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7章 承諾
    下了早朝,秦箏十分狗腿的跟在裴陌身后,一臉崇拜低聲道:“你這也太厲害了吧!我這幾日膽戰心驚的,就怕女皇把咱倆一起揪出來算賬呢!誰知道今天不但被你輕而易舉化解,還把我大姐拖下了水!”

     想到剛剛秦蓉那氣的發紫的臉色,秦箏只是想想就覺得大快人心,嘖嘖兩聲道“也就只有你能把巧遇這種事情篡改成調查了,若不是那日與你同行知曉事情始末,我都快被你忽悠了?!?br />
     裴陌睨了秦箏一眼道:“你最好趕快把這件事忘了,若是說漏嘴……”裴陌意味深長的看了秦箏一眼,沒有再說下去。

     聞言,秦箏卻狠狠打了個寒戰,不敢再繼續這話題,轉而問道:“那胖子金哲已經關了好幾天了,你看該怎么處理他?”

     “下午我隨你去醉花閣看看吧?!?br />
     秦箏點了點頭,還欲問什么,卻見秦染從參政殿走了出來,便沖著裴陌咧嘴一笑道:“這下有好戲看了,你是不知道,剛剛她聽到你去醉花閣尋歡作樂時,那一張小臉都快成綠色的了,醋意大的我隔著老遠都能聞到,此地不宜久留,我可先走了,你自求多福?!?br />
     說完,秦箏幸災樂禍朝著裴陌咧嘴一笑,轉身便離開了。

     裴陌無奈的搖了搖頭,走到正在四處張望尋她的秦染身邊,溫聲道:“先跟我去趟玉笙閣?!?br />
     看著裴陌清俊的面容,秦染眼中帶著些欲言又止,卻仍是什么都沒問,點了點頭默默跟在裴陌身后朝玉笙閣方向走去。

     看著走在自己前面的裴陌,秦染一雙杏眸就像長在她身上了一般,目光帶著些癡迷的望著裴陌的背影

     或許因常年習武的關系,裴陌身形凹凸有致,再加上舉止優雅沉穩,舉手投足間皆帶著運籌帷幄且能令人安心信服的味道,再配上那清雅絕艷的容貌。

     秦染眸中流露出些許不安,裴陌這般驚才絕艷的女子,身邊愛慕應該有很多吧!

     想到裴陌的種種優點,秦染非但有半點舒心,反而一雙眉毛糾結的都快皺到了一起。

     昨天早朝時,就聽有的大臣議論那醉花閣老板娘看上了裴陌,使盡手段勾引裴陌,甚至還有人傳言那老板娘容貌嬌媚,舉止浪蕩勾人的很,但凡被她盯上的人無一擺到在她的石榴裙下。

     裴陌去那醉花閣,除去那金哲的原因,是否還有些許,是為了那醉花閣老板?

     她是否也會像看她時那般,目光溫柔繾綣的看那人?是否也會像護著自己那般護著那人?是否也會如同親吻自己那般……

     秦染狠狠搖了搖頭,不敢再想下去,心臟仿佛被一只大手給緊緊攥住,澀然生疼。

     以前不懂情愛,亦是從未體味過這種患得患失的酸澀感覺,如今親自嘗過了,才懂得那滋味有多令人難過。

     似乎察覺到秦染有些心不在焉,裴陌腳步頓住,扭頭看向跟在她身后的秦染,見她眉頭緊蹙一副糾結的模樣,忍不住溫聲問道:“在想什么?”

     秦染回神,臉便是一紅,自然不會不知羞的告訴裴陌她在吃醋,便支支吾吾道:“沒,我沒想什么?!?br />
     見她不愿說,裴陌倒也無意逼問,眼見前面就是玉笙閣,裴陌走到秦染身邊,小心執起她那受了傷的手,帶她直奔玉笙閣中的藥樓。

     秦染看著擺滿各種瓶瓶罐罐的藥閣,杏眸中滿是新奇,往日均是裴陌去找她,她來玉笙閣的次數并不多,而這藥樓更是她第一次來。

     這玉笙閣雖然表面上被布置的甚是華貴,可內里卻遵從了裴陌的喜好,布置的甚是簡潔典雅,讓人入內后深有一種放松舒適的感覺。

     而藥樓亦是如此,屋內藥香撲鼻。不但清雅怡人似乎還有著凝神靜氣的效果,秦染深呼吸了幾口,瞬間感覺整個人都精神了不少。

     看著秦染皺著小鼻子到處嗅的逗人模樣,裴陌忍不住彎了彎唇角,任她在屋中好奇的四處打量,裴陌則走到墻邊擺滿各種瓶瓶罐罐的藥架上取了其中一個廣口瓷瓶。

     坐到屋內的軟榻上,裴陌拍了拍她身邊的位置,沖著還在一旁擺弄花草的秦染道:“坐這里來?!?br />
     秦染進屋便四處轉悠,雖然部分確實是出自對這藥樓的好奇,可更多的還是因為裴陌去青樓一事,心頭酸澀,怕被裴陌發覺她在吃醋,這才故意避開些。

     此時見裴陌喚自己,卻是避無可避了,只得皺皺鼻子垂著眸子走到裴陌身邊坐下。

     裴陌卻像是絲毫未察覺到秦染的異樣,執起她之前被燙傷的手,纖長的手指從廣口瓷瓶中摳出些許暗綠色的藥膏,輕柔的往秦染被燙傷的患處涂抹,力道自是極為輕柔。

     “一會兒把藥帶回去,每天早晚各涂一次?!?br />
     清涼的藥膏涂于傷處,原本脹痛灼燒的感覺頓時減輕了大半。

     秦染側眼看著神情專注的為她處理傷處的裴陌,望著她帶著淺淺暖意的深邃雙眸,原本心中的酸澀與委屈仿佛瞬間蒸發了一般,消失的丁點不剩,乖乖點了點頭,“知道了,我會涂的?!?br />
     裴陌睨秦染一眼,抬手在她額頭上輕敲一下道:“每次都答應的痛快,可一扭頭就盡數忘個干凈,何時見你真正上心過?”

     秦染皺皺小臉,嘟囔道:“還不是這么多年來,都被你慣壞了?!?br />
     裴陌做事向來周到,往往都是有些事情自己還未琢磨過來怎么回事,裴陌便已經替她想好了對策。這么多年來,著實是把她給慣壞了。

     想想重生前那段沒有裴陌的日子,再無人會幫她將奏折按輕重緩急分類,再無人會在她不舒服時第一個察覺到并準備好湯藥,也無人會如她一般知她喜好能夠輕易便看出她的喜怒。

     當一個人長年累月占據你身邊每處,在你身邊處處都留有痕跡,讓你全然依賴她,然后就在你自信她永遠不會離開時,徹底消失。

     那種感覺就仿佛丟掉了靈魂,空虛到近乎荒蕪……

     晨起是會下意識的在桌上尋找她為你準備的食物、上朝時會在群臣附和時等著那個淡漠的聲音來反駁你、疲憊時會下意識的搜尋身邊那人跟她抱怨。

     那種感情在歷經長久的時光后,其實早已融入到了骨血中,割不去舍不掉了……

     寧愿粉身碎骨,秦染此生都不想再體味一遍那種感覺了。

     發現秦染隱隱顫抖,透過她的神情,裴陌隱約猜測出她在想什么。

     輕輕合上手中的藥瓶,裴陌看著自己被秦染緊緊攥住的手,意有所指道:“公主可曾想過放手?”

     秦染微微回神,有些迷茫的看向裴陌。

     “脫離我的維護,自己獨立起來,萬事親力親為?!迸崮邦D了頓,繼續道:“慢慢習慣沒有我的日子?!?br />
     驚惶的以為裴陌要舍棄她,秦染近乎慌亂的緊緊攥住了裴陌的手,狠狠搖頭,“我不要,你不要離開我,裴陌你不能離開我!”

     雖然已重生有一段時間,可那段暗無天日的日子卻像是在心底扎了根,讓秦染每每想起就會惶恐不安。

     就像此刻,裴陌明明就坐在她身邊,可她仍會不安,會擔心她不知何時再度悄無聲息離開她,似乎自再次睜眼時,這種惶恐便一直在折磨著她,讓她幾乎夜夜噩夢……

     裴陌靜靜看著秦染慌亂無措的眸子,抬手緊緊攥住秦染白皙的下巴,一雙深邃黑眸幾乎能望進她靈魂深處。

     “即便,我會將你束縛在我身邊,讓你眼里心里只有我一人,終身不得逃離也沒關系嗎?”即便裴陌心中已經決定無論她怎么想,都將她終身束縛在她身邊,可此刻她仍想聽她親口說出來。

     秦染幾乎沒有半分猶豫的狠狠搖了搖頭,埋頭撲到裴陌懷中,哽咽道:“束縛也好囚禁也罷,有生之年,只求你別再丟下我一個人了……”

     裴陌緊了緊擁著秦染的手,眉頭逐漸舒展,猶豫糾結了那么久,終于還是等到了這句話,如此重生一次便也值了吧。

     未等來裴陌的回應,秦染環抱在她腰間的手又緊了緊,聲音仍帶著不安,再次追問道:“裴陌,你告訴我,你不會再離開我了,是不是?”

     深知她這段時間均活在不安中,此時或許只有等到她的承諾才能讓她安心,輕輕拍了拍秦染的腦袋,輕輕嗯了一聲。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