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8章
    秦箏在醉花閣花天酒地了一通宵,第二天中午回宮才得知女皇不僅批準了裴陌離朝,還宣布了她即將接任新帝之位的消息,驚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一把抓著給她看禮儀單子的太監,大聲叫喚道:“什么?你再說一遍!可別騙老子!不然老子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一時激動,連好不容易裝出來的沉穩都現了原形。

     太監看著眼前的未來新帝,不敢忤逆秦箏,戰戰兢兢的又把早朝上發生的事一五一十詳細重復了一遍。

     秦箏聽到裴陌被封了“護國丞相”,朝中出了事還是會回來輔佐,并不是徹底脫離朝堂,頓時松了一口氣。

     還是母皇老謀深算,哈哈,裴陌你還想什么都不管撒手就跑?

     想著以后一道圣旨就能把裴陌再召回來,秦箏心情大好,脾氣也沒有剛才那么火爆了,隨手接過太監遞來的即位大典流程禮單,草草瀏覽一遍,指著其中一個環節,說:“這里再加一套金縷衣,還有上好的胭脂水粉,金釵鳳冠?!?br />
     太監猶豫了一會,小心翼翼提醒道:“殿下,鳳冠是皇后才能佩戴的……這……殿下還沒娶親,小的們如何準備?”

     秦箏瞪著那不懂事的太監,翻了個白眼:“讓你準備就準備,哪兒那么多廢話!”

     “是是是,小的遵命?!碧O怕惹怒秦箏,腦袋搬家,只好連聲應下。

     大典還有許多要操辦的事,秦箏全權交由裴陌負責,反正裴陌也答應了主持她的大典。

     裴陌無奈,只好應承下來,秦染痊愈后也無事可做,便幫著裴陌一起打理,減輕她的負擔。

     不過好在事先準備中有一項采買,裴陌和秦染兩個人可以借著采買物品隨意出宮,大搖大擺的逛街游玩。

     秦染原本就活潑好動,在宮里養傷快要悶死她了,一出宮門就像飛出籠子的鳥兒一樣,拉著裴陌從京城東邊逛到西邊,一路上吃吃喝喝,買了一大堆民間的小玩意兒把玩。

     裴陌怕她扯動到剛剛痊愈的傷口,舍不得讓秦染提一點東西,堂堂一國丞相,像個小廝一樣被秦染使喚來使喚去,才一個下午兩只手就不夠用,裝東西的錦盒堆成了小山。

     看見秦染比陽光還要燦爛幾分的俏麗笑容,裴陌如何被她使喚也甘之如飴,天天陪她出宮都一點兒不嫌累。

     七日之后,所有事宜終于張羅完畢,宮中內外開始正式舉辦隆重非常的即位大典。

     不到天亮,秦箏就被裴陌從被窩里轟了起來,睡眼惺忪的坐在梳妝臺前,讓秦染指揮著宮女給她梳洗,穿龍袍,戴帝冠。

     “不是我說你們,現在才什么時辰?五妹,你跟裴陌睡一張床上,也能起這么早?還是一晚上沒睡,凈……哎喲!輕點!”

     秦箏看著窗外還有星星,不禁隨口抱怨,卻當著許多宮女的面說溜了嘴,惹得秦染羞憤不已,給她梳頭時故意扯了一把她的長發。

     秦染鼓著小臉,朝鏡子里瞪了一眼,反擊道:“我又不像二姐你這般行事不拘小節,今天新皇登基,整個秦國上下都緊張得睡不著覺,你還有閑情逸致跑出宮喝酒看美人,玩到半夜三更才回來!”

     秦箏一向放蕩不羈,才不怕秦染當眾揭她老底,反而洋洋得意道:“這可是我的人生大事,當然要第一時間告訴我心愛之人,若不是白千凝之前不肯隨我進宮,我哪兒需要特意跑出去?”

     說到一半,回頭看了秦染一眼,柔聲問道:“她在你們那兒還好吧?”

     秦染輕笑著替秦箏親手戴上帝冠,溫言道:“千凝姐姐嫻靜溫柔,知書達禮,又不跟你似的到處亂躥,現下估計也在試鳳冠呢?!?br />
     昨日秦箏連夜出去就是為了把白千凝接進宮,見證她人生中最重要的儀式,還預備大典上正式宣告天下,迎娶白千凝為后!

     白千凝原本百般推拒,恐怕女皇與朝中大臣們看低她出身煙花之地,不承認她的身份,甚至反對她和秦箏在一起,讓秦箏左右為難。

     然而架不住秦箏祭出裴陌和寧青城兩個對白千凝有恩的人物,三個人連哄帶騙的把白千凝送上了馬車。

     諸事準備完,秦箏神采奕奕的穿著象征著至高無上權力的皇袍行過祭天儀式,接受朝臣們跪拜。

     看著腳底高呼“女皇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的大臣們,秦箏目光不由得穩重許多,以前吊兒郎當,流氓一般的氣質霎時間收斂的無影無蹤,冷著臉時,依稀有幾分太上皇的威嚴。

     “眾卿平身!”秦箏沉聲道,揚手讓大臣免禮。

     看著大殿下文武百官恭敬的垂著手,秦箏唇角染上一抹笑意,朗聲道:“朕還有一事宣告?!?br />
     頓了頓,目光投向大殿外,白千凝身穿華貴的金縷衣,頭戴金燦燦的皇后鳳冠,容貌艷麗,氣質冷清,在裴陌的指引下緩緩走進大殿。

     “先前有臣子擔憂朕遲久不立妃子或者皇夫,朕便借著今日這個特殊的日子昭告天下,朕心中皇后早已有人選——”

     此言一出,朝臣們頓時嘩然,滿臉驚詫的左顧右盼,低聲議論不休,甚至有大臣暗自猜測會不會是自家的女兒或者兒子?

     “朕的未來皇后便是殿下這位溫婉女子,白千凝!”秦箏擲地有聲道。

     大殿中忽然鴉雀無聲,大臣們停止了交談,沉默的打量著眼前來歷不明的女子。其中有經常流連于煙花之地的臣子,立即就認出了白千凝是醉花閣赫赫有名的花魁。

     隨即站出來,帶頭反對道:“女皇陛下萬萬不可!這白千凝乃是京城第一歌舞妓坊的花魁!一介風塵女子,怎能擔任一國之后,母儀天下?”

     話罷,不知情的大臣也驚訝不已,沒想到未來皇后的出身如此低賤不堪,看向白千凝的眼神頓時產生鄙夷,接二連三的站出來反對:“還請陛下三思而后行,莫要受了這妖媚的狐貍精蠱惑!”

     “望陛下三思!”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