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9章 合作
    “不想陳逸能在此處見到裴相與五公主,真是好巧?!?br />
     一個溫和的聲音自涼亭外輕輕響起。

     秦染與裴陌均抬眼望去,便見身著一身藍色長衫的陳逸正站在亭外。

     早朝時,雖每日都見面,但卻并無什么交集,像今天這樣面對面撞個正著卻還是第一次。

     往日種種盡數浮現,什么花前月下的溫柔繾眷,什么真心相待白首不離,如今看來當時的自己竟是愚蠢到了近乎白癡的地步。

     重生前抄他滿門,將他頭顱掛于城門,卻還抹不去她痛失裴陌的刻骨傷痛,如今重活一次,她定要早早將他除掉!

     不過這陳逸向來隱藏的頗深,重生前她能憑著他造反的舉動將其一族一舉鏟滅,如今未抓到其謀反證據前卻還是不到火候的。

     秦染眼中殺意一閃即逝,最后還是不動聲色的垂著眸子,走到了裴陌身邊。

     裴陌看著秦染低垂的小臉和眼底的冷意,突然發現這個一直被自己護了那么多年的小包子,似乎重生之后成熟了許多。

     雖然在自己身邊她依舊是衣服純真毫無心機的模樣,可有些傷害已經造成,又豈是那么容易抹去的?她現在對除她之外的人都隱懷著抗拒和不信任,這一點她比誰都清楚。

     “我利用你留下的勢力奪下皇位,將陳逸當眾凌遲,誅他滿門!將秦蓉和陳逸砍下頭顱掛在城門整整一月......”

     忽然想到那日冰窖里秦染所說的話,裴陌心頭一沉,究竟是何種痛恨讓一個平日里懶散慣了,對群臣總是心慈手軟下不了狠手的她,親自動手做出那么決絕的事?

     見裴陌二人半晌沒有理會他,陳逸略有些尷尬,輕咳一聲,勉強維持著彬彬有禮的姿態,道:“陳逸可是打擾到了二位?”

     裴陌輕輕執起桌上的茶壺為自己倒上茶,深色淡漠,“是打擾了!”

     聞言,陳逸面色一僵,不過隨即便又恢復了往日的溫和模樣,沖著裴陌拱拱手道:“不慎打擾了裴相與五公主品茶的雅興,陳逸在此先給二位賠個不是?!?br />
     “陳副將軍可有事?”

     似乎發現裴陌對他莫名的敵意,這次陳逸倒是神色如常,看著裴陌與秦染道:“裴相如今在朝中風頭正盛,今早更是借長公主誣陷你一事,讓她吃了大虧??砷L公主與皇夫背后的勢力畢竟不小.......”

     說到這,陳逸頓了頓,發現裴陌依舊面色如常后,眼中流露出些許失望,卻依舊鍥而不舍道:“此種局勢下,裴相難道不覺得你我二人聯手,一起扳倒長公主,輔佐五公主,如此不是更好嗎?”

     裴陌輕睨著陳逸道:“怕是副將軍誤會了什么吧!我從未打算與長公主為敵,自然不會有跟你合作一說,副將軍怕是找錯人了?!?br />
     聞言,陳逸眼中閃過一抹怒意,看著裴陌沉聲道:“裴陌,你莫要不知好歹!你應該清楚同時得罪朝中兩大勢力會有什么下場!”

     裴陌輕笑卻不再理會陳逸,扭頭看著身邊的秦染道:“陳副將吃藥的時間到了,咱們回去吧?!闭f著便執起秦染冰涼手帶她轉身離開。

     見狀,陳逸臉上一直偽裝的和善,終于寸寸破裂,怒道:“裴陌,你莫要后悔!”

     裴陌冷笑,“我從不做會讓自己后悔的事?!闭f罷便與秦染雙雙離開。

     眼見馬上就到了玉笙閣,秦染輕輕掙脫開裴陌的手,沉著眸子看著她道:“其實你應該答應他的提議,這樣朝堂上你不必孤軍奮戰,也不會那么辛苦?!?br />
     看著秦染認真的模樣,裴陌眼中染上一抹暖意,揉了揉她的腦袋笑道:“我的秦染長大了?!?br />
     秦染輕嘆了口氣,垂著眸子道:“裴陌,我是不是很沒用?曾經便是你一直護著我,現在卻還要你為我擔心?!?br />
     裴陌白皙的手順著秦染一頭青絲滑向她白皙的面頰,輕笑道:“公主可是嫌棄臣了?”

     秦染一愣,趕忙抬起眸子緊張的看著裴陌,“你胡說,我哪有嫌棄……”話未說完便看到裴陌眼中的揶揄,惱怒的蹙眉,“裴陌,你又逗我……”

     說著,秦染眼中閃過一絲委屈道:“我已經不是當年那個什么都不懂,分不清好壞善惡的秦染了,我想站在你身邊,幫你分擔一切,而不是單純的受你保護。裴陌,我不想讓你那么辛苦……”

     裴陌輕笑著捏上秦染的面頰,“傻丫頭,即便我想先扳倒秦蓉,也無需假借他人之手,你亦是無需為了此事委屈自己去與一個你憎恨之人假意結盟?!?br />
     秦染眉頭輕蹙,“可是.......”

     裴陌卻先一步打斷了她的話,如墨的眸子深深看著她道:“公主可信我?”

     秦染沒有半分猶豫應道:“我自然信你?!?br />
     “那就將一切交給臣來處理吧?!?br />
     重活一世,裴陌并不想讓秦染背負上那么多仇恨與復雜,她喜歡看她在自己庇護下能無憂無慮整日開開心心的模樣。從中得來的成就感,遠比什么扳倒秦蓉陳逸之流來的要多。

     回到玉笙閣已是到了正午。

     秦染繞著南書房連跑了兩柱香的時間,此時自然是餓的饑腸轆轆。

     裴陌見秦染一副半死不活的虛弱模樣,索性讓玲瓏通知了廚房今天中午休息,她則打算親自給秦染弄些吃的。

     一聽這消息,秦染當時便興奮地主動提出要去給她幫忙。她向來比較喜歡甜食,曾經裴陌慣著她,忙碌之余總是會抽出些時間,給她準備些精致的點心和愛吃的菜,那手藝絕對是宮中御廚都比不上的,自然也只有秦染才能享受到這種專屬待遇。

     看著秦染興奮的樣子,裴陌忍不住捏她鼻子笑道:“就你的手藝,究竟是打算給我幫忙還是打算搗亂?”

     眼見身邊侍女都在裴陌便對她做如此親昵的動作,秦染臉頓時有些泛紅,拍開她的手,有些怨念道:“我最近也在苦學廚藝??!雖然做的肯定不如你好吃,但是幫忙切個菜還是沒問題的?!?br />
     見她執意要幫忙,裴陌便也不再阻攔,執起她的手溫聲道:“幫忙可以,但一會記得不要讓傷處沾到水?!?br />
     秦染開心的應了一聲,兩人便直奔玉笙閣的小廚房而去。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