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十五章
    皇宮局勢逐漸穩定,裴陌總算結束這幾天的忙碌,拖著一身疲憊回到玉笙閣,想平靜的與秦染好好吃上一頓飯。

     聽玲瓏傳話,得知裴陌打了勝仗,安然無恙的回了玉笙閣,此時正在廚房里做飯,等她一起用膳。秦染登時喜上眉梢,暗沉的眸子一亮,比天上的星辰還耀眼漂亮。

     遲疑的看了一眼女皇,莫白樺施完針后,女皇蒼白如紙的臉上終于顯出一絲生氣,雖然還未醒過來,卻能看出病情似乎好轉不少。

     莫白樺睨了迫不及待想回去的秦染一眼,冷淡道:“要走趕緊走,別杵在我眼前礙事?!?br />
     秦染聞言吐吐舌頭,轉身退出女皇寢宮。一出門,立即提起裙腳像只輕盈的小鳥一樣,連忙跑回了玉笙閣。

     一進廳內,便看見侍女們將菜肴一一端上餐桌,裴陌一邊從廚房走到廳內,一邊放下炒菜時挽起的袖子,秦染一晃神,竟然覺得這幅模樣的裴陌較之平日起了些變化。相比起人前冷淡清俊,睿智雍容,可望而不可即的一朝丞相,挽著袖子下廚做飯的裴陌反倒多了一分居家氣息。

     很有尋常百姓普普通通過日子的感覺。

     一盤燕窩肥鴨絲、一盤小炒鯉魚、一道溜鮮蝦、一盅蟹黃豆腐,再加上一個色澤誘人的鮮蔬湯,將裴陌絕妙的手藝展現的淋漓盡致,直看得秦染食指大動。

     看見秦染盯著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目不轉睛,裴陌拿來碗筷,夾了幾筷子鯉魚,細心剔掉魚刺,再用勺子盛進秦染碗中,柔聲道:“別光顧著看,趁熱吃?!?br />
     秦染吃了一口小炒鯉魚,魚肉味道鮮美滑嫩,忍不住享受的微微瞇起眼,贊嘆道:“裴陌,你的手藝越來越厲害了!”說著,也夾了幾筷子魚肉放在勺子里慢慢剔除魚刺。

     裴陌側過臉,看著秦染眼角眉梢的欣喜展顏一笑,猶如暖陽春風,說不出的柔情蜜意。

     一只骨瓷勺子忽然遞到唇邊,裴陌毫不懷疑的張口吃下,細碎的魚肉滑進口中,半點魚刺也無。

     秦染似乎覺得自己這個動作太大膽主動,臉上微微一紅,不敢直視裴陌,手中卻動作不停,繼續為裴陌夾菜,放進她碗中。

     裴陌嘴角染笑,口中細嚼慢咽的魚肉猶如蜜糖一般,碗中的菜漸漸堆高,秦染耳朵尖都染上緋紅,聲如蚊吶道:“老盯著我笑什么,快吃飯!”

     低頭的看了一眼碗中小山般的飯菜,裴陌無奈的輕笑一聲:“你是生怕我會吃不飽嗎?夾這么多,盤子都快空了?!?br />
     蟹黃豆腐和燕窩肥鴨絲的盤子都能看見盤子底。

     秦染這才反應過來,她剛才偷偷瞧著裴陌笑,心不在焉的夾了許多菜塞給她,不自然的眨了眨眼,掩飾道:“你勞心勞神了一整天,必定非常辛苦,我這不是怕你體力消耗太大,需要多補補嗎?”嬌嗔一聲,仿佛是裴陌不解風情。

     “小娘子有心?!迸崮罢{笑一句,隨即認真的溫聲道,“能保全你在皇宮中平安無事,這點勞心勞神的程度算不上什么?!?br />
     秦染聞言,感動不已,自從和裴陌相識相知相愛以后,裴陌費盡的一切努力和心血皆是為了她一人平安喜樂,當即握著裴陌的手,輕輕撫摸著她手掌中因為練劍而磨出的劍繭。

     “裴陌,你大可不必這么辛苦?!鼻厝就陉资闵畛恋捻?,緩緩道,“我不想永遠都窩在你的羽翼下,讓你為我承受下所有傷害與苦痛,我希望能成為你身邊可以依靠的人,和你并肩作戰?!?br />
     頓了頓,見裴陌深邃的眸子望著她,看不出悲喜,又接著道:“我有這個能力,也會努力提高這個能力,將自己變得更加強大?!?br />
     沉默半晌,裴陌忽然長嘆一口氣,臉上顯出難得的疲憊之色:“秦染,你對這皇宮中極致的富貴和至高無上的權力是否還有一絲留戀?”

     若是有,我愿意拼盡所有,助你完成這番霸業。

     秦染聞言,當即領悟了裴陌的言下之意,決絕的搖了搖頭,沉聲道:“我現在心中所念所想均只有你一人而已,只要有嗎在身邊,無論貧富我都是歡喜的。什么潑天的富貴,什么皇權,與我都是一場大夢罷了,我為何要留戀一場虛無縹緲的夢境?”

     裴陌聽她語氣篤定,竟然愿意拋棄錦繡江山,此生只追隨她一人,剎那間動容。

     像捧著絕世珍寶一般,將秦染溫柔的拉入懷中,飽含柔情蜜意的親吻落在秦染發心、耳廓,秦染微微仰起頭,回應著裴陌,柔軟的嘴唇傳來的溫度像一條條永生不變的諾言,印在裴陌臉頰邊,薄唇上,炙熱的包裹著她的唇舌。

     裴陌捻著秦染略微削尖的下巴,秦染不得不微微輕啟雙唇和貝齒,靈活的舌頭抓住機會探入,勾纏她的舌頭,彼此交換著對方甜美的氣息。

     吻至情動處,原本溫柔纏綿的親吻變得粗暴沖動,帶有強烈的占有欲和控制欲。

     秦染急促的喘著氣,推了推越貼越近的裴陌,斷斷續續道:“先、先去沐浴……”

     一把抱起秦染,裴陌大步流星走向浴房,溫熱的水像一雙無形的手在身上游走,二人多日未肌膚相親,又在漂浮不停的水波中被撩的心癢,一時間不禁干柴勾動烈火,氣息越來越雜亂,裴陌濕熱的呼吸噴在秦染白皙滑嫩的頸脖間,秦染肌膚微癢,一路蔓延到腳底,竟又些腿軟。

     軟癱的身子靠在裴陌熾熱的胸膛上,寬厚溫暖的大掌在秦染光滑柔嫩的脊背上撫摸,秦染被摸的心猿意馬,腳下一個不穩,連忙將手環住裴陌的脖子,整個身體都依靠在裴陌身上,免得滑進浴池中。

     裴陌眸光深邃,就著秦染依靠她的姿勢深深吻住她,浴房中懸掛的遮擋絲幔微微搖動,月光從窗戶中投射下一束銀光,灑在粉紅絲幔上,透出一地同樣粉紅曖昧的光。

     逐漸鋪開,深入,滿室皆是一片粉紅春光。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