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十九章
    吃完晚飯,裴陌和秦染回到宮中,讓下人將買的糕點收拾好,跟秦染說了一聲要去見女皇,便又從玉笙閣出來。

     女皇身體好轉之后,精神也明朗不少,這個時候還沒睡下,斜倚在榻上,于油燈下捧著一本書看。

     找宮女通傳之后,裴陌穿著常服像是剛從宮外回來,仍是風塵仆仆,女皇不由得挑起眉,有些意外,裴陌這時候急匆匆來求見,難道又出了什么事?

     “這么晚了不好好歇息,來找我有何事?”伺候的宮女為裴陌奉上熱茶,女皇指了指塌上的空位,讓裴陌就坐。

     裴陌躬身行過禮,見女皇自從不過問朝政后,似乎十分逍遙自在,還閑心雅致的找了幾本閑書看,便不想提三公主秦月的事煩擾女皇,退一步說,萬一那人不是秦月,她同女皇說秦月出逃,豈不是有挑撥誣賴的嫌疑。

     輕笑一聲,語氣輕松的回答道:“并不是什么重要的政事,裴陌此番前來只想求母皇批準,讓我帶著秦染出宮玩一段時間?!?br />
     裴陌身為臣子,即使娶了秦染之后也很少會對女皇用兒女的稱呼,一律還是像朝臣們一樣稱呼女皇陛下。

     難得的親昵稱呼讓女皇心中大喜,她一直將裴陌當做親女兒對待,裴陌此時也將她當做親生母親一般,隨即暢快歡笑道:“你喊一聲母皇,我這個做娘的還有什么理由狠心反駁?”

     頓了頓,又疑惑道:“只是好好的怎么忽然想起出宮?是不是在宮中過得不甚愉快?”

     未免引起女皇疑心和誤會,裴陌連忙解釋道:“倒不是宮中不好,只是兒臣自從和秦染成婚后,還未同她好好過幾天新婚蜜月的日子,整日都在忙碌繁瑣的朝政,有時候難免會冷落了她?!闭f著嘆了一口氣,神情滿是無奈。

     “如今大局已定,朝中有秦箏坐鎮管理,風波也過去了,甚是安穩,我便想著告一段長假,帶秦染去民間游玩一番,彌補彌補她?!迸崮靶Φ?。

     女皇聞言點點頭,覺得裴陌所言在理,保養得當的雍容面孔上露出一絲思考的神色,半晌后又問道:“非出宮不可?”

     裴陌知道女皇擔憂秦染的安全,她常年住在皇宮里,從未出過遠門,遠離女皇身邊,溫聲道:“秦染性子活潑,從小就愛到處跑,專門愛去新鮮有趣的地方。秦國土地寬闊,風土人情濃厚,她一直很想去看看宮里沒有的奇景,嘗試嘗試民間的娛樂和美食?!?br />
     頓了頓,又加上一句:“常年在宮中,遠離百姓,這番前去還能順便考察民情,探聽一番百姓對朝廷有什么意見沒有?!?br />
     提及秦染幼時,女皇回想起當初為了保護秦染平安長大,所以故意冷落她,所以秦染過得不如其他公主優渥,還受過欺負,自覺虧欠秦染不少,滿心內疚,如今秦染不過一個出宮游玩的小小心愿,便隨她去吧。

     沉默半晌,女皇輕嘆一口氣,點頭應允:“既然如此,朕便準了你們的長假,好好出去散散心吧?!?br />
     得了女皇的應允,裴陌便立即告退,回到玉笙閣中將這個好消息告訴秦染。

     秦染一聽可以出宮兩個月,高興的像只快活的小鳥,撲到裴陌懷里抱著她嘰嘰喳喳:“兩個月的長假!那我們豈不是可以包一條船,沿著江南的水路一邊看風景一邊趕路?早就聽說江南風景秀美,山水如畫?!?br />
     裴陌勾著唇,一手攬著秦染削瘦的腰肢,一手親昵的點了點她的小腦袋,輕笑道:“你呀,滿腦子就想著玩,我此番借口出宮,還得去邊外查探一下秦月的消息?!?br />
     聞言,秦染忽然不開心的蹙起眉頭,一張粉嫩圓潤的小臉登時變得氣鼓鼓,嬌嗔的輕哼一句,抱怨道:“還說我滿腦子想著玩,你呢?哼,滿腦子都是朝政!”

     似乎還不解氣,又加了一句:“你忙著見秦月,那你到了邊外就專注秦月的事情好了,我一個人玩?!闭f著,手肘朝后給了裴陌一下。

     雖然生氣,秦染卻也舍不得用力打裴陌,那一手肘跟抓癢似的,裴陌配合的哎呦叫痛,攬著她腰肢的手收緊,下巴放在秦染肩膀上,溫聲細語的在她耳邊道:“當心手疼?!?br />
     見秦染臉上羞紅,裴陌又像貓咪一般蹭了蹭她的側臉,哄她開心,溫聲道:“別生氣了,我既然說帶你出宮游玩,自然是要好好游山玩水一番。你想坐船,我明天便派人準備好一艘舒適寬敞的畫舫,嗯?好不好?”語氣十分溫柔寵溺。

     秦染抿著唇,回頭看了裴陌一眼,雖然還是鼓著臉,黑亮水潤的眼眸中卻沒有一絲怒氣,反而還有些害羞和感動:“好,出行的事宜你做安排,我都沒問題?!?br />
     計劃敲定后,接下來的幾日秦箏都會來玉笙閣找裴陌,裴陌將該打點好的都替她打點好,順便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秦箏近日遇到的困難都在這幾天里告訴裴陌,裴陌教她如何解決,

     出去一趟,竟然比打仗還要勞心勞神。

     三天后,終于將行裝收拾完畢,吃、穿、住、行準備妥當,裴陌帶著秦染,乘上一輛不起眼卻布置的舒適寬敞的馬車,出了京都。

     秦染第一次出遠門,興奮又新鮮的趴在車窗上探頭出去看,城郊是一大片開闊的村莊和田地,野外的自然風景廣袤無垠,是京城鱗次櫛比的高樓所沒有的壯麗。

     裴陌因為外交和帶兵,不僅要出京城,甚至會出國,對民間的見識比秦染多,自然就充當起了秦染的向導,陪她一起看著窗外景致,耐心的跟她講解民間的風土人情。

     一路上兩人說說笑笑,秦染懶洋洋的依偎在裴陌懷中,聽她講曾經經歷在民間過的有趣見聞,說累了便拉起窗簾胡鬧一番,寬敞的馬車就像是兩人的小世界,遠離塵世喧囂,也沒有宮中那些煩人的事情打擾。

     好不愜意快活。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