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7章
    秦箏見裴陌鐵了心不管不問,使盡渾身解數也無法說動她,不免也生氣了,果真換了常服,出宮去醉花閣喝酒。

     見秦箏這尊大佛總算走了,秦染耳根登時清凈不少,摸摸被秦箏吵得嗡嗡作響的耳朵,看著裴陌打趣道:“你也夠壞,好歹搭理我二姐一句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這個人,隨口敷衍一下也會信的?!?br />
     裴陌卻輕笑一聲,刮著秦染高挺的小鼻子道:“秦箏可不是真傻,我先前騙她當女皇的話,她不就牢牢記著了?還拿出來威脅我,我能再同意她任何事情?”

     說著,輕嘆一口氣,星辰般明亮的眼眸盯著秦染,認真道:“秦國現在一切風波都平定了,秦箏在朝中也沒人敢再反對,足以安坐女皇之位,有沒有我輔佐都不重要,不如我們找個時日,朝女皇請辭,我帶著你云游民間,如何?”

     經過諸多大風大浪,差點又像重生前那般生離死別,秦染現在自然是裴陌說什么都好,點頭道:“關在皇宮里兩世,我早就看厭了,擇日不如撞日,趁我二姐不在,不會耍賴挽留,現在就去找我母皇吧?!?br />
     商量一番,敲定主意,裴陌拉著走路尚且不能急躁的秦染慢悠悠的散步去找女皇。

     女皇如今無事可做,加上病情痊愈,身體康健,不會像以往那樣只坐在一處,而是在御花園到處游玩,裴陌找到女皇時,見她正悠閑的倚在欄桿上喂錦鯉,魚兒怕人,所以裴陌和秦染兩人安靜的站在一旁看著,打算等女皇喂完手中的魚食再開口。

     女皇早在她們走近身邊時就發覺了,故意不開口說話,見她們二人一反常態竟然也不敢先吭聲,只好轉過身,奇道:“怎么今天見了朕這般安靜?可是犯了錯,心里有鬼?”

     雖然兩人商量時說好了如何提起,又如何征求女皇答應,可事到臨頭,女皇親自問起,秦染又咬著唇,不敢直視女皇的雙眼,恐怕遭到駁回,支支吾吾道:“母皇,女兒......有一事相求.....”

     “嗯?”女皇淡淡挑眉。

     秦染在衣袖下扯了扯裴陌,裴陌反握著她的小手,隨即開門見山道:“母皇,兒臣想請求辭去丞相一職,將位子留給新的賢臣?!?br />
     女皇心知裴陌和秦染二人已經厭倦了爾虞我詐的日子,只是沒想到她們會這么早就打算離去,蹙著眉頭,試圖挽留一番:“為何現在就要請辭?秦箏還未正式即位,前日還同朕提過想要你主持她的登基大典?!?br />
     裴陌沒想到秦箏還有這步打算,難怪死活要賴著她歸朝,然而辭官的想法既然冒頭,她就不會輕易打消這個念頭,只好退一步道:“母皇若是答應兒臣的請求,兒臣愿意暫且逗留到秦箏登基,替她主持完大典之后再離開?!?br />
     怕女皇仍然不同意,裴陌又加上一句:“即使我辭去官職,不過若是朝中有事我定然不會不管,一定會趕回來盡一些綿薄之力?!?br />
     女皇見裴陌心意已決,雖然心有不舍卻還是答應下來:“既然如此,我便封你為護國丞相,地位凌駕于群臣之上,平時不需要上早朝,你想做什么便可去做什么,不受朝廷束縛如何?!?br />
     裴陌本想推拒一番,女皇卻從袖子里拿出一塊令牌交給她,似乎早有準備,沉聲道:“見此令牌如見朕,你不必擔心秦箏會耍賴?!?br />
     連這一步女皇都準備妥當,恐怕的確是十分不舍,裴陌見女皇執意如此,只好欣然接受。

     第二日早朝,許久未曾露過面的女皇陛下煞有介事的上了朝。

     群臣們都是在官場中混跡多年的老狐貍,一看便知女皇上朝必定是有極其重要的國事宣布,登時凝神貫注,緊張的聽著女皇威嚴的聲音:

     “側君曲槐串通亂臣賊子陳逸圖謀不軌,朕雖與他夫妻多年,卻不能姑息養奸,即日起廢除曲槐側君之位,曲槐父女貶為罪民,擇日問斬!”

     “曲家、陳家數罪并罰,滿門——抄斬!”

     言辭狠厲,透出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威懾,殿下眾大臣冷汗直流,誰也不敢造次,立即跪下來,山呼:“女皇陛下英明!”

     女皇居高臨下的看著腳底下的大臣們,森寒的臉色稍微有所緩和,語氣也不像開始那般冰冷,溫聲宣布道:“丞相裴陌護國有功,卻執意拱手讓賢,回歸布衣市井,朕決意除去裴陌丞相一職,改封她為護國丞相,不需受朝廷律例拘束,眾位愛卿依舊尊她為上卿,禮遇不變?!?br />
     大臣們聞言俱是一怔,沒想到裴陌立下如此大的護國功勞,不但不邀封賞,竟然還辭官離去,可見裴陌并不是陳逸口中利欲熏心的小人,而是氣度大方的忠臣棟梁,對裴陌的景仰之心不免又上一個臺階。

     參政殿響起低低的議論聲,過了半晌,見女皇還未有退朝的意思,眾臣自覺安靜下來,默默等待女皇再拋出一個重磅消息。

     只聽見女皇長舒一口氣,緩緩從龍椅上起身,目光溫柔的看著坐了幾十年的權力寶座,唇角邊溢出一絲笑容,半晌才朗聲道:“朕登基二十余年,從未有過一天懈怠,如今朕日益漸老,對于朝政的管理心有余而力不足,幸好朕的女兒,二公主秦箏已經成為能夠獨當一面的領導者,朕也是時候把這份重擔放下了?!?br />
     頓了頓,隨即嚴肅宣布:“二公主秦箏,能力卓越,仁德寬容,朕已擬詔將其立為儲君,七日之后舉行即位大典,正式繼任下一任女皇之位!”

     滿朝文武聞言再次嘩然,交頭接耳之聲比之前裴陌封護國丞相時還要嘈雜許多。

     女皇鳳目從文武百官的臉龐上一一掃過,目光所到之處,臣子們皆緊閉口舌,噤聲,等到鴉雀無聲時,才睥睨道:“眾愛卿有何異議?亦或是有更佳的儲君人選?”

     百官們沉吟不語,經過兩次公主叛亂,成年的皇子公主之中,確實找不出比秦箏更加品行仁德的人選,因此紛紛附和道:“臣等無異議!”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