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0章 美食[捉蟲]
    廚房中,裴陌將玲瓏已經洗好的鱸魚裝入盆中腌制后,扭頭便看見案板前秦染正專心致志的切菜。

     微微低垂的精致小臉,切菜時不太嫻熟卻異常認真的動作,以及唇角那抹自始至終洋溢著的溫暖笑容,竟然讓人生出幾分希望時間就此停止的想法。

     裴陌唇角含笑上前,站在秦染身后自她身后環住她的身子,雙手分別覆上秦染握著刀和按在菜上的雙手,下巴順勢抵在她肩頭。

     如此親昵的被裴陌自身后擁著,秦染臉騰地一熱,輕輕掙扎了一下,聲如蚊吶,“裴陌,我正切菜呢,你、你別這樣……”

     裴陌勾起唇角,拿起案板上足有筷子粗細的土豆絲在兩人眼前晃了晃,語調隱含著笑意道:“若是宮中御廚將菜切成這幅模樣,估計早被女皇陛下趕出宮外了吧?!?br />
     秦染看了眼案板上被她切的大小不一粗細不均的所謂土豆絲,臉一紅,伸手想捂住消滅證據,可握著刀的手往外抽了幾次,卻都沒能得逞,不禁惱了,“裴陌,我給你幫忙,你還敢嫌棄我?!?br />
     裴陌輕笑,“微臣怎敢嫌棄公主?”

     秦染不滿,抬眼瞪她,“哼!究竟是不敢還是不會?”

     裴陌眼中的笑意又深了幾分,“微臣失言,是不會!”說著,雙手覆上秦染的手道:“來,我教你?!?br />
     說著,裴陌覆著秦染雙手的手微微用力,帶著秦染一起切菜。

     “按著蔬菜的左手要微微蜷起些,這樣才不會切到手?!?br />
     裴陌一邊說著,一邊將秦染柔軟的手扣在掌心,微微蜷縮著手指握在那半個土豆上。

     “還有,切菜時菜刀向外微微傾斜?!?br />
     裴陌一邊說著一邊握著她的手演示。

     手心與手背相貼,淺淺暖意自裴陌的手上傳來,在加上自耳畔傳來的清淺低語,和那滑過耳畔的溫軟呼吸。秦染只覺得臉上火紅一片,暗罵自己太不爭氣,裴陌不過是在教她如何切菜,她卻面紅耳赤心跳如鼓。

     如今她這幅樣子,非但女皇威嚴全無,反倒、反倒像個情竇初開待字閨中的青澀丫頭......

     看著懷中羞澀的面紅耳赤的秦染,裴陌目光微暗,薄唇自后方輕輕吻上她泛紅的粉嫩耳垂,“公主可又是發燒了?為何臉上如此紅潤?”

     細細的酥麻感自裴陌吻過的地方傳來,秦染受不了她的逗弄,掙脫開她的手,回身仰著頭羞惱的望著裴陌,目光卻被裴陌泛著些許紅潤的雙唇吸引。

     也不知是自哪來的勇氣,秦染杏眸輕闔,環住裴陌的脖子朝她唇上吻去。

     不過,許是太過慌亂,又許是太過羞澀,一個吻落上去卻偏了幾分,擦過唇角印在了裴陌臉上。

     此時秦染雖閉著雙眸,卻也自覺羞得無顏再面對皇族的列祖列宗了。若說,重生前她好歹也算是堂堂一朝女皇,那年紀也自是一大把了??扇缃襁@好不容易鼓足勇氣親她一下,卻都能親偏了去。

     不過這又哪能怪她?重生前雖說是納了那陳逸為皇夫,可當時她初登帝位朝政不穩,整日忙于朝政,而陳逸又身為一國將軍,常年在外征戰。

     就算是偶然得了閑暇,二人親近些時,也不知是湊巧還是有意,不是花前月下涼亭對飲時正好撞見裴陌,便是剛剛入夜便被裴陌逮去處理緊急政務。

     久而久之,那陳逸自開始謀劃□□之事后,更是終日繁忙,兩人碰面機會更少。除了偶爾拉過幾次手之外,那幾年中竟是再無其它親密舉動,對這親吻一事,秦染又哪里是會無師自通的?

     秦染當下也不敢再睜眼看裴陌是何表情,兩只手往臉上一捂轉身就想開溜。

     裴陌微微一愣,隨即終是忍不住低笑出聲,手一伸將懷中想要開溜的秦染又捉了回來,輕笑道:“既然身為殿下的老師,此事便由臣來教殿下如何?”

     被裴陌緊緊環在懷中掙脫不開,秦染拿開擋在臉上的手,羞惱的望她,“哪、哪聽說過還有教這種事情的?你......”

     話未說完,卻望進裴陌那雙染滿柔情與暖意的深邃雙眸中,秦染瞬間將后面要說的話忘了一干二凈。

     裴陌含笑,溫聲道:“殿下這么直直望著臣,讓微臣如何教你?”

     秦染微楞,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眸,卻想到這個舉動像是在邀請她親吻自己一般。

     可不等她有所反應,只覺得一陣清淡墨香襲來,接著唇上便是一軟。

     裴陌的吻像是溫純的烈酒,初入口中只覺溫柔細膩,但滑入喉中便又會覺得炙熱灼人。

     那種溫柔中帶著迷醉的味道,讓秦染頭腦一片混亂,明明只是清淺耐心的挑-逗,卻讓她渾身如同著了火一般,想要索要更多,而往往此時,裴陌卻又會輕輕退開幾分。

     那種若即若離的感覺,就像誰用細軟的羽毛在她身上輕輕撩撥一般,短暫的□□,卻令人不由得渴望得到更多的觸碰。

     秦染終是受不了那誘人的觸碰,輕輕低吟一聲,雙唇輕啟??膳崮皡s趁此時唇舌探入她口中,勾起她柔軟的火燙的舌與其深深糾纏。

     此時這個吻早已不復初始時溫柔,那帶著掠奪和濃重占有的深吻,讓秦染腦中一片混亂,本就柔軟的身子幾乎癱軟在裴陌懷中,也不知過了多久,秦染只知道自己幾乎在這深吻中幾乎喘不過氣時,裴陌才放開了她。

     看著懷中臉上泛著嬌艷紅色,唇瓣水潤瀲滟的秦染,裴陌愛憐的輕撫上秦染嬌艷火燙的唇瓣,輕笑道:“公主殿下不是說要給臣幫忙么?卻故意引誘臣吻你,可是早有圖謀?”

     秦染張了張嘴,卻發現剛剛好像還真是自己主動的,心中羞澀,卻故作無謂的望著她道:“你,你人都是本公主的,本公主想、想親便親了!還、還需要圖謀嗎?”

     本是氣勢挺足的一句話,奈何秦染羞澀,與裴陌深深糾纏后的唇舌間和身上仿佛全都沾染著她那清雅的味道,越發羞的恨不得尋個角落躲起來清醒下,這一句話便也說的斷斷續續,絲毫氣勢全無。

     裴陌見她這樣,便也不再逗弄她,溫柔的揉了揉她的發心道:“乖,去前廳等我,你在這兒臣怕是沒心思炒菜了?!?br />
     聽到她話中的深意,秦染趕忙低垂下腦袋,不敢再直視裴陌的雙眸,一溜煙跑出了小廚房。

     出了廚房,秦染倚在墻上,才總算是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呼吸。撫上自己滾燙的雙頰,想到剛才的糾纏,只覺得陣陣甜蜜涌上心頭,裴陌吻她了呢......

     這還是她們彼此坦誠之后,她第一次吻她吧,臉上越發灼熱起來,秦染不敢再想,趕忙跑去了前廳。

     看著秦染離開,裴陌輕笑著搖了搖頭,這才終于開始準備飯菜。

     重生前知道秦染喜歡美食,裴陌知她喜好,便專門學習過一段時間,重生前更是經常給秦染做些喜歡的食物,再加上本身對這方面也算有些天賦,多年下來自是練得一手好廚藝,此時做些家常便飯自是不在話下。

     利落的處理好其它食材,伴隨著鍋鏟碰撞聲和食物倒進鍋中時的聲響,沒多久誘人的香味傳遍了整個廚房。

     不過兩柱香的功夫,一盤酸辣土豆絲、一道水煮牛肉、一盤清蒸鱸魚外加一小盆色澤清透冒著誘人香氣的什錦蔬菜湯便被下人端到了正廳。

     不過讓裴陌有些意外的是,秦箏不知何時竟也來了玉笙閣。

     秦箏在得知裴陌親自下廚后,深感意外,竟賴在玉笙閣絲毫沒有半點要走的意思。

     此時看到色澤香氣誘人的三菜一湯被侍女一一端上桌,秦箏那表情就像被餓了幾天一般,看著裴陌雙眼放光道:“認識你這么久,我還不知道你竟然還有這種廚藝,早點知道我就天天來你這里蹭飯了?!?br />
     不等裴陌說話,秦染便不滿的瞥了秦箏一眼。這么久以來連她都還是第一次吃裴陌做的飯菜,這個不知足的家伙,竟然還想著天天吃?

     似乎察覺到秦染的視線,秦箏回視她,卻發現她雙唇微腫,頓時目光變的曖昧起來,笑道:“我說五妹,你的嘴怎么了?”

     臉一紅,秦染支支吾吾想了半天,瞪著秦箏道:“剛剛洗魚的時候被魚咬了,怎么不行嗎?”

     秦箏頓時笑容越發燦爛,曖昧的看著裴陌道:“這條魚可真會挑地方咬人??!”

     裴陌淡淡睨了秦箏一眼道:“聽說鄰國皇子最近正在與我國談聯姻一事,可是需要我向女皇推舉你一番?”

     一聽這話,秦箏當下便蔫了,可憐巴巴的看著裴陌道:“我不說話了,專心吃飯還不行嗎?”

     秦染卻很不樂意的瞅秦箏一眼,“你中午沒吃飯嗎?”

     秦箏摸了摸肚子,笑的異常無賴道:“吃倒是吃了,不過應該還能再吃點?!?br />
     說罷,她便很自覺的搬了凳子落座,拿了筷子夾起一塊魚肉便塞入口中,魚肉入口即化,異常鮮美。

     秦箏享受的瞇起眸子,看著裴陌咧嘴笑道:“若是哪天你做不成丞相,光憑著你這手藝,以后便可以不愁吃穿了??!”

     一句話說完,卻見裴陌正饒有興致的望著她,瞬間想到了裴陌剛剛威脅她的話,當下悔的恨不得找個封條把自己嘴封起來。

     要知道,這裴陌平時看著一副好說話的樣子,可但凡對她有些了解的人皆知道,她其實很是記仇,若是真惹了她,那就直接提早買個棺材直接等死好了。

     想到這,秦箏不敢再啰嗦,悶頭夾菜。

     裴陌無奈一笑,也懶得再與她計較。讓玲瓏又取了一副碗筷,夾起一塊魚肉遞給秦染道:“今天這魚咬了公主殿下,公主可要多吃點才是?!?br />
     秦染臉上一紅,剛剛被魚咬了,不過是她心急胡說的,卻不想還被裴陌記住了,秦染不敢再看她,輕輕嗯了一聲,也學著秦箏楊觀鼻鼻觀心埋頭吃飯。

     裴陌雖然做了三菜一湯,可飯菜的量卻只有兩人份。

     秦箏嘴上說著只吃一點,可自第一筷子魚下肚后,便下手如飛,轉眼就見桌上的菜空了一半。

     原本還保持著良好姿態吃飯的秦染,在第三次被秦箏筷下奪食,終是加入了食物爭奪戰,跟秦箏劍拔弩張,大有為了一塊魚肉擼起袖子開打的架勢。

     直到最后一碗湯進肚,秦染秦箏兩人才意猶未盡的消停下來。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