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十四章
    兵刃相接聲和士兵的慘叫聲混在一起,響徹了大半個皇宮,就連遠離戰場的女皇寢宮都隱隱約約能聽到秦蓉氣急敗壞的怒吼聲。

     僅憑耳朵聽,看不見戰場,不知裴陌現在是什么情況,秦染心里十分擔憂,細長的柳眉幾乎擰成一個結,眸子暗沉,滿是憂心忡忡之色。

     莫白樺卻氣定神閑,慢條斯理的拿出針灸,秦染一邊著急女皇病情,一邊又張望著窗外,擔心的焦頭爛額,一見這位假扮單公公的神醫還磨磨蹭蹭的,不禁皺眉催促道:“救命如救火,你怎么還慢吞吞的?”

     莫白樺因為父母的血海深仇,對女皇原本就不滿,現在會盡心竭力的守在仇人身邊,都是為了裴陌在琉璃國的承諾,當即一挑眉毛,傲然道:“你是大夫還是我是?五公主若是急著去見裴相,自行去便是了,這里不必你時刻盯著!”

     莫白樺在皇宮中這段時日聽了不少裴陌與眼前這位五公主的事,一看她心急火燎,伸著脖子不停望窗外,還能不知是為了誰?

     秦染雖然有想法和裴陌并肩作戰,然而看著面色蒼白,唇邊還殘留著紫黑色血跡的母親,心里糾結半晌,還是放不下。

     輕嘆一口氣,溫順的跪在女皇床邊,搓了一把熱毛巾替女皇擦去血跡,溫聲道:“是我關心則亂,神醫莫往心里去?!?br />
     聞言,莫白樺瞥了一眼秦染,想不到出身高貴的一國公主,卻不仗勢欺人,為人大氣溫和,眼神中不禁露出贊許之意。

     不愧是裴陌的心上人,確實出挑。

     戰局開啟一個時辰后,秦蓉帶來的兵馬已從開始占據上風,轉變為喪家之犬。

     秦蓉握劍的手微微顫抖,眼見敗局已定,再不撤退,恐怕五萬人馬全數要折損在皇宮中。

     當即下定決心,舉劍高喊:“眾將士聽令!剩余人馬立即前往皇宮地牢營救皇夫!”

     逼宮不成,最起碼要將自己的父親救出來,否則真就輸的一敗涂地。

     敵軍聞言,松了一口氣,當即不再和皇族禁衛軍廝殺,剩余的人馬聚攏在秦蓉身后,由她帶領著直奔皇宮地牢。

     殺的正在興頭上,卻見秦蓉忽然退兵,秦箏立即不滿,呸了一聲,舉著劍準備拍馬去追:“秦蓉你個孬種!有種別跑,再來戰個痛快!”

     裴陌見狀,追上去攔住她,搖頭道:“窮寇莫追,她要去地牢救皇夫,讓她去就是了?!蓖厝貪u行漸遠的背影,抿著唇,露出滿臉神秘莫測的微笑。

     秦箏深知裴陌是個口蜜腹劍的人,對敵人越是笑的滿面春風,越是手段狠毒。

     被她的微笑弄得背上有些發毛,低聲問道:“你早猜到秦蓉會去地牢了吧?”

     “若不是皇夫今日處斬,秦蓉也不會沉不住氣,貿然領兵逼宮?!迸崮暗?。

     秦蓉蠢就蠢在此處,她自以為出其不備,卻不想她的一舉一動都跟皇夫有牽扯,太容易被猜中。

     裴陌喊停禁衛軍,故意放秦蓉一馬,在戰場上停留片刻,才不疾不徐的帶著眾人前往皇宮地牢。

     地牢門口躺了一大片剛死的尸體,可見秦蓉最后的一點人馬也交待在這里了。

     守在地牢大門外的侍衛一見裴陌前來,連忙躬身行禮,稟報道:“啟稟裴陌,長公主已被控制住?!?br />
     裴陌點點頭,下馬和秦箏兩個人進入地牢。

     秦蓉被一個披頭散發的犯人掐住脖子,動彈不得,看見裴陌露面,眼里登時冒火,恨不得沖上去撕碎裴陌。

     “裴陌!你竟然設陷阱害我?!”

     她趕到地牢,地牢的侍衛都不見了,誤以為是去了戰場增援禁衛軍,隨即放下防備,命屬下守在門口,自己進去解救父親。

     可沒想到,跪在地牢里傷痕累累的“父親”竟然是暗衛假扮的!

     一不小心落入那暗衛手中,門外的手下也被突然竄出來的地牢侍衛盡數殺光!

     裴陌蹲下來,毫無畏懼的盯著秦蓉火冒三丈的雙眼,清俊冷淡的臉上露出一抹譏諷的笑容:“俗話說兵不厭詐,是你自己要跳入火坑,我可沒拿刀逼你?!?br />
     一旁的秦箏也幸災樂禍道:“就是,你不來救皇夫,自己跑了不就得了?挖個坑放你面前,你哭著喊著要跳,憑什么怪我們踹你下去!”

     秦蓉氣結,瞪著裴陌冷冷道:“你想將我生擒,殺雞儆猴?我偏不如你意!”

     話罷,猛力掙脫控制住她的暗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下秦箏腰間佩劍!

     秦箏驚呼道:“住手!”

     可惜說慢一步,秦蓉毫不留戀的一劍抹了脖子,鮮血四濺,噴了身旁暗衛一臉。

     裴陌見狀也微微愣住,沒想到秦蓉竟如此決絕。

     深吸一口氣,無奈搖頭,招來侍衛將秦蓉的尸首收拾一番,抬出去。

     被掉包關在另外一間牢房的皇夫,看見女兒自殺,尸首被隨意拿衣裳蓋住,登時心痛不已。

     秦蓉生前華貴不可一世,卻死的猶如螻蟻一般,低下的侍衛都能隨便侮辱她。

     登時淚流滿面,痛苦哀嚎。

     秦箏被皇夫撕心裂肺的痛哭聲嚇得一抖,轉身踹了皇夫一窩心腳,大罵道:“嚎什么嚎!早把女兒教養好一些,也不必現在來哭喪!”

     皇夫被踹的一口氣沒緩過來,哽咽半天,眼淚漸漸止住,眼神空洞,癡呆的望著門外。

     秦箏正欲上前察看,皇夫卻驟然發出一陣仰天大笑,又猝不及防的將秦箏嚇了一大跳!

     皇夫眼神呆滯,張著嘴望向秦箏,嘻嘻笑道:“對!你說得對!”

     笑著笑著又哭哭啼啼,哭著說:“對!你說得對!”

     秦箏看得咋舌,和裴陌對視一眼,指著時而笑時而哭,車轱轆來回重復一句話的皇夫道:“他……這就瘋了?”心道,不會是我一腳踹的吧?

     裴陌不置可否,沉靜地看著瘋瘋癲癲的皇夫,聽不出悲喜的平靜道:“來人,將皇夫押入冷宮,待女皇陛下醒來后發落?!?br />
     望了秦箏一眼,說:“善后的事你來處理吧,我去看看秦染?!?br />
     秦箏了然,笑得甚是猥瑣:“去吧去吧?!?/div>

本站只收錄已完結小說,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站內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積極配合“凈網2017”專項行動,共同抵制網絡淫穢色情信息,一經發現,立即刪除。歡迎舉報!
/侵犯版權/色情舉報/郵箱:ybducoom#gmail.com(#換成@)
sitemap.xml sitemap.txt 熱門搜索 人間正道 All Rights Reserved.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