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2章 交易
    裴陌微愣,“什么交易?”

     寧青城看著裴陌道:“關于當朝長公主秦蓉的消息,我保證公主一定會感興趣的?!?br />
     裴陌眸子輕瞇,她很清楚,這寧青城表面上看上去經營青-樓妓-館,實際上真正掙錢的營生確是買賣消息一途。此點只憑她能在龍蛇混雜的帝都混的如此風光,便能看出她背后勢力之強,此時她說要跟裴陌做交易,那手中必定是真正握了秦蓉什么把柄。

     裴陌沉思片刻道:“你且先說說條件是什么?”

     聞言,寧青城眼角染上一抹笑意:“裴相應該知道五日后便是我醉花樓開業之日吧?!?br />
     裴陌點點頭,“醉花閣老板要在京中開酒樓一事,滿城皆知,我又豈會不知?”

     “我的條件便是,五日后醉花樓開業時,希望裴大人能前來捧場,順便參加晚上詩會?!?br />
     秦箏聞言,臉上突然劃過一抹猥-瑣的笑容,側身湊到裴陌耳邊笑得甚是淫-蕩道:“她莫不是想趁那日灌酒后強了你?節操換消息,甚是陰險??!你可要......啊.......”話未說完,口中的話便驟然轉化成一連串變調的痛呼。

     寧青城斜眼瞪了秦箏一眼,見她不再廢話,這才將桌下踩在她腳上的腳移開,美目含情的望著裴陌道:“只要裴大人應允,寧青城立馬將近日所得消息悉數奉上?!?br />
     裴陌眼中劃過些許無奈,睨著寧青城淡淡道:“我本以為上次已將我的意思轉達給了寧閣主?!?br />
     寧青城眼中劃過一抹失落道:“我不過邀請裴相前來參加酒樓開業,又未做他求,這筆交易裴相竟都不敢跟青城做嗎?”

     裴陌輕嘆口氣,終是松了口,“罷了,我應下便是?!?br />
     寧青城揚起眉角輕笑,隨即從懷中掏出一冊卷軸遞與裴陌道:“其中內容裴相應該一看便知,五日后寧青城便在醉花樓恭迎裴相了?!闭f罷,便也不多做停留,起身離開了包廂。

     看著裴陌手中的卷軸,秦箏眼中閃過一抹好奇,忙道:“快!打開看看,上面究竟寫了什么,竟需要用你的貞-操去換?”

     裴陌睨了秦箏一眼,她心知又口誤說錯了話,忙捂上嘴不敢再多說半個字。

     裴陌這才那起那卷軸打開,只見上面滿滿都是,關于秦蓉近期在京中,以血薔之名拉攏江湖勢利的信息。

     秦箏看到卷軸上內容不禁皺了皺眉道:“這秦蓉好好的長公主不當,去拉攏江湖勢利作甚?”

     裴陌沉思片刻道:“最近因為秦月一事,朝中各大臣怕受到牽連人人自危,自是不敢再同往日一般與長公主等人明著勾結,長公主許是為了給奪取皇位做完全準備,才會將手伸到江湖上去,籠絡些英雄人物,到時候與宮中勢利里應外合一舉推翻皇權?!?br />
     一聽這話,秦箏顯然是再淡定不了,慌張道:“她竟然如此膽大妄為,我們眼下該如何應對?”

     裴陌沉吟片刻道:“這秦蓉不過剛剛將手伸到江湖上,現今不過能拉攏些三教九流罷了?!?br />
     “話雖如此,可我們若放任其為所欲為,等其籠絡到真正的江湖人士......”秦箏眼中閃過一抹憂慮。

     裴陌卻不以為然輕笑道:“既然她手已經伸到江湖上,那我又豈會放任?五日后,陪我去郊外破廟一趟?!?br />
     秦箏微楞,“去那作甚?”

     裴陌神秘一笑,“到時候你便會知道了?!?br />
     秦箏聞言眼睛一亮,“你已經有主意了?”

     裴陌輕笑,“你靜觀其變即可……”

     重新回到宮中玉笙閣時,天色已然昏暗,沐浴更衣回到寢室,裴陌卻發現床榻下的被褥間鼓起一團,不禁微微一愣,正欲掀開被褥查看,卻忽聽一聲熟悉的低喃,瞬間便知曉了被褥中為何人。

     上前輕輕掀開被褥,便見秦染將自己團成小小一團,蜷縮在被中。

     她似乎睡得極不安穩,即便是在睡夢中,一雙眉毛依舊緊緊蹙著,雙手也因極為沒有安全感,交叉在腰間環抱著自己。

     “裴陌......裴陌,不要離開我......”

     一聲隱含滿滿不安切帶著哭腔的聲音自秦染口中傳出。

     “我不離開?!迸崮拜p聲安撫,手輕輕撫上秦染的發頂,一下一下輕撫著她的腦袋。

     或許是裴陌的安撫起到了作用,秦染眉頭逐漸舒展開,環抱著自己的雙手下意識的抱住了裴陌的胳膊,呼吸終于變的平緩起來。

     一夜安眠。

     第二日一早,天剛亮,秦染便精神奕奕的睜開了雙眸,昨晚是她長久以來,第一個未被夢魘纏繞的夜晚,極為難得的一覺睡到了大天亮,神采奕奕的起身打算洗漱,扭頭間卻發現自己竟并非身處于自己的宮殿。

     看著周圍極為眼熟的布局,昨天的記憶瞬間涌入腦海。

     她留在玉笙閣本是為了等裴陌歸來后再回宮,可左等右等均不見裴陌回來,她又在晚膳時心情煩悶,喝了些酒,結果竟不知不覺躺在裴陌床榻上睡了過去。

     如果她現在躺的是裴陌的床,那裴陌呢?

     秦染愣愣的朝自己身旁看去,結果赫然發現裴陌此時正衣衫凌亂的半倚在她身旁,好以整暇眼角含笑的望著她。

     “我的公主殿下睡醒了?”

     聞言,秦染只覺得面上一紅,一雙杏眸滿是驚慌失措的望著裴陌,結巴道:“你、你為何在此?”

     裴陌忍不住輕笑,“公主殿下莫不是睡糊涂了?這玉笙閣本就是臣的寢殿,倒是公主昨日躺在臣床榻之上,還主動抱住臣的胳膊......”

     見裴陌還欲接著說下去,秦染趕忙伸手捂住裴陌的雙唇,嬌嫩的臉上染滿的紅霞,“你、你不許再說了?!?br />
     因為秦染慌亂中將手直接按在了裴陌唇上,瞬間便覺掌心被對方溫熱的唇瓣擦過,伴著她噴灑在她手上的溫熱呼吸,秦染只覺得此時收手也不是,將手繼續覆在裴陌唇上,亦是不好,焦急間,只剩瞪著一雙水潤的眸子望著裴陌。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