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十五章
    派了一個暗衛偷偷回京城送信,裴陌隨即收拾好行裝,連夜和秦染悄悄離開邊外,馬不停蹄地潛入琉璃國。

     裴陌此前出使琉璃國,和琉璃國的長公主楚云夕打過交道,那次合作很是愉快,無形中為裴陌和楚云夕建立起別樣的友誼,因此二人一入琉璃國便偷偷傳了口信約長公主楚云夕,亥時三刻在行云客棧相見。

     口信傳出,楚云夕并未立即回復,裴陌倒也不著急,她心知拋出有著巨大利益誘惑的橄欖枝,楚云夕必定不會膽小錯過,見天色尚早,便和秦染換上琉璃國平民的服飾先在城中游玩一番。

     若說秦國都城的風景是富麗似錦之色,邊外的風景是蒼野茫茫之觀,那么琉璃國的風景民俗就是集兩者之長,既有濃厚的北方蒼茫特色,又繁華熱鬧,令初次見識琉璃國風貌的秦染大嘆風景奇異,甚覺新鮮。

     饒是裴陌來過一次,再次看看街道兩邊富有琉璃特色的房屋,也仍然眼前一亮,一邊逛著街市一邊和秦染閑聊秦國與琉璃國的不同之處。

     “我曾想局勢穩定后,便抽空帶你過來看看,沒想到現在置身漩渦中,不知何時能抽身,倒是先兌現了游玩的承諾?!迸崮白哌^略有印象的熟悉街道,唇角勾起一抹輕笑,側過頭望了望身邊正忙著四處觀看的秦染。

     秦染沉浸在從未見識過的風貌中,半晌才回過神,聽到裴陌說想帶她一并來,回起時那還是成婚之前,裴陌代表秦國來琉璃國談兵器協議之時,沒想到眨眼間她已經嫁給裴陌這么長的時間了。

     心中柔軟部分戳中,秦染主動拉著裴陌冰涼的雙手,嬌俏的小臉上溢滿開懷笑容:“只要有你陪伴在身邊,不論是哪里兒,做著什么事,我都會覺得十分愉快幸福,琉璃國也好,秦國也好,有什么要緊的?”

     裴陌聞言沉靜無波的黑亮眸子登時目光灼灼,握緊了秦染的手,另一只手輕輕撫上秦染粉嫩臉頰,看著秦染一臉驚詫又微帶羞澀的模樣,裴陌傾身吻上了秦染嬌艷的唇瓣,淺啄低吮仿佛帶著濃重的繾綣深情,猶如潮水一般幾乎能讓人窒息。

     夕陽霞光下,秦染沐浴在暖黃光暈中,心跳砰砰加速,唇角卻終是染笑,竟不顧來往路人,輕輕吻了吻裴陌,以作回應。

     天黑時分裴陌和秦染才回到行云客棧,吃過晚飯后略作休整,便悠閑的擺上一局棋,和秦染對弈,靜候楚云夕到來。

     月明星稀,夜色深重,城中陷入俱是一片黑暗中,唯有行云客棧一間廂房亮著燭光。

     果然,不出她所料,楚云夕一到亥時三刻便現身行云客棧,行蹤詭譎,秦染竟沒發現她是何時進的門。

     裴陌一手執黑子,盯著棋局思量半晌,才緩緩落在棋盤上:“景王殿下,別來無恙?!甭渥雍?,側過頭望著一如初見時,身著一身素錦華服,面容未改的楚云夕,勾唇輕笑。

     見到裴陌一派優哉游哉的樣子,楚云夕倒也不著急詢問她再次來琉璃國的目的,爽朗一笑道:“裴相許久未見,仍然風姿綽約不減?!?br />
     走到棋盤邊,觀看秦染的白子一番,秦染正被裴陌殺得慘烈,不知如何下子扭轉局勢,楚云夕若有所思的瞥秦染一眼,直說道:“姑娘不介意我幫你下一子吧?”

     秦染當即會意,將博弈的位子讓出,楚云夕執起白子填了一個眼,登時將棋局輸贏扭轉,裴陌見無力回天,只能無奈搖頭,自愿認輸。

     “琉璃國,楚云夕?!背葡η厝緶芈曅Φ?。

     秦染回以爽朗一笑:“秦國五公主,秦染?!?br />
     楚云夕聞言微愕,她遠在琉璃國也曾有耳聞,名動天下的少年丞相裴陌迎娶當朝五公主秦染,夫妻恩愛,羨煞旁人,沒想到裴陌此次竟然將深宮中的嬌妻也帶了出來。

     不由得好奇,裴陌信中所講有要事相商,到底是何要緊事?

     “景王殿下可曾聽說過秦國女皇的側君,曲槐?”引來楚云夕,裴陌倒也不多言,開門見山道。

     楚云夕淡淡道:“秦國三公主生父,略有耳聞?!?br />
     裴陌聞言輕笑,從懷中掏出臨摹的藏寶圖,秦染見狀幫著她將桌上棋盤收走,鋪開寫滿奇異文字的地圖:“這張地圖上所指之處,是曲家藏匿幾代累積的巨大財富的地方,景王殿下是琉璃國人,想必對圖上的文字并不陌生吧?”

     楚云夕并未過問裴陌為何有曲家的藏寶地圖,而是認真觀看地圖上的字符,半晌后才道:“我曾在甘云寺中見過這種文字,雖然不能全部看懂,卻也認識幾個字符。裴相想請我幫忙,翻譯地圖?”

     與聰明人說話就是這點好,不必繞彎子,裴陌微笑點頭,沉聲道:“裴陌愿以三成財寶之禮,答謝景王殿下慷慨相助?!?br />
     楚云夕聞言眸光微亮,曲家在秦國也是一個大家族,世代累積的財富不可小覬,即便是其中三成想必也豐厚萬分,并且曲家和裴陌的過節屬于秦國內亂,與她琉璃國并無關系,舉手之勞便能白白分得財寶,倒也十分劃算。

     思及此,楚云夕自然非常樂意:“既然裴相如此誠心,這便同我去甘云寺走一趟吧?!?br />
     事不宜遲,楚云夕當即連夜領著裴陌和秦染二人趕往甘云寺。

     甘云寺內,主持深夜得到景王楚云夕手下的傳信,登時從睡夢中驚醒,穿戴整齊,等在大殿恭候景王大駕。

     不多時,楚云夕的馬車便停在了甘云寺外,主持聽見車轍聲響,連忙出來迎,卻見景王車內還下來兩個女子,仔細一看,其中一人竟是秦國裴相!

     楚云夕為人爽快,一見主持便表明來意:“深夜造訪,叨擾主持,乃是有一疑問想請主持解答,還望主持勞心一二?!?br />
     主持忙道不敢:“景王殿下直說便可,老衲定當知無不言?!?br />
     裴陌遞上藏寶圖,溫聲笑道:“不知主持可否翻譯此圖?”

     主持捧著遍布細密文字的地圖在燭光下仔細翻看,果然一看便懂,沉聲回道:“圖中文字老衲確實識得,不需多費功夫便能翻譯?!?/div>

本站只收錄已完結小說,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站內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積極配合“凈網2017”專項行動,共同抵制網絡淫穢色情信息,一經發現,立即刪除。歡迎舉報!
/侵犯版權/色情舉報/郵箱:ybducoom#gmail.com(#換成@)
sitemap.xml sitemap.txt 熱門搜索 人間正道 All Rights Reserved.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