著嬌媚面容,桃花一般的嫣紅嘴唇勾出一個攝魂動魄的嬌笑,在輕紗下若隱若現,欲迎還拒。

     第一次被陌生人如此露骨的挑.逗,兩抹紅云瞬間布滿秦染雙頰,手指藏在桌下擰著衣角,被女伶含情脈脈的盯了半晌后才羞窘的接過她手中的酒杯。

     不知杯中酒水是否有名堂,秦染不敢以身犯險,接過后并未入口,只是拿著手中饒有興致的把玩,又模仿著二姐秦箏的說話語氣流里流氣道:“聽聞你們老板娘寧青城驚才絕艷,風華無雙,此話當真?”提及寧青城時語調帶著一絲絲酸味,終究還是有些在意的。

     聞言,那女伶低垂著頭掩唇輕笑,秦染透過女伶身后的窗戶看見裴陌一手執杯神色淡然的淺飲著杯中酒,寧青城眉眼含笑朝她低語幾句,隨即裴陌也微微勾起唇角,眸光明亮,不禁眉頭緊蹙,一張小臉氣鼓鼓的,就差從鼻子里噴出氣來。

     裴陌那家伙說什么只是來醉花閣道歉,結果卻是溫香軟玉相伴,美酒佳肴入口,好不逍遙快活!

     又見寧青城拍了拍手,門外隨即魚貫進入幾個鶯鶯燕燕的姑娘為她們換上新的美酒瓜果,似乎是要促膝長談,秦染當下不滿,睨了身旁女伶一眼忽然計上心頭。

     “姑娘可否與我換一換身上的衣裳?”秦染從懷中掏出幾張銀票,收買那女伶。

     女伶看著數額不小銀票愣了一愣,心中詫異,性情古怪的富家子弟她見過不少,卻第一次遇見要求如此莫名其妙的貴客,蹙著眉面露不解道:“公子你這是什么意思?”

     見女伶一臉躊躇,秦染索性卸下偽裝,將束發披散下來,現出原本嬌俏秀麗的女子容貌,低聲道:“實不相瞞,我原本是女兒身,喬裝改扮前來醉花閣是為了尋人?!?br />
     秦染輕咬下唇,低垂著一雙水潤動人的眸子,緊攥著衣擺的手因緊張羞怯而無意識的打轉,語調帶著隱隱哭腔。

     那女伶見她這副我見猶憐的樣子,難免動了惻隱之心,握著她的雙手,柔聲道:“姑娘來醉花閣這地方要尋什么人?”話雖這么問,那女伶隱約也猜到了些許內情,來醉花閣尋歡作樂的人中不少已經成家立業,一個姑娘家不惜扮作男子前來尋人,無非就是丈夫了吧。

     “是……我的妻主?!?br />
     果然不出女伶所料,秦染眼眶微紅,發出一聲無奈的長嘆,哽咽道:“我家妻主迎娶我過門不到三日便出來花天酒地,我偷聽到了家中下人談話才知她是來了醉花閣?!?br />
     風月場上薄情寡義之人甚多,那女伶深知那些人的可惡嘴臉,不由得同情秦染道:“好,我便幫你這一回吧?!?br />
     二人換了衣服,秦染坐在銅鏡前讓女伶幫她梳妝,望著鏡中隱約能看見那白皙酥胸的輕薄小衫,從來沒穿過如此暴露的衣物的秦染頓時羞澀不已,只覺得臉上火燙,一路蔓延到耳后根。

     可一想到寧青城也穿的如此性感誘人與裴陌單獨待在屋中,秦染便將羞澀內斂之心拋到腦后,鼓足勇氣混入小侍中準備送入包廂的酒水。

     天字號包廂中,寧青城為裴陌親手斟上酒,眼角帶著一抹豪爽笑意道:“聽聞裴相近日大婚,青城敬裴相一杯,祝愿裴相夫妻琴瑟和弦,舉案齊眉?!?br />
     裴陌聞言,嘴角勾起輕笑,“多謝寧老板吉言?!?br />
     連飲三杯,寧青城見裴陌睨著她,眼中劃過一抹詫異神色,當下明白過來,自己曾向裴陌表露心意,聽到裴陌大婚卻沒有絲毫嫉妒失落的意思,反而大方祝愿,便輕笑一聲解釋道:“青城并非橫刀奪愛之輩,聽聞裴相找到相伴終身的愛侶后便打消了思慕之心。而且……”說到此處,寧青城忽然掩唇輕笑,像情竇初開的少女一般略帶羞澀,“此次琉璃國那位琉璃國五公主楚秀秀來時,我與她相談甚歡,青城心底竟升起了另一種不同的感覺,較之對裴相曾經出手相救的感激之情而言,對楚秀秀的感覺倒更像是愛慕之情?!?br />
     寧青城頓了頓,接著道:“青城此時才驚覺,原來對裴相不過是尋常友情罷了,還望裴相見諒,忘記從前的誤會,以后能將青城當做朋友來往?!?br />
     啼笑皆非的一段錯誤因緣裴相自然不會放在心上,見寧青城找到真正傾心的人也替她高興,莞爾道:“裴陌能結交寧老板這等豪爽大義之人,也是再開心不過?!?br />
     話音剛落,端著托盤前來送酒水瓜果的小侍在外敲了敲門,寧青城當即停止談話,傳喚小侍入內。

     秦染低垂著頭為寧青城送上剛燙好的一壺美酒,余光偷偷瞄著裴陌,險些將酒灑在寧青城的裙子上。

     寧青城接過酒水,輕輕斥責了眼前這個笨手笨腳的小侍一句,卻發現這個穿桃紅小衫的小侍眼生的很,不禁皺了皺眉沉聲詢問道:“你是何人?我怎么從來沒在醉花閣見過你?”她記性甚佳,凡是見過的人皆過目不忘,掌管醉花閣多年,更是對于醉花閣來來往往的人都熟悉萬分。

     裴陌聞言也朝那小侍看去,不料看清來人的長相后卻微微愣住,蹙眉道:“秦染?”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