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十八章
    裴陌聞言,輕輕蹙起眉頭,追問道:“如何奇怪?”

     寧青城偷偷瞥了瞥對面的秦染和秦箏,遲疑半晌,才緩緩道:“我派出去的探子一直在京城日夜打探,范圍實在太大,所以他們也會撒網讓手下去查。前段時間其中一個探子手底下的人回報,曾經京中看到過面貌與三公主極其相似的人出現?!庇钟^察了一番裴陌她們幾人的神色,見她們面露微愕,又加上一句,“不過朝廷里沒有放過處三公主出逃的消息,所以看到的這個人也不能確定消息的真實性?!?br />
     裴陌聽到與三公主秦月有關,登時起了疑心,這段時日的確不曾見三公主露面,照理說,她和大公主秦蓉狼狽為奸,秦蓉逼宮篡位,朝廷上下俱是震驚,秦月不可能沒有半點動作,甚是銷聲匿跡。

     沉吟片刻,裴陌心中已經轉過許多想法,隨即沉聲道:“光憑一個不確定的消息,太不靠譜。正好近日危機消除,不用分神應對,我便抽空去邊外查探一二吧?!?br />
     秦染聞言,連忙扯了扯裴陌的衣袖,看著她明亮的眼眸懇求道:“我也要去,我不想一個人待在京城,萬一你在外面出了事,我隔著這么遠會急死的!”

     話音剛落,秦箏便推了推她,囔囔道:“呸呸呸,別說晦氣話,裴陌不把別人抽筋扒皮就不錯了,能出什么事?”

     秦染嬌嗔的瞪了秦箏一眼,她家裴陌怎么到她嘴里就像個兇神惡煞的扒皮似的,轉向裴陌時,卻變得一臉溫順,眨巴著水潤晶亮的眸子,緊抿著薄唇,像只貓咪一樣,任誰見了都會不忍拂她的意。

     假若三公主秦月真的出逃回了京城,把秦染一人放在皇宮里倒不如帶在身邊安全,裴陌思索半晌,便同意下來:“好吧,等回了玉笙閣便收拾好行裝?!?br />
     一聽裴陌竟然打算不日就動身,秦箏把眼睛瞪得猶如銅鈴大小,先是一驚,隨即便哭喪著臉道:“你答應要盡心輔佐我的,我在龍椅上屁股還沒坐熱,你就要跑去邊外?近日朝政又多,我一個人怎么應付得過來!”

     裴陌聞言無奈的搖搖頭,“你才是掌權的統治者,怎么能老想著依靠別人?再說,女皇陛下在神醫莫白樺的悉心照顧下,已經漸漸轉好,你若是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去寢宮找女皇問問?!?br />
     見秦箏仍然不太高興,裴陌又安撫道:“我會把玲瓏留在你身邊,要是真出了什么人命關天的急事,你便吩咐她,她自然會想方設法通知我回來?!?br />
     說完,秦箏還欲開口再做要求,裴陌恐怕她會像纏著白千凝一樣對付自己,煩人至極,便拉著秦染以回宮收拾形狀為由,向寧青城道別。

     腳底抹油,兩人一溜煙跑了。

     出了醉花閣,太陽還未落山,兩旁的街道繁花似錦,裴陌想著很久沒帶秦染出宮轉轉,雖然秦染不提,料想也憋壞了。趁著現在尚有空閑,便拉著秦染在集市上逛街。

     “怎么忽然想起逛街了?”秦染被裴陌突發奇想的舉動嚇了一跳,可臉上卻是笑吟吟的顯然十分開心。

     裴陌嘴角染笑,溫柔地揉了揉她的頭發,溫聲道:“這么早回宮反正也是無聊,又不是晚上,能干點別的事情,就當出來散散心,順便買點出行要用的物品?!闭f到“別的事情”裴陌朝秦染挑了挑眉,語氣竟然有點挑逗的意味。

     聯想到裴陌在暗示的某種事情,秦染登時臉上發燙,被裴陌拉著的手也別扭的想抽開,可裴陌驟然抓緊,抽了半天也沒抽出來,只能別過頭去盡量不直視她,氣呼呼道:“就知道口頭占我便宜?!?br />
     裴陌被她生氣時的包子臉逗笑,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她粉嫩光滑的臉頰,秦染忽然感覺到蜻蜓點水般的觸感,嬌嗔的回過頭,睨了裴陌一眼。

     “這樣就不只是口頭上占便宜了?!迸崮按镣暧州p輕捏了一把,逗貓兒似的逗著秦染玩。

     秦染沒想到裴陌耍流氓也耍的這般精明,親密的舉動讓她又好氣又好笑,鼓鼓的包子臉氣著氣著,忽然自己也笑了起來:“懶得與你計較?!?br />
     一邊說笑一邊在集市上閑逛,無意中看到一家布莊,裴陌當即拉著秦染進去。

     布莊的裝潢看起來十分素樸,臺面上擺出來的綾羅綢緞很少,賣的大多數是棉布、麻布,似乎是一家比較平民的店鋪。

     秦染奇怪,裴陌自幼在皇宮里長大,吃穿都是最上等的,怎么會進這種店鋪呢?

     還沒來得及問出口,裴陌便挑了一匹舒適柔軟的淡青色棉布一邊讓秦染看一邊解釋道:“我們去邊外是微服私訪,盡量還是低調一些,平時的衣物都是貢品,三公主身邊的人恐怕一眼便能認出我們是從皇宮來的?!?br />
     秦染細想一番,覺得十分有道理,便和裴陌一起挑選布料,比著對方身量讓掌柜的定做了幾套輕便的常服,掌柜的一邊拿皮尺量肩寬,一邊笑著說她們感情真好,是剛成婚的小夫妻吧?

     秦染聽了不由得跟吃了蜂蜜一樣,滿臉都是甜美笑容,看了看銅鏡里和裴陌依靠著的身影,確實是挺像一對普通的小夫妻在置辦新衣服,平平淡淡,卻又十分甜蜜。

     挑選完了布料,定下了衣服的款式,裴陌付過定金,跟掌柜的約定取衣服的時間,到時候會派人來取,順便付掉剩下的錢。

     看著裴陌十分自然的和掌柜交流,秦染聯想到自己從小養在皇宮那巨大的籠子里,習慣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干任何事都有人伺候的生活,對于尋常百姓的生活方式一竅不通,只覺得裴陌果然能力超群。

     既能在朝堂上爾虞我詐,又能打理好瑣碎日常,裴陌這些年過得很勞心勞力吧?

     想到裴陌曾說要護她一輩子,所以將自己磨礪成可以遮風擋雨的大樹,秦染不免有些心疼。

     主動拉著裴陌的手,十分關心的問了一句:“說了這么多話,渴不渴?我看見前面有賣豆花的?!?br />
     點了兩碗熱騰騰的豆花,坐下來邊吃邊歇息,秦染的主動和溫柔熨帖對裴陌來說十分受用,唇角的笑意漸深,豆花不用加糖都覺得十分香甜。

     兩人走走停停,采買了許多出行要用的日常用品,裴陌想著邊外苦寒,吃的東西恐怕也不怎么豐富,所謂民以食為天,在秦染的吃穿方面她一向上心,生怕秦染餓著或者冷著。

     便又去京城有名的糕點鋪子,將秦染愛吃的糕點都一一打包幾份,帶去出行路上解饞。

     秦染點了幾樣裴陌喜歡吃的甜食,讓裴陌心頭一暖,雖然她從未表明過自己有什么喜好,秦染卻能通過日常生活觀察出來,可見秦染對她還是十分上心的。

     逛了大半個京城,秦染拉著裴陌越走越慢,最后停下來,晃了晃裴陌的手臂,用近乎撒嬌的語氣對她說:“我餓了,我們找個地方吃東西吧!”

     一聽秦染說餓,裴陌拆開一包云片糕,喂給秦染先墊墊肚子,雪白的云片糕抵在秦染紅潤飽滿的唇邊,顯得愈發嬌艷欲滴,秦染粉嫩的小舌一卷,將云片糕帶入口中,一不小心舔到裴陌干燥的指尖。

     看見裴陌微微動了動指尖,秦染頓時覺得十分不好意思,裴陌還要再喂,秦染卻不肯直接吃,非要先用手接過來,再自己吃。

     裴陌知道她害羞,尤其是在外面,便不去故意逗她,一手捧著油紙包的糕點,讓秦染自己拿著吃,一邊左顧右盼,看看附近有什么酒樓。

     鬧市中的酒樓不少,卻都是早就吃膩了的幾家,秦染看街市上有些小吃攤子十分有趣,指著一家煮魚丸的小攤,提議去試試。

     裴陌看了看小攤,除了魚丸似乎還有面條,倒也不怕只吃魚丸吃不飽,便由著秦染高興,坐下來點了大份魚丸,加了面條進去一起吃。

     小攤的碗筷用的是最普通的粗瓷大碗和有些發白的木筷子,裴陌特意點了一壺熱茶,替秦染燙過碗筷,才讓老板裝魚丸。

     秦染見狀,隨即放下吃了一半的云片糕,也提過茶壺給裴陌燙碗筷,平時在玉笙閣這些事都是侍女會做好,她倒是一次做,怕滾燙的熱茶濺到手上,是以動作有些笨拙和遲緩。

     裴陌開始也怕她會不慎燙著自己,要接過來自己弄,秦染卻執著的不肯放手,一邊盯著碗里晃蕩的熱茶一邊認真道:“我又不笨,這點小事還做不好嗎?裴陌,你總這么寵著我,把我寵壞了怎么辦?也讓我為你做點什么吧?!?br />
     裴陌輕笑著搖搖頭,心里又是甜蜜又是無奈,秦染到底是一心為她著想,她還是十分高興的,緩緩貼上秦染的手背,手把手教她應該怎么做:“你當然不笨,只是方法不對,水裝太多了,容易溢出來?!?br />
     被溫暖寬厚的大手緊緊貼著,秦染只覺得手心是熱的,手背也是熱的。

     即使傍晚吹來的風有些冰涼,整個人也還是暖洋洋的。
2021国产精品手机在线|2021年国产精品自线在拍|2022精品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24小时免费看的视频哔哩哔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