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十六章
    第二天一早,內宮中傳來女皇蘇醒的好消息,裴陌等人一早接到傳話,前去內殿議事。

     秦染得知后,不顧一夜的腰酸背疼,連忙換好衣服,裴陌一邊替她細心梳理長發,一邊低聲笑道:“瞧你急的,連發冠都未戴好?!?br />
     銅鏡中纖長白皙的手指在漆黑如墨的發絲間游走,秦染恍然憶起,年幼時每次起晚了趕不上早課,也是這般急急忙忙的胡亂穿戴趕去南書房,被裴陌半路上撞見,便會拉著自己回去重新梳妝。

     往昔的點滴回憶,與現在的場景重合,顯得愈發甜蜜,很有歲月靜好的味道。秦染不禁面色微紅,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幾不可聞的低笑。

     裴陌見她忽然撲哧一笑,挑了挑眉,莫名其妙道:“笑什么?”

     秦染自然不會告訴她自己在想小時候調皮的往事,故意收斂起笑容,正經道:“沒什么,我擔憂母皇才著急,去早一些,說不定還和一家人一起吃早飯呢?!焙笠痪湓?,莫名有股撒嬌的意味,十分像個剛成婚還留戀著娘家的小新娘。

     二人每次分開一小段時日便會有小別勝新婚的新鮮感,裴陌內心也很是欣喜,雙眼笑得略微彎起,打趣道:“女皇除了召見我們,還宣了你二姐秦箏,看看現在這時辰,她恐怕還在被窩里做大夢?!?br />
     裴陌口中還在睡大覺的秦箏,此時正抱著被子,夢著白千凝,陡然打了一個巨大噴嚏。

     被裴默難得的幽默逗得樂不可支,秦染不禁和裴陌開懷的說笑一番,談笑間便收拾妥當,兩人相攜著去內殿。

     好巧不巧,在門口碰精神有些萎靡的秦箏,頂著兩個大黑眼圈,朝秦染、裴陌二人抱怨道:“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變天有些冷,早上我睡得正香,忽然打個大噴嚏,險些沒被震得摔下床!覺也睡不著了。哈,困死我了!”說著打了一個呵欠。

     聞言,秦染饒有意味的望了裴陌一眼,還不是怪你背后說她,被秦染擠眉弄眼的挪揄,裴陌絲毫不臉紅,反而還調笑打趣秦箏:“是你昨天去醉花閣喝了一夜的酒,才犯困吧?”

     自從女皇咳血昏迷,宮中引發內戰之后,秦箏便一直住在宮中主持朝政,昨天終于處理完叛徒,恐怕恨不得立即插雙翅膀飛到白千凝身邊去。

     秦箏得瑟的朝裴陌揚起一邊眉毛,也不反駁,大搖大擺的進了內殿。

     女皇坐在榻上,蓋著一條薄毯,慢慢品飲著一杯冒著熱氣的姜茶,面色看起來有了些血色,較之昨日也精神不少。

     待秦染、秦箏、裴陌行過禮后,女皇輕咳一聲,屏退左右伺候的侍女,溫聲讓裴陌三人落座。

     威嚴莊重的臉上露出一絲和藹親切的微笑,一開口便贊揚裴陌、秦箏道:“長公主帶兵逼宮,有你們二人臨危不懼,鎮守皇宮,實在是朕之幸事?!?br />
     “女皇過獎了,這是臣分內之事?!迸崮爸t和道。

     立了頭等大功也不驕傲自大,不自動要求封賞,永遠一副云淡風輕的平和姿態,這是女皇最欣賞裴陌的地方。

     招了招手,讓身邊的三人坐近一些,女皇忽然長嘆一口氣,一改往日莊嚴肅穆的語氣,像個尋常長輩一般,柔聲和她們幾位小輩說道:“自從查出皇夫謀害朕之事后,朕的身子骨大不如前,尤其是每晚安睡時,總是會回想起過往和皇夫的點滴,更是痛心疾首,難以入眠,身體只會每況愈下。再加上長期中毒,恐怕活不了多久了?!?br />
     秦染聞言,輕輕拉著女皇的一只手握在手心里,無聲安撫女皇低落的情緒。裴陌和秦箏雖然沒有親密動作,卻也是滿臉的擔憂和難過。

     女皇心頭一暖,接著沉聲道:“朕多年未立皇儲,如今朕的時日無多,另立新帝一事,迫在眉睫?!?br />
     此話一出,秦染和裴陌俱是心里一驚,前世女皇駕崩,秦染登基的回憶浮現在腦海里,歷歷在目。

     見秦箏一頭霧水,尚搞不清楚狀況,而秦染和裴陌卻都面色難看,仿佛有話要說,女皇將手中的茶盞合上蓋,放在榻上的檀木小幾上,發出輕微的碰撞聲,將她們三人的注意力重新吸引回來。

     “朕的眾多子嗣中,除了年紀尚幼的公主,只有秦箏,秦染你們兩個,既得朕的信任,又年齡適合冊為新帝?!迸收f到此頓了頓,偏過頭詢問裴陌:“裴陌你身為丞相,肩負輔佐女帝處理朝政的大任,你以為朕的提議如何?”

     裴陌腦海中仍是重生前,秦染穿著明黃色龍袍,身旁站著鳳君陳逸,威嚴冷漠的賜她死罪,與她反目成仇的景象。余光又瞥見秦染給她打眼色,深知秦染厭倦皇權的心意。

     一聽女皇問話,心里仿佛被刺了一下,表面上卻畢恭畢敬,巧舌如簧卻又正義凜然的推脫道:“秦染年歲也算不上大,心智還未成熟,遇到大事難免會意氣用事,身為一國女帝,總不能一生氣便在朝堂上和大臣翻臉爭吵,成何體統?而且參政時間太短,對于君臣相處之道,國事輕重的處理都一知半解,實在不是適合的人選?!?br />
     女皇聞言饒有興致揚了揚眉,示意她接著分析下去。

     裴陌睨了一眼秦箏,秦箏忽然感到一股寒氣從腳底竄上來,隨即聽到裴陌說:“秦箏近日代理朝政,雖然還有些生疏,但是井井有條,沒有出過任何重大過錯。而且她平日看上去游手好閑,紈绔放蕩,危急時刻卻嚴肅認真,睿智大氣,可見她有心懷天下之氣,且很視大體,不失為新帝的最佳人選?!?br />
     一直游離在狀況外的秦箏這下倒是聽明白了,裴陌哪里是在夸獎她?分明是口蜜腹劍,冠冕堂皇的坑她呢!

     可憐她從未對皇位起過一點一滴,哪怕一根頭發絲那么大的不軌之心,卻被裴陌一張利嘴,把黑的說成白的,渲染成了心懷天下,志向遠大的精明公主,一時間郁悶的直想撞墻。

     最好能拉著裴陌一起撞死,才能得報大仇!

     立馬從座位上跳起來,硬聲道:“母皇,兒臣有異議!”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