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十七章
    秦箏性子一向急躁,會有如此舉動倒也不令人意外,女皇聞言并無驚訝之色,只是淡淡睨了她一眼,抿唇輕笑道:“宮中多少公主皇子盯著皇儲之位不放,你還有什么不滿意的?”

     這句話雖然隱隱有些不容置疑的威嚴,卻語調輕松,反倒像是在打趣秦箏。

     見女皇沒有一絲被反駁的怒意,秦箏索性也豁出去了,語氣誠懇道:“兒臣愚笨,做個閑散公主,整天吃吃喝喝,游山玩水在行,若是讓我管理一個國家,恐怕我這笨腦子轉不過彎來,當不了幾天女皇就被奸臣騙的團團轉?!闭f到奸臣二字時,狠狠瞥了一眼裴陌,文武百官中最奸的莫過于裴陌了!

     裴陌收到她不懷好意的眼神,預感秦箏要壞她的事,張了張口正欲添油加醋。

     秦箏卻搶先一步,連珠炮似的快速說道:“五妹秦染雖然年幼,心智不成熟,性子也柔,可誰也不是生下來就有統治一國的能力和魄力啊,誰不是慢慢歷練,隨著年月逐漸成長起來的?五妹現在不是合適的人選,花點時間多教導教導不就是了。而且有裴陌這等聰明睿智的妻主從旁輔佐,籌劃一切事宜,可不比我這個又愚蠢又懶散,吊兒郎當的人強嘛!”

     秦箏話音剛落,不等女皇多加思考,發表意見,裴陌當即堅定的表示道:“陛下大可放心,臣一片赤誠之心,天地可鑒!若是秦箏二公主擔此大任,臣也不會偏心,一定盡心輔佐,不敢有一絲松懈?!?br />
     察覺到秦箏幾乎要殺人的目光,秦染也站出來,附和著裴陌道:“俗話說強扭的瓜不甜,我既然無心皇位,趕鴨子上架硬讓我當女皇,我恐怕也不會用心治理國家。女兒現在只想好好陪伴在裴陌左右,做一個賢良的妻子,母親你希望看到一家人天倫之樂,和和美美,還是一個昏庸的女帝糟蹋這萬世基業?”

     秦染故意換了親切平常的母親稱呼,大打親情牌,女皇自覺虧欠她許多,懷著一顆想要好好補償女兒的心,必定不忍拂她意。

     秦箏聞言登時傻眼,看不出平日天真爛漫的五妹竟然不知不覺跟裴陌這個心機深沉的“奸臣”學壞了,小兩口一唱一和,挖了個大坑,踹她跳下去。

     絞盡腦汁也想不出反駁之言,女皇見秦箏遲遲沒有說話,只當她是默認了,命裴陌去取筆墨,擬一份傳位密詔。

     又轉向秦箏,語重心長的教導一番:“箏兒在朕生病修養的這段時間里,繼續暫代女皇之職,遇到不懂的問題便去討教裴陌或者朝中老臣,多加鍛煉。正如你所說,沒有誰是天生的女皇,須得用心學習,謹記教誨?!?br />
     事情已成定局,秦箏只好順從,柔聲道:“母皇的教誨,兒臣一定銘記在心?!?br />
     女皇聞言,欣慰的點點頭,拿起手邊尚且溫熱的姜茶,輕輕抿了一口,忽然露出一抹哀怨的神色,長嘆道:“聽聞皇夫在大牢中目睹長公主自盡,刺激過大,瘋了?”見秦箏遲疑的點了點頭,緩緩閉上眼,難過的沉思了半晌,才無奈道:“到底一日夫妻百日恩,皇夫既然已瘋,也算遭到了應有的懲罰,朕之前處斬的旨意便作廢吧,將他關入冷宮,對外宣稱她已經被處死就行?!?br />
     知道女皇對皇夫尚存有一絲柔情,于心不忍,秦箏和裴陌不動聲色的對望一眼,裴陌使了一個眼色,示意秦箏,瘋掉的皇夫對皇室再也沒有任何威脅,女皇既然不舍,便隨她去吧。

     裴陌擬完冊立新帝的傳位密詔,又寫了一份宣稱皇夫被處死,因謀逆之罪,剝奪葬入皇室陵園資格的圣旨。

     眼見臨近午時,女皇便揮退了她們,各自回去吃午飯。

     裴陌出了內殿,見秦箏急吼吼的喊人備車,看樣子又要去醉花閣,便喊住秦箏,帶著秦染擠上她的車,準備一塊去醉花閣。

     秦箏因為她們夫妻兩個聯手坑她的事,心里十分不爽,可她畢竟不是小肚雞腸的人,沒有趕著她們不讓上車,而是一上車便扭頭看窗外,擺出一副冷戰的姿態。

     裴陌見秦箏陌一把年紀還鬧小孩子脾氣,竟然有些像秦染,心道兩人不愧是親姐妹,不由得失笑:“你果然很愚笨。也不想想,假若你當了女皇,成為九五之尊,想娶白千凝還不是一道圣旨的事?誰敢反對?”

     秦箏聞言,沉思半晌,忽然開了竅,隨即一掃心里那點不滿,又重新和裴陌勾肩搭背,稱兄道弟,嘻嘻笑道:“你還真不愧是少年英才!我怎么沒想到這一層,哈哈,成婚當日我一定奉你為座上賓!”

     裴陌睨了一眼秦箏搭在她肩上的手,秦箏又看了看旁邊盯著她們兩個目不轉睛的秦染,自覺的收回手,裴陌才低聲道:“秦蓉逼宮,皇夫下毒之事雖然告一段落,可是幕后始作俑者卻沒查出來,我一想到暗處有勁敵處心積慮的陷害我們,我仍舊不能安心。所以我想去醉花閣,找寧青城再打探一番?!?br />
     “你大可放心,寧青城對你那么上心,有了消息肯定第一時間就告訴你……??!”秦箏囔囔道一半,忽然痛呼一聲,五官扭曲,拼命扯出被裴陌狠狠踩住的腳。

     裴陌警告的瞪了秦箏一眼,暗示她別亂說話,秦染倒是無所謂,她深知寧青城于裴陌只是普通朋友關系,并沒有別人口中的是非,反而笑秦箏面部扭曲的樣子嚇人,以后可得當心點,別嚇壞了白千凝。

     一路有說有笑,不知不覺中便到了醉花閣,寧青城一早得了秦箏的消息,在門口等候。

     將她們迎進包廂,寧青城傳了各色瓜果小菜,準備了一壺美酒,然后屏退隨身伺候的姑娘們,還有守在門外的小侍。

     裴陌一落座,就開門見山道:“先前托寧老板打聽的消息可有回音了?”

     寧青城為在座的裴陌、秦染、秦箏等人一一斟上酒,才緩緩說道:“我派了幾撥探子去查探,可都沒有結果,不過我的人發現了一件很奇怪的事?!?/div>

本站只收錄已完結小說,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站內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積極配合“凈網2017”專項行動,共同抵制網絡淫穢色情信息,一經發現,立即刪除。歡迎舉報!
/侵犯版權/色情舉報/郵箱:ybducoom#gmail.com(#換成@)
sitemap.xml sitemap.txt 熱門搜索 人間正道 All Rights Reserved.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