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2章
    計劃敲定,寧青城跟隨暗衛前往裴陌安置秦染的宅子,保護秦染,裴陌則腳不沾地的去集結手下死士暗衛和藏匿于京中的禁衛軍。

     自從裴陌和她分開,獨自一人潛入內城布置安排之后,秦染便提心吊膽,坐立不安,然而宅子里外都被安排了暗衛,她連房門都踏不出去。

     秦染小臉皺成一個小包子,一手撐著腮,悠悠的長嘆一口氣:裴陌總是這樣,每次都說好生死與共,可緊要關頭卻將她摘出去,不許她一起并肩作戰,她好歹也是執掌過朝政的一國女帝,哪兒有那么嬌弱?

     裴陌未免也太小題大做了!

     思及此,秦染不禁將裴陌腹誹了幾百遍,癟著嘴悶悶不樂。

     寧青城進屋時便看見秦染這般煩躁的模樣,掩著唇輕笑一聲:“五公主怎么好端端的一個人在這兒生悶氣?”

     秦染聞言扭過頭,望著寧青城先是滿臉疑惑,她怎么會突然出現在此?猛然聯想到裴陌曾說要先與寧青城碰頭,探聽消息,登時明白過來,寧青城恐怕是裴陌帶來的。

     “寧老板?!鼻厝倦S即換上笑容,親昵的上前挽著寧青城的手,抬起一雙水光瀲滟的明亮眸子,輕笑著問道:“你怎么過來了?就你一個人嗎?”說著眼神飄忽,不停的看向門外,語氣夾雜著些許期待。

     寧青城看著比她小上幾歲的秦染,私心里把她當做妹妹一般看待,見她滿心滿意記掛著裴陌,不由得勾起唇,雪白素手搭在秦染纖細柔嫩的手背上,溫言道:“裴陌進宮營救秦箏與女皇陛下,抽不開身,怕你一人在這宅子里無聊,便托我來陪你說說話?!?br />
     聽到裴陌要潛入皇宮那龍潭虎穴之中,秦染眼中閃過一抹擔憂之色,焦急道:“裴陌她瘋了嗎!皇宮內有我三姐秦月,外有手握重兵的陳逸,那兩人都對她恨之入骨,裴陌孤軍奮戰,若是稍有不慎,落入他們手中,豈不是白白送命!”

     想到陳逸和秦月的心狠手辣,秦染一陣心驚肉跳,敢都不敢想象裴陌出半點事,她該如何自處?

     察覺到秦染要沖動的闖出房門,企圖去尋裴陌,寧青城連忙拉著她,柔聲分析道:“城中士兵皆被陳逸帶去了北門,南門不僅看守松散,還有自己人接應,此時恐怕已經落入了裴陌的掌控中,皇宮里那零星幾批不成氣候的守衛能奈裴陌如何?”

     見秦染依然放心不下,怕是顧忌著陳逸,又道:“我知道你擔心陳逸發現,不過他發現又能怎么辦?想趕回來恐怕也來不及調派太多人手,裴陌行事迅速,恐怕不等陳逸回皇宮,就帶著秦箏和女皇陛下來跟我們匯合了,你是裴陌最親密的人,難道還信不過她嗎?”

     秦染聽了寧青城一通合情合理的分析,沉吟片刻,才垂著眼眸,悵然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正因為我和她心心相印,太過了解她,才會如此擔心?!?br />
     “她總是苛求自己力達完美,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即使身臨險境、性命垂危,也從不會放棄。陳逸將裴陌視作眼中釘、肉中刺,又生性多疑,又怎么會輕易讓她鉆空子?”秦染攥緊拳頭,目光堅定,一派毫無畏懼的模樣,“若是她出了任何差池,我秦染也絕不會獨活!寧姐姐,我知道我出不去,但是我想求求你,可否派幾個探子幫我時刻探聽裴陌的情況?”

     寧青城得她一聲軟言相求,又見她對裴陌情根深種,怎會忍心拒絕?只好點點頭,招來自己的手下,特意挑選了幾個武功最好的,幫秦染盯著裴陌的安危和陳逸的舉動。

     皇宮之中。

     秦月與陳逸在參政殿大吵一架后,被軟禁在女皇寢宮,側君曲槐聽聞這個消息,連忙前往寢宮去勸解秦月。

     秦月怒氣未消,正在寢宮里打罵無辜宮女撒氣,聽門外太監通傳父親求見,勉強壓抑下怒火,將宮女們踹出去,隨即擺出一副孝順女兒的恭敬姿態把曲槐請了進來。

     曲槐一進門便屏退了里外的守衛,確定四周無人偷聽時,才對秦月開門見山道:“月兒,聽說你與陳逸翻臉了?”

     秦月提起這事就火大,委屈的把早朝上陳逸目中無人、不敬女皇一事娓娓道來:“父親,月兒不明白,咱們曲家富可敵國,這些年來我也在暗中招兵買馬,培養自己的勢力,為何還要與陳逸這種有著狼子野心的人合作?引狼入室!”

     曲槐在深宮中生存數十年,一路爬上側君之位,可謂是看盡權力斗爭,目光自然也比秦月長遠不少,勾唇輕笑道:“行兵打仗一事還是需要將門之后帶領,曲家勢力在雄厚,到底沒上過沙場征戰,你看長公主秦蓉,手握五萬重兵,卻被裴陌和秦箏以多勝少,聯手擊敗,她的兵力不夠強大嗎?非也,秦蓉敗就敗在毫無領兵之能上,再多的士兵給她也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同理你我?!?br />
     惋惜的嘆了口氣,接著說:“陳逸是大將軍之子,領兵能力與裴陌不相上下,我們大可利用他打頭陣,鏟除楚云夕這個外敵,等沒有內憂外患之時,你還愁大業不成?至于皇權爭奪,陳逸一介武將,又怎么比得上我們這些在深宮中日夜爭斗不休的權貴?來日方長,大可以慢慢將陳逸斗倒?!?br />
     秦月聞言,豁然開朗,父親說得不錯,陳逸和楚云夕兩者之間,自然是楚云夕較為重要一些,秦國內部再如何爭斗,總歸是秦國人的天下,楚云夕卻想著吞并秦國,擴張琉璃國的國土和勢力,若是讓她成功,秦國人哪兒還有好下場?

     然而陳逸在軍中因為他父親才有今天的威望,朝中文臣看他不如裴陌看得重,陳逸又無強大的靠山,等她執掌大權,還怕收拾不了一個普通臣子?

     “父親,那現在該怎么辦?與陳逸和好?”秦月沉聲問道。

     曲槐早有準備,輕笑道:“他要對付楚云夕,我們便全心去意幫他出謀劃策便是?!?/div>

本站只收錄已完結小說,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站內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積極配合“凈網2017”專項行動,共同抵制網絡淫穢色情信息,一經發現,立即刪除。歡迎舉報!
/侵犯版權/色情舉報/郵箱:ybducoom#gmail.com(#換成@)
sitemap.xml sitemap.txt 熱門搜索 人間正道 All Rights Reserved.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