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1章 問話
    終于填飽了肚子,秦箏總算才想起了正事,看著裴陌道:“不是說下午一起去醉花閣嗎?我就是為了這個才來找你的?!?br />
     裴陌抬眼看了秦箏一眼,“我還以為,若是我不說,你會一頓飯吃的全都忘掉?!闭f罷起身看著秦染,目光柔了幾分道,“我跟秦箏去醉花閣跟那金哲談談,你在宮中等著?!?br />
     雖然聽到裴陌要去醉花閣,心中有些不樂意,卻明白她們此次過去確實是有正事,而那種地方顯然并不適合一個在宮中并不受寵且剛剛及笄的公主過去,便點點頭應道:“你去吧,我在玉笙閣等你?!?br />
     秦染的本意是等裴陌回來一起商討下接下來該怎么行事,可這話一出口卻見秦箏正一臉猥瑣的看著她,而裴陌亦是唇角含笑,頓時想到此聽起來確實甚是曖昧,當下便紅了一張臉。

     裴陌知她面子薄,便也未多說什么,跟秦箏出了玉笙閣,直奔宮門而去。

     乘上在宮門外侯著的轎子,未用多久便抵達了醉花閣。

     因為上次的小插曲,此次二人再進這醉花閣顯然是輕車熟路。

     早就從秦箏口中得知裴陌今日要來的寧青城,今日中午一過便關門謝客,倚在二樓的小窗前時不時便向外張望,只盼著那自己愛慕已久的人能趕快出現。

     午后的耀眼的陽光曬得人有些犯懶,寧青城掩著帕子,慵懶的打了個哈欠,下一秒卻在街道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看到了造型內斂雅致的轎子,當下眼睛一亮雀躍的朝樓下跑去。

     轎子還未抵達醉花閣,秦箏便遠遠瞧見了等在門口的寧青城,不禁向身旁垂眸看著一冊卷宗的裴陌挑眉笑道:“看來這醉花閣老板娘是真的對你上了心,哎!怎么說也是一個絕代佳人,又獨自在這京中最繁華之地經營如此大的歌舞-妓-坊,若是能得到這樣的女子,怕是這一生都不用未生計奔波嘍!”

     裴陌睨秦箏一眼,勾唇道:“你說,我若是將你這些說詞全部告知白千凝你會如何?”

     聞言,秦箏瞬間苦了張臉道:“你也知道我家那位的脾氣,醋勁大著呢!您還是高抬貴手吧!”

     說話間,馬車已在醉花閣停下,寧青城輕笑著上前,美目含情的望著裴陌,笑的異常嬌媚道:“青城已在天字包廂備好了酒菜恭候裴相多時了?!?br />
     一聽這話秦箏顯然很是不滿道:“那我呢?”

     像是才注意到秦箏的存在一般,寧青城看了她一眼,不冷不熱道:“沒想到二公主也在啊,青城失禮了,二位一起樓上請?!?br />
     說著主動引著兩人朝樓上走去。

     踏入醉花閣后,秦箏看了一眼今天沒有一個客人的醉花閣,滿臉詫異道:“我說寧青城,今天這醉花閣的客人呢?”

     “今日有貴客要來,我又怎會讓他人擾了雅興?”這話雖是對著秦箏說的,可她的目光卻自始至終停留在裴陌身上,不過讓她失望的是,裴陌始終未看她一眼。

     踏入天字包廂,入眼的便是被兩名彪形大漢盯著,還依然沒心沒肺趴在桌前大吃大喝的金哲。

     看那樣子,最近非但沒有因為被關押身形消瘦,反倒又胖了一圈。

     察覺到門響,金哲一邊啃著手里的豬蹄,一邊漫不經心的扭頭看去看去,結果在看到秦箏和裴陌的臉后,只覺得菊花一緊,手中沒吃完的豬蹄隨手一扔,趕忙捂著屁-股起身,滿眼惶恐的看著裴陌二人。

     對于這個差點傷害了千凝的家伙,秦箏是見一次想揍一次,不過她深知這次是有正事,冷哼一聲便進了包廂內尋了軟榻坐下,執起一個空酒杯倒上酒,目光不善道:“看來你這小日子過得挺滋潤嘛!”

     金哲身子一抖,求救的目光投向裴陌,顫聲道:“裴相,之前是小人有眼不識泰山,無意冒犯了白姑娘,你看眼下這我揍也挨了,優先向你們國家販賣貴金屬的條件也答應了,裴相,你看能不能高抬貴手,把小人給放了?”

     裴陌看著金哲淡淡道:“回答我幾個問題,我便放你回琉璃國?!?br />
     一聽有戲,金哲立馬激動道:“好好!你問什么我都告訴你,絕不會有半分欺瞞?!?br />
     裴陌點了點頭,沉聲問道:“聽聞你朝景王楚云夕前些日子娶了親,這事是否屬實?”

     金哲沉思片刻,隨后撓了撓頭道:“朝中的事,我不怎么打聽,不過景王娶親確有其事,聽聞景王為了此事,還鬧了好大一陣?!?br />
     “那你可知道一件奇事,景王婚后,對妻子愛護有加?”

     聞言,金哲驚訝的看著裴陌道:“這……不可能吧,景王鐘情蕭家長子是人盡皆知的……怎的突然對王妃開始上心?!?br />
     “哦?”裴陌眉頭微挑,繼續道,“那景王在朝中,和其他皇子皇女關系如何,你可知道?”

     “聽我家娘子說,景王和晉王是親姐弟,景王處處護著景王,倒是和邢王素來不合?!苯鹫苷f道。

     “我看你根本是在故意敷衍我!”

     裴陌眉頭微沉,低頭喝了口茶,冷聲道:“前些日子,晉王因為私鹽一事下獄,景王并未出手相助,而且,據本相所知,這件事情,還是景王下的手。這就是你所謂的姐弟情深?你以為本相不知道你朝之事,很好敷衍嗎?”

     金哲知裴陌動怒,嚇得跪在了地上:“小人,小人著實不知道這件事情啊。裴相所說的一切,和小人所知的景王,簡直相差甚遠,就好像景王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樣?!?br />
     聽到此,裴陌眼中閃過一抹微光,隨后看著金哲道:“今日我會派人送你回去,不過什么能說什么不能說,我想你心中應該清楚吧!”

     如今裴陌與秦箏手里攥著金哲利用黑市出手金屬的證據,還有他逛花樓的罪證,這些東西若是擺到楚秀秀和皇家面前,這影響兩國邦交。對皇族不敬的罪名足夠他死十次了,當下也顧不上面子了,撲通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道:“小的只求裴相高抬貴手莫要將我在秦國發生之事告知我娘子,日后裴相若有何吩咐,小的定然全力相助?!?br />
     見他如此識相,裴陌便不與他多過糾纏,跟秦箏一同出了包廂。

     一直等在門外的寧青城叫她們出來,忙輕笑著將她們引到了一旁的雅間。

     親手為裴陌到了茶,又安排下人在桌上上了瓜果蔬菜,這才擯退下人,看著裴陌道:“裴相,敢問如今這金哲該如何處置?”

     裴陌喝了口茶,淡淡道:“今天晚上便送他回琉璃國吧!畢竟是從我國離開的,安排幾個身手不錯的護衛將他送回去吧?!?br />
     雖然好奇裴陌對金哲為何如此寬容,但精明如寧青城,自然知道有些事情不是她能問的,便收斂了好奇心看著她道:“既然裴相已處理好金哲一事,不知眼下可有空跟青城做一筆交易?”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