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4章
    秦箏聞言,察覺出裴陌似乎打算平息叛亂后就退隱,立馬擼起袖子雙手叉腰,吵吵囔囔道:“裴陌你太不講義氣了,應該是咱們一起努力對付!你可別給我臨陣脫逃了!”

     裴陌也聽出秦箏的話外之音,怕她這大嘴巴再多吵幾句會說漏嘴,不得不轉移話題,沉聲道:“你再多說一些廢話,耽誤時機,我倒是很可能不講義氣?!?br />
     秦箏冷不防被她反將一軍,瞪大眼睛,還欲再囔囔,裴陌卻置之不理,轉過頭去詢問寧青城:“部署準備的如何?”

     寧青城看著秦箏吃癟,掩著唇輕輕笑了一聲,才正色道:“已經全部妥當,隨時可以出發?!?br />
     裴陌看了一眼天色,不宜再拖延,當即調集人馬,整裝待發。

     不多時,以裴陌為首的勤王軍直奔南門,楚云夕坐在高高的瞭望臺上,看見裴陌英姿勃發的領著大隊人馬抵達,隨即擱下了手中尚有余溫的茶盞,神色凜然的對身旁侍衛沉聲道:“傳令下去,即刻出兵!”

     裴陌在城內勢力接到指示,也立即出動,跟楚云夕在宮外的軍隊里應外合。

     陳逸此時正與剛剛趕來的秦月父女交談,一時間沒親自盯著楚云夕,不料楚云夕突然發兵,三萬精兵馬蹄飛揚,勢如破竹,陳逸一時間措手不及,推開擋著跟前的秦月,一手握劍,沖上南門城樓,劍尖高高舉起,怒吼出兵。

     等了許久,卻遲遲不見城門打開,精兵涌出。

     陳逸雙眉緊蹙,見許多丟盔棄甲的士兵涌上城樓,心里登時感覺不妙,抓過一個神情慌亂的裨將逼問道:“為何還不出兵!你們好大的膽子,連我的命令也敢違抗?”

     裨將扶著歪到側臉的頭盔,慌張害怕道:“啟、啟稟攝政王,宮里突然竄出一隊黑衣暗衛,一路上見人就殺,屬下抵擋不住,只能帶著士兵們撤退?!?br />
     陳逸聞言呼吸一窒,險些握不住手中的劍,陰鷙眸子里透出一抹驚詫之色,連忙提著劍飛奔下城樓,果然裴陌帶著精銳人馬和楚云夕匯合,逼近南門,城內暗衛聽見裴陌的聲音,竟一呼百應,硬生生將陳逸等人困在了皇城南門。

     秦月聞風趕來,看著陳逸手下士兵被裴陌一方來勢洶洶的人馬嚇得方寸大亂,蹙起雙眉,冷冷道:“陳逸,這就是你的帶兵之法?”

     正值內憂外患之際,秦月的江山還沒坐穩便與手握重兵的實權大臣起內訌,陳逸眸光一寒,陰鷙的掃了她一眼,暗忖秦月不僅愚蠢還是個目光短淺之輩,當初若不是看在側君曲槐家世雄厚,又精明強干的份上,他怎會和被流放邊外的失寵公主合作?

     思及此,陳逸才發覺自己看走眼,行差踏錯了一步,沉下臉色,顧不得結盟時的約定,語氣森寒道:“秦月你的手下不是回報裴陌與秦染二人在望風崖邊,已經粉身碎骨,尸首都被野狼啃盡?城樓下活生生的兩個人,你又該如何解釋!”

     秦月自幼囂張跋扈,何時受過臣子的氣?不禁又開始不顧場合,與陳逸爭吵不休。

     楚云夕在城樓下遠遠望著高處爭吵激烈的兩個人,暗自搖頭,連最基本的團結一心都做不到,如何能成就大業?卻又慶幸陳逸和秦月撕破臉,讓她們有機可乘。

     騎在高頭大馬上,楚云夕一身鐵甲戎裝,英氣勃勃,當著千萬將士的面朗聲道:“這泱泱大秦,我楚云夕只欽佩過丞相裴相一人,同樣也只認同裴陌一人,你秦月公主既然不得裴陌效忠,又如何能服眾?只要你一日在位,我琉璃國便一日不給秦國安寧!”

     楚云夕話音剛落,秦*中頓時嘩然,將士們紛紛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雖然陳逸手握兵權,可手下士兵大部分卻還是心向朝廷的,一時間軍心動搖,隱約出現士兵倒戈的情況。

     畢竟兩*力所差無幾,原本本可以相安無事,國泰民安,如今卻因為陳逸伙同秦月上位,造成兩兵相交的局面,軍中士兵議論紛紛,平日里敢怒不敢言,此時裴相和秦箏二公主就在眼前,不正是棄暗投明的大好時機?

     登時有一部分膽子大的士兵,站出來表達對陳逸和秦月頗為不滿。

     裴陌見狀,心知陳逸和秦月大勢已去,只需要再推波助瀾一番,攻下京城不在話下。

     朝秦箏使了一個眼色,運起輕功,帶著女皇和秦箏躍上城樓,與陳逸秦月二人當面對質:“女皇陛下受二公主秦箏脅迫一事完全是你們兩個人瞎編亂造,陳逸你身為大將軍之子,原本應該忠于秦國,忠于女皇陛下!卻因為和秦月一同奪取皇位,竟將女皇陛下關于皇宮地牢,干出諸多大逆不道之事!”

     “此等亂臣賊子,還有何顏面統治秦國天下!”裴陌擲地有聲。

     女皇神色威嚴,氣勢逼人的直視著三女兒秦月,和曾經欣賞寵信過的陳逸,眸子里閃過一絲失望和憤怒:“朕從未虧待過你們二人,亦未有什么對不住你們之處,為何不念半分親情、恩情,犯下這般難以饒恕的罪行!”

     女皇因為向來勤政愛民,頗受秦國子民愛戴,雖然已有退位之心,可確是軍心所向,聽到女皇親口承認裴陌所說的事情始末,軍中兩位年紀較長且由女皇一手提拔的副將當即站出來,跪在女皇跟前,愧疚道:“臣等愚昧,聽信陳逸讒言,險些鑄成大錯,臣等一心忠于女皇陛下,懇求女皇陛下給臣等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

     話罷,軍中其他將領也紛紛效仿,跪了一地,出言懇請女皇陛下寬恕,愿意棄暗投明,戴罪立功。

     眼見大勢所趨,一些原本中立后來迫于陳逸的老臣也同時倒戈,調轉矛頭指責陳逸狼子野心,自己心中只忠于女皇陛下和秦箏二公主。

     陳逸見狀,心中怒火升騰,可大勢已去,他無力挽回,只能頹然投降,低著頭跪下,低聲下氣道:“罪臣陳逸拜見女皇陛下?!?/div>

本站只收錄已完結小說,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站內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積極配合“凈網2017”專項行動,共同抵制網絡淫穢色情信息,一經發現,立即刪除。歡迎舉報!
/侵犯版權/色情舉報/郵箱:ybducoom#gmail.com(#換成@)
sitemap.xml sitemap.txt 熱門搜索 人間正道 All Rights Reserved.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