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6章
    秦箏看著越來越暴躁易怒的裴陌,不知該如何再勸說下去,她深知裴陌把秦染看得比命還重要,秦染一天不醒過來,裴陌恐怕一天都不會沉著冷靜下來。

     只好瞥一眼女皇,用眼神向她求助,裴陌尊敬您是長輩,應該會聽一聽您的話!

     女皇卻緩緩搖頭,阻止了秦箏的沖動,目光憐愛又溫柔的看了看癡心守候的裴陌和安危不定的秦染,輕聲道:“箏兒,出去吧,裴陌說得不錯,染兒現在最需要的便是休息,莫吵著她了?!?br />
     秦箏雖然和白千凝感情上也曾出現過波折,但是不像裴陌和秦染這般經歷過生死離別,自然也不懂得裴陌為何會如此緊張失態。

     女皇與皇夫之間卻是愛恨交加,嘗盡諸多苦楚,最是知道有情人終成眷屬這句話,要實現是多么不容易。

     對于裴陌的表現不贊同,卻十分理解。

     輕嘆一口氣,女皇叮囑了裴陌幾句注意休息,又請莫白樺來寢宮再查看查看秦染的情況,為秦染又施了一次針。

     終于皇天不負苦心人,秦染在重傷昏迷的第四天終于悠悠轉醒。

     一睜開眼便看到趴在床邊疲憊不堪的裴陌,裴陌寸步不離的守著秦染過了整整四天四夜,原本梳理的整整齊齊的長發顯得有點凌亂,衣服也皺巴巴的。

     秦染頓時感覺十分心疼,眼眶瞬間便紅了一圈,然而心疼之中又夾雜了幾分感動不已的甜蜜。

     即使勞累得不自覺沉睡過去,裴陌緊握著秦染的手卻半點沒松開,秦染醒來時只是稍微動了動手指,裴陌就察覺到了,猛然驚醒。

     看著緊閉了多日的秋水眸終于睜開,裴陌登時欣喜若狂,雙手握住秦染溫熱的小手,將臉埋在秦染手心里,呢喃道:“你終于醒了,我等了你好久好久,渡過的每一個時刻比一天、一年還要長,好在……你終于醒了?!?br />
     秦染看見裴陌眼底的青黑,摸到她瘦得骨頭都突出來的手腕,本來就紅紅的眼眶,一下子就抽抽搭搭的流下眼淚:“我昏迷的時候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再也醒不過來了,靈魂飄出了身體,一直靜靜的看著你趴在我的尸體上哭,不吃不喝,不眠不休……”

     心疼得摸了摸裴陌略微凹陷的臉頰,秦染語氣苦澀又生氣:“我只以為那是夢而已,沒想到你竟然真的這樣做!裴陌,你真是個傻子!”

     裴陌挨著秦染的罵,心里卻是甜蜜又喜悅的,臉頰貼著秦染雙手,輕柔的在她手心里落下一個又一個的吻。

     伸手擦掉秦染眼底連珠似的淚水,裴陌一邊柔聲哄著她:“染兒,別哭了,再哭可要把我的心都哭碎了?!币贿呣D而吻上她蒼白的臉頰,一點一點吻掉秦染濕潤的眼淚。

     溫柔炙熱的親吻細密不斷,無聲安撫著秦染的眼淚,同時也表達了裴陌失而復得的狂喜。

     一直吻進了秦染心里最柔軟的地方。

     秦染清醒后,裴陌總算也恢復過來了,昏迷了四天,秦染肚子空空的,沒多久就開始咕咕叫,顯然是餓了。

     裴陌替秦染掖好被角,便連忙要去御膳房親自下廚熬療養傷口有奇效的黑魚粥。

     秦染拉著裴陌的衣袖,要求道:“多熬一些,再加幾個爽口小菜吧?!?br />
     秦染見裴陌也沒吃東西,知道單獨勸裴陌撇下她去吃飯,裴陌肯定不會應允,索性讓裴陌多做一些,兩人一起吃一頓飯。

     不多時,宮女們便端上熱騰騰的黑魚粥,搭配了幾碟子平淡小菜,看著樸素了點,卻仍然引得秦染食指大動。

     裴陌替她盛了一小碗粥,秦染傷在胸口重要部位,傷口愈合之前不能輕易起身,裴陌便拿著小勺子,一邊稍微吹涼一邊細心的喂給秦染。

     秦染吃到一半忽然皺著眉頭不肯再吃,說粥好苦,裴陌舀了一勺自己嘗嘗,發現并沒有苦味,又繼續哄著秦染吃完。

     秦染吃了幾口又搖頭:“太苦了,我不想吃?!?br />
     裴陌奇怪,怎么一碗粥還有兩種味道?只好再試試味道。

     如此折騰了幾次,秦染又一次扭頭不吃時,裴陌吹著見了底的粥,輕笑道:“還裝?我知道你是騙著我吃,好了,別玩了,不喂飽你我怎么能安心吃得下任何東西?乖乖吃完這最后一點?!?br />
     小計謀被裴陌戳穿,秦染暗自吐了吐舌頭,不敢再耍詐,安安心心吃完了飯。

     晚上臨睡前,裴陌又讓莫白樺莫神醫前來診治了一次,莫白樺替秦染把過脈,換了藥,才淡淡道:“既然醒過來了,便無大礙,只需要靜養一段時日,讓傷口慢慢長好就算痊愈?!?br />
     裴陌破天荒懇言感謝了莫白樺一番,莫白樺念她對自己有恩,又把自己的獨門秘方給了裴陌。

     莫白樺醫術高超,獨門秘方見效十分快,不過剛足月秦染傷口已愈合的七七八八,加上裴陌日夜悉心照顧,秦染已經可以下床走動,甚至天氣晴好時,在裴陌的陪同下,會去御花園里透透氣。

     秦箏得知五妹已經好的活蹦亂跳了,便又三不五時的跑去找二人,主要還是去騷擾裴陌。

     自從平定了叛亂之后,女皇就真的撒手不管朝政,所有繁瑣的國事都壓在了秦箏一個人的肩膀上,忙得她連睡覺的時間都快沒有了。

     秦箏只好厚著臉皮,冒著被裴陌掃地出門的危險去打攪她們兩人的二人世界,拉著裴陌不住訴苦,懇求裴陌回朝,繼續擔任輔佐朝政的丞相。

     “裴陌你難道忘了當初哄騙我當女皇的時候說了什么嗎!撒謊的人可是會變丑的!”秦箏身穿龍袍,還依舊改不掉叉腰的習慣,流里流氣的威脅裴陌道,“我不管!你說過會一心一意輔佐我,當個治世明君!你不幫我,我這就花天酒地,做個昏君去!”

     裴陌和秦染看著御花園里開的嬌俏可愛的花,悠閑地喝茶談天,對秦箏恍若未聞,任由這堂堂一國女帝撒潑打滾耍無賴。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