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十章
    出了京城,到達江南水鄉,裴陌果然準備了一艘精致寬敞的畫舫,不同于此前在悅西湖泛舟看夜景時的那艘富麗堂皇,卻更富有江南的婉約之美,緩緩行駛在碧波蕩漾的湖面上,宛如遨游在人間仙境。

     看著左右樣式各異的船只,秦染和裴陌并肩坐在船頭,白皙小巧的赤腳在水里輕輕蕩漾,輕松愉快的問道:“江南真美,不愧是魚米之鄉,這里的人是不是都很愛游水?我看這幾天,到處都是游船嬉戲的年輕姑娘和公子,比京城的悅西湖可多多了?!?br />
     裴陌側頭蹭了蹭肩膀上秦染的小腦袋,溫聲道:“江南的人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民俗生活習慣跟生長的環境息息相關,京城不比江南,沒有這么秀美的自然山水,自然不像江南百姓這般愛水?!?br />
     輕笑一聲,見秦染沉浸在美景中,驚嘆不已,又道:“再走幾日便出了江南,不日就能到達邊外,邊外在秦國疆域最外側,和別國接壤,那兒的景色又不同于江南秀美,是另外一番獨特風景?!?br />
     秦染被她說的勾起了好奇心,連忙拉著裴陌的手,撒嬌似的晃了晃,興奮道:“那我們不妨走快一些,趕緊到達邊外去看看新的景色吧!”

     “好?!迸崮皩櫮绲拿嗣厝景l心,唇角染上一抹溫暖笑意。

     秦染催促之后,趕路的速度便加快了一些,七天后,換上矯健的駿馬,裴陌和秦染一路縱情馳騁,果然沒幾天就即將達到邊外。

     在她們停駐歇息時,附近有處名喚望風崖的絕壁,其風景獨特,怪石嶙峋,堪稱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崖頂四周云霧環繞,朦朦朧朧,仔細一聽還能聽到溪水拍打巖石的聲音,因此裴陌告訴秦染,崖底下方可能有條溪流流過。

     望風崖附近人跡罕至,草木茂盛濃密,應當有不少野生的飛禽走獸出沒,或是擾人的蟲鳴鳥叫,可裴陌等人在此歇息半晌,竟是四周悄靜,聽不到除了她們說話的任何聲音。

     這在野外十分奇怪,裴陌看著生長濃密,足有半人高的雜草叢微微皺眉,心里隱約感到不安。

     四處采花的秦染做了一個鮮艷美麗的花環,正想喊裴陌看一看,卻發現裴陌臉色陰沉,緊盯著樹林深處沉吟不語,隨即也感覺到氣氛怪異,收斂了笑容,悄悄走到她身邊,低聲問道:“怎么了?樹林里有什么詭異的事情嗎?”

     裴陌緩緩搖了搖頭,抬起手打了一個手勢,聚集在她們身邊保護的貼身侍衛,不動聲色的抽出刀,逼近草叢中窸窸窣窣的黑影。

     “錚!”

     忽然草叢里竄出一批蒙面的刺客,飛身拔劍,眨眼間便和侍衛交上手!

     利刃的白影閃到眼前,刺客出劍甚是快、準、狠,裴陌抱著秦染側身一滾,臉頰險些中了刺客一劍,秦染手中的花環被刺客削去一半,花瓣和綠葉零落掉下,秦染登時一驚。

     這次暗殺的刺客比此前在悅西湖的身手還要厲害,裴陌將玲瓏留在皇宮,少了幫手,并且佩劍許久沒用,放在馬車里,和繁瑣的行李堆在一塊,一時半會也拿不到,赤手空拳對付這批刺客實在有些吃力。

     一聲慘叫響起,侍衛身手不敵刺客,轉眼間已有幾名侍衛人首分家,刺客卻越戰越勇,裴陌護著秦染,抬腿踢起一把侍衛的大刀,伸手接住,一邊揮刀抵御,一邊攬著秦染后退。

     上次遇刺裴陌為了保護她受傷,秦染仍然心有余悸,看著刺客出劍狠辣,侍衛一個一個倒下,令裴陌左右逢敵,不禁一陣心驚肉跳,粉嫩的小臉瞬間失了血色:“裴陌!當心左手邊!”

     裴陌聞言,將刀反握,從身后刺死一個企圖偷襲的刺客,沉聲道:“秦染,看見不遠處的望風崖了嗎?我數一二三,你朝那兒跑,千萬不許回頭!”

     這批刺客來勢洶洶,并且對她們的路線和目的地掌握的一清二楚,恐怕是宮里的奸細向歹人泄露了自己與秦染的行蹤。

     思及此,裴陌原本安排在暗處以防萬一的暗衛便就不能隨意調動,以免再暴露自己隱藏的實力,既然暗衛不能用,再對峙下去恐怕要吃虧,不如假裝不敵,想辦法脫身。

     秦染卻會錯意,誤以為裴陌要讓她一人逃跑,等裴陌喊出一二三,秦染拉著裴陌的衣袖,沉聲道:“不,我絕不會丟下你一人茍且偷生?!背吨崮耙黄鹋艿酵L崖邊。

     裴陌被秦染猛然一扯,往后退了幾步,恰好一個刺客橫劍劈來,劈在原來的位置上,有驚無險的逃過這一劍。

     險些被刺客劈中,裴陌也有些后怕,不敢戀戰,隨即棄了刀,拉著秦染飛奔到望風崖頂,刺客們追至陡峭的懸崖邊,再前一步就是萬丈深淵,面面相覷,都不敢輕舉妄動。

     裴陌一手將秦染護在懷中,逼至絕路仍然是一派云淡風輕的冷清孤傲,勾著唇露出一抹輕笑,嗤笑道:“恐怕你們都想提我的項上人頭回去封賞,才追得如此緊,只可惜……我偏不讓你們如愿!”

     言罷,將秦染緊緊攬在胸膛前,縱身一跳!

     雙雙墜下陡峭的懸崖。

     刺客們沒料到裴陌如此決絕,竟然玉石俱焚,誰也不敢跟上去,只能待在原地。

     其中一人壯著膽子上前望了望云霧繚繞的懸崖,白霧籠罩著山谷,看起來深不見底,便道:“這么高的懸崖,任裴陌武功蓋世也難逃粉身碎骨!”

     其他人聞言點點頭,都覺得裴陌這番必死無疑,雖然沒斬下她的人頭,卻也沒留她活口,抱著這種心態,紛紛收了起劍回去復命。

     裴陌抱著秦染落到半空中,發現懸崖峭壁上橫著長了一棵巨大的松樹,隨即借著輕功,一手攀住松樹結實的樹枝,只是她手中還抱著秦染,樹枝承受不了兩個人的重量,發出清脆的折斷聲。

     好在抓住樹枝的那一刻,稍微減弱了掉下去的巨大沖力,裴陌和秦染二人落入崖底的溪水中,驚起一灘水花,卻沒受什么重傷。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