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5章
    女皇垂眸看著跪在自己腳邊,放下了手中長劍的陳逸,冷冷道:“朕平生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背叛,陳逸,你父親身為一國大將軍,對秦國忠心耿耿,功勞甚大,陳氏一族卻出了你這樣的叛臣?!本従弴@了一口氣,“裴陌,傳朕口諭,罪臣陳逸作亂謀反,擇日凌遲處死!陳氏一族包藏禍心,抄家,滅門!”

     自女皇登基以來,仁政愛民,秦國國政安穩平和,很少動過大刑處置臣子,更別提達到抄家滅門這等程度。

     在場眾人聞言俱是一怔,一向寬厚仁德女皇的滔天怒火竟然如此嚇人。

     裴陌上前一步,正要遵旨,哪知一言不發的陳逸竟然是假意投降,電光火石之間,迅速的摸過手邊的長劍,直起身,雙眸中滿是鮮紅血絲,怒氣騰騰,長劍劍尖指著裴陌突然發難:“裴陌!我死,你也不能獨活!”

     話音未落,劍刃帶著破開風的聲音朝裴陌刺去!

     一旁的秦染早在女皇定罪時,便發覺陳逸暗中捏緊拳頭,似乎有詐,此時更是早有準備,裴陌還未作出反應時,她就已經義無反顧的沖上前,擋在裴陌身前。

     撲哧一聲!

     長劍銀光閃過,竟是直直插入秦染胸口!

     嫣紅的血液像梅花在白雪中盛開一般,在秦染胸口大片暈染,秦染雙手握著還在深入的劍刃,哇一聲吐出一口血,染紅了原本失去血色的蒼白嘴唇,輕聲喃喃道:“裴、裴陌......”

     裴陌登時大驚失色,看著失血暈倒的秦染,心臟仿佛也被陳逸一劍刺穿,呼吸都不由得頓住,渾身血液凝固冰涼。

     “陳逸!”裴陌悲痛的怒吼道,運起全身內力灌注在一掌之中,狠狠打在陳逸肩膀上,將陳逸擊得一手發麻,不慎松開手。

     裴陌趁機奪過他手中的劍,鋒利劍刃映著陳逸的側臉:“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裴陌怒氣夾雜著殺意,出劍迅猛無匹,饒是陳逸習武多年,反應速度比常人快上許多,也仍然躲不開裴陌這致命一劍。

     陳逸眼前閃過一片迷蒙血光,還未來得及開口呼痛,卻已經是頭身分離,頸脖間噴射出大量血液,發絲散亂的腦袋像西瓜一樣滾到城樓上的士兵們腳邊。

     只剩下一具無頭的尸體,轟然倒地。

     裴陌卻是看也不看一眼,拖著劍跪在秦染身旁,溫柔的將她從地上抱起,緊緊摟在懷中,眼淚不自覺從眼角流出,像斷了線的珍珠一樣一顆接著一顆,打在秦染鮮血暈染開的胸口。

     秦箏也被這一突然的變故驚嚇得呆滯在原地,想上前去看看重傷的五妹秦染,又畏懼于此刻悲痛中帶著刺的裴陌,只能站在一旁默默看著,不敢打擾抱著秦染呢喃的裴陌。

     她與裴陌相識多年,見過裴陌的喜怒哀樂,卻從來都沒有看見過裴陌落淚。

     秦箏一時之間不禁也眼眶微紅,輕聲道:“裴陌你別這樣,五妹她、她會沒事的?!闭参恐?,忽然想到什么,又連忙說,“莫白樺!神醫莫白樺現在就在南門樓下!”

     裴陌聞言,一陣風似的抱著渾身是血的秦染直奔南門樓下,在幾萬大軍中橫沖直撞,大喊著:“莫神醫何在!”

     陳逸囚禁女皇和秦箏之后,同時也發現了易容后伺候在女皇身邊的莫白樺,將他扣押在手中,隨身帶著,預備當做引誘裴陌的誘餌之一。

     其中棄暗投明的陳逸手下恰好是看守莫白樺的士兵,聽到裴陌大喊,連忙將莫神醫放了出來,高聲喊道:“啟稟裴相,莫神醫被關押在此!”

     裴陌循著士兵的聲音望去,看見南門樓下莫白樺一身囚衣,隨即運起輕功,朝莫白樺被關押的地方飛去。

     莫白樺學醫多年,早就有將針灸和藥粉貼身帶著的習慣,沉聲讓裴陌把秦染小心放下,緩緩解開秦染被鮮血浸透的衣領,露出開裂的傷口。

     見秦染傷勢雖然嚴重,但陳逸那一劍刺入時準頭差了一點,中傷的地方有所偏差,所以并沒有危急秦染性命,莫白樺松了一口氣,一邊拿出貼身帶的金瘡藥為秦染止血,一邊朝裴陌道:“劍尖刺入的地方離心臟還有半寸距離,并沒有傷到心肺,一點皮肉傷,不算難治?!?br />
     看著莫白樺為秦染上好藥,傷口上潺潺流出的血漸漸止住,裴陌眸中閃過一絲劫后余生的欣喜,原本灰白的臉色也稍微有了點人氣,溫言道:“莫神醫大恩,裴陌定當沒齒不忘?!?br />
     等包扎完畢后,裴陌又小心翼翼的抱著秦染回宮,裴陌原來住的玉笙閣早已被陳逸一把火燒毀,女皇為此特意騰出自己的寢宮安置重傷昏迷的秦染,加派了好些宮女日夜不離的照顧。

     裴陌卻放心不下,恐怕宮女們笨手笨腳,會不小心扯到秦染的傷口,弄痛她,所以凡事都親力親為,不讓宮女們碰到秦染一根頭發。

     自從秦染暈迷后,裴陌在床邊徹夜不眠照顧秦染,不過三日整個人便瘦了一圈,女皇和秦箏忙于處理后續的國事,平定朝堂上的大臣們,然而得空就會來看秦染的情況,見裴陌眼底發青,神情憔悴不堪,沒有半分往日神采奕奕的風姿,不禁看得心酸,勸裴陌道:“莫神醫既然說過染兒只是皮肉傷,并無大礙,裴陌你也不必過于擔憂,凡事該張弛有度,怎能不眠不休的拿命去熬?”

     裴陌握著秦染冰涼的手,將側臉貼在她的手心里,望著原本活潑動人的秦染現在雙眼緊閉,毫無生機,整個人都像失了魂魄一般,對女皇的勸解只是沉默相對。

     莫神醫為秦染敷了治療外傷的藥膏后,秦染仍然不見好轉,現在裴陌又像個瘋子一樣,秦箏看著火大的同時,也急得團團轉:“裴陌啊裴陌,不是我說你,你有發傻的功夫還不如去找莫白樺那個江湖術士再來看看,你眼睛也不眨的瞪著秦染有用嗎?她能醒過來嗎?瘋子!”

     裴陌聞言,只是瞪著吵吵嚷嚷的秦箏沉聲道:“吵什么?沒見秦染在休息嗎?出去,別驚擾到了她?!?/div>

本站只收錄已完結小說,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站內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積極配合“凈網2017”專項行動,共同抵制網絡淫穢色情信息,一經發現,立即刪除。歡迎舉報!
/侵犯版權/色情舉報/郵箱:ybducoom#gmail.com(#換成@)
sitemap.xml sitemap.txt 熱門搜索 人間正道 All Rights Reserved.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